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1942年6月~1945年9月 第四十一章 退後一步不是中國好男兒

克里木半島南端的雅爾塔風光綺旎。

一九四五年二月四日至十一日,蘇、美、英三國首腦斯大林、羅斯福、丘吉爾以及他們的高級幕僚們,聚集在此討論戰後歐洲格局和對日作戰問題。

儘管這個世界上飽受戰爭蹂躪的人們並沒有意識到噩夢將在一九四五年最終結束,但主導著戰爭進程的政治家們已經判明一九四五年將是世界政治格局因為戰爭結束而發生重大改變的歷史性年份。

德國和日本的覆滅近在眼前。

蘇、美、英首腦聚集在一起,實際上是為戰後利益的分配,進行一次討價還價的事先約定。作為對日作戰的重要一方,中國沒有被邀請參加雅爾塔會議。開羅會議時,中國之所以被列入世界四大國之一,是因為那時需要中國廣袤的國土和眾多的生命來支撐對日作戰,現在臝得戰爭的勝利已無懸念,當討論戰後利益分配時中國就被排除在外了。在列強的眼裡,中國除了忍受苦難、承擔損失和付出犧牲,根本不具備劃分世界利益的「大國」資格。

會議首先認同美、英、法、蘇、中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確立了實質性問題常任理事國一致同意原則;會議決定戰後由蘇、美、英、法分區佔領德國,不准許德國擁有軍隊,德國必須交付戰爭賠款;會議確定波蘭東部邊界大體以寇松線(即以布格河劃分蘇波邊界)為準,同意波蘭在東部和北部獲得新的領土。美、英聯合參謀部還確定了戰爭進程的最後時間表:打敗德國的最早時間為一九四五年七月一日,最晚為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打敗日本的時間,則在戰勝德國後的第十八個月。

會議進行到第四天,開始討論太平洋戰場問題。

由於日本在中國及其本土還擁有數量可觀的陸軍,而進攻日本本土是美國的既定目標,鑒於中國軍隊作戰能力的低下,美國已不再指望中國軍隊能配合美軍攻上日本本土。因此,馬歇爾在羅斯福離開華盛頓前往雅爾塔時明確表示,要征服日本陸軍,特別是駐紮在中國東北地區的精銳的關東軍,如果沒有蘇軍的出兵,美國就要付出傷亡幾十萬人的代價。所以,美國必須把蘇聯拉入對日作戰的陣營中。

英國人則認為,無論怎樣進行利益的重新分配,大英帝國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不能損失。然而,在這個問題上,英國人受到了美國人的掣肘。美國人認為:「剝削印度、緬甸、爪哇的資源,拿走那些國家的財富,但從不送還他們任何東西,例如教育、過得去的生活水平、最低限度的保健等等」,如此所作所為「否定了在和平開始以前為和平提供某種組織結構的價值」。羅斯福表示:「殖民制度就意味著戰爭」,建議殖民地暫時由聯合國託管。丘吉爾異常憤怒,說羅斯福是在瓦解大英帝國:「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同意讓四五十個國家胡鬧地染指大英帝國的生存!只要我還當首相,我決不會把不列顛的世襲財產交出來,一絲一毫也不交!」 同時,英國人又提醒美國人,要萬分警惕蘇聯可能提出過分的利益訴求,這些訴求不但會涉及蘇聯與日本之間關於若干島嶼的歸屬問題,更麻煩的是蘇聯很可能向中國的領土伸手——近代以來沙俄對中國領土的窺視與攫取舉世共知——這樣會引起中國的不滿從而引發新的國際爭端。

蘇聯人的態度簡單明確:如果不能滿足蘇聯對日本、外蒙古、朝鮮半島以及中國的特殊權益,哪怕美國在最後解決日本的過程中血流成河,蘇聯也很難公開對日本宣戰。蘇聯的人口數量並不龐大,在與德國的作戰中已經死傷兩千多萬人,蘇聯與日本在這次戰爭中並沒有糾紛,如果對日本開戰,就必須有向蘇聯人民說得過去的理由。

羅斯福繞著圈子引出話題,說華盛頓的參謀們認為,如果用B-29轟炸機對日本本土實施密集轟炸,美軍不必登上日本本土也有可能讓日本屈服。斯大林馬上打斷他的話,直截了當地提出一個問題:如果想讓蘇聯對日本宣戰不妨直說,但必須說明交換的條件是什麼。

於是,羅斯福和斯大林討論了蘇聯對日作戰的先決條件:外蒙古從中國獨立出去;日本歸還日俄戰爭中佔領的土地——薩哈林島(厙頁島)南部、千島群島以及中國的旅順和大連港;蘇聯必須重新控制中國東北地區的鐵路,同時確保蘇聯在中國東北的各種權益。

羅斯福表示,蘇聯要取得薩哈林島和千島群島沒有問題。至於想在遠東地區保持一個不凍港,是否可以從中國人那裡租借大連港,或者把中國的大連港變成一個國際自由港?斯大林對這一主意不置可否,但再次強調必須擁有對中國東北地區鐵路的控制權。羅斯福認為這個要求也不過分,建議讓中國把東北鐵路的經營權租給蘇聯,或者成立一個中蘇聯合委員會共同經營管理。

羅斯福和斯大林的上述交易是背著丘吉爾商討的。

等英國人拿到協定草稿時,外交大臣艾登當即表示,羅斯福和斯大林的幕後交易是「會議的不體面的副產品」。只是,丘吉爾沒有提出抗議。——英國並不打算參加對日本的最後血戰。再說,斯大林要的是中國人而不是英國人的東西。

羅斯福表示,涉及中國問題還需要告知蔣介石,但同時暗示要是讓中國人提前知道了肯定會出亂子。——「與中國人打交道的麻煩之一是,不論對他們說什麼,他們不到二十四小時就會向全世界廣播。」對此,斯大林的態度是:「暫時還沒有必要同中國談。」

「蘇聯人等於受賄去做一件他們本來非常想做的事。一旦粉碎德國後,蘇聯進攻四面楚歌的日本根本不冒任何風險,也不用流多少血和花費多少物資。」 ——斯大林最後作出讓步:中國的大連可以變成國際社會控制下的自由港,但旅順必須在蘇聯一國的控制之下,因為蘇聯要將其作為海軍的遠東基地。

雅爾塔會議結束了。

雅爾塔會議結束後幾個月,美國政府才通過赫爾利把《雅爾塔協定》的內容通知了中國方面。

雅爾塔協定

一九四五年二月,美、英、蘇在雅爾塔(Yalta)舉行會議。會中斯大林提出蘇聯參加太平洋戰爭條件,幾經討論,獲得協定如次:

蘇聯、美利堅合眾國、大不列顛三強的領袖已經獲得如下協議,即在德國投降、歐戰結束後二或三個月內,蘇聯基於下列條件,站在盟國方面,參加對抗日本戰爭:

一、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現狀,應予維持。

二、過去曾為蘇聯所有,而因日本一九〇四年的詭譎攻擊而受到侵害的權益,應予恢複。此等權益如下:

(一)庫頁島南部及其附近的小島,應歸還蘇聯。

(二)大連港應予國際化。蘇聯在該港的優越權益,應予保障,並仍許蘇聯租用旅順港,作為海軍基地。

(三)以大連為出口的中東鐵路和南滿鐵路,應由中蘇合組的公司,合作經營。蘇聯在該路的優越權益,應予保障。中國仍應保有對東北的主權。

三、千島列島應由蘇聯接收。

以上有關外蒙古、各港口、各鐵路的協定,應取得蔣委員長的同意,根據斯大林元帥的建議,應由羅斯福總統採取行動,以獲得蔣委員長的同意。

三強領袖同意蘇聯此等要求,於日本失敗後無疑應予實現。

蘇聯方面,已表示準備和中國國民政府締結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以便協助中國及其武裝部隊,使中國脫離日本的羈絆。

蔣介石對赫爾利表示:中國的領土、主權與行政完整必須確保。

可實際上,《雅爾塔協定》已經簽署,中國如若公開反對,將面臨失去美國的軍事援助以及蘇聯不參加對日作戰的處境。

私下裡,蔣介石憤怒不已:中國的獨立統一、自由民主,竟然需要「友邦」勞心,「英俄同意」,殊為國家之恥辱。——「國不自立,人不自強,宇宙之大,其尚有為我民族生存之地耶?能不戒懼乎哉?」

而蘇聯之所以提出強權要求,除了固有的稱霸擴張邏輯之外,無法獨立完成對日最後一擊的美國必須把蘇聯拉入對日作戰是最原始的初因。在中國抗日戰場上,中國和美國是盟國關係,但中國軍隊的戰場表現令美國無法把中國軍隊視為能夠並肩作戰的盟軍。——中國在經歷了艱苦的抗戰並將迎來勝利的時刻,不但無法保障乃至獲得戰勝國應有的利益,反而成為權益被侵佔的對象,這無疑是令中國人難以容忍的恥辱。

一九四五年初,戰爭的前景在日本人看來已近絕望:

一、敵方今後將迅速地直接加重對日、滿、華核心地區的軍事壓力,南方各地區及太平洋上殘存的據點將完全陷於孤立。

二、估計日本能夠有組織地進行戰爭的時間,即便竭盡所有努力,大概只能以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年)中期為限,此後作戰方式及戰爭指導恐將不得不迅速轉為游擊戰。國內形勢只要仍按現狀發展下去,必將暴露出戰爭指導上的各種缺陷。

三、從日本方面看來,估計德國能繼續維持的時間,即便在最有利的情況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