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六場 鄰接城堡的農舍一室

葛羅斯特、李爾、肯特、弄人及愛德伽上。

葛羅斯特 這兒比露天好一些,不要嫌它寒傖,將就住下來吧。我再去找找有些什麼吃的用的東西;我去去就來。

肯特 他的智力已經在他的盛怒之中完全消失了。神明報答您的好心!(葛羅斯特下。)

愛德伽 弗拉特累多 在叫我,他告訴我尼祿王在冥湖裡釣魚。喂,傻瓜,你要禱告,要留心惡魔啊。

弄人 老伯伯,告訴我,一個瘋子是紳士呢還是平民?

李爾 是個國王,是個國王!

弄人 不,他是一個平民,他的兒子卻掙了一個紳士頭銜;他眼看他兒子做了紳士,他就成為一個氣瘋了的平民。

李爾 一千條血紅的火舌吱啦吱啦卷到她們的身上——

愛德伽 惡魔在咬我的背。

弄人 誰要是相信豺狼的馴良、馬兒的健康、孩子的愛情或是娼妓的盟誓,他就是個瘋子。

李爾 一定要辦她們一辦,我現在就要審問她們。(向愛德伽)來,最有學問的法官,你坐在這兒;(向弄人)你,賢明的官長,坐在這兒。——來,你們這兩頭雌狐!

愛德伽 瞧,他站在那兒,眼睛睜得大大的!太太,你在審判的時候,要不要有人瞧著你?渡過河來會我,蓓西——

弄人 她的小船兒漏了,

她不能讓你知道

為什麼她不敢見你。

愛德伽 惡魔借著夜鶯的喉嚨,向可憐的湯姆作祟了。霍普丹斯在湯姆的肚子里嚷著要兩條新鮮的鯡魚。別吵,魔鬼;我沒有東西給你吃。

肯特 陛下,您怎麼啦!不要這樣獃獃地站著。您願意躺下來,在這褥墊上面休息休息嗎?

李爾 我要先看她們受了審判再說。把她們的證人帶上來。(向愛德伽)你這披著法衣的審判官,請坐;(向弄人)你,他的執法的同僚,坐在他的旁邊。(向肯特)你是陪審官,你也坐下。

愛德伽 讓我們秉公裁判。

你睡著還是醒著,牧羊人?

你的羊兒在田裡跑;

你的小嘴唇只要吹一聲,

羊兒就不傷一根毛。

呼嚕呼嚕;這是一隻灰色的貓兒。

李爾 先控訴她;她是高納里爾。我當著尊嚴的堂上起誓,她曾經踢她的可憐的父王。

弄人 過來,奶奶。你的名字叫高納里爾嗎?

李爾 她不能抵賴。

弄人 對不起,我還以為您是一張折凳哩。

李爾 這兒還有一個,你們瞧她滿臉的橫肉,就可以知道她的心腸是怎麼樣的。攔住她!舉起你們的兵器,拔出你們的劍,點起火把來!營私舞弊的法庭!枉法的貪官,你為什麼放她逃走?

愛德伽 天保佑你的神志吧!

肯特 噯喲!陛下,您不是常常說您沒有失去忍耐嗎?現在您的忍耐呢?

愛德伽 (旁白)我的滾滾的熱淚忍不住為他流下,怕要給他們瞧破我的假裝了。

李爾 這些小狗:脫雷、勃爾趨、史威塔,瞧,它們都在向我狂吠。

愛德伽 讓湯姆掉過臉來把它們嚇走。滾開,你們這些惡狗!

黑嘴巴,白嘴巴,

瘋狗咬人磨毒牙,

猛犬獵犬雜種犬,

叭兒小犬團團轉,

青屁股,卷尾毛,

湯姆一隻也不饒;

只要我掉過臉來,

大狗小狗逃得快。

哆啼哆啼。叱嚓!來,我們趕廟會,上市集去。可憐的湯姆,你的牛角里幹得擠不出一滴水來啦 。

李爾 叫他們剖開里根的身體來,看看她心裡有些什麼東西。究竟為了什麼天然的原因,她們的心才會變得這樣硬?(向愛德伽)我把你收留下來,叫你做我一百名侍衛中間的一個,只是我不喜歡你的衣服的式樣;你也許要對我說,這是最漂亮的波斯裝;可是我看還是請你換一換吧。

肯特 陛下,您還是躺下來休息休息吧。

李爾 不要吵,不要吵;放下帳子,好,好,好。我們到早上再去吃晚飯吧;好,好,好。

弄人 我一到中午可要睡覺哩。

葛羅斯特重上。

葛羅斯特 過來,朋友;王上呢?

肯特 在這兒,大人;可是不要打擾他,他的神經已經錯亂了。

葛羅斯特 好朋友,請你把他抱起來。我已經聽到了一個謀害他生命的陰謀。馬車套好在外邊,你快把他放進去,駕著它到多佛,那邊有人會歡迎你,並且會保障你的安全。抱起你的主人來;要是你耽誤了半點鐘的時間,他的性命、你的性命以及一切出力救護他的人的性命,都要保不住了。抱起來,抱起來;跟我來,讓我設法把你們趕快送到一處可以安身的地方。

肯特 受盡磨折的身心,現在安然入睡了;安息也許可以鎮定鎮定他的破碎的神經,但願上天行個方便,不要讓它破碎得不可收拾才好。(向弄人)來,幫我抬起你的主人來;你也不能留在這兒。

葛羅斯特 來,來,去吧。(除愛德伽外,肯特、葛羅斯特及弄人舁李爾下。)

愛德伽 做君王的不免如此下場,

使我忘卻了自己的憂傷。

最大的不幸是獨抱牢愁,

任何的歡娛兜不上心頭;

倘有了同病相憐的侶伴,

天大痛苦也會解去一半。

國王有的是不孝的逆女,

我自己遭逢無情的嚴父,

他與我兩個人一般遭際!

去吧,湯姆,忍住你的怨氣,

你現在蒙著無辜的污名,

總有日回覆你清白之身。

不管今夜裡還會發生些什麼事情,但願王上能安然出險!我還是躲起來吧。(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