正文 扉頁

兩部分十一場劇

原著:迪諾·布扎蒂

迪諾·布扎蒂是義大利出色的小說家,他的《韃靼人的荒漠》已經翻譯並在法國出版。這部奇特的小說,在義大利已經為作者贏得了名望,當時也受到我國批評界的熱烈歡迎。這情況我了解,正巧維塔利拿來要演出的劇本請我改編。我看了也就知道,布扎蒂還是個既大膽又率直的劇作家。

為了合乎規則起見,我僅僅提請維塔利注意,鑒於我國戲劇界的狀況,這出美麗的戲劇包含幾分風險。然而,他直截了當地問我是不是像他一樣,並不在乎這種風險。於是,我們相視而笑,便一道幹起來。

在這裡我就不談劇本本身了,大家能從中看到,這既是一出命運悲劇,又是一種社會諷刺。不錯,將《伊凡·伊里奇之死》 和《克諾克》 摻雜起來,就可能產生一部別出心裁的作品,就像傑出的維塔利劇團今天演出的這個劇本。不過,這樣一部作品,最好還是讓觀眾產生一種直接的反應。

反之,就改編倒可以說兩句。我們的義大利朋友在今天的全部創作中,體現出一種豁達、一種由衷的熱情、一種鮮明的樸實,這些是我們法國作品所略微缺乏的。西龍尼 、莫拉維亞 、維多里尼 這些名字,就能讓人明白我要說的意思。義大利人即使要通過卡夫卡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指給他們的窄門,他們也能帶著整個重量和肉體通過去。而他們的黑斑仍然光芒四射。我在布扎蒂的劇本中,看到兼有悲劇性和家庭性的樸實,作為改編者,就盡量表現這一點。我忠實地仿效了他的語言考究的隨意、他對外在魅力的輕視;此外,我就極少介入,只是按照演出的舞台的需要而校正劇本。自不待言,在這個階段,維塔利及其演員的合作則起了決定作用。不過,還是應當指出,我本人從不認為改編者一定是馳騁的駿馬,而作者是供燒烤的雲雀。在這裡,駿馬是迪諾·布扎蒂,而我們大家都確信,他是純種的良馬。

維塔利及其合作者,也恰恰是向迪諾·布扎蒂表示,以適當的方式歡迎他到法國來,也就是說,老老實實地為他的作品提供服務。在他首次出現在巴黎觀眾面前的時候,大家都閃避到一旁去了。

阿·加

返回目录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