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之家 第三幕

還是那間屋子。桌子擺在當中,四面圍著椅子。桌上點著燈。通門廳的門敞著。樓上有跳舞音樂的聲音。

林丹太太坐在桌子旁邊,用手翻弄一本書。她想看書,可是沒心緒。她時時朝著通門廳的門望一眼,仔細聽聽有沒有動靜。

林丹太太 (看錶)還沒來,時候快過去了。只怕是他沒有——(再聽)喔,他來了。(走進門廳,輕輕開大門。門外樓梯上有輕微的腳步聲。低聲地)進來,這兒沒別人。

柯洛克斯泰 (在門洞里)我回家時候看見你留下的字條。這是怎麼回事?

林丹太太 我一定得跟你談一談。

柯洛克斯泰 當真?一定得在這兒談?

林丹太太 我不能讓你到我公寓去。公寓只有一個門,出入不方便。你進來,這兒只有咱們兩個人。女用人已經睡覺了,海爾茂夫妻在樓上開跳舞會。

柯洛克斯泰 (走進屋子來)啊!海爾茂夫妻今天晚上還跳舞?

林丹太太 為什麼不可以?

柯洛克斯泰 問得對。為什麼不可以?

林丹太太 尼爾,現在咱們談一談。

柯洛克斯泰 咱們還有什麼可談的?

林丹太太 要談的話多得很。

柯洛克斯泰 我可沒想到。

林丹太太 那是因為你從來沒有真正了解我。

柯洛克斯泰 有什麼可以了解的?這是世界上最平常的事——一個沒良心的女人有了更好的機會,就把原來的情人扔掉了。

林丹太太 你真把我當作那麼沒良心的人?你以為那時我丟下你心裡好受嗎?

柯洛克斯泰 有什麼不好受?

林丹太太 尼爾,你當真這麼想?

柯洛克斯泰 要是你心裡不好受,你為什麼寫給我那麼一封信?

林丹太太 那是沒辦法。既然那時我不能不跟你分手,我覺得應該寫信讓你死了心。

柯洛克斯泰 (捏緊雙手)原來是這麼回事。總之一句話——一切都是為了錢!

林丹太太 你別忘了那時我有個無依無靠的母親,還有兩個小弟弟。尼爾,看你當時的光景,我們一家子實在沒法子等下去。

柯洛克斯泰 也許是吧,可是你也不應該為了別人就把我扔下,不管那人是誰。

林丹太太 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時常問自己當初到底該不該把你扔下。

柯洛克斯泰 (和緩了一點)自從你把我扔下之後,我好像腳底下落了空。你看我現在的光景,好像是個翻了船、死抓住一塊破船板的人。

林丹太太 救星也許快來了。

柯洛克斯泰 前兩天救星已經到了我跟前,可是偏偏你又出來妨礙我。

林丹太太 我完全不知道,尼爾。今天我才知道我到銀行里就是頂你的缺。

柯洛克斯泰 你既然這麼說,我就信你的話吧。可是現在你已經知道了,你是不是打算把位置讓給我?

林丹太太 不,我把位置讓給你對於你一點兒益處都沒有。

柯洛克斯泰 喔,益處,益處!不論有益處沒益處,我要是你,我一定會把位置讓出來。

林丹太太 我學會了做事要謹慎。這是閱歷和艱苦給我的教訓。

柯洛克斯泰 閱歷教訓我不要相信人家的甜言蜜語。

林丹太太 那麼,閱歷倒是給了你一個好教訓。可是你應該相信事實吧?

柯洛克斯泰 這話怎麼講?

林丹太太 你說你像翻了船、死抓住一塊破船板的人。

柯洛克斯泰 我這話沒說錯。

林丹太太 我也是翻了船、死抓住一塊破船板的人。沒有人需要我紀念,沒有人需要我照應。

柯洛克斯泰 那是你自願。

林丹太太 那時候我只有一條路。

柯洛克斯泰 現在呢?

林丹太太 尼爾,現在咱們兩個翻了船的人湊在一塊兒,你看怎麼樣?

柯洛克斯泰 你說什麼?

林丹太太 兩個人坐在筏子上總比各自抱著一塊破板子希望大一點。

柯洛克斯泰 克里斯蒂納!

林丹太太 你知道我進城幹什麼?

柯洛克斯泰 難道你還想著我?

林丹太太 我一定得工作,不然活著沒意思。現在我回想我一生從來沒閑過。工作是我一生唯一最大的快樂。現在我一個人過日子,空空洞洞,孤孤單單,一點兒樂趣都沒有。一個人為自己工作沒有樂趣。尼爾,給我一個人,給我一件事,讓我的工作有個目的。

柯洛克斯泰 我不信你這一套話。這不過是女人一股自我犧牲的浪漫熱情。

林丹太太 你什麼時候看見過我有那種浪漫思想?

柯洛克斯泰 難道你真願意——?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全部歷史?

林丹太太 我知道。

柯洛克斯泰 你知道不知道人家對我的看法?

林丹太太 你剛才不是說,當初要是有了我,你不會弄到這步田地嗎?

柯洛克斯泰 那是一定的。

林丹太太 現在是不是太晚了?

柯洛克斯泰 克里斯蒂納,你明白自己說的什麼話嗎?我想你明白,從你臉上我可以看得出。這麼說,難道你真有膽量——

林丹太太 我想弄個孩子來照顧,恰好你的孩子需要人照顧。你缺少一個我,我也缺少一個你。尼爾,我相信你的良心。有了你,我什麼都不怕。

柯洛克斯泰 (抓緊她兩隻手)謝謝你,謝謝你,克里斯蒂納!現在我要努力做好人,讓人家看我也像你看我一樣。哦,我忘了——

林丹太太 (細聽樓上的音樂)噓!這是塔蘭特拉土風舞!快走,快走!

柯洛克斯泰 為什麼?這是怎麼回事?

林丹太太 你沒聽見樓上的音樂嗎?這是末一個節目,這個一完事他們就要下來了。

柯洛克斯泰 是,是,我就走。可是走也沒有用。你當然不知道我對付海爾茂夫妻的手段。

林丹太太 我都知道,尼爾。

柯洛克斯泰 知道了你還有膽量——

林丹太太 我知道一個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什麼手段都會使出來。

柯洛克斯泰 喔,我恨不能取消這件事。

林丹太太 現在還來得及。你的信還在信箱里。

柯洛克斯泰 真的嗎?

林丹太太 真的。可是——

柯洛克斯泰 (仔細瞧她)難道你的目的就在這上頭?你一心想救你的朋友。老實告訴我,是不是這麼回事?

林丹太太 尼爾,一個女人為了別人把自己出賣過一次,不會出賣第二次。

柯洛克斯泰 我要把那封信要回來。

林丹太太 不行,不行。

柯洛克斯泰 我一定得把信要回來。我要在這兒等海爾茂回家,叫他把信還給我,我只說信里說的是辭退我的事,現在我不要他看那封信。

林丹太太 尼爾,你千萬別把信要回來。

柯洛克斯泰 老實告訴我,你把我弄到這兒來是不是就為這件事?

林丹太太 一起頭我很慌張,心裡確實有這個打算。可是現在一天已經過去了,在這一天裡頭,我在這兒看見了許多想不到的事。海爾茂應該知道這件事。這件害人的秘密事應該全部揭出來。他們夫妻應該徹底了解,不許再那麼閃閃躲躲,鬼鬼祟祟。

柯洛克斯泰 好吧,要是你願意冒險,你就這麼辦吧。可是有件事我可以幫忙,我馬上就去辦。

林丹太太 (細聽)快走!快走!舞會散了,咱們再待下去就不行了。

柯洛克斯泰 我在街上等你。

林丹太太 好,你一定得送我回家。

柯洛克斯泰 我從來沒像今天這麼快活!

柯洛克斯泰走大門出去。屋子與門廳之間的門還是開著。

林丹太太 (整理屋子,把自己的衣帽歸置在一塊兒)多大的變化!多大的變化!現在我的工作有了目標,我的生活有了意義!我要為一個家庭謀幸福!萬一做不成,決不是我的錯。我盼望他們快回來。(細聽)喔,他們回來了!讓我先穿上衣服。

她拿起帽子和大衣。外面傳來海爾茂和娜拉的說話聲音。門上鎖一轉,娜拉幾乎硬被海爾茂拉進來。娜拉穿著義大利服裝,外面裹著一塊黑的大披肩。海爾茂穿著大禮服,外面罩著一件附帶假面具的黑舞衣,敞著沒扣好。

娜拉 (在門洞里跟海爾茂掙扎)不,不,不,我不進去!我還要上樓去跳舞。我不願意這麼早回家。

海爾茂 親愛的娜拉,可是——

娜拉 親愛的托伐,我求你,咱們再跳一個鐘頭。

海爾茂 一分鐘都不行。好娜拉,你知道這是咱們事先說好的。快進來,在這兒你要著涼了。(娜拉儘管掙扎,還是被他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