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1942年6月~1945年9月 第三十九章 山河震眩,聲折江河

一九四四年五月,雨季中的怒江峽谷陡立在滇西的崇山之中。

中國遠征軍的便衣偵察隊,在當地山民的引導下一直在秘密偷渡。——遠征軍官兵攀爬於江邊陡坡考察地形,數千木匠和船工晝夜打造大型船筏,四千多名經過美軍訓練的中國工兵開闢出數個渡口,美軍工兵帶來的幾百條橡皮艇已經運達,遠征軍各部隊在瀾滄江上的強渡訓練業已完成。

中國抗戰進行到第七年的時候,為保住大後方的國際援助通道,中國方面超乎尋常地將重兵傾斜於國土一隅,在雲南西部集結了四十萬之眾的陸軍主力,且這些部隊無論武器裝備還是作戰能力都居抗戰中國各戰區之首。

與此相比,深入中國滇西境內的日軍就顯得勢單力薄了:負責雲南西部防禦的日軍第五十六師團,一九四二年四月攻到怒江邊後與中國軍隊形成對峙,師團滿編時兵力為兩萬多人。雖然之後日軍陸續調來第十八、第二、第五十三師團部隊,但一般都是聯隊的規模,以致在滇西防禦的日軍總兵力加起來只有六萬八千餘人。

歷史終於到了這樣一個時刻:日軍侵入中國國土時那種肆無忌憚的長驅直入已經不再,中國軍隊終於看到了日軍陷於絕境的情景。

一九四四年四月十三日,重慶軍事委員會決定:以遠征軍一部進攻怒江以西的日軍,冊應正在反攻緬北的駐印軍。

十七日,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發布作戰計畫,其主要內容是:

第一 方針

一、遠征軍為冊應駐印軍攻擊密支那,打通中印公路,以第二十集團軍為攻擊軍,由栗柴壩、雙虹橋間渡江,以騰衝為攻擊目標。

二、第十一集團軍為防守軍,負怒江左(東)岸防守之責;另以該集團軍之新編第三十九師、第八十八師、第七十六師、新編第三十三師各派一加強團渡江攻擊,冊應第二十集團軍之作戰。

三、攻擊準備限四月底以前完成。攻擊開始時機,另命之。

第二 指導要領

甲、攻擊準備

一、渡河攻擊軍準備如次:

(一)第一線兵團:依守備部隊之掩護,徑行展開於栗柴壩、勐古渡、雙虹橋間地區,準備渡河攻擊。

(二)第二線兵團:集結於漕澗地區,準備隨第一線兵團之進展,參加作戰。

(三)炮兵部隊:抽調三個山炮菅及重迫擊炮一個團(欠一營),先在攻擊渡河地區進入陣地,準備掩護強渡。

(工兵、偵察、通信、交通、糧秣、彈藥、兵站輸力、兵站衛生等略)

乙、攻擊實施

一、防守部隊第一線師之游擊營,最先開始渡河;其次新編第三十九師加強團,在惠仁橋開始強渡;再次第二軍之加強團,向滾弄進攻;然後攻擊軍之第一線兵團,在預定之攻擊正面,突然開始強渡。

二、第二軍之加強團,於攻略滾弄我岸之敵橋頭堡後,即行停止,但仍作佯渡以欺騙敵軍。新編第三十九師之加強團,於惠仁橋強渡後,向橄欖寨挺進,以吸引騰衝附近之敵軍。特別游擊區之部隊,於攻略拖角後,一部向西警戒,主力向茶山河(明光北方)、明光南進,威脅騰北敵軍側背,協助攻擊軍之攻擊。

三、攻擊軍第一線兵團,於開始渡河前,務積力秘匿行動,以主力於栗柴壩、雙虹橋間各渡口,實施強渡,並於佔領橋頭堡後,立即架設軍橋,向馬面關、江苴街之線攻擊前進。另以一小部,由西郎渡(栗柴壩北方)附近渡河,驅逐當面之敵,迂迴橋頭堡之側背。攻擊軍於第一線兵團攻略橋頭街、江苴街各據點後,再以第二線兵團加入擴張戰果,以一部向明光前進,以主力作旋迴,向固東街、江苴街之線前進。此時須保持重點於左翼,佔領固東街、江苴街後,整頓態勢,準備進攻騰衝。

四、炮兵部隊,於步兵部隊強渡成功後,第六軍山炮營歸還建制,留置怒江我岸,其餘隨攻擊軍渡河前進。

(工兵、通訊、兵站等行動計畫略)

八、敵如集中主力迎擊我攻擊軍時,我攻擊軍應即與敵決戰。此時防守軍部隊,第七十一軍之預備隊,第八十八師及第六軍之新編第三十九師主力,應以全力加入,該師加強團由惠仁橋附近渡河,徑向騰衝攻擊前進,以包圍殲滅敵人於騰北地區。敵如以主力由惠通橋、三江口或滾弄方面渡河攻擊時,我防守部隊應極力拒止,並牽制抑留之,使攻擊軍之作戰容易。

九、攻擊軍渡河成功後,戰術方式須多用滲透戰術,並須先掃蕩其據點外敵之野戰部隊,然後再對敵各個據點分別攻擊。

(軍隊區分、兵團任務等略)

通過無線電偵聽獲悉中國遠征軍即將大舉反攻,日軍立即意識到這將是關乎滇西乃至緬北日軍生死的一場惡戰。擔任怒江前線防禦任務的第五十六師團,自北向南加固了瓦甸、騰衝、松山、平戛等一系列防禦支撐點的工事,使其達到可承受中等口徑火炮直接命中的堅固程度,並在每一個據點內儲存了至少能維持三個月戰鬥和生活的物資。為確保滇緬公路,日軍在沿途主要渡河點預先架設起備用橋墩,儲備了可供架設整座橋的材料。日軍還擴展了龍陵一騰衝一瓦甸一線的公路,並對怒江各渡口以及高黎貢山麓的地形進行了詳細偵察測量,使手中的作戰地圖得到補充和修訂。

日軍的防禦部署是:第五十六師團師團部駐芒市,第一一三聯隊附屬炮兵一部分別據守臘勐、松山、大壩子、黃草壩一線,第一四八聯隊分別據守騰衝、橋頭、馬面關、瓦甸、江苴一線,師團搜索聯隊防守緬甸境內的滾弄,師團工兵聯隊據守龍陵及附近地區,第一四六聯隊第一大隊防禦平戛、象達一線,聯隊主力為師團反擊預備兵力;第十八師團第一四聯隊第一大隊據守片馬、拖角、明光、固東一線;第二師團第二十九聯隊第二大隊和第五十三師團搜索聯隊等部隊警戒遮放、畹町至緬甸境內臘戍之間的公路,同時充當師團機動預備隊。

怒江從西藏進入雲南後,流經海拔三千米的高原,於崇山之中穿開條深邃的江谷,江水自北向南湍急流淌。遠征軍官兵要想反攻滇西日軍,必須先下到深谷,渡過奔騰的怒江後,攀登聳立在江岸的陡坡山崖,進入連綿起伏的高黎貢山,而日軍第五十六師團的精銳部隊正扼守著各個山頂據點。

五月十一日上午,集結在怒江東岸的兩萬多遠征軍官兵,沿著怒江一百五十多公里的十二個渡口開始了大規模強渡。北面,第二十集團軍第五十四軍第一九八師五九四團,首先在栗柴壩、孫足渡渡口利用船筏衝過激流,登上怒江西岸高黎貢山麓陡峭的岩坡,在預先埋伏在那裡的預備第二師游擊營的配合下,迅速攻佔邦瓦寨,並向北齋公房方向警戒。接著,沿著怒江自北向南,第五十四軍第一九八師主力在勐古渡、水井渡,第三十六師並配屬第五十三軍第一一六師三四六團由康郎渡、勐瀨渡、緬戛渡、大沙壩渡、龍潭渡強渡怒江。由於準備周密,行動隱蔽,至十二日拂曉,遠征軍第一線兵團各部隊均強渡成功。為冊應第二十集團軍的作戰,第十一集團軍新編第三十九師加強團在惠仁渡渡江後,迅速攻佔紅木樹;第八十八師加強團於打黑渡、第七十六師和第九師聯合加強團於罕拐渡強渡後,合力攻擊平戛街。由於行動機密,攻擊果斷,日軍僅留少量兵力固守平戛,大部收縮至西北方向的芒市。而在怒江下游接近緬甸邊境附近,新編第三十三師加強團順利渡江後,已開始向緬甸境內的滾弄攻擊前進。——中國遠征軍部隊分成多個「能在數日內獨立自給戰鬥的戰鬥群」,運用高度的機動性,向分布於怒江以西,北起片馬、南至滾弄的廣闊地域里的日軍防線進行著迅猛的縱深穿插。

五月十三日,蔣介石致電羅斯福:

聞近日尊體康復,無任欣慰。中國遠征軍已於昨日強渡薩爾溫江(在此指中國雲南境內的怒江,怒江流出國境進入緬甸後稱為薩爾溫江)完畢,現在向敵軍猛烈進攻中,中國甚願竭盡綿薄,能冊應盟軍在印緬之作戰有所補益,以副閣下之殷望。惟中國本為貧弱之國,加以今日七年之抗戰,其艱難困苦,甚於其他之盟邦,必為閣下所深悉。而且中國戰場,一方面在其戰場中心河南平原作戰,正在大規模發展之時;而一方面又欲在薩爾溫江作戰同時進行,以中國疲弱之身,而當此兩面作戰之重任,其危艱之狀,更倍於往昔,尚望閣下體諒此苦情是荷。蔣中正。

第五十四軍第一九八師渡江後,連續攻克大寨和茶房,之後擋在官兵們面前的便是高黎貢山上的險要據點北齋公房日軍第五十六師團第一四八聯隊第二大隊憑藉堅固工事頑強防守,第一九八師攻擊受挫。該師滯留少量部隊監視正面,主力則繞過北齋公房,在航空兵和炮兵火力的支援下,於十六日攻佔北齋公房側後的馬面關和橋頭,切斷了北齋公房日軍守軍的退路。二十一日後,第一九八師多次對北齋公房發起攻擊,由於屢攻不克,雙方形成僵持之勢。

第五十四軍第三十六師和配屬該師的第一一六師三四六團渡過怒江後,向大尖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