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1942年6月~1945年9月 第三十六章 血腥之月

一九四四年六月,註定是一個血腥之月。

豫中會戰結束後,日軍立即向湖南方向集結,其兵力之龐大令人震驚。

侵佔華中地區的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橫山勇,自一九四三年十二月結束常德作戰進入對峙狀態後,便再沒有進行大規模作戰的計畫,原因是常德會戰期間他已接到命令,他的部隊將被調出中國戰場:第三師團去澳大利亞北部改隸第二軍;第十三師團調往西太平洋的塞班島、關島和提尼安島,劃歸海軍第四艦隊作戰序列。兩個師團派出的先遣設營小組已經從漢口出發了。同時,第三十九師團也將調出,作為日軍大本營的戰略預備隊。為彌補兵力的巨大缺口,第十一軍從其餘各部隊抽調人馬,在當地編成了獨立步兵第五、第七旅團,分別接替荊州和南昌方向被調走師團的防區。就橫山勇而言,他有限的兵力能守住現有防區就不錯了。但是,轉入一九四四年,大本營決定發動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的作戰後,第十一軍奉命承擔粵漢鐵路沿線的作戰任務。

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的目的,日軍在發動豫中會戰前就已明確,只是隨著戰局的發展,這一規模龐大的作戰變得更加急不可待了。就日本方面來說,沿著中國南北交通線發動的作戰,已不僅涉及未來東南亞兵敗之後數十萬陸軍如何轉退的問題,更是出於對盟軍利用中國大陸向日本本土實施攻擊的日益加劇的恐懼:「鑒於目前戰局的形勢,來自中國大陸的美空軍必將對帝國本土進行轟炸。因此,制止駐華美空軍的頻繁活動,實為當務之急,希望堅決以摧毀敵空軍基的作為重點。」「桂林是摧毀敵機場的最重要的目標,必須下決心一舉攻下長沙、衡陽、桂林。」

在日軍大本營的作戰策劃中,竟然還有一個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縱貫大東亞鐵路的計畫:「從釜山(朝鮮南半島南端)出發,經奉天、北京、漢口、衡陽、進入桂湘鐵路,復經桂林、柳州、諒山(越南北部),從法屬印度支那抵達泰國曼谷,縱貫馬來半島,直至新加坡,長達七千九百四十四公里(如繞行泰國、柬埔寨的金邊時,為九千一百六十四公里)。在這約達八千公里的長距離之中,設想需要新鋪設的地段為京漢線南段(黃河南岸——長台關間為二百九十八點七公里)、南寧——諒山間(約二百公里)、安義省東部——公博哇丕間(約四百公里),總計約九百公里。」 ——很難說日本當權者的思維還是正常的,這一瘋狂的臆想只能出於肆無忌憚的狂妄。

眼下,僅僅為了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日軍就必須在河南作戰後立即開始沿粵漢路、湘桂路的作戰。在這個被稱為「一號作戰」的預案上,日軍所動用的兵力數量令人難以置信:調集第三、第六、第十三、第二十七、第三十四、第三十七、第四十、第五十八、第一一六共計九個師團,再加上半個坦克師團、五個獨立炮兵聯隊、兩個獨立工兵聯隊、兩個飛行團、一個獨立騎兵聯隊,共同擔任進攻任務;另以第三十九師團,獨立混成第十七旅團,獨立步兵第五、第七、第十一、第十二旅團,再加上第一、第二、第五、第九、第十野戰補充隊,用來補充傷亡並警備後方。以上兵力共計三十六萬二千餘人,並配有六萬七千匹戰馬、九千四百五十輛汽車、一千二百八十二門火炮以及二百八十架作戰飛機。如果加上豫中會戰時已經使用的兵力,日軍為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的作戰,投入總兵力高達五十一萬人,馬匹約十萬,炮一千五百門,汽車一萬五千輛。——「這對於日本陸軍來說,是史無前例的。中國派遣軍自中國事變爆發以來,雖然在華北進攻作戰、徐州會戰、攻佔武漢等大規模野戰中取得不少經驗,但也不能和『一號作戰』相比。其規模和兵力相當於一九四二年只有計畫而未實現的『五號作戰』(重慶攻略戰)。」 而日軍大本營之所以還能調集如此眾多的部隊,與日本政府和蘇聯政府簽訂《蘇日中立協定》有關。日本陸軍的精銳部隊關東軍,長期屯兵中國東北中蘇邊境線。《蘇日中立協定》簽訂後,近八十萬的關東軍可以調入關內了。

日軍大本營在其戰爭頹勢已無法逆轉之日,不惜動用除太平洋和東南亞戰場以外的眾多兵力來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這一癲狂之舉至今仍令史家不解:在國力和軍力都已捉襟見肘的境況下,孤注一擲地投入如此大的財力、物力和兵力,於整個戰爭來講軍事戰略上的可靠依據是什麼?即使此次貫穿作戰全盤勝利,中國大陸的交通線打通了,甚至那條長達九千公里的鐵路線也通車了,難道就能將日本從戰爭的泥潭中拯救出來?況且,大規模的攻勢作戰結束以後,日軍將要投入多少兵力和物力才能守住這條交通大動脈?在沿途全部是敵對力量的環境中,日軍怎樣才能確保如此漫長的交通線的任何一處不被截斷或是不被破壞?

縱貫中國大陸南北實達一千五百公里。如細分一下作戰距離:黃河、信陽間約為四百公里,岳州、衡山間約為四百公里,衡陽、廣東間約為六百公里。在這中間,要擊敗超我數倍的蔣介石所屬全部野戰軍的半數,進行貫穿作戰。同時,還要克服在敵方制空權下的許多艱難。而且這一作戰,又是為了日本整個戰局的要求斷然進行的,不要說增加兵力,就連重要裝備的補充,都必須大大壓縮。此外,隨著太平洋及西南方面戰況的進展,過去熟悉對華作戰的優秀士兵,大部分相繼被抽調出去,不得不增添許多訓練期短、缺乏實戰經驗而又裝備不良的新編兵團參加這一作戰。

唯一可能的解釋是:日本人認為中國是他們的永久佔領區,如果在盟軍的打擊下失去太平洋和東南亞戰場,未來日軍與盟軍決戰的戰場決不是在日本本土而是在中國。可實際上,關於在中國大陸與日軍決戰這一點,精明務實的美國人認為是非常不合算的,因為美國並沒有侵佔中國的意圖,也沒有在中國獲取權益的打算。美國人的最終目的是把日本打敗,然後在太平洋地區獨享其長久權益。因此,從海上直接攻擊四面都是大海的日本本土豈不是最合理的途徑?日本人把中國當成日本的一部分,這種感覺經過了七年的戰爭,在敗局已經日漸明顯的時刻依舊如此,日本人的思維方式實在令人費解。只是,也有尚存冷靜的日本人:「這是一場具有消極目的的作戰。」 ——「消極」二字,指的是被動的、被迫的、缺乏積極目的的狀態。那麼,傾巢出動進行一場目的消極的作戰,這隻能意味著日軍知道末日已近,只不過希圖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進入六月,日本海軍和陸軍的悲慘呼號,飄蕩在硝煙瀰漫的太平洋海面上以及烈焰熊熊的島嶼叢林上空。美軍在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的指揮下,對小澤治三郎指揮的日本海軍第一機動艦隊和角田覺治指揮的第一航空艦隊以及駐紮在太平洋諸島上由小畑英良指揮的陸軍第三十一軍,發動了名為「征糧者」的毫不留情的兇猛攻勢。美軍要徹底殲滅日本駐守在太平洋西部馬里亞納群島、馬紹爾群島、加羅林群島以及硫磺島上的陸軍,重創日本海軍在太平洋上的艦隊以及航空兵集團。

「征糧者」戰役集結了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的眾多兵力。第五艦隊司令海軍上將斯普魯恩斯,指揮由海軍中將米切爾率領的第五十八特混編隊,共擁有航母十五艘、艦載機九百零一架、戰列艦七艘、巡洋艦二十一艘、驅逐艦六十九艘。登陸部隊則由兩棲作戰艦隊司令海軍中將特納指揮,分成南北兩個登陸集團。北集團擁有戰列艦七艘、航母護衛艦十一艘、巡洋艦十一艘、驅逐艦六十九艘和輔助艦船二百八十二艘,載有準備在塞班島和提尼安島登陸的步兵七萬一千人;南集團擁有戰列艦三艘、航母護衛艦六艘、巡洋艦三艘、驅逐艦四十艘和輔助艦船二百六十七艘,載有準備在關島登陸的步兵五萬五千人。同時參戰的還有二十八艘潛艇、太平洋中部的預備兵團以及海軍和陸軍航空兵的八百七十多架戰機。日軍除了第一航空艦隊的一千六百四十四架戰機外,第一機動艦隊擁有航母九艘、艦載機四百四十架、戰列艦五艘、巡洋艦十三艘、驅逐艦三十四艘。而在大洋中守備各個島嶼的日本陸軍是第三十一軍的五萬五千人,其中二萬七千五百餘人駐守塞班島,四千餘人駐守提尼安島。

六月初,美國陸軍和海軍航空兵先後對加羅林群島、硫磺島和關島列島上的日軍基地實施了連續轟炸,令日軍第一航空艦隊的基本兵力一周之內損失大半。接著,美軍進攻馬里亞納群島的首戰,血腥慘烈的塞班島登陸戰開始了。——「馬里亞納基地對於日本本土來說,等於是太平洋上的一道防波堤。」 十五日,美國海軍第五艦隊的十艘航母、七艘戰列艦、十四艘巡洋艦、四十六艘驅逐艦和四百七十多艘兩棲登陸船,在兩千架作戰飛機的支援下,配合海軍陸戰隊的兩個師以及一個步兵師,向塞班島發起了猛烈突擊,塞班島登陸戰自這一刻起成為人間地獄。日軍密集的海岸封鎖火力,令灘頭上美軍傷兵的呻吟聲與炮彈引發的濃煙烈焰裹雜在一起,美軍要想不被全殲在海灘上,只有不顧一切地保持進攻。午後,美軍突破日軍的防線,佔據了一個寬約四公里、縱深為數百米的橋頭堡。美軍的一支突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