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支柱 第四幕

還是博尼克家對著花園那間屋子。桌子搬走了。黃昏時候,狂風怒吼,天氣昏暗,夜色越來越深。

一個男用人在點燭台上的蠟燭,兩個女用人把花盆、燈和蠟燭從外頭搬進來,分別安置在桌子上和靠牆的架子上。魯米爾穿著禮服,戴著白手套,系著白領帶,站在屋裡指揮用人。

魯米爾 (吩咐男用人)傑克,蠟不用都點,一支隔一支就行了。屋子別布置得太刺眼,要做得像是突如其來的樣子,不是預先安排的。這些花兒怎麼辦?喔,擱著沒關係,讓人看著好像原來就在屋子裡。

博尼克從辦公室出來。

博尼克 (在門口)唔,這是怎麼回事?

魯米爾 嘿,嘿,你來了?(吩咐用人)好,你們出去吧。

用人們從左邊第二道門裡出去。

博尼克 (走進屋子)魯米爾,這是怎麼回事?

魯米爾 這就是說,你一生最光榮的時候到了。全體市民排著隊伍就要上這兒來向公民領袖致敬。

博尼克 什麼?

魯米爾 他們打著旗子,帶著樂隊!本來還想拿火把,因為風太大,怕有危險,所以沒拿。可是有燈彩——明天登在報紙上格外體面。

博尼克 魯米爾,你聽我說——我不要這一套。

魯米爾 喔,來不及了,還有半點鐘他們就來了。

博尼克 你為什麼不事先告訴我?

魯米爾 就因為怕你不贊成。這件事是我跟你太太安排的。她叫我把屋子布置一下,她自己在準備茶點。

博尼克 (聽)這是什麼聲音?他們這麼快就來了?我好像聽見有人唱歌。

魯米爾 (在花園門口)唱歌?喔,是那些美國人在唱歌。他們正在把「印第安少女」號從船塢里拖出去。

博尼克 從船塢里拖出去!喔——魯米爾,今天晚上我不行,我身體不舒服。

魯米爾 你臉色確實不好看。可是你得打起精神來。喂,喂,朋友,快把精神打起來。我和桑斯達、維紀蘭都把這件事看得非常重要。咱們要用群眾的力量壓倒敵人。外頭謠言四起,收買產業的事情不能再不發表了。今天晚上,趁著唱歌、演說、碰杯的當口——趁著慶祝會的熱烈氣氛——你一定得把你做的事當眾宣布,說明是為本地人謀福利。借著慶祝會的熱烈空氣,我剛說過,你可以在群眾中間取得巨大的勝利。可是咱們首先必須製造這種熱烈氣氛,不然就沒辦法。

博尼克 是,是,是——

魯米爾 咱們眼前這件事非常扎手,更得格外小心。博尼克,幸虧你的名譽很好,可以支持咱們。現在咱們必須安排幾個節目。希爾馬·湯尼森先生給你寫了一首歌詞。開頭一句漂亮得很:「高舉起理想的旗幟」。羅冷博士答應在會上致詞。你當然要致答詞。

博尼克 魯米爾,今天晚上我不行。你能不能替我——

魯米爾 我倒很願意,可是辦不到。你要知道,羅冷博士今晚在會上致詞,當然主要是對你說話,他在我們這幾個人身上也許順便只提一兩句。這話我已經跟維紀蘭和桑斯達說過。我們商量好了,你致答詞的時候應該提議為社會公共福利乾杯。你說完之後,桑斯達要談一談本地各階層的友好關係,維紀蘭也要說幾句話,熱烈希望咱們的新事業不至於破壞本地的道德基礎。最後,我要用幾句恰當的話請大家注意婦女的權利,她們力量雖然有限,對於社會卻是很有用處。啊,你怎麼不聽——

博尼克 哦,哦,我在這兒聽。你說這時候海里風浪是不是很大?

魯米爾 哦,你是為「棕樹」號擔心!它已經保足了險,你不知道嗎?

博尼克 我知道它保了險,可是——

魯米爾 而且船身一點兒毛病都沒有,這是最要緊的事。

博尼克 嗯。即使輪船出事,船上的人不一定都會死。船也許會沉下去,貨物也許會沉下去——箱子和文件也許會沉下去——

魯米爾 噯呀,箱子和文件沒多大關係。

博尼克 沒多大關係!不錯,不錯,我只是說——快聽——他們又唱起來了!

魯米爾 這是在「棕樹」號船上唱。

維紀蘭從右邊進來。

維紀蘭 他們正在把「棕樹」號拖出去。博尼克先生,你好!

博尼克 (向維紀蘭)飄洋過海,你是行家,怎麼不再仔細——

維紀蘭 博尼克先生,我相信上帝!再說,我剛到船上去過,發了幾份小冊子,他們隨身帶著可以消災免禍。

桑斯達和克拉普從右邊進來。

桑斯達 (在門口跟人說話)不出亂子才怪呢!啊,諸位先生,晚安。

博尼克 克拉普先生,出了什麼事?

克拉普 博尼克先生,我不知道。

桑斯達 「印第安少女」號的水手全都喝醉了。要是這群畜生能活著到美國,往後誰也別信我的話。

樓納從右邊進來。

樓納 (向博尼克)約翰叫我替他給大家辭行。

博尼克 他已經上船了嗎?

樓納 還沒上船,反正快了。我們在旅館外頭分的手。

博尼克 他還是拿定主意要走?

樓納 決不改主意。

魯米爾 (在一扇窗戶上亂摸)這些新玩意兒真討厭。我不會拉這窗帘。

樓納 要拉上窗帘嗎?我還以為你要——

魯米爾 海斯爾小姐,咱們先把窗帘拉上。你當然知道外頭在幹什麼?

樓納 喔,我知道。讓我幫你拉。(拉住一根窗帘繩)我給妹夫閉上幕——其實我倒願意給他把幕拉開。

魯米爾 回頭你可以再給他把幕拉開。等到花園裡擠滿了人,你把窗帘拉開,讓人家看看這又驚又喜的一家子。公民的家庭應該讓大家一目了然。

博尼克好像要說話,可是忽然急忙轉身走進辦公室。

魯米爾 喂,咱們進去開一次最後的參謀會議吧。克拉普先生,你也進來,我們要請你供給點材料。

幾個男人都走進博尼克辦公室。樓納已經把窗帘都拉好了,正要去拉開著的玻璃門的帘子,渥拉夫忽然從樓上屋子裡跳下來,落在花園台階的頂端。他肩膀上披著圍巾,手裡拿著一卷東西。

樓納 天呀,孩子,你嚇死我了!

渥拉夫 (不讓她看見手裡的東西)阿姨,別做聲!

樓納 你為什麼從窗戶里跳出來?你上哪兒去?

渥拉夫 噓,阿姨,別告訴人。我去找約翰舅舅,就在碼頭上——給他送行。明天見,阿姨!(從花園裡跑出去)

樓納 別走!站住!渥拉夫!渥拉夫!

約翰·湯尼森穿著旅行服裝,肩膀上背著背包,小心地從右邊門裡溜進來。

約翰 樓納!

樓納 (轉身)怎麼著!你又回來了?

約翰 還有幾分鐘工夫。我一定得再見她一面。我們不能就這麼分手。

馬塞和棣納從左邊第二道門裡進來。她們都穿著外套,棣納手裡拿著個小旅行袋。

棣納 我一定要見他!我一定要見他!

馬塞 好,棣納,你去找他吧!

棣納 他來了!

約翰 棣納!

棣納 帶我一塊兒走!

約翰 你說什麼!

樓納 你真願意走?

棣納 真願意,帶我一塊兒走。那傢伙寫信給我,說今天晚上他要宣布——

約翰 棣納——你不愛他嗎?

棣納 我從來沒愛過那傢伙!我寧可淹死在海峽里也不願意跟他訂婚!喔,昨天他說了一大篇遷就我的話,好像他是我的大恩人,好像我的身份比他矮一截兒。他好像要我明白他在抬舉一個下賤女孩子!我不願意再讓人家瞧不起。我一定要走。我跟你一塊兒走行不行?

約翰 行,行——一百個行!

棣納 我決不長期拖累你。只要你把我帶到美國去,幫我起個頭兒——

約翰 好極了!棣納,這一定辦得到。

樓納 (指著博尼克辦公室)噓!聲音小點兒!

約翰 棣納,我一定用心照顧你。

棣納 不,我不用你照顧。我自己會想辦法。到了美國我一定有辦法。只要讓我離開這兒。喔,你不知道,那些女人真可笑,今天她們給我寫信,說我運氣怎麼好,說他的氣量怎麼大,勸我必須知道好歹。從明天起,她們每天要注意我是不是對得起這步好運氣。這番好意我實在受不了!

約翰 棣納,老實告訴我,你想離開這兒是不是只為這件事?是不是你沒把我放在心上?

棣納 不,約翰,你是我最親愛的人。

約翰 喔,棣納——

棣納 他們都對我說,我應該恨你,應該瞧不起你——他們說這是我的義務。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這是我的義務。我一輩子不會明白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