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幕

第一場 宮中一室

弗萊德里克公爵、奧列佛、眾臣及侍從等上。

弗萊德里克 以後沒有見過他!哼,哼,不見得吧。倘不是因為仁慈在我的心裡佔了上風,有著你在眼前,我盡可以不必找一個不在的人出氣的。可是你留心著吧,不論你的兄弟在什麼地方,都得去給我找來;點起燈籠去尋訪吧;在一年之內,要把他不論死活找到,否則你不用再在我們的領土上過活了。你的土地和一切你自命為屬於你的東西,值得沒收的我們都要沒收,除非等你能夠憑著你兄弟的招供洗刷去我們對你的懷疑。

奧列佛 求殿下明鑒!我從來就不曾喜歡過我的兄弟。

弗萊德里克 這可見你更是個壞人。好,把他趕出去;吩咐該管官吏把他的房屋土地沒收。趕快把這事辦好,叫他滾蛋。(眾下。)

第二場 亞登森林

奧蘭多攜紙上。

奧蘭多 懸在這裡吧,我的詩,證明我的愛情;

你三重王冠的夜間的女王⑥,請臨視,

從蒼白的昊天,用你那貞潔的眼睛,

那支配我生命的,你那獵伴⑦的名字。

啊,羅瑟琳!這些樹林將是我的書冊,

我要在一片片樹皮上鏤刻下相思,

好讓每一個來到此間的林中遊客,

任何處見得到頌讚她美德的言辭。

走,走,奧蘭多;去在每株樹上刻著伊,

那美好的、幽嫻的、無可比擬的人兒。(下。)

柯林及試金石上。

柯林 您喜歡不喜歡這種牧人的生活,試金石先生?

試金石 說老實話,牧人,按著這種生活的本身說起來,倒是一種很好的生活;可是按著這是一種牧人的生活說起來,那就毫不足取了。照它的清靜而論,我很喜歡這種生活;可是照它的寂寞而論,實在是一種很壞的生活。看到這種生活是在田間,很使我滿意;可是看到它不是在宮廷里,那簡直很無聊。你瞧,這是一種很經濟的生活,因此倒怪合我的脾胃;可是它未免太寒傖了,因此我過不來。你懂不懂得一點哲學,牧人?

柯林 我只知道這一點兒:一個人越是害病,他越是不舒服;錢財、資本和知足,是人們缺少不來的三位好朋友;雨濕淋衣,火旺燒柴;好牧場產肥羊,天黑是因為沒有了太陽;生來愚笨怪祖父,學而不慧師之情。

試金石 這樣一個人是天生的哲學家了。有沒有到過宮廷里,牧人?

柯林 沒有,不瞞您說。

試金石 那麼你這人就該死了。

柯林 我希望不致於吧?

試金石 真的,你這人該死,就像一個煎得不好一面焦的雞蛋。

柯林 因為沒有到過宮廷里嗎?請問您的理由。

試金石 喏,要是你從來沒有到過宮廷里,你就不曾見過好禮貌;要是你從來沒有見過好禮貌,你的舉止一定很壞;壞人就是有罪的人,有罪的人就該死。你的情形很危險呢,牧人。

柯林 一點不,試金石。在宮廷里算作好禮貌的,在鄉野里就會變成可笑,正像鄉下人的行為一到了宮廷里就顯得寒傖一樣。您對我說過你們在宮廷里只要見人打招呼就要吻手;要是宮廷里的老爺們都是牧人,那麼這種禮貌就要嫌太齷齪了。

試金石 有什麼證據?簡單地說;來,說出理由來。

柯林 喏,我們的手常常要去碰著母羊;它們的毛,您知道,是很油膩的。

試金石 嘿,廷臣們的手上不是也要出汗的嗎?羊身上的脂肪比起人身上的汗膩來,不是一樣乾淨的嗎?淺薄!淺薄!說出一個好一點的理由來,說吧。

柯林 而且,我們的手很粗糙。

試金石 那麼你們的嘴唇格外容易感到它們。還是淺薄!再說一個充分一點的理由,說吧。

柯林 我們的手在給羊們包紮傷處的時候總是塗滿了焦油;您要我們跟焦油接吻嗎?宮廷里的老爺們手上都是塗著麝香的。

試金石 淺薄不堪的傢伙!把你跟一塊好肉比起來,你簡直是一塊給蛆蟲吃的臭肉!用心聽聰明人的教訓吧:麝香是一隻貓身上流出來的齷齪東西,它的來源比焦油髒得多呢。把你的理由修正修正吧,牧人。

柯林 您太會講話了,我說不過您;我不說了。

試金石 你就甘心該死嗎?上帝保佑你,淺薄的人!上帝把你好好針砭一下!你太不懂世事了。

柯林 先生,我是一個道地的做活的;我用自己的力量換飯吃換衣服穿;不跟別人結怨,也不妒羨別人的福氣;瞧著人家得意我也高興,自己倒了霉就自寬自解;我的最大的驕傲就是瞧我的母羊吃草,我的羔羊啜奶。

試金石 這又是你的一樁因為傻氣而造下的孽:你把母羊和公羊拉攏在一起,靠著它們的配對來維持你的生活;給掛鈴的羊當龜奴,替一頭歪脖子的老忘八公羊把才一歲的雌兒騙誘失身,也不想到合配不合配;要是你不會因此而下地獄,那麼魔鬼也沒有人給他牧羊了。我想不出你有什麼豁免的希望。

柯林 蓋尼米德大官人來了,他是我的新主婦的哥哥。

羅瑟琳讀一張字紙上。

羅瑟琳

從東印度到西印度找遍奇珍,

沒有一顆珠玉比得上羅瑟琳。

她的名聲隨著好風播滿諸城,

整個世界都在仰慕著羅瑟琳。

畫工描摹下一幅幅倩影真真,

都要黯然無色一見了羅瑟琳。

任何的臉貌都不用銘記在心,

單單牢記住了美麗的羅瑟琳。

試金石 我可以給您這樣湊韻下去湊它整整的八年,吃飯和睡覺的時間除外。這好像是一連串上市去賣奶油的好大娘。

羅瑟琳 啐,傻子!

試金石 試一下看:

要是公鹿找不到母鹿很傷心,

不妨叫它前去尋找那羅瑟琳。

倘說是沒有一隻貓兒不叫春,

心同此情有誰能責怪羅瑟琳?

冬天的衣裳棉花應該襯得溫,

免得凍壞了嬌怯怯的羅瑟琳。

割下的田禾必須捆得端端整,

一車的禾捆上裝著個羅瑟琳。

最甜蜜的果子皮兒酸痛了唇,

這種果子的名字便是羅瑟琳。

有誰想找到玫瑰花開香噴噴,

就會找到愛的棘刺和羅瑟琳。

這簡直是胡扯的歪詩;您怎麼也會給這種東西沾上了呢?

羅瑟琳 別多嘴,你這蠢傻瓜!我在一株樹上找到它們的。

試金石 真的,這株樹生的果子太壞。

羅瑟琳 那我就把它和你接種在一起,把它和愛亂纏的枸杞接種在一起;這樣它就是地里最早的果子了;因為你沒等半熟就會爛掉的,這正是愛亂纏的枸杞的特點。

西莉婭讀一張字紙上。

羅瑟琳 靜些!我的妹妹讀著些什麼來了;站旁邊去。

西莉婭

為什麼這裡是一片荒磧?

因為沒有人居住嗎?不然,

我要叫每株樹長起喉舌,

吐露出溫文典雅的語言:

或是慨嘆著生命一何短,

匆匆跑完了遊子的行程,

只須把手掌輕輕翻個轉,

便早已終結人們的一生;

或是感懷著舊盟今已冷,

同心的契友忘卻了故交;

但我要把最好樹枝選定,

綴附在每行詩句的終梢,

羅瑟琳三個字小名美妙,

向普世的讀者遍告周知。

莫看她苗條的一身嬌小,

宇宙間的精華盡萃於茲;

造物當時曾向自然詔示,

吩咐把所有的絕世姿才,

向纖纖一軀中合爐熔制,

累天工費去不少的安排:

負心的海倫醉人的臉蛋,

克莉奧佩特拉威儀丰容。

阿塔蘭忒⑧的柳腰兒款擺,

魯克麗西婭⑨的節操貞松:

勞動起玉殿上諸天仙眾,

造成這十全十美羅瑟琳;

薈萃了各式的妍媚萬種,

選出一副俊臉目秀精神。

上天給她這般恩賜優渥,

我命該終身做她的臣僕。

羅瑟琳 啊,最溫柔的宣教師!您的戀愛的說教是多麼嚕囌得叫您的教民聽了厭煩,可是您卻也不喊一聲,「請耐心一點,好人們。」

西莉婭 啊!朋友們,退後去!牧人,稍為走開一點;跟他去,小子。

試金石 來,牧人,讓我們堂堂退卻:大小箱籠都不帶,只帶一個頭陀袋。(柯林、試金石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