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四場 荒野。茅屋之前

李爾、肯特及弄人上。

肯特 就是這地方,陛下,進去吧。在這樣毫無掩庇的黑夜裡,像這樣的狂風暴雨,誰也受不了的。(暴風雨繼續不止。)

李爾 不要纏著我。

肯特 陛下,進去吧。

李爾 你要碎裂我的心嗎?

肯特 我寧願碎裂我自己的心。陛下,進去吧。

李爾 你以為讓這樣的狂風暴雨侵襲我們的肌膚,是一件了不得的苦事;在你看來是這樣的;可是一個人要是身染重病,他就不會感覺到小小的痛楚。你見了一頭熊就要轉身逃走;可是假如你的背後是洶湧的大海,你就只好硬著頭皮向那頭熊迎面走去了。當我們心緒寧靜的時候,我們的肉體才是敏感的;我的心靈中的暴風雨已經取去我一切其他的感覺,只剩下心頭的熱血在那兒搏動。兒女的忘恩!這不就像這一隻手把食物送進這一張嘴裡,這一張嘴卻把這一隻手咬了下來嗎?可是我要重重懲罰她們。不,我不願再哭泣了。在這樣的夜裡,把我關在門外!儘管倒下來吧,什麼大雨我都可以忍受。在這樣的一個夜裡!啊,里根,高納里爾!你們年老仁慈的父親一片誠心,把一切都給了你們——啊!那樣想下去是要發瘋的;我不要想起那些;別再提起那些話了。

肯特 陛下,進去吧。

李爾 請你自己進去,找一個躲身的地方吧。這暴風雨不肯讓我仔細思想種種的事情;那些事情我越想下去,越會增加我的痛苦。可是我要進去。(向弄人)進去,孩子,你先走。你們這些無家可歸的人——你進去吧。我要祈禱,然後我要睡一會兒。(弄人入內)衣不蔽體的不幸的人們,無論你們在什麼地方,都得忍受著這樣無情的暴風雨的襲擊,你們的頭上沒有片瓦遮身,你們的腹中飢腸雷動,你們的衣服千瘡百孔,怎麼抵擋得了這樣的氣候呢?啊!我一向太沒有想到這種事情了。安享榮華的人們啊,睜開你們的眼睛來,到外面來體味一下窮人所忍受的苦,分一些你們享用不了的福澤給他們,讓上天知道你們不是全無心肝的人吧!

愛德伽 (在內)九英尺深,九英尺深!可憐的湯姆!(弄人自屋內奔出。)

弄人 老伯伯,不要進去;裡面有一個鬼。救命!救命!

肯特 讓我攙著你,誰在裡邊?

弄人 一個鬼,一個鬼;他說他的名字叫做可憐的湯姆。

肯特 你是什麼人,在這茅屋裡大呼小叫的?出來。

愛德伽喬裝瘋人上。

愛德伽 走開!惡魔跟在我的背後!「風兒吹過山楂林。」哼!到你冷冰冰的床上暖一暖你的身體吧。

李爾 你把你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你的兩個女兒,所以才到今天這地步嗎?

愛德伽 誰把什麼東西給可憐的湯姆?惡魔帶著他穿過大火,穿過烈焰,穿過水道和漩渦,穿過沼地和泥濘;把刀子放在他的枕頭底下,把繩子放在他的凳子底下,把毒藥放在他的粥里;使他心中驕傲,騎了一匹栗色的奔馬,從四英寸闊的橋樑上過去,把他自己的影子當作了一個叛徒,緊緊追逐不舍。祝福你的五種才智!湯姆冷著呢。啊!哆啼哆啼哆啼。願旋風不吹你,星星不把毒箭射你,瘟疫不到你身上!做做好事,救救那給惡魔害得好苦的可憐的湯姆吧!他現在就在那兒,在那兒,又到那兒去了,在那兒。(暴風雨繼續不止。)

李爾 什麼!他的女兒害得他變成這個樣子嗎?你不能留下一些什麼來嗎?你一起都給了她們了嗎?

弄人 不,他還留著一方氈毯,否則我們大家都要不好意思了。

李爾 願那瀰漫在天空之中的懲罰惡人的瘟疫一起降臨在你的女兒身上!

肯特 陛下,他沒有女兒哩。

李爾 該死的奸賊!他沒有不孝的女兒,怎麼會流落到這等不堪的地步?難道被棄的父親,都是這樣一點不愛惜他們自己的身體的嗎?適當的處罰!誰叫他們的身體產下那些梟獍般的女兒來?

愛德伽 「小雄雞坐在高墩上」,呵羅,呵羅,羅,羅!

弄人 這一個寒冷的夜晚將要使我們大家變成傻瓜和瘋子。

愛德伽 當心惡魔。孝順你的爺娘;說過的話不要反悔;不要賭咒;不要姦淫有夫之婦;不要把你的情人打扮得太漂亮。湯姆冷著呢。

李爾 你本來是幹什麼的?

愛德伽 一個心性高傲的僕人,頭髮卷得曲曲的,帽子上佩著情人的手套,慣會討婦女的歡心,幹些不可告人的勾當;開口發誓,閉口賭咒,當著上天的面前把它們一個個毀棄;睡夢裡都在轉姦淫的念頭,一醒來便把它實行。我貪酒,我愛賭,我比土耳其人更好色;一顆奸詐的心,一對輕信的耳朵,一雙不怕血腥氣的手;豬一般懶惰,狐狸一般狡詭,狼一般貪狠,狗一般瘋狂,獅子一般兇惡。不要讓女人的腳步聲和窸窣窸窣的綢衣裳的聲音攝去了你的魂魄;不要把你的腳踏進窯子里去;不要把你的手伸進裙子里去;不要把你的筆碰到放債人的賬簿上;抵抗惡魔的引誘吧。「冷風還是打山楂樹里吹過去」;聽它怎麼說,吁——吁——嗚——嗚——哈——哈——。道芬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叱嚓!讓他奔過去。(暴風雨繼續不止。)

李爾 唉,你這樣赤身裸體,受風雨的吹淋,還是死了的好。難道人不過是這樣一個東西嗎?想一想他吧。你也不向蠶身上借一根絲,也不向野獸身上借一張皮,也不向羊身上借一片毛,也不向麝貓身上借一塊香料。嘿!我們這三個人都已經失掉了本來的面目,只有你才保全著天賦的原形;人類在草昧的時代,不過是像你這樣的一個寒磣的赤裸的兩腳動物。脫下來,脫下來,你們這些身外之物!來,鬆開你的鈕扣。(扯去衣服。)

弄人 老伯伯,請你安靜點兒;這樣危險的夜裡是不能游泳的。曠野里一點小小的火光,正像一個好色的老頭兒的心,只有這麼一星星的熱,他的全身都是冰冷的。瞧!一團火走來了。

葛羅斯特持火炬上。

愛德伽 這就是那個叫做「弗力勃鐵捷貝特」的惡魔;他在黃昏的時候出現,一直到第一聲雞啼方才隱去;他叫人眼睛裡長白膜,叫好眼變成斜眼;他叫人嘴唇上起裂縫;他還會叫麵粉發霉,尋窮人們的開心。

聖維都爾 三次經過山崗,

遇見魘魔和她九個兒郎;

他說妖精快下馬,

發過誓兒快逃吧;

去你的,妖精,去你的!

肯特 陛下,您怎麼啦?

李爾 他是誰?

肯特 那兒什麼人?你找誰?

葛羅斯特 你們是些什麼人?你們叫什麼名字?

愛德伽 可憐的湯姆,他吃的是泅水的青蛙、蛤蟆、蝌蚪、壁虎和水蜥;惡魔在他心裡搗亂的時候,他發起狂來,就會把牛糞當做一盆美味的生菜;他吞的是老鼠和死狗,喝的是一潭死水上面綠色的浮渣;他到處給人家鞭打,鎖在枷里,關在牢里;他從前有三身外衣、六件襯衫,跨著一匹馬,帶著一口劍;

可是在這整整七年時光,

耗子是湯姆惟一的食糧。

留心那跟在我背後的鬼。不要鬧,史墨金!不要鬧,你這惡魔!

葛羅斯特 什麼!陛下竟會跟這種人作起伴來了嗎?

愛德伽 地獄裡的魔王是一個紳士;他的名字叫做摩陀,又叫做瑪呼。

葛羅斯特 陛下,我們親生的骨肉都變得那樣壞,把自己生身之人當作了仇敵。

愛德伽 可憐的湯姆冷著呢。

葛羅斯特 跟我回去吧。我的良心不允許我全然服從您的女兒的無情的命令;雖然他們叫我關上了門,把您丟下在這狂暴的黑夜之中,可是我還是大膽出來找您,把您帶到有火爐、有食物的地方去。

李爾 讓我先跟這位哲學家談談。天上打雷是什麼緣故?

肯特 陛下,接受他的好意;跟他回去吧。

李爾 我還要跟這位學者說一句話。您研究的是哪一門學問?

愛德伽 抵禦惡魔的戰略和消滅毒蟲的方法。

李爾 讓我私下裡問您一句話。

肯特 大人,請您再催催他吧;他的神經有點兒錯亂起來了。

葛羅斯特 你能怪他嗎?(暴風雨繼續不止)他的女兒要他死哩。唉!那善良的肯特,他早就說過會有這麼一天的,可憐的被放逐的人!你說王上要瘋了;告訴你吧,朋友,我自己也差不多瘋了。我有一個兒子,現在我已經跟他斷絕關係了;他要謀害我的生命,這還是最近的事;我愛他,朋友,沒有一個父親比我更愛他的兒子;不瞞你說,(暴風雨繼續不止)我的頭腦都氣昏了。這是一個什麼晚上!陛下,求求您——

李爾 啊!請您原諒,先生。高貴的哲學家,請了。

愛德伽 湯姆冷著呢。

葛羅斯特 進去,傢伙,到這茅屋裡去暖一暖吧。

李爾 來,我們大家進去。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