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938年8月~1942年6月 第二十九章 祖國萬歲

中國遠征軍撤離同古後,緬甸南部局勢更趨危急。英緬軍總司令亞歷山大聲稱,仰光的煉油設備已轉至仁安羌,英軍準備拚死保衛仁安羌油田,要求中國遠征軍配合作戰。——在日軍的攻擊面前聞風喪膽的英國人,有作戰能力卻連緬甸首都仰光都沒守一下,誰還相信他們會拚死保衛緬甸西部的一個油田?此前,為增援同古,中國遠征軍主力已將戰車和重炮沿鐵路南運,如果答應英國人的請求就得把裝備往回調。儘管如此,中國方面還是答應了,一是因為史迪威的命令;二是中國人認為,既然處於同一戰場,「友軍」要決死一戰,不配合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中國遠征軍制訂了配合英軍作戰的彬文那會戰計畫。

三月三十一日下午,杜聿明下達作戰命令:

一、當面之敵,為第五十五師團主力,似有北進企圖。軍決以有力之一部,利用斯瓦河東西之線(斯瓦南側)及其以北之森林狹長地區拒止敵人,以主力在彬文那佔領陣地,依火力摧毀敵人,轉取攻勢,將敵包圍而殲滅之。

二、新編第二十二師掩護第二〇〇師轉移後,即以一部佔領黎達誓與敵保持接觸,主力佔領斯瓦東西之線拒止敵人。如過優越之敵壓迫,應以廣正面逐次抵抗,固守斯瓦河右(西)岸陣地,吸引敵於陣地前,以火力壓倒敵人,予以殲滅之打擊。如敵以一部包圍襲擊我側後方時,正面應沉著應戰,以戰車、炮火協同控制之機動部隊,夾擊擊滅之,但應以一部佔領戴塒、前管段、孔伊、卡通那脫、美菲特之線,嚴密警戒。

三、右側支隊,位置於馬吉襠附近及沙漠河以南之東西各道路搜索敵情。

四、第九十六師之第二八六團,候新編第二十二師佔領陣地後,移至葉尼附近構築工事,冊應新編第二十二師作戰,隨戰況之進展歸建。同時為顧慮毛奇公路之開放,敵有進出東枝、威脅我側背之虞,乃令暫編第五十五師除調一團開雜澤外,主力應集結於黑河附近,冊應毛奇方面之戰鬥,並迅速破壞毛奇公路之橋樑,將敵堵塞於隘路內而擊滅之。

史迪威依舊在為杜聿明的不聽指揮而怒火中燒。杜聿明曾經明確地告訴緬甸英國總督:「這位美國將軍以為他在指揮,事實上,沒有這回事。我們中國人認為,讓美國人參戰唯一的方法,是在書面上讓他們有幾個指揮官。他們沒什麼事要做,負責做的是我們。」 史迪威的怒氣得到了蔣介石的回應。蔣介石讓羅卓英取代林蔚出任參謀團團長,同時取代尚未到任的衛立煌出任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

蔣介石寬慰史迪威道:

予已決定派羅卓英秉承將軍命令指揮在緬甸作戰之第五第六兩軍以及其他部隊,羅卓英較杜軍長年事為高且多經驗,將軍如有命令,可隨時告知羅將軍,由彼轉令杜軍長以及其他軍事長官執行之。此項辦法有兩種優點:第一、將軍可不必與各軍軍長直接接觸,俾得保持與彼等間之好感。第二、羅將軍一方面可聽從將軍之命令,一方面可切實督責此項命令之執行。杜軍長為人,少年氣盛,辦事能力固強,惟亦有過分固執之處。今羅將軍與將軍單獨接觸,隨時徹底了解將軍之意旨,然後轉令各軍,自較由將軍個別與各軍接觸,可減少發生誤會之機會……林蔚文在余左右時,指揮軍事效率頗強,惟不在余側時,彼恆不能當機立斷。羅將軍則為一飽經訓練之軍人,彼能為林將軍所不能為者。倘將軍能同意此項辦法,余當令羅將軍於最近數日中搭第一班飛機赴緬北準備……

史迪威「終於睡了一個好覺」。

四月二日,蔣介石偕宋美齡飛赴緬甸眉謬,在那裡主持召開中國遠征軍第五、第六軍高級將領會議,要求集中主力在彬文那一線與日軍決戰,羅卓英未正式就任前,作戰指揮依舊由杜聿明負責。六日,蔣介石與史迪威、亞歷山大舉行會談,他特別要求英軍必須固守卑謬以北的阿蘭謬,以保證彬文那一線中國遠征軍左翼的安全。

但是,蔣介石話音未落,壞消息接踵而至:英國人於四月一日放棄了卑謬,七日放棄了阿蘭謬。英軍根本不顧中國遠征軍的作戰計畫,反而要求中國遠征軍從彬文那向西接防沙斯瓦和馬圭,以便把駐防在那裡的英軍替換下來讓他們繼續撤退——英國人的行徑令所謂的彬文那會戰尚未開始,中國遠征軍就已處於側翼敞開的險境中。

就在英軍放棄阿蘭謬的那天,蔣介石和史迪威與遠征軍主要將領進行了談話。蔣介石明確地告訴他們,要絕對服從史迪威的命令,「不得提出異議」;且史迪威「有權提升、罷免和處罰」遠征軍的任何人。 但是很快,史迪威便因極度失望而越加憤怒了:給史迪威送來的中國式的、代表著權力的大印,上面刻的竟然是「同盟軍參謀長」,而不是他所希望的「援緬軍總司令」。同時,中國方面也沒給他送來任何賦予他賞罰之權的文件。史迪威終於明白了,在中國人的眼裡,「參謀長」的實際含義是「顧問」而不是指揮官。

令史迪威和蔣介石同感憤怒的是英國人的不守信用:

史:余昨晚告亞歷山大將軍,英軍必須挖掘深壕,建設強固工事,一如華軍之所為者。

委座:英軍如遇敵人對之作側翼行動,即有隨時後退之可能,吾人對此必須預有籌計。在敵來我退情形之下,小隊敵軍即可逼迫英軍不發一彈向後撤退。倘英方能決心不退,準備作戰到底,或至少如華軍在同古作戰之情形,對一地一陣,決心據守兩三日,然後吾人方能籌擬計畫。英方謂必盡最大力量,此言並不能作為確切肯定之保證。彼等據守一地,經一日即行撤退,亦可謂已盡最大力量。譬如在華軍並未到達唐得文伊(東定吉)以前,英軍即行撤退,則將奈何?是故英軍必先立下決心,據守一線,然後吾人方能籌擬計畫。假使英軍仍有撤退之可能,則吾人必須假定此種情形之到來而擬就辦法,以免臨時受窘,左右為難。

史:余與亞歷山大將軍最近一次會談中,彼聲言英軍將據守若干地區。然余對英方諾言亦已失去信心,亞歷山大將軍仍須注意英軍不再撤退之問題,彼必須停止此種後退行動,否則有失體面。

委座:然若英軍仍舊後退,則吾人將作何行動?

史:吾人必須據守曼德勒及答吉,而以棠吉及萊卡兩的保衛曼德勒之外圍陣地。

委座:若在曼德勒工事完成以前,而敵人進攻,則如何措置?

史:吾人應促英軍至少對敵人做一次反攻,如此則可給吾人以時間,俾將曼德勒之工事趕成。

委座:不必說英軍反攻,如英軍能守住其選擇之地點,余已感心滿意足矣。

與史迪威進行了這番無可奈何的談話後,蔣介石又得到了關於英國人的壞消息:曼德勒受到日軍狂轟濫炸,民眾死傷甚多,但英國人不許中國和美國的紅十字救援人員前往救援——作為緬甸的殖民的主人,英國人絕對不能讓緬甸人產生中國人和美國人比英國人好的念頭,他們釆取的辦法是不讓緬甸人與中國人和美國人發生接觸。

蔣介石和宋美齡一起赴曼德勒視察,一路見到「人獸屍體,朽腐狼藉,充塞街市,或有已燒房屋中,亦積屍累累」。 蔣介石命令迅速收屍消毒,不能讓這裡的遠征軍官兵陷於瘟疫;宋美齡更是就此事問詢了亞歷山大,亞歷山大否認英方拒絕中國紅十字醫護人員進入曼德勒。

英國人已經近乎無賴了。

蔣介石致信羅斯福:「我一生戎馬,從來沒見過像緬甸戰場上如此悲慘、全無準備、混亂和崩潰的情況。」

緊接著,史迪威也致信馬歇爾,告知緬甸局勢之惡劣完全出乎預料,因為英國人已經決定棄守緬甸,他們本來有許多部隊,「如果有心守的話」,必定不會是一路狂逃的情景。——「英國人寧可犧牲緬甸,既不願欠蔣介石任何人情,也不願答應緬甸民族主義者戰後可以改變地位。」

混亂的盟軍並不知道日本人正制訂著雄心勃勃的作戰計畫。

此時,中國遠征軍第五軍第二〇〇師已從同古轉至彬文那以北;第九十六師正在彬文那構築工事;第六軍暫編第五十五師主力向黑河、東枝方向移動,其中的一個營在同古至彬文那以西的毛奇至壘固地區接替了英軍的陣地;第六十六軍的先頭部隊新編第三十八師已抵達曼德勒。而英軍在放棄卑謬和阿蘭謬後,繼續向北偏西撤逃。日軍已經越過卑謬和馬圭,朝著仁安羌方向迅速推進。

四月三日,日軍第十五軍制訂了曼德勒會戰計畫——該計畫中所說的「敵軍」基本不指英軍。日本人認為,緬甸境內的英國人連敵人都算不上,僅僅是一群潰逃的難民而已。日軍準備擊敗中國遠征軍後,直接沖入中國雲南境內:

本軍以精銳兵團切斷臘戍方面敵人的退路,以主力沿同古——曼德勒公路和伊洛瓦底江地區向曼德勒方面前進,包圍敵軍主力的兩翼,在曼德勒以西,伊洛瓦底江地區壓倒並殲滅該敵;然後,在臘戍、八莫、傑沙一線以西捕捉、殲滅殘敵。同時,不失時機地以精銳之一部向怒江一線追擊。

為給彬文那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