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之家 第二幕

還是第一幕那間屋子。牆角的鋼琴旁邊立著一棵聖誕樹,樹上的東西都摘乾淨了,蠟燭也點完了。娜拉的外套和帽子扔在沙發上。

娜拉心煩意亂地獨自在屋裡走來走去,突然在沙發前面站住,拿起外套。

娜拉 (又把外套丟下)外頭有人來了!(走到通門廳的門口仔細聽)沒人。今天是聖誕節,當然不會有人來。明天也不會有。可是也許——(開門往外看)信箱里沒有信。裡頭是空的,什麼都沒有。(走向前來)胡說八道!他不過說說罷了。這種事情不會有!決沒有的事。我有三個孩子。

安娜拿著一隻大硬紙盒從左邊走進來。

安娜 我好容易把化裝衣服連盒子找著了。

娜拉 謝謝你,把盒子擱在桌上吧。

安娜 (把盒子擱在桌子上)那衣服恐怕得好好整理一下子。

娜拉 我恨不得把衣服撕成碎片兒!

安娜 使不得。不太難整理。耐點性兒就行了。

娜拉 我去找林丹太太來幫忙。

安娜 您還出門嗎,太太?這麼冷的天!別把自己凍壞了。

娜拉 或許還有更壞的事呢!孩子們在幹什麼?

安娜 小寶貝都在玩聖誕節的玩意兒,可是——

娜拉 他們想找我嗎?

安娜 您想,他們一向跟慣了媽媽。

娜拉 不錯,可是,安娜,以後我可不能常跟他們在一塊兒了。

安娜 好在孩子們什麼事都容易習慣。

娜拉 真的嗎?你看,要是他們的媽媽走掉了,他們也會不想她嗎?

安娜 什麼話!走掉了?

娜拉 安娜,我時常奇怪你怎麼捨得把自己孩子交給不相干的外頭人。

安娜 因為我要給我的小娜拉姑娘當奶媽,就不能不那麼辦。

娜拉 你怎麼能下那種決心?

安娜 我有那麼個好機會為什麼不下決心?一個上了男人的當的苦命女孩子什麼都得將就點兒。那個沒良心的壞傢伙扔下我不管了。

娜拉 你女兒也許把你忘了。

安娜 喔,太太,她沒忘。她在行堅信禮 和結婚的時候都有信給我。

娜拉 (摟著安娜)我的親安娜,我小時候你待我像母親一個樣兒。

安娜 可憐的小娜拉除了我就沒有母親了。

娜拉 要是我的孩子沒有母親,我知道你一定會——我在這兒胡說八道!(開盒子)快進去看孩子。現在我要——明天你瞧我打扮得多漂亮吧。

安娜 我准知道跳舞會上誰也趕不上我的娜拉姑娘那麼漂亮。(走進左邊屋子)

娜拉 (從盒子里拿出衣服,又隨手把衣服扔下)喔,最好我有膽子出去走一趟。最好我出去的時候沒有客人來。最好我出去的時候家裡不出什麼事。胡說!沒有人會來。只要不想就行。這個皮手筒多好看!這副手套真漂亮!別想,別想!一,二,三,四,五,六——(叫起來)啊,有人來了。(想要走到門口去,可是拿不定主意)林丹太太把外套和帽子擱在門廳里,從門廳走進來。

娜拉 哦,克里斯蒂納,原來是你。外頭有沒有別的人?你來得正湊巧。

林丹太太 我聽說你上我那兒去了。

娜拉 不錯,我路過你那兒。我有件事一定要你幫個忙。咱們在沙發上坐著談。明天晚上樓上斯丹保領事家裡要開化裝舞會,托伐要我打扮個義大利南方的打漁姑娘,跳一個我在喀普里島上學的塔蘭特拉土風舞 。

林丹太太 喔,你還想扮那個角色。

娜拉 嗯,這是托伐的意思。你瞧,這就是那一套服裝,托伐在義大利給我做的,現在已經扯得不像樣子了,我不知道該——

林丹太太 喔,整理起來並不難,有些花邊帶子開了線,只要縫幾針就行了。你有針線沒有?喔,這兒有。

娜拉 費心,費心!

林丹太太 (做針線)娜拉,這麼說,明天你要打扮起來了。我告訴你,我要來看你上了裝怎麼漂亮。我還忘了謝謝你,昨天晚上真快活。

娜拉 (站起來,在屋裡走動)喔,昨天,昨天不像平常那麼快活。克里斯蒂納,你應該早幾天進城。托伐真的有本事把家裡安排得又精緻又漂亮。

林丹太太 我覺得你也有本事,要不然你就不像你父親了。我問你,阮克大夫是不是經常像昨天晚上那麼不高興?

娜拉 不,昨天晚上特別看得出。你要知道,他真可憐,身上害了一種病,叫作脊髓癆。人家說他父親是個吃喝嫖賭的荒唐鬼,所以他從小就有病。

林丹太太 (把手裡活計撂在膝蓋上)啊,我的好娜拉,你怎麼懂得這些事?

娜拉 (在屋裡走動)一個女人有了三個孩子,有時候就有懂點醫道的女人來找她談談這個談談那個。

林丹太太 (繼續做針線,過了會兒)阮克大夫是不是天天上這兒來?

娜拉 他沒有一天不來。他從小就是托伐最親密的朋友,他也是我的好朋友。阮克大夫簡直可以算是我們一家人。

林丹太太 他這人誠懇不誠懇?我意思是要問,他是不是有點喜歡奉承人?

娜拉 不,恰好相反。你為什麼問這句話?

林丹太太 因為昨天你給我們介紹的時候,他說時常聽人提起我,可是後來我看你丈夫一點都不認識我。阮克大夫怎麼會——

娜拉 克里斯蒂納,他不是瞎說。你想,托伐那麼痴心愛我,他常說要把我獨佔在手裡。我們剛結婚的時候,只要我提起一個從前的好朋友,他立刻就妒忌,因此我後來自然就不再提了。可是阮克大夫倒喜歡聽從前的事情,所以我就時常給他講一點兒。

林丹太太 娜拉,聽我告訴你,在許多事情上頭,你還是個小孩子。我年紀比你大,閱歷也比你深。我有一句話告訴你,你跟阮克大夫這一套應該趕緊結束。

娜拉 結束什麼?

林丹太太 結束整個兒這一套。昨天你說有個愛你的闊人答應給你籌款子——

娜拉 不錯,我說過,可惜真的並沒有那麼一個人!你問這個幹什麼?

林丹太太 阮克大夫有錢沒有?

娜拉 他有錢。

林丹太太 沒人靠他過日子?

娜拉 沒有。可是——

林丹太太 他天天上這兒來?

娜拉 不錯,我剛才說過了。

林丹太太 他做事怎麼這麼不檢點?

娜拉 你的話我一點兒都不懂。

林丹太太 娜拉,別在我面前裝糊塗。你以為我猜不出借給你一千二百塊錢的人是誰嗎?

娜拉 你瘋了吧?怎麼會說這種話?一個天天來的朋友!要是真像你說的,那怎麼受得了!

林丹太太 這麼說,借給你錢的人不是他?

娜拉 當然不是他。我從來沒想到過——況且那時候他也沒錢借給我,他的產業是後來到手的。

林丹太太 娜拉,我想那是你運氣好。

娜拉 我從來沒想跟阮克大夫——可是我拿得穩,要是我向他開口——

林丹太太 你當然不會。

娜拉 我當然不會。並且也用不著。可是我拿得穩,要是我向他借錢——

林丹太太 瞞著你丈夫?

娜拉 另外有件事我也得結束,那也是瞞著我丈夫的。我一定要把它結束。

林丹太太 是的,我昨天就跟你說過了,可是——

娜拉 (走來走去)處理這種事,男人比女人有辦法。

林丹太太 是,自己丈夫更有辦法。

娜拉 沒有的事!(自言自語,站住)款子付清了,借據就可以收回來。

林丹太太 那還用說。

娜拉 並且還可以把那害人的髒東西撕成碎片兒,扔在火里燒掉!

林丹太太 (眼睛盯著娜拉,放下針線,慢慢地站起來)娜拉,你心裡一定有事瞞著我。

娜拉 你看我臉上像有事嗎?

林丹太太 昨天我走後一定出了什麼事。娜拉,趕緊老實告訴我。

娜拉 (向她身邊走過去)克里斯蒂納——(細聽)噓!托伐回來了。你先上孩子們屋裡坐坐好不好?托伐不愛看人縫衣服。叫安娜幫著你。

林丹太太 (拿了幾件東西)好吧。可是回頭你得把那件事告訴我,不然我不走。

海爾茂從門廳走進來,林丹太太從左邊走出去。

娜拉 (跑過去接他)托伐,我等你好半天了!

海爾茂 剛才出去的是裁縫嗎?

娜拉 不是,是克里斯蒂納。她幫我整理跳舞衣服呢。你等著瞧我明天打扮得怎麼漂亮吧。

海爾茂 我給你出的主意好不好?

娜拉 好極了!可是我聽你的話跳那土風舞,不也是待你好嗎?

海爾茂 (托著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