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第四場 奧本尼公爵府中廳堂

肯特化裝上。

肯特 我已經完全隱去我的本來面目,要是我能夠把我的語音也完全改變過來,那麼我的一片苦心,也許可以達到目的。被放逐的肯特啊,要是你頂著一身罪名,還依然能夠盡你的忠心,那麼總有一天,對你所愛戴的主人會大有用處的。

內號角聲。李爾、眾騎士及侍從等上。

李爾 我一刻也不能等待,快去叫他們拿出飯來。(一侍從下)啊!你是什麼?

肯特 我是一個人,大爺。

李爾 你是幹什麼的?你來見我有什麼事?

肯特 您瞧我像幹什麼的,我就是幹什麼的;誰要是信任我,我願意盡忠服侍他;誰要是居心正直,我願意愛他;誰要是聰明而不愛多說話,我願意跟他來往;我害怕法官;逼不得已的時候,我也會跟人家打架;我不吃魚 。

李爾 你究竟是什麼人?

肯特 一個心腸非常正直的漢子,而且像國王一樣窮。

李爾 要是你這做臣民的,也像那個做國王的一樣窮,那麼你也可以算得真窮了。你要什麼?

肯特 我要討一個差使。

李爾 你想替誰做事?

肯特 替您。

李爾 你認識我嗎?

肯特 不,大爺;可是在您的神氣之間,有一種什麼力量,使我願意叫您做我的主人。

李爾 是什麼力量?

肯特 一種天生的威嚴。

李爾 你會做些什麼事?

肯特 我會保守秘密,我會騎馬,我會跑路,我會把一個複雜的故事講得索然無味,我會老老實實傳一個簡單的口信;凡是普通人能夠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做,我的最大的好處是勤勞。

李爾 你年紀多大了?

肯特 大爺,說我年輕,我也不算年輕,我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會唱幾句歌而害相思;說我年老,我也不算年老,我不會糊裡糊塗地溺愛一個女人;我已經活過四十八個年頭了。

李爾 跟著我吧;你可以替我做事。要是我在吃過晚飯以後,還是這樣歡喜你,那麼我還不會就把你攆走。喂!飯呢?拿飯來!我的孩子呢?我的傻瓜呢?你去叫我的傻瓜來。(一侍從下。)

奧斯華德上。

李爾 喂,喂,我的女兒呢?

奧斯華德 對不起——(下。)

李爾 這傢伙怎麼說?叫那蠢東西回來。(一騎士下)喂,我的傻瓜呢?全都睡著了嗎?怎麼!那狗頭呢?

騎士重上。

騎士 陛下,他說公主有病。

李爾 我叫他回來,那奴才為什麼不回來?

騎士 陛下,他非常放肆,回答我說他不高興回來。

李爾 他不高興回來!

騎士 陛下,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緣故,可是照我看起來,他們對待您的禮貌,已經不像往日那樣殷勤了;不但一般下人從仆,就是公爵和公主也對您冷淡得多了。

李爾 嘿!你這樣說嗎?

騎士 陛下,要是我說錯了話,請您原諒我;可是當我覺得您受人欺侮的時候,責任所在,我不能閉口不言。

李爾 你不過向我提起一件我自己已經感覺到的事;我近來也覺得他們對我的態度有點兒冷淡,可是我總以為那是我自己多心,不願斷定是他們有意怠慢。我還要仔細觀察觀察他們的舉止。可是我的傻瓜呢?我這兩天沒有看見他。

騎士 陛下,自從小公主到法國去了以後,這傻瓜老是鬱鬱不樂。

李爾 別再提那句話了;我也注意到他這種情形。——你去對我的女兒說,我要跟她說話。(一侍從下)你去叫我的傻瓜來。(另一侍從下。)

奧斯華德重上。

李爾 啊!你,大爺,你過來,大爺。你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大爺?

奧斯華德 我們夫人的父親。

李爾 「我們夫人的父親」!我們大爺的奴才!好大膽的狗!你這奴才!你這狗東西!

奧斯華德 對不起,我不是狗。

李爾 你敢跟我當面頂嘴瞪眼嗎,你這混蛋?(打奧斯華德。)

奧斯華德 您不能打我。

肯特 我也不能踢你嗎,你這踢皮球的下賤東西 ?(自後踢奧斯華德倒地。)

李爾 謝謝你,好傢夥;你幫了我,我喜歡你。

肯特 來,朋友,站起來,給我滾吧!我要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尊卑上下的分別。去!去!你還想用你蠢笨的身體在地上打滾,丈量土地嗎?滾!你難道不懂得厲害嗎?去。(將奧斯華德推出。)

李爾 我的好小子,謝謝你;這是你替我做事的定錢。(以錢給肯特。)

弄人上。

弄人 讓我也把他雇下來;這兒是我的雞頭帽。(脫帽授肯特。)

李爾 啊,我的乖乖!你好?

弄人 喂,你還是戴了我的雞頭帽吧。

肯特 傻瓜,為什麼?

弄人 為什麼?因為你幫了一個失勢的人。要是你不會看準風向把你的笑臉迎上去,你就會吞下一口冷氣的。來,把我的雞頭帽拿去。嘿,這傢伙攆走了兩個女兒,他的第三個女兒倒很受他的好處,雖然也不是出於他的本意;要是你跟了他,你必須戴上我的雞頭帽。啊,老伯伯!但願我有兩頂雞頭帽,再有兩個女兒!

李爾 為什麼,我的孩子?

弄人 要是我把我的家私一起給了她們,我自己還可以存下兩頂雞頭帽。我這兒有一頂;再去向你的女兒們討一頂戴戴吧。

李爾 嘿,你留心著鞭子。

弄人 真理是一條賤狗,它只好躲在狗洞里;當獵狗太太站在火邊撒尿的時候,它必須一頓鞭子被人趕出去。

李爾 簡直是揭我的瘡疤!

弄人 (向肯特)喂,讓我教你一段話。

李爾 你說吧。

弄人 聽著,老伯伯;——

多積財,少擺闊;

耳多聽,話少說;

少放款,多借債;

走路不如騎馬快;

三言之中信一語,

多擲骰子少下注;

莫飲酒,莫嫖妓;

待在家中把門閉;

會打算的佔便宜,

不會打算嘆口氣。

肯特 傻瓜,這些話一點意思也沒有。

弄人 那麼正像拿不到訟費的律師一樣,我的話都白說了。老伯伯,你不能從沒有意思的中間,探求出一點意思來嗎?

李爾 啊,不,孩子;垃圾里是淘不出金子來的。

弄人 (向肯特)請你告訴他,他有那麼多的土地,也就成為一堆垃圾了;他不肯相信一個傻瓜嘴裡的話。

李爾 好尖酸的傻瓜!

弄人 我的孩子,你知道傻瓜是有酸有甜的嗎?

李爾 不,孩子;告訴我。

弄人 聽了他人話,

土地全喪失;

我傻你更傻,

兩傻相併立:

一個傻瓜甜,

一個傻瓜酸;

一個穿花衣,

一個戴王冠。

李爾 你叫我傻瓜嗎,孩子?

弄人 你把你所有的尊號都送了別人;只有這一個名字是你娘胎裡帶來的。

肯特 陛下,他倒不全然是個傻瓜哩。

弄人 不,那些老爺大人們都不肯答應我的;要是我取得了傻瓜的專利權,他們一定要來奪我一份去,就是太太小姐們也不會放過我的;他們不肯讓我一個人做傻瓜。老伯伯,給我一個蛋,我給你兩頂冠。

李爾 兩頂什麼冠?

弄人 我把蛋從中間切開,吃完了蛋黃、蛋白,就用蛋殼給你做兩頂冠。你想你自己好端端有了一頂王冠,卻把它從中間剖成兩半,把兩半全都送給人家,這不是背了驢子過泥潭嗎?你這光禿禿的頭頂連裡面也是光禿禿的沒有一點腦子,所以才會把一頂金冠送了人。我說了我要說的話,誰說這種話是傻話,讓他挨一頓鞭子。——

這年頭傻瓜供過於求,

聰明人個個變了糊塗,

頂著個沒有思想的頭,

只會跟著人依樣葫蘆。

李爾 你幾時學會了這許多歌兒?

弄人 老伯伯,自從你把你的女兒當作了你的母親以後,我就常常唱起歌兒來了;因為當你把棒兒給了她們,拉下你自己的褲子的時候,——

她們高興得眼淚盈眶,

我只好唱歌自遣哀愁,

可憐你堂堂一國之王,

卻跟傻瓜們作伴嬉遊。

老伯伯,你去請一位先生來,教教你的傻瓜怎樣說謊吧;我很想學學說謊。

李爾 要是你說了謊,小子,我就用鞭子抽你。

弄人 我不知道你跟你的女兒們究竟是什麼親戚:她們因為我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