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幕

第一場山洞。中置沸釜

雷鳴。三女巫上。

女巫甲 斑貓已經叫過三聲。

女巫乙 刺蝟已經啼了四次。

女巫丙 怪鳥在鳴嘯:時候到了,時候到了。

女巫甲 繞釜環行火融融,

毒肝腐臟其中。

蛤蟆蟄眠寒石底,

三十一日夜相繼;

汗出淋漓化毒漿,

投之鼎釜沸為湯。

眾巫 (合)不憚辛勞不憚煩,

釜中沸沫已成瀾。

女巫乙 沼地蟒蛇取其肉,

臠以為片煮至熟;

蠑螈之目青蛙趾,

蝙幅之毛犬之齒,

蝮舌如叉蚯蚓刺,

蜥蜴之足梟之翅,

煉為毒蠱鬼神驚,

擾亂人世無安寧。

眾巫 (合)不憚辛勞不憚煩,

釜中沸沫已成瀾。

女巫丙 豺狼之牙巨龍鱗,

千年巫屍貌猙獰;

海底抉出鯊魚胃,

夜掘毒芹根塊塊;

殺猶太人摘其肝,

剖山羊膽汁潺潺;

霧黑雲深月蝕時,

潛攜斤斧劈杉枝;

娼婦棄兒死道間,

斷指持來血尚殷;

土耳其鼻韃靼唇,

烈火糜之煎作羹;

猛虎肝腸和鼎內,

煉就妖丹成一味。

眾巫 (合)不憚辛勞不憚煩,

釜中沸沫已成瀾。

女巫乙 炭火將殘蠱將成,

猩猩滴血蠱方凝。

赫卡忒上。

赫卡忒 善哉爾曹功不淺,

頒賞酬勞利澤遍。

於今繞釜且歌吟,

大小妖精成環形,

攝人魂魄盪人心。(音樂,眾巫唱幽靈之歌。)

女巫乙 拇指怦怦動,

必有惡人來;

既來皆不拒,

洞門敲自開。

麥克白上。

麥克白 啊,你們這些神秘的幽冥的夜遊的妖婆子!你們在幹什麼?

眾巫 (合)一件沒有名義的行動。

麥克白 憑著你們的法術,我吩咐你們回答我,不管你們的秘法是從哪裡得來的。即使你們放出狂風,讓它們向教堂猛擊;即使洶湧的波濤會把航海的船隻顛覆吞噬;即使穀物的葉片會倒折在田畝上,樹木會連根拔起;即使城堡會向它們的守衛者的頭上倒下;即使宮殿和金字塔都會傾圮;即使大自然所孕育的一切靈奇完全歸於毀滅,連「毀滅」都感到手軟了,我也要你們回答我的問題。

女巫甲 說。

女巫乙 你問吧。

女巫丙 我們可以回答你。

女巫甲 你願意從我們嘴裡聽到答覆呢,還是願意讓我們的主人們回答你?

麥克白 叫他們出來;讓我見見他們。

女巫甲 母豬九子食其豚,

血澆火上焰生腥;

殺人惡犯上刑場,

汗脂投火發凶光。

眾巫 (合)鬼王鬼卒火中來,

現形作法莫驚猜。

雷鳴。第一幽靈出現,為一戴盔之頭。

麥克白 告訴我,你這不知名的力量――

女巫甲 他知道你的心事;聽他說,你不用開口。

第一幽靈 麥克白!麥克白!麥克白!留心麥克德夫;留心費輔爵士。放我回去。夠了。(隱入地下。)

麥克白 不管你是什麼精靈,我感謝你的忠言警告;你已經一語道破了我的憂慮。可是再告訴我一句話――

女巫甲 他是不受命令的。這兒又來了一個,比第一個法力更大。

雷鳴。第二幽靈出現,為一流血之小兒。

第二幽靈 麥克白!麥克白!麥克白!――

麥克白 我要是有三隻耳朵,我的三隻耳朵都會聽著你。

第二幽靈 你要殘忍、勇敢、堅決;你可以把人類的力量付之一笑,因為沒有一個婦人所生下的人可以傷害麥克白。(隱入地下。)

麥克白 那麼儘管活下去吧,麥克德夫;我何必懼怕你呢?可是我要使確定的事實加倍確定,從命運手裡接受切實的保證。我還是要你死,讓我可以斥膽怯的恐懼為虐妄,在雷電怒作的夜裡也能安心睡覺。

雷鳴。第三幽靈出現,為一戴王冠之小兒,手持樹枝。

麥克白 這升起來的是什麼,他的模樣像是一個王子,他的幼稚的頭上還戴著統治的榮冠?

眾巫 靜聽,不要對它說話。

第三幽靈 你要像獅子一樣驕傲而無畏,不要關心人家的怨怒,也不要擔憂有誰在算計你。麥克白永遠不會被人打敗,除非有一天勃南的樹林會沖著他向鄧西嫩高山移動。(隱入地下。)

麥克白 那是決不會有的事;誰能夠命令樹木,叫它從泥土之中拔起它的深根來呢?幸運的預兆!好!勃南的樹林不會移動,叛徒的舉事也不會成功,我們巍巍高位的麥克白將要盡其天年,在他壽數告終的時候奄然物化。可是我的心還在跳動著想要知道一件事情;告訴我,要是你們的法術能夠解釋我的疑惑,班柯的後裔會不會在這一個國土上稱王?

眾巫 不要追問下去了。

麥克白 我一定要知道究竟;要是你們不告訴我,願永久的咒詛降在你們身上!告訴我。為什麼那口釜沉了下去?這是什麼聲音?(高音笛聲。)

女巫甲 出來!

女巫乙 出來!

女巫丙 出來!

眾巫 (合)一見驚心,魂魄無主;

如影而來,如影而去。

作國王裝束者八人次第上;最後一人持鏡;班柯鬼魂隨其後。

麥克白 你太像班柯的鬼魂了;下去!你的王冠刺痛了我的眼珠。怎麼,又是一個戴著王冠的,你的頭髮也跟第一個一樣。第三個又跟第二個一樣。該死的鬼婆子!你們為什麼讓我看見這些人?第四個!跳出來吧,我的眼睛!什麼!這一連串戴著王冠的,要到世界末日才會完結嗎?又是一個?第七個!我不想再看了。可是第八個又出現了,他拿著一面鏡子,我可以從鏡子裡面看見許許多多戴王冠的人;有幾個還拿著兩個金球,三根御杖。可怕的景象!啊,現在我知道這不是虛妄的幻象,因為血污的班柯在向我微笑,用手指點著他們,表示他們就是他的子孫。(眾幻影消滅)什麼!真是這樣嗎?

女巫甲 嗯,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麥克白為什麼這樣呆若木雞?來,姊妹們,讓我們鼓舞鼓舞他的精神,用最好的歌舞替他消愁解悶。我先用魔法使空中奏起樂來,你們就攙成一個圈子團團跳舞,讓這位偉大的君王知道,我們並沒有怠慢他。(音樂。眾女巫跳舞,舞畢與赫卡忒俱隱去。)

麥克白 她們在哪兒?去了?願這不祥的時辰在日曆上永遠被人咒詛!外面有人嗎?進來!

列諾克斯上。

列諾克斯 陛下有什麼命令?

麥克白 你看見那三個女巫嗎?

列諾克斯 沒有,陛下。

麥克白 她們沒有打你身邊過去嗎?

列諾克斯 確實沒有,陛下。

麥克白 願她們所駕乘的空氣都化為毒霧,願一切相信她們言語的人都永墮沉淪!我方才聽見奔馬的聲音,是誰經過這地方?

列諾克斯 啟稟陛下,剛才有兩三個使者來過,向您報告麥克德夫已經逃奔英格蘭去了。

麥克白 逃奔英格蘭去了!

列諾克斯 是,陛下。

麥克白 時間,你早就料到我的狠毒的行為,竟搶先了一著;要追趕上那飛速的惡念,就得馬上見諸行動;從這一刻起,我心裡一想到什麼,便要立刻把它實行,沒有遲疑的餘地;我現在就要用行動表示我的意志――想到便下手。我要去突襲麥克德夫的城堡;把費輔攫取下來;把他的妻子兒女和一切跟他有血緣之親的不幸的人們一齊殺死。我不能像一個傻瓜似的只會空口說大話;我必須趁著我這一個目的還沒有冷淡下來以前把這件事干好。可是我不想再看見什麼幻象了!那幾個使者呢?來,帶我去見見他們。(同下。)

第二場費輔。麥克德夫城堡

麥克德夫夫人、麥克德夫子及洛斯上。

麥克德夫夫人 他幹了什麼事,要逃亡國外?

洛斯 您必須安心忍耐,夫人。

麥克德夫夫人 他可沒有一點忍耐;他的逃亡全然是發瘋。我們的行為本來是光明坦白的,可是我們的疑慮卻使我們成為叛徒。

洛斯 您還不知道他的逃亡究竟是明智的行為還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