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幕

老人上。

瑪麗娜跳出了火窟,

開始她教學的生活:

她的歌聲不似人間;

她的舞態翩翩欲仙;

尤其她針線的精能,

化工也要退讓三分,

尺縑上的花鳥枝葉

和活的全沒有分別。

她招集了不少生徒,

其中盡多貴婦名姝,

她們那敬師的修脯,

她全都給了那鴇婦。

不表她在這裡安身,

再說她海上的父親;

他的船隻隨風飄蕩,

迷失了航行的方向;

誰料那冥冥的天公

有心使他父女相逢,

把他吹到了米提林,

在這兒把征棹暫停。

卻說米提林的居民

每年都要祭奠海神;

這時候拉西馬卡斯

正在把那祭禮主持,

他望見泰爾的船舶,

那旗幟上一片黑色,

為了探察它的究竟,

他急忙駕艇去訪問。

請列位再用些想像,

這兒便是老王船上,

說不盡的悲歡離合,

都在台上表演明白。(下)

第一場 米提林港外,配力克里斯船上。甲板上設帳篷,前覆幃幕。配力克里斯偃卧帳中榻上。一艇停靠大船之旁

二水手上,其一為大船上者,其一為艇上者;赫力堪納斯上,與二水手相遇。

泰爾水手 (向米提林水手)赫力堪納斯大人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他可以答覆你的。啊!他來啦。――大人,有一艘從米提林來的艇子,艇子裡面是拉西馬卡斯總督,他要求到咱們船上來。您看怎麼樣?

赫力堪納斯 請他上來吧。叫幾個衛士們出來。

泰爾水手 喂,衛士們!大人在叫著你們哪。

衛士二三人上。

衛士甲 大人呼喚我們嗎?

赫力堪納斯 衛士們,有一個很有地位的人要到我們船上來;請你們去迎接一下,不要失了禮貌。(衛士及水手等下船登艇。)

拉西馬卡斯率從臣及衛士、二水手等同自艇中上。

泰爾水手 大人,這一位老爺可以答覆您所要詢問的一切。

拉西馬卡斯 祝福,可尊敬的老大人!願天神們護佑你!

赫力堪納斯 大人,願你的壽命超過我現在的年齡;願你富貴令終,澤及後人!

拉西馬卡斯 您真是善頌善禱。我剛才正在海濱祭祀海神,忽然看見你們這艘富麗的船舶經過我們的海面,所以特來探問一聲,你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赫力堪納斯 第一,先請你告訴我你是一位何等之人?

拉西馬卡斯 我就是你們眼前這一座城市的總督。

赫力堪納斯 大人,我們的船是從泰爾來的,船里載的是我們的王上;他這三個月來,不曾對什麼人講過一句話,雖然勉強進一點飲食,也不過為了延續他的悲哀。

拉西馬卡斯 他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赫力堪納斯 說來話長;他的悲哀的主要原因,是失去他的親愛的女兒和妻子。

拉西馬卡斯 我們可以見見他嗎?

赫力堪納斯 你可以見他;可是見了他也是徒然;他是不會向任何人說話的。

拉西馬卡斯 可是讓我達到我的願望吧。

赫力堪納斯 瞧他。(揭幕見配力克里斯)他本來是一位一表堂堂的人物,直到那一個不幸的晚上,意外的慘禍把他害成了這個樣子。

拉西馬卡斯 王上陛下,萬福!願天神們護佑你!萬福,尊嚴的王上!

赫力堪納斯 這是毫無用處的;他不會對你說話。

臣甲 大人,在我們米提林地方有一個少女,我敢打賭她有本領誘他說出幾句話來。

拉西馬卡斯 你想得很好。憑著她的曼妙的歌聲和種種動人的美點,她一定會打開他的閉塞不通的心竅。她是所有女郎中最美貌的,現在正和她的女伴們在島旁的樹蔭下面談笑。(向臣甲耳語,臣甲下艇。)

赫力堪納斯 什麼都是毫無結果的;可是無論什麼治療的方法,只要有萬一的希望,我們都不願意放過。多蒙閣下這樣熱心相助,真是感激萬分;我們還有一個冒昧的要求,因為我們航海日久,食物雖然不缺,但是味道不鮮,令人生厭,所以我們想要出錢向貴處購辦一些食物,不知道閣下能不能允許我們?

拉西馬卡斯 啊!大人,要是我們不願意盡這一點點的地主之誼,公正的天神一定會在我們每一顆穀粒中降下一條蛀蟲,使我們全境陷於饑饉的。可是讓我再向你作一次請求,請把你們王上悲哀的原因詳細告訴我知道吧。

赫力堪納斯 請坐,大人,我可以告訴你;可是瞧,有人來打斷我們的談話了。

臣甲率瑪麗娜及另一女郎自艇中重上。

拉西馬卡斯 啊!這就是我請來的女郎。歡迎,美人兒!她不是很美嗎?

赫力堪納斯 她是一位倜儻的女郎。

拉西馬卡斯 她是這樣一位絕世的佳人,要是我能夠確定她果然是世家貴族的後裔,我一定不再作其他的奢求,而認為得到這樣一位妻子是終身的幸事。美人兒,這裡有一位抱病的國王,在他身上你可以期望得到最高的賞賜;假如憑著你的巧妙的手段,只要能夠使他回答你的一句問話,你的神奇的醫術就可以使你得到你所願望的任何酬報。

瑪麗娜 大人,我願意盡我的力量設法治療他的病症,可是有一個條件,除了我自己和我的女伴以外,誰也不準走近他的身旁。

拉西馬卡斯 來,讓我們離開她;願神明保佑她成功!(瑪麗娜唱歌)他注意到你的歌聲沒有?

瑪麗娜 沒有,也不曾望我們一眼。

拉西馬卡斯 瞧,她要向他說話了。

瑪麗娜 萬福,陛下!我的主,聽我說句話兒。

配力克里斯 哼!嘿!

瑪麗娜 陛下,我是一個少女,從來不曾勾引別人向我注目,可是像一顆彗星一般,到處受盡世人的凝視。她現在在向您說話,陛下,她所身受的種種不幸,要是放在準確的天平里衡量起來,也許正和您的不幸同樣的沉重。雖然橫逆的命運降低了我的身分,我的祖先卻是和莊嚴的君主們分庭抗禮的;可是時間已經淹沒了我的家世,使我在這多難的人世失去自由,忍受一切意外的折磨。(旁白)我不願意說下去了;可是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我的臉上發燒,它在我的耳邊對我說,「不要去,等他說話。」

配力克里斯 我的命運――家世――很好的家世――可以跟我相比!――是不是這樣?你怎麼說?(推瑪麗娜。)

瑪麗娜 我說,陛下,要是您知道我的家世,您一定不會對我這樣粗暴。

配力克里斯 我倒也這樣想。請你把你的眼睛轉過來對著我。你有幾分像是――你是哪一國的女子?是不是這兒海岸上的?

瑪麗娜 不,我也不是任何海岸上的;可是我出世卻也和凡人一樣,生來就是像您所看見的這樣一個人。

配力克里斯 我心裡充滿了悲傷,一開口就禁不住淚下。我的最親愛的妻子正像這個女郎一樣,我的女兒要是尚在人世,一定也和她十分相像:我的王后的方正的眉宇;同樣不高不矮的身材;同樣挺直的腰身;同樣銀鈴似的聲音;她的眼睛也像明珠一樣,藏在華貴的眼睫之中;她的步伐是天后朱諾的再世;她的動人的辭令,使每一個聽者的耳朵在飽聆珠璣以後,感到更大的飢餓。你住在什麼地方?

瑪麗娜 我是一個托跡異鄉的人;從甲板上您可以望見我所住的地方。

配力克里斯 你是在什麼地方生長的?你這種卓越的才能是怎樣得到的?

瑪麗娜 要是我把我的歷史告訴人家,人家一定會疑心那是謊話而加以鄙棄。

配力克里斯 請你說吧;謊話不會從你的嘴裡出來,因為你瞧上去是這樣正直而真誠,從你的容貌看來,你像一座真理的君王所居住的宮殿。我相信你,即使在你的敘述之中,有什麼難於置信的地方,我也會毫不懷疑;因為你的模樣活像一個我所曾經愛過的人。你的親族有些什麼人?當我看見你在我眼前,把你推開去的時候,你不是說過,你有很好的家世嗎?

瑪麗娜 我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配力克里斯 告訴我你的父母是什麼人。我彷彿聽你說起,你曾經受過種種的困苦折磨,你以為我們兩人的不幸要是互相比較一下,也許會分不出輕重。

瑪麗娜 這樣的話我也說過;凡是我所說的話,都是我自己認為不違背事實的。

配力克里斯 把你的故事告訴我;要是你所經歷的困苦,果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