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1942年6月~1945年9月 第三十章 剝開表皮露出紅瓤

當遠征軍在緬甸熱帶叢林中跋涉的時候,在中國北方河北省的東部,日軍第二十七師團師團長原田熊吉帶領一個視察團從唐山出發向北抵達了遷安。原田熊吉外出視察原因有二:一是他剛由第三十五師團調任第二十七師團,需要儘快熟悉部隊;二是第二十七師團自去年年底以來,一直在執行對東起灤河、西至潮白河、南迄北寧鐵路、北達長城的八路軍冀東抗日根據地的「掃蕩」任務,目前已經把冀東抗日根據的四面包圍,戰鬥進行了數月之久,他有必要上前線安撫一下他的士兵。

視察團成員除了他的隨從參謀福間之外,還有步兵團長鈴木少將和他的隨員炭江副官,天津特務機關長雨宮少將,第一聯隊聯隊長田浦大佐和他的隨員田島大尉,隨軍顧問鷹羽大佐等。護衛部隊由一個步兵中隊、一個重機槍分隊和一個火炮分隊以及偽軍一個營組成。

自遷安向南,沿著野雞坨到沙河驛的土路已被破壞得無法行車。視察團的汽車開進路邊栽滿低矮桑苗的田地里試圖繼續前行時,突然,前方一百米處升起兩顆信號彈,步兵團團長鈴木少將立即跳下車,準備上前査看情況。就在這時,數百名八路軍官兵已經衝到眼前,護衛部隊的前衛和後衛都發生了激戰。鈴木的副官炭江帶著幾名士兵跑向桑苗林一側的小土包,手榴彈隨之下雨一樣地飛來,他們被夾在了對射的彈雨中。往回爬的時候,一顆手榴彈砸在炭江的肩上,但手榴彈沒有爆炸。偽軍們開始逃跑,田島大尉前去制止,可沒有任何效果。八路軍官兵一度衝到原田熊吉的跟前,福間參謀拔出戰刀拚死護衛他的長官。桑苗地四周迴響著喊殺聲、白刃戰地咒罵聲以及受傷人員的呻吟聲。為了儘力阻止護衛隊的士兵後退,軍官們四處奔跑大喊大叫,因此成為八路軍攻擊的主要目標。隨軍顧問鷹羽大佐、護衛中隊的冢田湲中尉、山本庄五郎曹長、今井升兵長、田中廣吉伍長和機槍中隊的鈴木正一伍長等都被打死了。戰鬥持續到下午,發動攻擊的八路軍突然撤離,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視察團的汽車終於開出了地獄般的桑苗地,抵達沙河驛時已經夕陽西下。——「暗紅色的雲層籠罩著西方天際的山嶺。視察團受到第三聯隊長小野大佐的迎接,並在該地宿營。當晚將戰死者屍體火化。次日清晨,視察團攜帶骨灰返回唐山。」 原田熊吉的參謀們判斷,攻擊他們的是八路軍冀東軍分區李運昌的部隊。

一九四二年,處於敵後戰場上的八路軍和抗日民眾武裝,進入了最艱難的時期。自一九四一年三月日軍開始在敵後推行「治安強化運動」後,經過大規模的「鐵壁合圍」和「梳籬清剿」,抗日根據地遭受巨大打擊,八路軍官兵傷亡嚴重,抗日民眾被大量屠殺,根據地面積急劇縮小,財政供給空前困難。到一九四二年初,敵後抗日根據地的總面積比前一年縮小了六分之一以上。在華北,八路軍控制的人口僅佔四分之,約二千二百多萬人;而日軍佔領區內的人口多達六千餘萬,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三。八路軍雖然佔據著鄉村一半以上的區域,但在華北的四百三十七座縣城中,八路軍佔據的不足十座。且抗日根據地大多處於偏僻貧窮地區,相對而言日軍佔領區內物產富足、人口稠密。一九四二年初,華北日軍總兵力約為三十二萬五千人,偽軍約十一萬七千人,八路軍總兵力約為二十六萬五千人,雙方兵力對比懸殊,且八路軍武器裝備極其落後,戰鬥力的外在對比依舊敵強我弱。

從中國抗戰的全局上看,共產黨領導的敵後武裝能夠把數十萬日軍拖在其佔領區並不斷地消耗,這是中國抗日戰爭整體布局的重要組成部分。敵後抗日武裝的存在和作戰,不但強有力的配合了正面戰場,極大的牽制著日軍的兵力,更主要的是,八路軍官兵的決死作戰不但向日本而且向全世界證明:日本侵略者可以用武力佔據中國的部分國土,但是他們從來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佔領,他們佔據的每一平方公里的中國國土都猶如一個巨大的火山口,憤怒的復仇火焰隨時可能猛烈地噴發,日本侵略者徹底征服中國的企圖只是一廂情願。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為防止部分兵力調走導致中國軍隊發動反擊,特別是為防止八路軍趁機擴大作戰區域並壯大抗日力量,決定先發制人。一九四二年二月,日軍華北方面軍召開參謀長會議,傳達了年度「肅正作戰計畫」內容,其要點是出動相當規模的兵力,首先把八路軍的平原根據地冀東和冀中徹底剷平,然後向八路軍的核心根據的太行山北部發動全面進攻。——「在本年度內,務期將河北省大部、山東和山西各省以及蒙疆的主要地域都變成治安區。」

根據這一計畫,從四月開始,日軍第二十七師團從河北東部、第十二軍和第一一〇師團一部從河北南部、第一一〇師團和獨立混成第十五旅團主力從河北西部,開始了大規模的「掃蕩」。以上的「掃蕩」是更大規模作戰前的一系列牽製作戰,日軍的最終目標是五月開始的對冀東和冀中作戰以及對晉冀豫邊區作戰。

日軍想重複中條山作戰的前例。在中條山作戰中,日軍基本肅清了在敵後作戰的國民黨軍主力。但是,連日軍也明白,接下來的作戰會異常艱難,因為共產黨武裝力量是中國抗日軍隊中極其特殊的一部分,太行山絕不是中條山。

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於一九四二年二月連續發出反「掃蕩」指示,對八路軍官兵提出了克服「三種情緒」的要求:不要為太平洋戰爭爆發而產生麻痹輕敵和盲目樂觀的情緒;不要因為日軍的殘酷燒殺和親人的不幸遇難而產生拚命蠻幹的情緒;不要因為敵情的嚴重和根據地遭受損失而產生悲觀失望和驚慌失措的情緒。面對殘酷的鬥爭,領導機關須盡量精幹,幹部要適當分散到基層和前線去指導對敵鬥爭。反對部隊拖著機關跑「掃蕩」的現象、等「掃蕩」之後再作善後處理的消極現象以及依據狹隘的經驗鑽固定的溝渠和窯洞的現象。要徹底發動群眾,實行堅壁清野,組織民兵力量,加強軍民團結。總之,發揚不怕一切困難的精神,保證黨的組織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發揮戰鬥力——「必須使一切黨及政府群眾團體的機構在戰爭環境中仍能工作,仍能更緊張的進行工作」。

「更緊張的進行工作」,實際上就是在敵後頑強戰鬥下去,直至把日本侵略者趕出中國。

在河北東部的那片桑苗地里遭遇八路軍的伏擊後,受到驚嚇的原田熊吉立即命令在這一帶進行緊急「討伐」。但是,日軍尋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八路軍的任何蹤跡——「估計是跑到長城北面去了」。於是,命令部隊返回駐地。就在返回的途中,第一、第七中隊的七十多名日軍和隊偽軍走到干河草庄附近時,路邊的高粱地里突然射出了密集的子彈。「開始時,治安軍(偽軍)護衛隊曾積極射擊,但很快就紛紛向白雲山逃去。第一小隊長中澤見習士官在小隊展開時臉部中彈,無法指揮。小川第七中隊指望數百名治安軍迎戰,當即衝進干河草庄村,佔據了有利地形,但因治安軍逃跑,以致部隊完全陷入約兩千名敵人的包圍中。激戰數小時,終於耗盡了全部子彈。在這次戰鬥中,第七中隊的小川平少尉、永井正雄准尉、田利勝伍長等四十六人,第二機槍中隊的秋山武之助見習士官、根岸文治軍曹等十二人戰死。護衛卡車的一個分隊擺脫敵人的攻擊,隨卡車一起回到了沙河驛。第二機槍中隊的昭和上等兵等二人,不顧受傷,把槍埋在土中,於次日清晨掙扎走到榛子鎮第七中隊本部,報告了小川第七中隊覆滅的消息。傳令兵新井周治一等兵經過殊死的努力,背負中澤小隊長直到深夜才掙扎走到沙河驛。」

儘管根據地受到日軍的多次「掃蕩」,八路軍冀東部隊在艱苦的條件下依舊努力作戰。為了嚴防八路軍的突襲,日軍第二十七師團開始修築大量的碉堡和崗樓,強迫自然村中的中國百姓遷移,建立起「無人區」和「隔離區」,企圖把八路軍與抗日民眾分割開來。日軍第二十七師團的統計是:「構築了隔斷壕二百四十五公里、其他封鎖線工事七十四公里,共計三百一十九公里;棚舍一百三十二個、碉堡三個、城寨十八個、關卡二個,共計一百五十五個。此項工事共用五十二天,作業人員達到一百九十五萬七千人次。並新架電話線二百五十八公里,維修一百五十三公里,共計四百一十一公里;新建汽車公路八十三公里,修補三百九十二公里,共計四百七十五公里。長城無人區包括七十六個村、一千二百三十五戶、六千四百五十四人;暫時無人村二十八個、二千三百四十二戶、一萬二千零三十六人。」

但是,八路軍仍然沒有被消滅的跡象。

日軍中國駐屯軍第三聯隊第二大隊獲悉,遷安以東的東牛山附近出現了八路軍部隊。第二大隊主力立即出發,同時命令淺葉中尉指揮一個步兵小隊、三枝少尉指揮一個機槍分隊先行出發。第二大隊主力走了一夜,拂曉時分聽見前方傳來激烈的槍聲,大隊主力立即跑步前進。但是,轉眼間,「最初響起的激烈槍聲」又聽不到了。第二大隊擔心走在前面的淺葉小隊遭遇不幸,開始了不顧一切的緊急奔襲,「並努力與淺葉小隊取得聯繫」,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