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第一場 荒野

愛德伽上。

愛德伽 與其被人在表面上恭維而背地裡鄙棄,那麼還是像這樣自己知道為舉世所不容的好。一個最困苦、最微賤、最為命運所屈辱的人,可以永遠抱著希冀而無所恐懼;從最高的地位上跌下來,那變化是可悲的,對於窮困的人,命運的轉機卻能使他歡笑!那麼歡迎你——跟我擁抱的空虛的氣流;被你颳得狼狽不堪的可憐蟲並不少欠你絲毫情分。可是誰來啦?

一老人率葛羅斯特上。

愛德伽 我的父親,讓一個窮苦的老頭兒領著他嗎?啊,世界,世界,世界!倘不是你的變幻無常,使我們對你心存怨恨,哪一個人是甘願老去的?

老人 啊,我的好老爺!我在老太爺手裡就做您府上的佃戶,一直做到您老爺手裡,已經有八十年了。

葛羅斯特 去吧,好朋友,你快去吧;你的安慰對我一點沒有用處,他們也許反會害你的。

老人 您眼睛看不見,怎麼走路呢?

葛羅斯特 我沒有路,所以不需要眼睛;當我能夠看見的時候,我也會失足顛仆。我們往往因為有所自恃而失之於大意,反不如缺陷卻能對我們有益。啊!愛德伽好兒子,你的父親受人之愚,錯恨了你,要是我能在未死以前,摸到你的身體,我就要說,我又有了眼睛啦。

老人 啊!那邊是什麼人?

愛德伽 (旁白)神啊!誰能夠說「我現在是最不幸」?我現在比從前才更不幸得多啦。

老人 那是可憐的發瘋的湯姆。

愛德伽 (旁白)也許我還要碰到更不幸的命運;當我們能夠說「這是最不幸的事」的時候,那還不是最不幸的。

老人 漢子,你到哪兒去?

葛羅斯特 是一個叫化子嗎?

老人 是個瘋叫化子。

葛羅斯特 他的理智還沒有完全喪失,否則他不會向人乞討。在昨晚的暴風雨里,我也看見這樣一個傢伙,他使我想起一個人不過等於一條蟲;那時候我的兒子的影像就閃進了我的心裡,可是當時我正在恨他,不願想起他;後來我才聽到一些其他的話。天神掌握著我們的命運,正像頑童捉到飛蟲一樣,為了戲弄的緣故而把我們殺害。

愛德伽 (旁白)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在一個傷心人的面前裝傻,對自己、對別人,都是一件不愉快的行為。(向葛羅斯特)祝福你,先生!

葛羅斯特 他就是那個不穿衣服的傢伙嗎?

老人 正是,老爺。

葛羅斯特 那麼你去吧。我要請他領我到多佛去,要是你看在我的分上,願意回去拿一點衣服來替他遮蓋遮蓋身體,那就再好沒有了;我們不會走遠,從這兒到多佛的路上一二哩之內,你一定可以追上我們。

老人 唉,老爺!他是個瘋子哩。

葛羅斯特 瘋子帶著瞎子走路,本來是這時代的一般病態。照我的話,或者就照你自己的意思做吧;第一件事情是請你快去。

老人 我要把我的最好的衣服拿來給他,不管它會引起怎樣的後果。(下。)

葛羅斯特 喂,不穿衣服的傢伙——

愛德伽 可憐的湯姆冷著呢。(旁白)我不能再假裝下去了。

葛羅斯特 過來,漢子。

愛德伽 (旁白)可是我不能不假裝下去。——祝福您的可愛的眼睛,它們在流血哩。

葛羅斯特 你認識到多佛去的路嗎?

愛德伽 一處處關口城門、一條條馬路人行道,我全認識。可憐的湯姆被他們嚇迷了心竅;祝福你,好人的兒子,願惡魔不來纏繞你!五個魔鬼一齊作弄著可憐的湯姆:一個是色魔奧別狄克特;一個是啞鬼霍別狄丹斯;一個是偷東西的瑪呼;一個是殺人的摩陀;一個是扮鬼臉的弗力勃鐵捷貝特,他後來常常附在丫頭、使女的身上。好,祝福您,先生!

葛羅斯特 來,你這受盡上天凌虐的人,把這錢囊拿去;我的不幸卻是你的運氣。天道啊,願你常常如此!讓那窮奢極欲、把你的法律當作滿足他自己享受的工具、因為知覺麻木而沉迷不悟的人,趕快感到你的威力吧;從享用過度的人手裡奪下一點來分給窮人,讓每一個人都得到他所應得的一份吧。你認識多佛嗎?

愛德伽 認識,先生。

葛羅斯特 那邊有一座懸崖,它的峭拔的絕頂俯瞰著幽深的海水;你只要領我到那懸崖的邊上,我就給你一些我隨身攜帶的貴重的東西,你拿了去可以過些舒服的日子;我也不用再煩你帶路了。

愛德伽 把您的胳臂給我;讓可憐的湯姆領著你走。(同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