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幕

第一場弗羅棱薩。公爵府中一室

喇叭奏花腔。公爵率侍從、二法國廷臣及兵士等上。

公爵 現在你們已經詳詳細細知道了這次戰爭的根本原因,無數的血已經為此而流,以後兵連禍結,更不知何日是了。

臣甲 殿下這次出師,的確是名正言順,而在敵人方面,也太過於暴虐無道了。

公爵 所以我很詫異我們的法蘭西王兄對於我們這次堂堂正正的義師,竟會拒絕給我們援手。

臣甲 殿下,國家政令的決定,不是個人好惡所能左右,小臣地位卑微,更不敢妄加臆測,因為既然沒有充分的根據,猜度也是枉然。

公爵 既然貴國這樣決定,我們當然也不便強人所難。

臣乙 可是小臣相信在敝國有許多青年朝士,因為厭於安樂,一定會陸續前來,為貴邦效命的。

公爵 那我們一定非常歡迎,他們一定將在我們這裡享受最隆重的禮遇。兩位既然迢迢來此,誠心投效,就請各就部位;將來有什麼優缺,一定首先提拔你們。明天我們就要整隊出發了。(喇叭奏花腔。眾下。)

第二場羅西昂。伯爵夫人府中一室

伯爵夫人及小丑上。

伯爵夫人 一切事情都適如我的願望,唯一的遺憾,是他沒有陪著她一起回來。

小丑 我看我們那位小爵爺心裡很有點兒不痛快呢。

伯爵夫人 請問何以見得?

小丑 他在低頭看著靴子的時候也會唱歌;拉正縐領的時候也會唱歌;向人家問話的時候也會唱歌;剔牙齒的時候也會唱歌。我知道有一個人在心裡不痛快的時候也有這種脾氣,曾經把一座大莊子半賣半送地給了人家呢。

伯爵夫人 (拆信)讓我看看他信里寫些什麼,幾時可以回來。

小丑 我自從到了京城以後,對於伊絲貝爾的這顆心就冷了起來。咱們鄉下的鹹魚沒有京城裡的鹹魚好,咱們鄉下的姑娘也比不上京城裡的姑娘俏。我對於戀愛已經失去了興趣,正像老年人把錢財看作身外之物一樣。

伯爵夫人 啊,這是什麼話?

小丑 您自己看是什麼話吧。(下。)

伯爵夫人 (讀信)「兒已遣新婦回家,渠即為國王療疾之人,而令兒終天抱恨者也。兒雖被迫完婚,未嘗與共枕席;有生之日,誓不與之同處。兒今已亡命出奔,度此信到後不久,消息亦必將達於吾母耳中矣。從此遠離鄉土,永作他鄉之客,幸母勿以兒為念。不幸兒勃特拉姆上。」豈有此理,這個鹵莽倔強的孩子,這樣一個帝王也不敢輕視的賢惠的妻子還不中他的意,竟敢拒絕王上的深恩,不怕激起他的嗔怒,真太不成話了!

小丑重上。

小丑 啊,夫人!那邊有兩個將官護送著少夫人,帶著不好的消息來了。

伯爵夫人 什麼事?

小丑 不,還好,還好,少爺還不會馬上就送命。

伯爵夫人 他為什麼要送命?

小丑 我也這樣說哪,夫人――我聽說他逃了,那就不會送命了;只有呆著不走才是危險的;許多男人都是那樣丟了性命,雖然也弄出不少孩子來。他們來了,讓他們告訴您吧;我只聽見說少爺逃走了。(下。)

海麗娜及二臣上。

臣甲 您好,夫人。

海麗娜 媽,我的主去了,一去不回了!

臣乙 別那麼說。

伯爵夫人 你耐著點兒吧。對不起,兩位,我已經嘗慣人世的悲歡苦樂;因此不論什麼突如其來的事變,也不能使我軟下心來,流淚哭泣。請問兩位,我的兒子呢?

臣乙 夫人,他去幫助弗羅棱薩公爵作戰去了,我們碰見他往那邊去的。我們剛從弗羅棱薩來,在朝廷里辦好了一些差事,仍舊要回去的。

海麗娜 媽,請您瞧瞧這封信,這就是他給我的憑證:「汝倘能得余永不離手之指環,且能腹孕一子,確為余之骨肉者,始可稱余為夫;然余可斷言永無此一日也。」這是一個可怕的判決!

伯爵夫人 這封信是他請你們兩位帶來的嗎?

臣甲 是的,夫人;我們很抱歉,因為它使你們看了不高興。

伯爵夫人 媳婦,你不要太難過了;要是你把一切的傷心都歸在你一個人身上,那麼你就把我應當分擔的一部分也奪去了。他雖然是我的兒子,我從此和他斷絕母子的情分,你是我的唯一的孩子了。他是到弗羅棱薩去的嗎?

臣乙 是的,夫人。

伯爵夫人 是從軍去嗎?

臣乙 這是他的英勇的志願;相信我吧,公爵一定會依照他的身分對他十分看重的。

伯爵夫人 二位還要回到那裡去嗎?

臣甲 是的,夫人,我們要儘快趕回去。

海麗娜 「餘一日有妻在法蘭西,法蘭西即一日無足以令余眷戀之物。」好狠心的話!

伯爵夫人 這些話也是在那信里的嗎?

海麗娜 是的,媽。

臣甲 這不過是他一時信筆寫下去的話,並不是真有這樣的心思。

伯爵夫人 「一日有妻在法蘭西,法蘭西即一日無足以令余眷戀之物」!法蘭西沒有什麼東西比你的妻子更被你所辱沒了;她是應該嫁給一位堂堂貴人,讓二十個像你這樣無禮的孩子供她驅使,在她面前太太長、太太短地小心侍候。誰和他在一起?

臣甲 他只有一個跟班,那個人我也跟他有一點認識。

伯爵夫人 是帕洛嗎?

臣甲 是的,夫人,正是他。

伯爵夫人 那是一個名譽掃地的壞東西。我的兒子受了他的引誘,把他高貴的天性都染壞了。

臣甲 是啊,夫人,他確是倚靠花言巧語的誘惑,才取得了公子的歡心。

伯爵夫人 兩位遠道來此,恕我招待不周。要是你們看見小兒,還要請你們為我向他寄語,他的劍是永遠贖不回他所已經失去的榮譽的。我還有一封信,寫了要托兩位帶去。

臣乙 夫人但有所命,鄙人等敢不效勞。

伯爵夫人 兩位太言重了。裡邊請坐吧。(夫人及二臣下。)

海麗娜 「餘一日有妻在法蘭西,法蘭西即一日無足以令余眷戀之物。」法蘭西沒有可以使他眷戀的東西,除非他在法蘭西沒有妻子!羅西昂伯爵,你將在法蘭西沒有妻子,那時你就可以重新得到你所眷戀的一切了。可憐的人!難道是我把你逐出祖國,讓你那嬌生慣養的身體去當受無情的戰火嗎?難道是我害你遠離風流逸樂的宮廷,使你再也感受不到含情的美目對你投射的箭鏃,卻一變而成為冒煙的槍炮的鵠的嗎?乘著火力在天空中橫飛的彈丸呀,願你們能夠落空;讓空氣中充滿著你們穿過氣流而發出的歌聲吧,但不要接觸到我的丈夫的身體!誰要是射中了他,我就是主使暴徒行兇的禍首;誰要是向他奮不顧身的胸前揮動兵刃的,我就是陷他於死地的巨惡;雖然我不曾親手把他殺死,他卻是由我而死。我寧願讓我的身體去膏餓獅的饞吻,我寧願世間所有的慘痛集於我的一身。不,回來吧,羅西昂伯爵!不要冒著喪失一切的危險,去換來一個光榮的創疤,我會離此而去的。既然你的不願回來,只是因為我在這裡的緣故,難道我會繼續留在這裡嗎?不,不,即使這屋子裡播滿著天堂的香味,即使這裡是天使們遨遊的樂境,我也不能作一日之留。我一去之後,我的出走的消息也許會傳到你的耳中,使你得到安慰。快來吧,黑夜;快快結束吧,白晝!因為我這可憐的賊子,要趁著黑暗悄悄溜走。(下。)

第三場弗羅棱薩。公爵府前

喇叭奏花腔。公爵、勃特拉姆、帕洛及兵士等上;鼓角聲。

公爵 我們的馬隊歸你全權統率,但願你馬到功成,不要有負我的厚望和重託。

勃特拉姆 多蒙殿下以這樣重大的責任相加,只恐小臣能力微薄,難於勝任,惟有誓竭忠忱,為殿下盡瘁,任何危險,在所不辭。

公爵 那麼你就向前猛進吧,但願命運照顧著你,做你的幸運的情人!

勃特拉姆 從今天起,偉大的戰神,我投身在你的麾下,幫助我使我像我的思想一樣剛強,使我只愛聽你的鼓聲,厭惡那兒女的柔情。(同下。)

第四場羅西昂。伯爵夫人府中一室

伯爵夫人及管家上。

伯爵夫人 唉!你就這樣接下了她的信嗎?你不知道她留給我一封書信,就是表示要不別而行嗎?再念一遍給我聽。

管家 (讀)

為愛忘畛域,致觸彼蒼怒,

赤足禮聖真,懺悔從頭誤。

沙場有遊子,日與死為伍,

莫以薄命故,甘受鋒鏑苦。

還君自由身,棄捐勿復道!

慈母在高堂,歸期須及早。

為君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