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1942年6月~1945年9月 第三十二章 把我等的血肉英名塗寫在岩石上

一九四三年一開年,便發生了一件怪事:汪精衛宣布他的「國民政府」向以美英為首的同盟國宣戰。

自此,重慶和南京,一真一偽的兩個國民政府,分別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同盟國和軸心國對立陣營的行列。

且不說一個投降於侵略者的傀儡政權向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宣戰」是多麼的荒謬,僅就汪精衛在他的日本主子已顯露出頹勢之際突然跳出來向世界叫囂的這一舉動,便著實有些怪異。而日本人同意汪精衛「宣戰」的目的很明確,即通過偽國民政府在中國掠奪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以支撐戰場遍及整個南太平洋的大規模戰爭——「國府參戰之實質」在於「大東亞戰力的培養」,當然不可能要求汪精衛「派兵到第一線去,前線的武力戰爭依然不能不成為日本的單獨戰爭,而如果沒有大東亞戰力的培養,則長期的武力將發生困難,這種大的使命應由國民政府負擔起來」。

日軍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中遭到慘敗後,日軍大本營和政府內閣連續召開三次聯席會議,緊急磋商對策。日本人的估計是:美英將密切合作,加強對日攻勢作戰,這種攻勢作戰將在一九四三年下半年達到高潮。鑒於同盟國在戰場態勢上逐漸好轉,蔣介石的重慶政府將更「確信美、英會獲得最後勝利」,因此決不會「放棄繼續抗戰的意志」。 同時,由於得到同盟國的援助,中國的抗戰力量會進一步加強,日軍在中國戰場上將更加困難。

如何從「永無盡期」的中國戰場上解脫出來,這是一個仍未解決卻愈發迫切的老問題。東京大本營想到了「民心」二字——爭取中國民心的支持以達到中日兩國「通力合作」的目的——對於這一想法,侵華日軍的將領們持完全否定態度,認為這是「對佔領區實情和國民政府實體全然沒有認識的空談泛論」。 日本駐南京偽政府「大使」重光葵的看法是,日本在中國根本無從談論民心問題:「日本怎麼能一方面把中國的很大一部分地方當作殖民地對待,一方面卻號召結束殖民主義?」 於是,東京的聯席會議把「中國的民心」圈定出一個範圍,那就是「當今的國民政府」,即汪精衛偽政府的「民心」——「現在重慶方面已死心塌地地依存於美英,決心進行徹底的抗日,我們過去所推行的各種政策都已落空。剩下的唯一辦法,就是強化當今的國民政府了。」

一九四二年二月十八日,日軍大本營和政府內閣聯席會議決定:進步扶持汪精衛政權。具體措施是:加強汪精衛政權的財政權,讓其自行籌措更多的戰爭物資;調整汪精衛與地方政權的關係,消除他們之間的摩擦,對省府以下人事安排不再更多地干涉;將日方「管理」的各地租界以及北京使館區交還汪精衛,撤銷治外法權並對中國的「敵產」盡量做「友好處置」。——日本人的意圖是:中國不是天天要求日本歸還租界和廢除治外法權嗎?蔣介石的重慶政權做不到,汪精衛的南京政權做到了,這樣一來汪精衛不就贏得了民心嗎?汪精衛政權不就更像個「政府」了嗎?

汪精衛對日本人終於重視他十分感動。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汪精衛和周佛海、梅思平等幕僚以參加「大東亞戰爭一周年紀念會」的名義抵達東京。汪精衛與東條英機進行會談並覲見了日本天皇。在隨後的記者會上,汪精衛表示:「日華合作,目標一致,為完成戰爭而攜手並進。」汪精衛的偽宣傳部長林柏生說得更為直接:「為完成大東亞戰爭,國民政府決心本著同甘共苦之精神與友邦協力前進,誓以同生共死。」

早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導致太平洋戰爭爆發之際,汪精衛就希望日本人允許他的「國民政府」對美英宣戰,可日本人為了不激化中國戰場上的衝突從而影響日本的南進戰略,沒有答應汪精衛的要求。現在,與重慶國民政府的敵對還是沒有化解的可能,更重要的是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的局面不斷惡化,因此可以讓汪精衛公開「宣戰」以壯聲勢了,至於效果如何且顧不及。而汪精衛何以提出這樣的要求?周佛海的解釋是:絕對不能以為不宣戰,就可以獲得重慶方面的原諒而為將來留有餘地。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日本戰敗,我們沒有任何顏面乞求苟全。汪精衛也認為,宣戰可以標榜他的「政府」的「獨立性」和「合法性」,讓他的「政府」步入世界舞台,爭得一定的國際地位。——在人人都能判斷出日本在戰爭中獲勝的可能性為零的時候,汪精衛對日本方面再下一筆大賭注顯然不是明智之舉。唯一的解釋是:作為一個傀儡政府,他已沒有任何退路,只能作最後的孤注一擲。

汪精衛抵達東京的第二天,在日本天皇召集的御前會議上,日本通過了《為完成大東亞戰爭對華處理根本方案》:

第一、方針

一、帝國以國民政府參戰為打開日華間當前局面的一大轉機,根據日華提攜之根本方針專心致力於加強國民政府政治力量,并力圖消滅重慶藉以抗戰的口實,與新生中國成為一體,真正為完成戰爭向前邁進。

二、注視世界戰局之演變,要在美英方面反攻最高潮到來之前,基於前項方針,力圖使對華各項政策獲得成功。

第二、要領

一、加強國民政府政治力量。

甲、帝國對國民政府儘力避免干涉,極力促其自發活動。

乙、儘力調整佔領區內的地方特殊性,加強國民政府對地方政府的指導。

丙、對於中國的租界、治外法權及其他各種特殊事態,要本著尊重中國主權與領土的精神力圖儘快撤銷乃至調整。關於九龍租借地的處理,與香港一併另行規定之。

丁、應使國民政府以堅定不移的決心和信念在各方面講究自強之策,博取民心,尤其為完成戰爭要力圖確實實現增加必要的生產,普及官民對戰爭目的的認識,加強維持治安,無保留地協助戰爭。

戊、帝國根據將來國民政府的充實加強及其對日合作的具體實現,考慮在適當時機對《日華基本條約》及其附屬協定加以必要的修改。

二、經濟政策。

甲、當前對華經濟政策主要著眼於進一步獲取為完成戰爭所必需的物資,為此要設法重點開發和取得佔領區內的重要物資,並要積極獲取敵方物資。

乙、在實行經濟政策時要儘可能防止日本方面壟斷,要靈活地利用中國方面官民的責任心及其創造性,使其切實實現積極的對日合作。

三、對重慶政策。

甲、帝國對重慶不進行任何和平工作。由於形勢變化需要進行和平工作時,另行決定之。

乙、要使國民政府順應帝國上述態度。

四、戰略方案。

帝國對華戰略方策按既定方針實行。

如果把這一「根本方案」與一九四〇年十一月十三日御前會議決定的《中國事變處理綱要》相比,可以看出日本對華政策有了巨大轉變,而這種轉變便是日本走向頹勢的明證。

侵華日軍總司令畑俊六認為:「儘管中央方面知道國府無力,但舍此無其他良策可尋,因此就目前而言,還不能在軍政兩方面都寄希望於國府,只是嘗試性地孤注一擲。這一點我已早有預見。」

一九四三年,日本政府和汪精衛的偽政府都要孤注一擲了。

就在這時候,從令日本人萬分頭疼的中國戰場上傳來了一個「壞消息」:第十一軍司令官冢田攻大將,在前往南京開會的途中,座機飛經中國安徽西部太湖縣上空時,被駐守在大別山南部的中國軍隊擊落,冢田攻以及第十一軍高級參謀藤原武大佐等十一人身亡。

擊落冢田攻座機的,是中國軍隊第四十八軍第一三八師的高射炮營。

這是繼被地雷炸死的第十五師團師團長酒井直次後,又一名日軍高級將領喪命中國戰場。

日軍第十一軍立即派出部隊,緊急進入大別山進行搜索,找到十一具屍骸後,對大別山區進行了報復性「掃蕩」。

日本人認為,這件事意味著開年不利。

一九四二年的春節將近了。

中國百姓儘管日子很苦,仍在竭盡全力準備年夜飯,無論這頓飯是多麼的簡陋。

第十一軍新任司令官是橫山勇中將,繼任高級參謀是島貫武治,他們兩人對部隊現狀頗有同感,認為士氣已經低到岌岌可危的地步。橫山勇決定無論如何要打上一仗,不然在中國南方陰冷的冬雲下龜縮在軍營里無所事事,那些盼著回家的士兵定會精神崩潰。

既然是為了振作士氣,仗就必須要打勝。

於是須找一個有宿怨的對手,痛痛快快地出口惡氣。

日軍第十一軍選中了中國軍隊第一二八師。

中國陸軍第一二八師,師長王勁哉。

王勁哉在中國抗日軍隊中,是個極具個性的傳奇人物。他從小性格暴烈,從軍後成為西北軍的一名桿將,在軍閥混戰中作戰兇猛,素有「王老虎」之稱。一九三五年,他作為楊虎城的旅長,曾與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拚死作戰;但他又是「西安事變」的參與者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