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幕

第一景:城牆上

[丹麥的艾辛諾爾堡.在城牆的一平台上,守衛柏納多與佛郎西斯哥入]

{此時正是深夜,一片漆黑中,佛郎西斯哥在城牆上站崗,而柏納多來接他的班}

柏:是誰在那兒?{接班人先問此話}

佛:不,你回答我!站住,請亮相!{站崗者警覺的反問}

柏:吾王萬歲!{這是口令}

佛:柏納多?

柏:正是。

佛:您很準時到。

柏:此時已是午夜,去睡吧,佛兄。

佛:謝謝您來接我的班。今夜酷寒,我胸中不適。

柏:一切都還安靜吧?

佛:連一支耗子都沒鬧。

柏:那很好。晚安。

您若見到我的夥伴們赫瑞修與馬賽洛,請叫他們快點。

佛:我好像聽到他們來了。

[赫瑞修與馬賽洛入]

止步!是誰?

赫:是此地之友...

馬:也是丹麥王之忠心部屬。

佛:晚安吧。

馬:哦,再見,忠實的士兵。是誰代替了你?

佛:柏納多接了我的崗。晚安。

[出]

馬:你好,柏納多。

柏:喂,赫瑞修在嗎?

赫:他的一部份在(注1)。

柏:歡迎,赫瑞修;歡迎,善良的馬賽洛。

赫:那物有無再出現?

柏:我沒見到。

馬:赫兄說那個東西只不過是個幻覺,

雖然我們曾見過它兩次,但它仍是不足為信的。

因此我邀請了他今晚來和我們一起守望,

等此物出現時讓他一睹為信,並與其問話。

赫:哼哼,它不會出現的。{一付不相信的樣子}

柏:請坐會兒,

讓咱們再告訴您那頑固不信之雙耳,

我們這兩夜所見之事。

赫:好,那就讓咱們坐下來,

聽柏納多敘述此事罷。

柏:昨夜,

正當北極星西邊的那顆星{手指著天上的一顆星}

在同一位置照明了此夜空時,

馬賽洛與我--

那時,時鐘才剛響一聲...

[鬼魂入]

馬:噓,停止。看!它又出現了!

柏:就像先王的模樣。

馬:您有學問,赫瑞修,您去向它問話(注2)!

柏:您說它像不像已逝的國王,看清楚它,赫瑞修!

赫:真像!它令我戰慄與驚愕。

柏:它要您和它說話。

馬:問它事情呀,赫瑞修!

赫:{對鬼魂}

猖獗於此夜此時者,是何物?

為何假冒已葬陛下之英姿,披先王之戰袍出沒於此?

我倚天之名命你回答!

馬:您觸犯了它。

柏:看,它溜走了!

赫:留下!說話呀,說話,我命令你!

[鬼魂出]

馬:它走了,不肯說話。

柏:怎樣,赫兄,您臉色蒼白的猛在發抖,

您仍覺得這只是個幻覺嗎?

赫:有老天爺為證,要不是我親自目睹,

那我還不肯相信它呢!

馬:您不覺得它很像我們的先王嗎?

赫:就像你像你自己一般:

他身披之盔甲,

就是昔日他奮戰那野心勃勃的挪威王時所穿的。

他臉上蹙眉怒目之表情,

就和他當年在冰原上大破波蘭雪車軍時一樣。

這可真怪了。

馬:它就兩次這般的,在此夜深人靜時全副武裝的出現於我們的守望中.

赫:我真不知該如何去想。

不過,據我看來,

這可能是我國將有突變之凶兆。

馬:好,那麼,請坐下和我說,您若知道的話,

為何我國國民們要這般的夜夜警惕望,

為何我國要每日鑄造銅炮,並與外廣購軍備?

為何造船商均被迫毫無休假的終日工作?

有何外在之患,

須要我國如此的夙夜辛勞苦幹?

有誰能跟我解釋這些?

赫:我可以;至少相傳是如此:

我們的先王

--他的形相我們剛剛才見到--

曾接受了那目空一切的挪威王福丁布拉氏所提出之一項單獨挑戰。

當時我們英勇的哈姆雷特王

--這是吾邦眾所周知的--

就在此戰役中斬殺了福丁布拉氏。

事後,依戰前所立之合法條約,

福丁布拉陣亡就立即放棄其擁有之一塊國土,

恰若反是吾王陣亡,我國也將放棄同樣的一塊國土。

那知當今那乳臭未乾並剛猛好戰的福丁布拉少氏,

在挪威境內到處招軍買馬,嘯聚了一群不法之徒,

此時正在摩拳擦掌,志在光復其父所失之江山。

吾料這就是為何我國要如此的日夜警惕,加倍生產之故。

柏:吾料也是。

這也解釋了為何這酷似先王之幽靈

要全身披掛的顯現於我們的守望中;

他到底是此事之軸心人物!

赫:真是不可思議。

昔日羅馬帝國在凱撒被刺前夕,

墳冢均裂,而棄屍多嘰喳亂語於街頭,

並有血紅慧星出現於日,月因全蝕而不明於夜。

此等種種不祥,乃天地予吾國民

國難之先兆也!

[鬼魂再入]

且慢,看,它又來了!

這回我可要與它說話,

雖然它可能置我於死命。

[鬼魂展開雙臂]

止步!幻象,

你若有聲,請發言!

你若有吉事我能辦到,並能使你安息,

請交代。

你若有方法使我國脫離苦難,請告知。

或者你在生前曾埋藏了什麼不名之財,令你陰魂不散,

也請告知。說話呀,站住![此時雄雞開始啼]

擋住它,馬賽洛!{鬼魂開始消散}

馬:要不要我用戟去刺它?

赫:要,要是它不肯留下的話!

柏:它在這兒!{指一方向}

赫:它在這兒!{指另一方向}

[鬼魂出]

馬:它走了。

我們不該這般粗魯的去冒犯這位酷似先王之幽靈。

它輕如空氣,捉摸不得。

適才的莽撞只徒表了我們的敵意。

柏:雄雞啼前它才啟口欲言。

赫:之後它就像罪人見到拘票般的落荒而逃。

傳聞公雞是黎明的前號,

它以響亮的歌喉,喚醒了白晝之神,

並警告所有在水、火、土、及空中的遊魂們

趕快迴避。

吾今所見,更證實了此傳說。

馬:那幽靈正在雄雞啼時消散;

也傳說在聖誕前夕,雄雞夜不停啼,

眾鬼神均勿敢出遊,

因此夜晚清明,天無邪星,

精靈不鬧,女巫乏咒。

此誠光華聖潔之辰也!

赫:我也如此聽說,並也大致相信。

看,黎明之神披著嫣紅的衣裳,已踏上了東邊的山麓,

我們可以散夥了。

不過,我認為,我們應該把今夜所見之事

告訴小哈姆雷特。

我敢打賭,這個鬼魂對我們雖是啞口無言,但是對他會有話說。

你們說,我們按朋友及職務之分,是否應如此去做?

馬:咱們就如此去辦。我知道我們今早在哪裡可碰到他。

[全人出]

譯者注:

(1).赫瑞修從黑暗中伸出一支手,因此戲曰為『一部份。』

(2).馬賽洛與柏納多均是軍人,唯赫瑞修讀過書,並是哈姆雷特的同學,因此馬賽洛認為只有赫瑞修有資格與鬼魂對話。

第二景:城堡中一廳

[號聲響起。丹麥王克勞地、皇后葛簇特、朝臣傅特曼、孔里尼、

波隆尼爾與其子雷爾提、及哈姆雷特等人入。]

王:朕念吾手足先王哈姆雷特崩逝不久,

其憶猶新。

今舉國哀慟,赤心剖見。

此乃吾等之本分矣!

但今理智應取代天性,

悲中亦勿忘本職。

故朕決意聯親前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