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幕

第一場李爾王宮中大廳

肯特,葛羅斯特及愛德蒙上。

肯特 我想王上對於奧本尼公爵,比對於康華爾公爵更有好感。

葛羅斯特 我們一向都覺得是這樣;可是這次劃分國土的時候,卻看不出來他對這兩位公爵有什麼偏心;因為他分配得那麼平均,無論他們怎樣斤斤較量,都不能說對方比自己佔了便宜。

肯特 大人,這位是您的令郎嗎?

葛羅斯特 他是在我手裡長大的;我常常不好意思承認他,可是現在慣了,也就不以為意啦。

肯特 我不懂您的意思。

葛羅斯特 伯爵,這個小子的母親可心裡明白,因此,不瞞您說,她還沒有嫁人就大了肚子生下兒子來。您想這應該不應該?

肯特 能夠生下這樣一個好兒子來,即使一時錯誤,也是可以原諒的。

葛羅斯特 我還有一個合法的兒子,年紀比他大一歲,然而我還是喜歡他。這畜生雖然不等我的召喚,就自己莽莽撞撞來到這世上,可是他的母親是個迷人的東西,我們在製造他的時候,曾經有過一場銷魂的遊戲,這孽種我不能不承認他。愛德蒙,你認識這位貴人嗎?

愛德蒙 不認識,父親。

葛羅斯特 肯特伯爵;從此以後,你該記著他是我的尊貴的朋友。

愛德蒙 大人,我願意為您效勞。

肯特 我一定喜歡你,希望我們以後能夠常常見面。

愛德蒙 大人,我一定儘力報答您的垂愛。

葛羅斯特 他已經在國外九年,不久還是要出去的。王上來了。

喇叭奏花腔。李爾、康華爾、奧本尼、高納里爾、里根、考狄利婭及侍從等上。

李爾 葛羅斯特,你去招待招待法蘭西國王和勃艮第公爵。

葛羅斯特 是,陛下。(葛羅斯特、愛德蒙同下。)

李爾 現在我要向你們說明我的心事。把那地圖給我。告訴你們吧,我已經把我的國土劃成三部;我因為自己年紀老了,決心擺脫一切世務的牽縈,把責任交卸給年輕力壯之人,讓自己松一松肩,好安安心心地等死。康華爾賢婿,還有同樣是我心愛的奧本尼賢婿,為了預防他日的爭執,我想還是趁現在把我的幾個女兒的嫁奩當眾分配清楚。法蘭西和勃艮第兩位君主正在競爭我的小女兒的愛情,他們為了求婚而住在我們宮廷里,也已經有好多時候了,現在他們就可以得到答覆。孩子們,在我還沒有把我的政權、領土和國事的重任全部放棄以前,告訴我,你們中間哪一個人最愛我?我要看看誰最有孝心,最有賢德,我就給她最大的恩惠。高納里爾,我的大女兒,你先說。

高納里爾 父親,我對您的愛,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我愛您勝過自己的眼睛、整個的空間和廣大的自由;超越一切可以估價的貴重稀有的事物;不亞於賦有淑德、健康、美貌和榮譽的生命;不曾有一個兒女這樣愛過他的父親,也不曾有一個父親這樣被他的兒女所愛;這一種愛可以使唇舌無能為力,辯才失去效用;我愛您是不可以數量計算的。

考狄利婭 (旁白)考狄利婭應該怎麼好呢?默默地愛著吧。

李爾 在這些疆界以內,從這一條界線起,直到這一條界線為止,所有一切濃密的森林、膏腴的平原、富庶的河流、廣大的牧場,都要奉你為它們的女主人;這一塊土地永遠為你和奧本尼的子孫所保有。我的二女兒,最親愛的里根,康華爾的夫人,你怎麼說?

里根 我跟姊姊具有同樣的品質,您憑著她就可以判斷我。在我的真心之中,我覺得她剛才所說的話,正是我愛您的實際的情形,可是她還不能充分說明我的心理:我厭棄一切凡是敏銳的知覺所能感受到的快樂,只有愛您才是我的無上的幸福。

考狄利婭 (旁白)那麼,考狄利婭,你只好自安於貧窮了!可是我並不貧窮,因為我深信我的愛心比我的口才更富有。

李爾 這一塊從我們這美好的王國中劃分出來的三分之一的沃壤,是你和你的子孫永遠世襲的產業,和高納里爾所得到的一份同樣廣大、同樣富庶,也同樣佳美。現在,我的寶貝,雖然是最後的一個,卻並非最不在我的心頭;法蘭西的葡萄和勃艮第的乳酪都在競爭你的青春之愛;你有些什麼話,可以換到一份比你的兩個姊姊更富庶的土地?說吧。

考狄利婭 父親,我沒有話說。

李爾 沒有?

考狄利婭 沒有。

李爾 沒有隻能換到沒有;重新說過。

考狄利婭 我是個笨拙的人,不會把我的心湧上我的嘴裡;我愛您只是按照我的名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李爾 怎麼,考狄利婭!把你的話修正修正,否則你要毀壞你自己的命運了。

考狄利婭 父親,您生下我來,把我教養成人,愛惜我、厚待我;我受到您這樣的恩德,只有恪盡我的責任,服從您、愛您、敬重您。我的姊姊們要是用她們整個的心來愛您,那麼她們為什麼要嫁人呢?要是我有一天出嫁了,那接受我的忠誠的誓約的丈夫,將要得到我的一半的愛、我的一半的關心和責任;假如我只愛我的父親,我一定不會像我的兩個姊姊一樣再去嫁人的。

李爾 你這些話果然是從心裡說出來的嗎?

考狄利婭 是的,父親。

李爾 年紀這樣小,卻這樣沒有良心嗎?

考狄利婭 父親,我年紀雖小,我的心卻是忠實的。

李爾 好,那麼讓你的忠實做你的嫁奩吧。憑著太陽神聖的光輝,憑著黑夜的神秘,憑著主宰人類生死的星球的運行,我發誓從現在起,永遠和你斷絕一切父女之情和血緣親屬的關係,把你當做一個路人看待。啖食自己兒女的生番,比起你,我的舊日的女兒來,也不會更令我憎恨。

肯特 陛下――

李爾 閉嘴,肯特!不要來批怒龍的逆鱗。她是我最愛的一個,我本來想要在她的殷勤看護之下,終養我的天年。去,不要讓我看見你的臉!讓墳墓做我安息的眠床吧,我從此割斷對她的天倫的慈愛了!叫法蘭西王來!都是死人嗎?叫勃艮第來!康華爾,奧本尼,你們已經分到我的兩個女兒的嫁奩,現在把我第三個女兒那一份也拿去分了吧;讓驕傲――她自己所稱為坦白的――替她找一個丈夫。我把我的威力、特權和一切君主的尊榮一起給了你們。我自己只保留一百名騎士,在你們兩人的地方按月輪流居住,由你們負責供養。除了國王的名義和尊號以外,所有行政的大權、國庫的收入和大小事務的處理,完全交在你們手裡;為了證實我的話,兩位賢婿,我賜給你們這一頂寶冠,歸你們兩人共同保有。

肯特 尊嚴的李爾,我一向敬重您像敬重我的君王,愛您像愛總把您當作我的偉大的恩主――

李爾 弓已經彎好拉滿,你留心躲開箭鋒吧。

肯特 讓它落下來吧,即使箭鏃會刺進我的心裡。李爾發了瘋,肯特也只好不顧禮貌了。你究竟要怎樣,老頭兒?你以為有權有位的人向諂媚者低頭,盡忠守職的臣僚就不敢說話了嗎?君主不顧自己的尊嚴,干下了愚蠢的事情,在朝的端人正士只好直言極諫。保留你的權力,仔細考慮一下你的舉措,收回這種鹵莽滅裂的成命。你的小女兒並不是最不孝順你;有人不會口若懸河,說得天花亂墜,可並不就是無情無義。我的判斷要是有錯,你儘管取我的命。

李爾 肯特,你要是想活命,趕快閉住你的嘴。

肯特 我的生命本來是預備向你的仇敵拋擲的;為了你的安全,我也不怕把它失去。

李爾 走開,不要讓我看見你!

肯特 瞧明白一些,李爾;還是讓我像箭垛上的紅心一般永遠站在你的眼前吧。

李爾 憑著阿波羅起誓――

肯特 憑著阿波羅,老王,你向神明發誓也是沒用的。

李爾 啊,可惡的奴才!(以手按劍。)

奧本尼

康華爾 陛下息怒。

肯特 好,殺了你的醫生,把你的惡病養得一天比一天厲害吧。趕快撤銷你的分土授國的原議;否則只要我的喉舌尚在,我就要大聲疾呼,告訴你你做了錯事啦。

李爾 聽著,逆賊!你給我按照做臣子的道理,好生聽著!你想要煽動我毀棄我的不容更改的誓言,憑著你的不法的跋扈,對我的命令和權力妄加阻撓,這一種目無君上的態度,使我忍無可忍;為了維持王命的尊嚴,不能不給你應得的處分。我現在寬容你五天的時間,讓你預備些應用的衣服食物,免得受饑寒的痛苦;在第六天上,你那可憎的身體必須離開我的國境;要是在此後十天之內,我們的領土上再發現了你的蹤跡,那時候就要把你當場處死。去!憑著朱庇特發誓,這一個判決是無可改移的。

肯特 再會,國王;你既不知悔改,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