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幕

第一場 奧列佛宅旁園中

奧蘭多及亞當上。

奧蘭多 亞當,我記得遺囑上留給我的只是區區一千塊錢,而且正像你所說的,還要我大哥把我好生教養,否則他就不能得到我父親的祝福:我的不幸就這樣開始了。他把我的二哥賈奎斯送進學校,據說成績很好;可是我呢,他卻叫我像個村漢似的住在家裡,或者再說得確切一點,把我當作牛馬似的關在家裡:你說像我這種身分的良家子弟,就可以像一條牛那樣養著的嗎?他的馬匹也還比我養得好些;因為除了食料充足之外,還要對它們加以訓練,因此用重金雇下了騎師;可是我,他的兄弟,卻不曾在他手下得到一點好處,除了讓我白白地傻長,這是我跟他那些糞堆上的畜生一樣要感激他的。他除了給我大量的烏有之外,還要剝奪去我固有的一點點天分;他叫我和佃工在一起過活,不把我當兄弟看待,盡他一切力量用這種教育來摧毀我的高貴的素質。這是使我傷心的緣故,亞當;我覺得在我身體之內的我的父親的精神已經因為受不住這種奴隸的生活而反抗起來了。我一定不能再忍受下去,雖然我還不曾想到怎樣避免它的妥當的方法。

亞當 大爺,您的哥哥從那邊來了。

奧蘭多 走旁邊去,亞當,你就會聽到他將怎樣欺侮我。

奧列佛上。

奧列佛 嘿,少爺!你來做什麼?

奧蘭多 不做什麼;我不曾學習過做什麼。

奧列佛 那麼你在作踐些什麼呢,少爺?

奧蘭多 哼,大爺,我在幫您的忙,把一個上帝造下來的、您的可憐的沒有用處的兄弟用遊盪來作踐著哩。

奧列佛 那麼你給我做事去,別站在這兒吧,少爺。

奧蘭多 我要去看守您的豬,跟它們一起吃糠嗎?我浪費了什麼了,才要受這種懲罰?

奧列佛 你知道你在什麼地方嗎,少爺?

奧蘭多 噢,大爺,我知道得很清楚;我是在這兒您的園子里。

奧列佛 你知道你是當著誰說話嗎,少爺?

奧蘭多 哦,我知道我面前這個人是誰,比他知道我要清楚得多。我知道你是我的大哥;但是說起優良的血統,你也應該知道我是誰。按著世間的常禮,你的身分比我高些,因為你是長子;可是同樣的禮法卻不能取去我的血統,即使我們之間還有二十個兄弟。我的血液里有著跟你一樣多的我們父親的素質;雖然我承認你既出生在先,就更該得到家長應得的尊敬。

奧列佛 什麼,孩子!

奧蘭多 算了吧,算了吧,大哥,你不用這樣賣老啊。

奧列佛 你要向我動起手來了嗎,混蛋?

奧蘭多 我不是混蛋;我是羅蘭?德?鮑埃爵士的小兒子,他是我的父親;誰敢說這樣一位父親會生下混蛋兒子來的,才是個大混蛋。你倘不是我的哥哥,我這手一定不放鬆你的喉嚨,直等我那另一隻手拔出了你的舌頭為止,因為你說了這樣的話。你罵的是你自己。

亞當 (上前)好爺爺們,別生氣;看在去世老爺的臉上,大家和和氣氣的吧!

奧列佛 放開我!

奧蘭多 等我高興放你的時候再放你;你一定要聽我說話,父親在遺囑上吩咐你好好教育我;你卻把我培育成一個農夫,不讓我具有或學習任何上流人士的本領。父親的精神在我心中熾烈燃燒,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你得允許我去學習那種適合上流人身分的技藝;否則把父親在遺囑里指定給我的那筆小小數目的錢給我,也好讓我去自尋生路。

奧列佛 等到那筆錢用完了你便怎樣?去做叫化子嗎?哼,少爺,給我進去吧,別再跟我找麻煩了;你可以得到你所要的一部分。請你走吧。

奧蘭多 我不願過分冒犯你,除了為我自身的利益。

奧列佛 你跟著他去吧,你這老狗!

亞當 「老狗」便是您給我的謝意嗎?一點不錯,我服侍你已經服侍得牙齒都落光了。上帝和我的老爺同在!他是決不會說出這種話來的。(奧蘭多、亞當下。)

奧列佛 竟有這種事嗎?你不服我管了嗎?我要把你的傲氣去掉,還不給你那一千塊錢。喂,丹尼斯!

丹尼斯上。

丹尼斯 大爺叫我嗎?

奧列佛 公爵手下那個拳師查爾斯不是在這兒要跟我說話嗎?

丹尼斯 稟大爺,他就在門口,要求見您哪。

奧列佛 叫他進來。(丹尼斯下)這是一個妙計;明天就是摔角的日子。

查爾斯上。

查爾斯 早安,大爺!

奧列佛 查爾斯好朋友,新朝廷里有些什麼新消息?

查爾斯 朝廷里沒有什麼新消息,大爺,只有一些老消息:那就是說老公爵給他的弟弟新公爵放逐了;三四個忠心的大臣自願跟著他出亡,他們的地產收入都給新公爵沒收了去,因此他巴不得他們一個個滾蛋。

奧列佛 你知道公爵的女兒羅瑟琳是不是也跟她的父親一起放逐了?

查爾斯 啊,不,因為新公爵的女兒,她的族妹,自小便跟她在一個搖籃里長大,非常愛她,一定要跟她一同出亡,否則便要尋死;所以她現在仍舊在宮裡,她的叔父把她像自家女兒一樣看待著;從來不曾有兩位小姐像她們這樣要好的了。

奧列佛 老公爵預備住在什麼地方呢?

查爾斯 據說他已經住在亞登森林了,有好多人跟著他;他們在那邊度著昔日英國羅賓漢那樣的生活。據說每天有許多年輕貴人投奔到他那兒去,逍遙地把時間銷磨過去,像是置身在古昔的黃金時代里一樣。

奧列佛 喂,你明天要在新公爵面前表演摔角嗎?

查爾斯 正是,大爺;我來就是要通知您一件事情。我得到了一個風聲,大爺,說您的令弟奧蘭多想要假扮了明天來跟我交手。明天這一場摔角,大爺,是與我的名譽有關的;誰想不斷一根骨頭而安然逃出,必須好好留點兒神才行。令弟年紀太輕,顧念著咱們的交情,我本來不願對他施加毒手,可是如果他一定要參加,為了我自己的名譽起見,我也別無辦法。為此看在咱們的交情份上,我特地來通報您一聲:您或者勸他打斷了這個念頭;或者請您不用為了他所將要遭到的羞辱而生氣,這全然是他自取其咎,並非我的本意。

奧列佛 查爾斯,多謝你對我的好意,我一定會重重報答你的。我自己也已經注意到舍弟的意思,曾經用婉言勸阻過他;可是他執意不改。我告訴你,查爾斯,他是在全法國頂無理可喻的一個兄弟,野心勃勃,一見人家有什麼好處,心裡總是不服,而且老是在陰謀設計陷害我,他的同胞的兄長。一切悉聽你的尊意吧;我巴不得你把他的頭頸和手指一起捩斷了呢。你得留心一些;要是你略為削了他一點面子,或者他不能大大地削你的面子,他就會用毒藥毒死你,用奸謀陷害你,非把你的性命用卑鄙的手段除掉了不肯甘休。不瞞你說,我一說起也忍不住要流淚,在現在世界上沒有比他更奸惡的年輕人了。因為他是我自己的兄弟,我不好怎樣說他;假如我把他的真相完全告訴了你,那我一定要慚愧得痛哭流涕,你也要臉色發白,大吃一驚的。

查爾斯 我真幸運上您這兒來。假如他明天來,我一定要給他一頓教訓;倘若不叫他瘸了腿,我以後再不跟人家摔角賭錦標了。好,上帝保佑您大爺!(下。)

奧列佛 再見,好查爾斯。――現在我要去挑撥這位好勇鬥狠的傢伙了。我希望他送了命。我自己也不明白我為什麼要那麼恨他;說起來他很善良,從來不曾受過教育,然而卻很有學問,充滿了高貴的思想,無論哪一等人都愛戴他;真的,大家都是這樣喜歡他,尤其是我自己手下的人,以致於我倒給人家輕視起來。可是情形不會長久下去的;這個拳師可以給我解決一切。現在我只消把那孩子激動前去就是了;我就去。(下。)

第二場 公爵宮門前草地

羅瑟琳及西莉婭上。

西莉婭 羅瑟琳,我的好姊姊,請你快活些吧。

羅瑟琳 親愛的西莉婭,我已經強作歡容,你還要我再快活一些嗎?除非你能夠教我怎樣忘掉一個放逐的父親,否則你總不能叫我想起無論怎樣有趣的事情的。

西莉婭 我看出你愛我的程度比不上我愛你那樣深。要是我的伯父,你的放逐的父親,放逐了你的叔父,我的父親,只要你仍舊跟我在一起,我可以愛你的父親就像我自己的父親一樣。假如你愛我也像我愛你一樣真純,那麼你也一定會這樣的。

羅瑟琳 好,我願意忘記我自己的處境,為了你而高興起來。

西莉婭 你知道我父親只有我一個孩子,看來也不見得會再有了,等他去世之後,你便可以承繼他;因為凡是他用暴力從你父親手裡奪來的東西,我都要懷著愛心歸還給你。憑著我的名譽起誓,我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