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二場 荒野的另一部分

暴風雨繼續未止。李爾及弄人上。

李爾 吹吧,風啊!脹破了你的臉頰,猛烈地吹吧!你,瀑布一樣的傾盆大雨,儘管倒瀉下來,浸沒了我們的尖塔,淹沉了屋頂上的風標吧!你,思想一樣迅速的硫磺的電火,劈碎橡樹的巨雷的先驅,燒焦了我的白髮的頭顱吧!你,震撼一切的霹靂啊,把這生殖繁密的、飽滿的地球擊平了吧!打碎造物的模型,不要讓一顆忘恩負義的人類的種子遺留在世上!

弄人 啊,老伯伯,在一間乾燥的屋子裡說幾句好話,不比在這沒有遮蔽的曠野里淋雨好得多嗎?老伯伯,回到那所房子里去,向你的女兒們請求祝福吧;這樣的夜無論對於聰明人或是傻瓜,都是不發一點慈悲的。

李爾 儘管轟著吧!儘管吐你的火舌,儘管噴你的雨水吧!雨、風、雷、電,都不是我的女兒,我不責怪你們的無情;我不曾給你們國土,不曾稱你們為我的孩子,你們沒有順從我的義務;所以,隨你們的高興,降下你們可怕的威力來吧,我站在這兒,只是你們的奴隸,一個可憐的、衰弱的、無力的、遭人賤視的老頭子。可是我仍然要罵你們是卑劣的幫凶,因為你們濫用上天的威力,幫同兩個萬惡的女兒來跟我這個白髮的老翁作對。啊!啊!這太卑劣了!

弄人 誰頭上頂著個好頭腦,就不愁沒有屋頂來遮他的頭。

腦袋還沒找到屋子,

話兒倒先有安樂窩;

腦袋和他都生虱子,

就這麼叫化娶老婆。

有人只愛他的腳尖,

不把心兒放在心上;

那雞眼使他真可憐,

在床上翻身又叫嚷。

從來沒有一個美女不是對著鏡子做她的鬼臉。

肯特上。

李爾 不,我要忍受眾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我要閉口無言。

肯特 誰在那邊?

弄人 一個是陛下,一個是弄人;這兩人一個聰明一個傻。

肯特 唉!陛下,你在這兒嗎?喜愛黑夜的東西,不會喜愛這樣的黑夜;狂怒的天色嚇怕了黑暗中的漫遊者,使它們躲在洞里不敢出來。自從有生以來,我從沒有看見過這樣的閃電,聽見過這樣可怕的雷聲,這樣驚人的風雨的咆哮;人類的精神是禁受不起這樣的磨折和恐怖的。

李爾 偉大的神靈在我們頭頂掀起這場可怕的騷動。讓他們現在找到他們的敵人吧。戰慄吧,你尚未被人發覺、逍遙法外的罪人!躲起來吧,你殺人的兇手,你用偽誓欺人的騙子,你道貌岸然的逆倫禽獸!魂飛魄散吧,你用正直的外表遮掩殺人陰謀的大奸巨惡!撕下你們包藏禍心的偽裝,顯露你們罪惡的原形,向這些可怕的天吏哀號乞命吧!我是個並沒有犯多大的罪、卻受了很大的冤屈的人。

肯特 唉!您頭上沒有一點遮蓋的東西!陛下,這兒附近有一間茅屋,可以替您擋擋風雨。我剛才曾經到那所冷酷的屋子裡——那比它牆上的石塊更冷酷無情的屋子——探問您的行蹤,可是他們關上了門不讓我進去;現在您且暫時躲一躲雨,我還要回去,非要他們講一點人情不可。

李爾 我的頭腦開始昏亂起來了。來,我的孩子。你怎麼啦,我的孩子?你冷嗎?我自己也冷呢。我的朋友,這間茅屋在什麼地方?一個人到了困窮無告的時候,微賤的東西竟也會變成無價之寶。來,帶我到你那間茅屋裡去。可憐的傻小子,我心裡還留著一塊地方為你悲傷哩。

弄人 只怪自己糊塗自己蠢,

嗨呵,一陣風來一陣雨,

背時倒運莫把天公恨,

管它朝朝雨雨又風風。

李爾 不錯,我的好孩子。來,領我們到這茅屋裡去。(李爾、肯特下。)

弄人 今天晚上可太涼快了,叫婊子都熱不起勁兒來。待我在臨走之前,講幾句預言吧:

傳道的嘴上一味說得好;

釀酒的酒里摻水真不少;

有錢的大爺教裁縫做活;

不燒異教徒;嫖客害流火 ;

若是件件官司都問得清;

跟班不欠錢,騎士債還清;

世上的是非不出自嘴裡;

扒兒手看見人堆就躲避;

放債的肯讓金銀露了眼;

老鴇和婊子把教堂修建;

到那時候,英國這個國家,

準會亂得無法收拾一下;

那時活著的都可以看到:

那走路的把腳步抬得高。

其實這番預言該讓梅林 在將來說,因為我出生在他之前。(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