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1942年6月~1945年9月 第三十七章 我們是否得到了人民的真心擁護

一九四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黃河濟源西南面的渡口夜霧瀰漫。

夜色朦朧中,八路軍豫西抗日支隊三團三連的官兵正在黃水滾滾的岸邊找船。日偽軍早已把黃河岸邊的船隻全部破壞,四條木船是黃河船工偷偷藏在河灣泥沙下的,現在他們把船挖了出來。八路軍乘船向防守對岸渡口的日偽軍發動攻擊,日偽軍凌亂的炮擊把一條船炸壞,另外三條船在船工們的努力下終於靠上了岸。——日偽軍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一帶經過前一段日軍的重兵「掃蕩」,連國民黨正規軍都跑得沒了蹤影,八路軍居然敢渡過黃河向他們進攻。當最後一船官兵渡過黃河後,指揮員皮定均發現,黃河岸邊竟然站著一排恭恭敬敬地迎候他的偽軍和地方士紳。「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要槍口對外,一致抗日。」皮定均對各位說,「這個地方我們要常來常往,今天先訂個協定,落上我的名字!」

在打通大陸交通線的豫中會戰中,日軍第十二軍在一個月內擊潰了中國第一戰區的四十萬人馬,除了靠近陝西邊界和豫東黃泛區的幾個縣外,日軍佔領了河南地域內的大部。之後,日軍第十二軍主力南下參加長衡會戰,而在中原佔領區內僅留下一個師團。——日軍如此忽視自己的後方,原因至少有二:一是打通大陸交通線的作戰規模異常龐大,必須抽調大量部隊,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在利用少量部隊和部分偽軍維持佔領區的安全上心存僥倖;二是中國第一戰區部隊在數年沿黃河與日軍的對峙中,其主要精力都用來與共產黨抗日武裝鬧摩擦,而日軍數年來也對共產黨抗日根據地進行了殘酷「掃蕩」,以至於自一九四二年起敵後抗日根據地陷入了空前困難的處境,日軍由此認為共產黨抗日力量已被嚴重削弱,再也無力發動如同百團大戰那樣攻勢的作戰了。但是,就在日軍打通大陸交通線的作戰開始向南延伸之際,共產黨抗日武裝立即從各個方向攻入日軍兵力空虛的佔領區,在日軍作戰的後方燃起了抵抗的熊熊火焰。

中國共產黨人把他們的進攻稱為「對日反攻作戰」。

十七日,中共中央作出向中原進軍的決定:由北方局從太行、太岳軍區抽調部隊,儘快向豫西地區發動攻擊,冀魯豫部隊和新四軍第五師一部積極冊應作戰;並且,同意華中局的建議,以新四軍第四師一部進入宿縣、蕭縣、夏邑和永城一帶配合作戰,力爭打通東、西兩個方向的抗日根據地之間的聯繫,並相機佔領新黃河以東地區。

北方局抽調八路軍太行軍區三團、三十五團和豫西地方工作隊,共同組成「豫西抗日支隊」,以皮定均為司令員、徐子榮為政治委員,九月初自林縣出發,二十一日抵達濟源西南的黃河渡口,成功突破黃河天險後向南,由新安以西兼程向嵩山、箕山地區急進。沿途的日偽軍對突然襲來的八路軍進行攔截和阻擊,在伊川東楊嶺遭到八路軍的伏擊,傷亡數十人的日偽軍被迫撤退。伊川地區的中共地下黨對八路軍的出現欣喜若狂。但是,這一帶的百姓連年受到日軍、偽軍、國民黨軍和土匪的蹂躪,對任何一支軍隊都充滿著不信任,村村有寨牆,庄庄有堡壘,組織起來持槍保衛自己。——這便是豫中會戰時,日軍追擊湯恩伯的部隊,老百姓也襲擊湯恩伯的部隊的原因。現在八路軍來了,百姓的寨門照樣緊閉,無論如何喊話,說八路軍是來打鬼子的,吃飯付給現大洋,還是無人應答。八路軍官兵忍飢挨餓,堅決不動百姓的莊稼,縮在村邊抱著槍睡覺。上年紀的老人把食物裝在筐里從寨牆上吊下來,官兵們拿了食物把現大洋放進筐里吊回去。部隊出發前,北方局代理書記鄧小平曾對官兵們說,河南過去是湯恩伯的天下,結果鬼子來了,四十萬大軍潰不成軍,三十七天丟了三十八座縣城,原因之一就是湯恩伯的部隊欺負百姓,百姓沒有一個幫助國民黨軍的,所以,你們要好好考慮過河之後怎麼打的問題——「仗也是要打的,但一定要打得巧。仗不在大,打則必勝。豫西民性強悍,很講義氣,不打一點該打必打的仗,群眾是瞧不起的。」

中秋節的前兩天,三團決定襲擊日軍正在建造的登封機場。這個機場一旦修成,將對正面戰場上中美聯合空軍的作戰十分不利。而眼下被日軍抓去修建機場的中國苦工就有一萬多人。團長鍾廷生率領連、九連、機炮連和團部猛攻機場,六連襲擊登封縣城西關,負責切斷敵人的退路。三團的槍聲剛在夜色中響起,守備機場的日偽軍頓時亂成一團。八路軍官兵朝修機場的苦工們大喊:我們是從黃河北面過來的八路軍!你們快跑回家去過八月十五吧!苦工們從剪開的鐵絲網缺口處湧出,興奮地大叫「八路軍給咱們收工了」!八路軍官兵猛攻日偽軍的哨樓和碉堡,點燃了炸藥庫和器材庫,還沒建成的登封機場成為一片廢墟。八路軍端了鬼子機場的事,在豫西百姓中開始流傳,各村紛紛為八路軍打開了寨門。在日軍佔領的洛陽城附近的黑石關,八路軍星夜奔襲摧毀了日偽軍的數個據點,不但把被日軍抓去修鐵路的數千中國苦工救了出來,還讓隴海鐵路交通中斷了十幾天。在登封至密縣的公路上,有一個名叫曹村嶺的地方,八路軍在這裡伏擊了二百多名日軍和五百多名偽軍,殘酷的肉搏戰一直持續到太陽下山,日偽軍大部被殲。三十五團襲擊一個日軍據點時,日軍的一個大隊增援而來,八路軍官兵只有與日軍血拚,最終殺敵百餘,但自身傷亡也很大。天冷了,倒在戰場上的八路軍官兵一身單衣,腳上是已經磨爛的草鞋,個個面容黝黑消瘦。

豫西抗日支隊通過不斷的作戰,逐漸消除了日偽軍的據點,創建起偃師、鞏縣、伊川、登封、滎陽、臨汝等地抗日民主政權。一九四五年春,豫西抗日支隊被編為第一支隊。為了加強豫西的抗日力量,中共中央決定再派部隊南下,不斷地團結民眾壯大抗日力量,創建擴展更多的抗日根據地。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初,由韓鈞任司令員、劉聚奎任政治委員的第二支隊,從新安北渡黃河進入豫西地區。十一月底,由陝甘寧邊區部隊組成的第三、第四支隊也叢林縣渡過黃河,抵達宜陽西南地區,而後分兵進入登封以東,並與活動在伊川附近的第一支隊部隊會合。一九四五年一月底,以太行軍區部隊為主組成的第六支隊,由劉昌毅任司令員、張力雄任政治委員,由涉縣南下渡過黃河,跨越隴海鐵路,進入豫西澠池地區,與第二支隊部隊會合。一九四五年二月底,中共中央決定成立河南軍區,由王樹聲任司令員、戴季英任政治委員,統一領導整個豫西地區的抗日鬥爭。

八路軍總部參謀長滕代遠認為,豫西根據地的開闢,讓八路軍能夠依託伏牛山,控制隴海、平漢線,牽制洛陽、鄭州、許昌之敵,使華北的太行、太岳以及豫東、鄂豫皖的敵後抗日根據地連接起來。這樣既能令日軍難以向正面戰場發動大規模攻勢,又能為奪取抗戰的最後勝利準備條件。在晉冀魯豫八路軍挺進中原的同時,位於華中地區的新四軍也開始了反攻出擊。由於打通大陸交通線以及太平洋戰場的作戰,華中地區的侵華日軍數量已由一九四三年底的十四個師團、一個獨立混成旅團約二十一萬人,減少到一九四四年的五個師團、一個獨立混成旅團、五個獨立步兵旅團、五個野戰補充隊以及兩個支隊約十七萬人。為了彌補兵力的嚴重不足,日軍大力扶持汪偽政權的部隊,使得華中地區的偽軍數量從一九四三年的二十萬人猛增到三十五萬人。

皖南事變後,新四軍在抗日民眾的支持下迅速發展,到一九四四年已經擁有近十四萬的兵力,所能調動的民兵武裝多達五十五萬人——久經磨難的新四軍反攻的時機到了。

蘇中軍區連續在高郵、興化、寶應、東台、泰州、如皋等地攻克日偽軍的數十個據點。一九四四年三月初,粟裕率領第一師向淮安和寶應間一個名叫車橋的大鎮發起攻擊。車橋是日偽軍控制寶應地區的重要據點,位於淮安東南方向,集鎮坐落於澗河兩岸,東西長約一公里、南北寬約一公里。粟裕認為,攻取車橋有三利:一是可擴大蘇中、蘇北、淮南、淮北四個根據地之間的聯繫;二是車橋地區為「日軍駐揚州的第六十四師團和駐徐州的第六十五師團結合部」,而接合部往往是作戰協同配合的薄弱之處,新四軍可充分利用這一點打勝仗;三是車橋得手後,日軍會因為這裡是防區的邊沿而不會集中兵力前來「掃蕩」,這樣新四軍就可以獲得一個「比較穩定的地區」。午夜一時,新四軍官兵分成南北兩路,繞過日偽軍的外圍據點,僅用二十五分鐘就攻上了圍牆碉堡,然後直插車橋鎮內,分割包圍了日偽軍的各個營地。經過激烈的巷戰,殲滅偽軍四百八十三人,日軍大佐以下官兵四百六十五人。而在車橋鎮的西北方向,新四軍第一師官兵在蘆家灘和韓庄開始阻擊增援而來的日軍。日軍進入伏擊圈後,先是遭遇密集的地雷陣,接著就被新四軍官兵分割成數段。激烈的白刃戰後,日軍大部被殲,剩餘的逃回了據點。在第一師作戰的同時,南通、海門、如皋等地的抗日民兵和民眾破壞公路七百多公里,炸毀橋樑五十多座,配合新四軍作戰的人次達五萬之眾,令華中日軍惶惶不可終日。蘇中軍區部隊在日軍進行長衡會戰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