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幕

第一場 羅馬。街道

一群暴動的市民各持棍棒及其他武器上。

市民甲 在我們繼續前進之前,先聽我說句話。

眾人 說,說。

市民甲 你們都下了決心,寧願死,不願挨餓嗎?

眾人 我們都下了決心了,我們都下了決心了。

市民甲 第一,你們知道卡厄斯?馬歇斯是人民的最大公敵。

眾人 我們知道,我們知道。

市民甲 讓我們殺死他,然後我們要多少谷就有多少谷。我們就這樣決定了嗎?

眾人 不用多說;就這麼干。走,走!

市民乙 各位好市民,聽我說一句話。市民甲 我們都是苦百姓,貴族才是好市民。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吃飽了,裝不下的東西就可以救濟我們。他們只要把吃剩下來的東西趁著新鮮的時候賞給我們,我們就會以為他們是出於人道之心來救濟我們;可是在他們看來,我們都是不值得救濟的。我們的痛苦饑寒,我們的枯瘦憔悴,就像是列載著他們的富裕的一張清單;他們享福就是靠了我們受苦。讓我們舉起我們的武器來複仇,趁我們還沒有瘦得只剩幾根骨頭。天神知道我說這樣的話,只是迫於沒有麵包吃的飢餓,不是因為渴於復仇。

市民乙 你特別提出卡厄斯?馬歇斯來作為攻擊的對象嗎?

市民甲 我們第一要攻擊他;他是出賣群眾的狗。

市民乙 你不想到他替祖國立下了什麼功勞嗎?

市民甲 我知道得很清楚,我也不願抹煞他的功勞;可是他因為過於驕傲,已經把他的功勞抵銷了。

市民乙 你不要惡意誹謗。

市民甲 我對你說,他所做的轟轟烈烈的事情,都只有一個目的:雖然心腸仁厚的人願意承認那是為了他的國家,其實他只是要取悅於他的母親,同時使他自己可以對人驕傲;驕傲便是他的美德的頂點。

市民乙 他自己也無能為力的天生的癖性,你卻認為是他的罪惡。你不能說他是個貪心的人。

市民甲 要是我不能這樣說他,我也不會缺少攻擊他的理由;他有數不清的過失,說來也會叫人口酸。(內呼聲)這是什麼呼聲?城那面的人們也起來了。我們還在這兒多說什麼?到議會去!

眾人 來,來。

市民甲 且慢!誰來啦?

米尼涅斯?阿格立巴上。

市民乙 尊貴的米尼涅斯?阿格立巴;他是常常愛護著平民的。

市民甲 他是個好人;要是別人都像他一樣就好了!

米尼涅斯 同胞們,你們現在要幹些什麼事?你們拿著這些棍棒到什麼地方去?為了什麼事?請你們告訴我。

市民甲 我們的事情元老院並不是不知道;他們這半個月來早已得到消息,知道我們將要有什麼行動,現在我們就要做給他們看。人家說,窮人訴苦的時候,嘴裡會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我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還有一雙可怕的胳臂哩。

米尼涅斯 哎喲,列位,我的好朋友們,你們不要活命了嗎?

市民甲 先生,我們早就沒有命活了。

米尼涅斯 我告訴你們,朋友們,貴族們對於你們是非常關切的。你們要是把你們的窮困和饑荒歸罪政府,還不如舉起你們的棍棒來打天;因為這次饑荒是天神的意旨,不是貴族們造成的。政府總是盡心竭力,替你們解除種種重大的困難;你們應該屈膝哀求,不該舉手反抗,這才會對你們有好處。唉!災禍使你們迷失了本性,引導你們到更大的災禍的路上;你們誹謗著國家的領導者,他們像慈父一樣愛護你們,你們卻像仇敵一樣咒詛他們。

市民甲 愛護我們!真的!他們從來沒有愛護過我們:讓我們忍受饑寒,他們的倉庫里卻堆滿了穀粒;頒布保護高利貸的法令;每天都在忙著取消那些不利於富人的正當的法律,重新制定束縛窮人的苛酷的條文。我們要是不死在戰爭里,也會死在他們手裡;這就是他們對我們的愛護!

米尼涅斯 你們必須承認你們自己太會惡意猜疑,否則你們就是一群不懂好壞的傻子。我要講一個有趣的故事給你們聽,也許你們已經聽見過;可是因為它適合我的目的,我要把它的意思再引伸一下。

市民甲 好,我倒要聽聽,先生;可是你不要以為用一個故事就可以把我們的恥辱矇混過去。請你講吧。

米尼涅斯 從前有一個時候,身體上的各部器官聯合向肚子反抗;它們申斥它像一個無底洞似的佔據在身體的中央,無所事事,其餘的器官有的管看,有的管聽,有的管思想,有的管教訓,有的管步行,有的管感覺,分工合作,共同應付著全身的需要,只有它只知容納食物,不知分擔勞苦。肚子回答說――

市民甲 好,先生,那肚子怎麼回答?

米尼涅斯 別急,讓我講給你聽。――那肚子,而決非肺部,微微地露出一絲冷笑――因為你瞧,我既然可以叫肚子說話,那麼當然也可以叫它微笑――帶著譏諷的口氣回答那些憤憤不平的、嫉妒它的收入的作亂的器官,正像你們因為元老們跟你們地位不同,所以把他們信口誹謗一樣。

市民甲 你那肚子怎麼回答?哼!那戴著王冠的頭,那視察一切的眼睛,那運籌決策的心,那胳臂――我們的兵士,那腿――我們的坐騎,那舌頭――我們的吹號人,以及其他在我們這一個組織里各盡寸勞的屬僚佐貳,要是他們――

米尼涅斯 要是他們怎樣?這傢伙搶在我的前面說話!要是他們怎樣?要是他們怎樣?

市民甲 要是他們受制於饕餮的肚子,那不過是身體上的一個藏污納垢的地方――

米尼涅斯 好,那便怎樣?

市民甲 要是他們提出抗議,那肚子有什麼話好回答呢?

米尼涅斯 我會告訴你的;只要你略微忍耐片刻,不要這麼性急,你就可以聽到肚子的回答。

市民甲 你講話太不痛快。

米尼涅斯 聽著,好朋友;這位莊嚴的肚子是很從容不迫的,不像攻擊他的人們那樣鹵莽輕率,他這樣回答:「不錯,我的全體的朋友們,」他說,「你們全體賴以生活的食物,是由我最先收納下來的;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我是整個身體的倉庫和工場;可是你們應該記得,那些食物就是我把它們從你們血液的河流里一路運輸過去,一直傳達到心的宮廷和腦的寶座;經過人身的五官百竅,最強韌的神經和最微細的血管都從我得到保持他們活力的資糧。你們,我的好朋友們,雖然在一時之間――」聽著,這是那肚子說的話――

市民甲 好,好,他怎麼說?

米尼涅斯 「雖然在一時之間,不能看見我怎樣把食物分送到各部分去,可是我可以清算我的收支,大家都從我領回食物的精華,剩下給我自己的只是一些糟粕。」你們覺得他的話說得怎樣?

市民甲 那也回答得有理。你說這一段話是什麼用意呢?

米尼涅斯 羅馬的元老們就是這一個好肚子,你們就是那一群作亂的器官;因為你們要是把他們所討論、所關切的問題仔細檢討一下,把有關大眾幸福的事情徹底想一想,你們就會知道你們所享受的一切公共的利益,都是從他們手裡得到,完全不是靠著你們自己的力量。你以為怎樣,你這一群人中間的大拇腳趾頭?

市民甲 我是大拇腳趾頭?為什麼我是大拇腳趾頭?

米尼涅斯 因為你在這一場最聰明的叛亂里,是一個最低微、最卑鄙的人,卻跑在眾人的最前面;你這最下賤的惡棍,為了妄圖非分的利益,竟敢自居於領導的地位。可是你們準備好舉起你們粗硬的棍棒來吧;羅馬和她的群鼠已經到了決戰的關頭;總有一方不免遭殃。

卡厄斯?馬歇斯上。

米尼涅斯 祝福,尊榮的馬歇斯!

馬歇斯 謝謝。――什麼事,你們這些違法亂紀的流氓,憑著你們那些齷齪有毒的意見,使你們自己變成了社會上的疥癬?

市民甲 我們一向多承您溫語相加。

馬歇斯 誰要是對你們溫語相加,他也會恭維他心裡所痛恨的人了。你們究竟要什麼,你們這些惡狗?你們既不喜歡和平,又不喜歡戰爭;戰爭會使你們害怕,和平又使你們妄自尊大。誰要是信任你們,他將會發現他所尋找的獅子不過是一群野兔,他所尋找的狐狸不過是一群鵝;你們比冰上的炭火、陽光中的雹點更不可靠。你們的美德是尊敬那犯罪的囚徒,咒詛那執法的刑官。誰立下了功德,就應該受你們的憎恨;你們的歡心就像病人的口味,只愛吃那些足以加重他的病症的食物。誰要是信賴著你們的歡心,就等於用鉛造的鰭游泳,用燈心草去斬伐橡樹。該死的東西!相信你們?你們每一分鐘都要變換一個心,你們會稱頌你們剛才所痛恨的人,唾罵你們剛才所讚美的人。你們在城裡到處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