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盟 第四幕

倫鐸爾曼太太酒館裡的一間廳堂。正門在後面,兩旁各有一小門。右邊有一扇窗,窗前有張桌子,桌上擺著文具。屋子中央,靠後另有一張桌子。

倫鐸爾曼太太 (在左邊屋裡高聲說話)喂,叫他們走!告訴他們,他們是來投票的,不是來喝酒的。要是不願意等,儘管走他們的!

史丹斯戈 (從後面進來)你早!唔,唔,倫鐸爾曼太太不在這兒!(走到左邊門口敲門)你早,倫鐸爾曼太太!

倫鐸爾曼太太 (在裡面)喔!誰啊?

史丹斯戈 是我——史丹斯戈。我可以進來嗎?

倫鐸爾曼太太 不行,不行!我還沒穿好衣服呢。

史丹斯戈 怎麼?你今天這麼晚?

倫鐸爾曼太太 我起來好幾個鐘頭了,可是一個人總得打扮得整齊點兒啊。(頭上蒙著塊頭巾,探頭向外張望)啊,什麼事?你別瞧我,史丹斯戈先生。喔,有人來了!(砰的一聲把門關上,就不見了)

阿斯拉克森 (手裡拿著一卷報紙,從後面進來)你早,史丹斯戈先生!

史丹斯戈 印好了嗎?

阿斯拉克森 印好了,這就是。請看:「獨立日慶祝大會——本報特約記者」。反面是青年同盟成立紀事,上頭是你的演說詞。我把罵人的地方都用黑線畫出來了。

史丹斯戈 看上去好像都是黑線。

阿斯拉克森 差不多都是。

史丹斯戈 號外昨天都發出去了吧?

阿斯拉克森 那還用說,各處都發了,訂報的和不訂報的都發到了。你要不要瞧瞧?(遞給他一份)

史丹斯戈 (匆匆看過去)「可敬的國會議員倫德斯達先生準備辭職……長久而忠實的服務……詩人說得好:『休息吧,愛國志士,這是你應享的權利!』」嗯!「青年同盟於獨立日成立……史丹斯戈先生,青年同盟的主腦人物……及時的改革,低利的信用貸款。」嗯,很好。投票開始沒有?

阿斯拉克森 正是熱鬧的時候。青年同盟全部人馬都到了——投票的和不投票的都在場。

史丹斯戈 哼,那些不投票的人真可惡——這話可別說出去。你去跟那些動搖分子談一談。

阿斯拉克森 好吧。

史丹斯戈 你告訴他們,我跟倫德斯達意見很一致。

阿斯拉克森 你放心。本地老一套的情況我很清楚。

史丹斯戈 還有一件事,阿斯拉克森,今天你千萬別喝酒。

阿斯拉克森 哦,你說這話幹什麼?

史丹斯戈 事情完了咱們痛痛快快樂一夜。可是你要記著,你,還有我,擔著多大的風險。你的報紙——喂,朋友,你得好好兒——

阿斯拉克森 夠了,別說了。我不是小孩子,不用別人操心。(從右邊出去)

倫鐸爾曼太太 (穿著華麗服裝,從左邊進來)史丹斯戈先生,現在我有工夫了,你有要緊事嗎?

史丹斯戈 沒什麼要緊事,我不過想跟你打聽一聲孟森先生什麼時候來。

倫鐸爾曼太太 他今天不來。

史丹斯戈 今天不來?

倫鐸爾曼太太 不來。今天清早四點鐘他坐車路過這兒,這些日子,他老是跑來跑去。這還不算,他還進來把我從床上叫起來——他要跟我借錢。

史丹斯戈 孟森要借錢?

倫鐸爾曼太太 要借錢。孟森花錢可厲害哪。我希望他事情順手。我也希望你順手,因為我聽說你快當國會議員了。

史丹斯戈 我?沒有的話。誰告訴你的?

倫鐸爾曼太太 倫德斯達那幫人說的。

海瑞 (從後面進來)嘻嘻!你們早!我打攪你們了吧?

倫鐸爾曼太太 哪兒的話!

海瑞 可了不得,真漂亮!你這麼打扮是不是為我?

倫鐸爾曼太太 那還用說。我們這麼打扮就為你們這些單身漢。

海瑞 不錯,為了想結婚的男人,倫鐸爾曼太太!為了我們!可惜我忙著打官司,沒工夫——

倫鐸爾曼太太 胡說,你要結婚,有的是工夫。

海瑞 沒有。我要有工夫才怪呢。結婚這件事要用全副精神去對付。好吧——要是你不能嫁我,就另找個人吧。反正你應該再嫁人。

倫鐸爾曼太太 不瞞你說,有時候我也這麼想。

海瑞 當然。一個人嘗過了結婚的好滋味兒——不用說,去世的倫鐸爾曼真是個千中挑一的好男人——

倫鐸爾曼太太 我不願意說得這麼過分,他脾氣有點粗暴,並且還貪杯。可丈夫嘛總是丈夫。

海瑞 這話很對,倫鐸爾曼太太。丈夫總是丈夫,寡婦總是寡婦——

倫鐸爾曼太太 買賣也總是買賣。喔,我一想起有那麼些事要料理,馬上就頭暈眼花,不知該怎麼下手才好。東西人人要買,可是到了收賬的時候,我就得仗著法院給我傳人、扣押,搞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你瞧著吧,不久我就得請個律師專給我辦事了。

海瑞 我告訴你,倫鐸爾曼太太,你應該就請史丹斯戈先生,他是個單身漢。

倫鐸爾曼太太 嘿,你說的不像話!我不想再聽了。(從右邊出去)

海瑞 這女人挺受用!日子過得舒服,樣子不見老,目前還沒生孩子,產業很穩當。她也受過教育,書念得不少。

史丹斯戈 哦,書念得不少?

海瑞 嘻嘻!她在阿姆流動圖書館管過兩年事,書應該念得很不少。可是我覺得你今天好像有一肚子別的事。

史丹斯戈 一點兒都沒有。我連自己投票不投票都還說不定。海瑞先生,你打算投誰的票?

海瑞 我沒有選舉票。市場上只有一個窩兒夠得上行市,可是讓你買到手了。

史丹斯戈 要是你找不著地盤,我可以讓給你。

海瑞 嘻嘻,你說笑話。啊,青年,青年,你們這班人真有趣!可是我要去看動物展覽會了。聽說青年同盟全體出動了。(看見費爾博從後面進來)費爾博大夫也來了!你上這兒來大概有科學任務吧?

費爾博 科學任務?

海瑞 是啊,研究流行病,你大概聽說外頭髮現了很厲害的瘋狗症了吧?親愛的年輕朋友們,上帝保佑你們!(從右邊出去)

史丹斯戈 趕緊告訴我——今天你看見過侍從官沒有?

費爾博 看見過。

史丹斯戈 他怎麼說?

費爾博 他怎麼說?

史丹斯戈 是啊,你知道,我給他寫了封信。

費爾博 是嗎?你信里說些什麼?

史丹斯戈 我說,我對他女兒的態度還是照舊,我想跟他仔細談談這件事,我想明天到他家去。

費爾博 我要是你的話,我至少要遲一兩天再去。明天侍從官過生日,客人一定很多——

史丹斯戈 沒關係,人越多越好。不瞞你說,我手裡有大牌,一定輸不了。

費爾博 也許你有點兒虛張聲勢,想用大牌嚇唬人吧?

史丹斯戈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費爾博 我的意思是說,你在談情說愛的時候也許點綴了一兩句威脅的話吧?

史丹斯戈 費爾博,你一定看見我那封信了!

費爾博 沒看見。

史丹斯戈 既然如此,老實告訴你吧——我那封信是威脅他的。

費爾博 哦!既然如此,我手裡這張東西可以算是侍從官給你的答覆。

史丹斯戈 答覆?什麼答覆?快說!

費爾博 (給他看一宗封好的文件)你看——這是侍從官的代理投票委任狀。

史丹斯戈 他選的是誰?

費爾博 反正不是你。

史丹斯戈 不是我是誰?

費爾博 他選的是州官和本區牧師。

史丹斯戈 什麼!他連倫德斯達都不選?

費爾博 不選。你知道為什麼?因為倫德斯達要推薦你做他的後任。

史丹斯戈 他敢這麼做!

費爾博 不錯,他敢這麼做。並且他還跟我說:「要是你看見史丹斯戈,你可以告訴他我選的是誰。他聽了就明白我對他的態度了。」

史丹斯戈 好,他一定要這麼做也沒辦法!

費爾博 你要小心,使勁兒拉一座舊塔是很危險的事情——它也許會倒下來壓在你頭上。

史丹斯戈 這兩天我學乖了。

費爾博 當真?你乖得還是得讓倫德斯達牽著鼻子走。

史丹斯戈 你當我沒看透倫德斯達嗎?你當我不知道他跟我親熱,是因為他以為我已經把侍從官拉過來了,並且因為他打算破壞青年同盟,把孟森擠出去?

費爾博 可是現在他已經知道你沒把侍從官拉過來——

史丹斯戈 他已經來不及改變態度了。我利用時間四處散發宣言。支持他的人大部分都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