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938年8月~1942年6月 第二十章 用最大的韌力和敵人拼下去

駐紮中國齊齊哈爾不到兩個月的日軍第五師團,官兵剛剛換上厚厚的冬季軍裝,就接到了向南開拔的命令。

日軍第五師團不但是中日甲午戰爭中的主力,還是一九〇〇年庚子事變時入侵北京的日本兵團之一。自一九一二年起,該師團就駐紮在中國東北地區,一直是關東軍的主力部隊。中國全面抗戰爆發後,第五師團在板垣征四郎的指揮下,先後參加南口會戰、太原會戰和徐州會戰。一九三八年,板垣征四郎調任日本陸軍大臣,該師團在安藤利吉中將的指揮下南下廣東,從大亞灣登陸佔領虎門要塞。安藤利吉升任第二十一軍司令官後,接替師團長職位的是日本陸軍省兵務局局長今村均中將。一九三九年九月五日,第五師團調駐中國齊齊哈爾地區,為日軍大本營直轄部隊。

第五師團為日本陸軍常設師團編製。此時的作戰序列是:師團司令部;步兵第九旅團,轄步兵第十一、第四十一聯隊,旅團長及川源七少將;步兵第二十一旅團,轄步兵第二十一、第四十二聯隊,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騎兵第五聯隊;野戰炮兵第五聯隊;輜重兵第五聯隊以及通信隊、衛生隊和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野戰醫院。師團齊裝滿員時總兵力約為兩萬八千人。

九月中旬,第五師團開始向渤海灣移動。至十一月初,師團各部隊在大連和旅順港同時登船。滿載著第五師團的艦隊向東行駛——那是日本本土的方向,官兵們激動不已,猜想著很可能要回國休整了,有人在甲板上徹夜不眠:

載運第五師團的運輸船,自十月二十七日至十一月三日之間連續從大連、旅順港起航,駛進了官兵們做夢都在懷念的瀨戶內海,在宇品港投錨。但是,嚴禁官兵上甲板,只可從船艙的小圓窗眺望廣島市的霓虹燈。

艦船在日本本土港口裝上高射炮等重型裝備後,再次起航,方向正南。龐大的艦隊很快駛入漆黑的海浪中,茫然無措的第五師團官兵沒人知道他們要到哪裡去。

此時,整個中國正沉浸在「長沙大捷」的喜悅中。

蔣介石在南嶽召集了第二次中國軍隊高級將領會議,會議的重要議題是:中國軍隊反攻的時刻到了。

首先,蔣介石認為二戰爆發後,日美關係發生了微妙變化,預計在今後三個月內,遠東局勢也將隨之發生重大轉變。最近的兩件事頗具說服力。一是十月九日,美國駐日大使格魯在東京日美協會宴會上,對日本軍閥進行了前所未有的斥責,說美國民眾對日軍在中國的野蠻暴行以及日軍對美國僑民的排斥普遍感到強烈憤慨,並說美國人深知日本軍閥聲言「建立東亞新秩序」的「詭謀」所在。格魯警告日本朝野,如不改變侵略政策,美日關係必將「有不可收拾之一日」。二是不久前日本人組織上海偽警察越界侵入租界區,美國國務卿赫爾當即表示,美國堅決反對「日本企圖改變上海租界現狀」,同時宣稱「美國在上海及遠東的駐軍決不撤退」。蔣介石認為:「這實在是國際外交形勢的好轉,關係於我抗戰前途最大的一件事,也就是我國兩年又三月的抗戰,尤其是去年此時武漢撤退迄今我全國軍民犧牲奮鬥所得的結果。」

……與遠東利害關係最切而實力最大的美俄兩國,對中日戰爭的政策趨向,既有明確之表示,其他英法兩國,此後亦必能堅定其一貫的立場,共謀壓制侵略暴力,亦為必然的趨勢。所以國際外交形勢,實在是一天一天明顯進步,足以助成我抗戰的勝利,而策進東亞之安全與和平……我們要求得國家獨立與民族解放,一切要求之於本身。如果我們本身健全充實,一切黨務政治經濟等都能及時進步,使前方抗戰能歷久彌堅,著著勝利,則外交情勢好轉,固然有利於我,即令不然,我們亦能獨立抗戰,自立圖強。反之,如果我們自身不健全,抗戰無進步,無論國家外交會不會好轉,即令好轉,我們也不能獲得如何大的利益……

蔣介石認為,剛剛結束的湘北作戰充分暴露出日軍衰敗的趨勢,而中國軍隊的奮勇抵抗,不但令國人信心更堅,還令國際觀感「煥然一新」。敵我軍民士氣的彼消我長,國際力量對日的明確反對,將促成中國軍隊轉入抗戰的反攻階段:

敵我兩方軍民士氣與心理之消長情形如此,實為我抗戰勝利最大關鍵。我全國軍民,實在越戰越強,而敵人越戰越弱。各位高級將領對於敵我兩軍這種戰鬥心理與戰鬥力量之轉變,要時刻注意研究,喚起部屬的注意。我們對本身力量的日加強固,如果沒有察覺,還不要緊,但敵人厭戰心理與敵軍所表露出來的最大弱點,我們一定要研究明白,多方設法來打擊他,以保持我們已得的勝利。更進一步說,僅消極地保持戰果還不夠,我們一定還要積極前進,發揚戰果;否則,我們如不前進,敵人就要前進……我們的戰略,應該是見到敵人的破綻,見到敵人厭戰不敢前進的時候,我們就立刻採取攻勢,決然攻擊前進。所以我們今後的戰略運用和官兵心理,一定要徹底轉變過來,要開始反守為攻,轉靜為動,積極採取攻勢。固然我們現在的武器與裝備,還不能從事於徹底的大規模的攻擊戰,但是我們一定要不斷研究出避實擊虛、乘間蹈隙的方法,使各地敵人都受到我們的打擊,不能不失敗退卻,如此次湘北戰勝之例……要知道,我第二期作戰的要旨所在,不是要在裝備上武器上與敵人決勝負,而重在戰略上與精神上來與我們的敵人決生死!

蔣介石擬藉助長沙會戰後中國軍民的高昂情緒,在全國各個戰區發動一次主動出擊的冬季攻勢。

無論二戰爆發後的國際形勢是否已對中國抗戰產生了積極影響,無論在中國戰場上敵我雙方的軍事力量是否發生了決定性改變,也無論侵華日軍的士氣是否到了蔣介石所說的「厭戰不敢前進」的地步,至少自抗戰全面爆發以來,中國軍隊從沒有大規模的主動出擊過。因此,中國軍隊的十二個戰區一起發動冬季攻勢,至少看上去具備了將侵華日軍一舉徹底打垮的陣勢。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蔣介石下達指示各戰區任務手令:

一、第一戰區,攻擊開封、博愛,牽制敵人。

二、第二戰區,應首先切實截斷正太、同蒲兩鐵路之交通,並肅清晉南三角地帶之敵。

三、第三戰區應以主力約十一個師,截斷長江交通,分由湖口、馬當、東流、大通、銅陵、荻港間,伺隙進攻,一舉突進江岸,佔領堅固陣地,並以輕重炮兵火力及敷設水雷,封鎖長江。

四、第四戰區,應以一部相機攻略湖、汕,主力掃蕩廣九路及南寧之敵。

五、第五戰區,掃蕩平漢線南段信陽、武漢之敵,進取漢口,並向漢宜公路之敵攻擊,截斷襄花、漢宜公路之交通。

六、第八戰區,應以一部協同第二戰區作戰,主力攻擊歸綏附近之敵。

七、第九戰區,應向粵漢北段正面之敵攻擊,重點指向蒲圻、咸寧一帶,並向武昌挺進,同時攻擊南昌及南潯鐵路,進襲瑞昌、九江之敵。

八、第十戰區,仍任原河防,並依晉南三角地帶攻擊之進展,準備以一部渡河擴張戰果。

九、蘇魯戰區,應以廣正面由東西兩面向泰安、臨城間及銅山、酴縣間攻擊,以冊應沿江方面之作戰。

十、晉察戰區,應以主力切斷保定、邢台間及石家莊附近敵之交通,一部切斷滄縣、德縣附近敵之交通,以冊應山西方面之作戰。

此外,並規定各戰區攻勢開始日期,除第五、第九兩戰區攻勢日期,限於十一月二十六日以前實施外,其餘助攻方面,限於十一月底、主攻方面限於十二月上旬,分別實施。

這份手令如果落在日本人手裡,不知道他們該是如何的驚愕。中國軍隊真能在如此廣闊的區域發動如此規模的反擊作戰?如果尚不具備如此的軍事能力,蔣介石的自信又是從何而來的?——只是,無論如何,日本人必定會十分沮喪,因為如果中國方面實施大規模反攻,不僅以侵華日軍現有的布防難以應對,且經過兩年多的艱苦作戰,非但沒有在軍事上把中國軍隊打垮,中國軍隊居然還主動反攻了。

日軍第五師團已經駛過台灣海峽,在風浪的顛簸中繼續向南。

艦船上的官兵脫下棉衣換上單衣,心情隨著氣溫的升高逐漸燥熱起來。

中國方面發動的冬季攻勢開始了。

各戰區根據軍事委員會的命令,相繼開始向當面日軍進行反攻作戰。但是,除了第一、第八戰區的作戰讓蔣介石基本滿意外,其餘戰區無一例外都受到了蔣介石的斥責。

衛立煌的第一戰區,在豫東和豫北兩個方向發起進攻。在豫東,第三集團軍切斷開封至蘭封間的公路和鐵路,賀粹之的第八十一師同時向開封和蘭封實施攻擊,並一度突入開封城內,燒毀日軍第三十五師團的一個指揮部和一座軍用倉庫。騎兵第二軍襲擊商丘,點燃了日軍機場內的汽油庫,前來增援的日軍騎兵第四旅團半路遭到中國軍隊的伏擊。在豫北,新編第五軍、第四十七軍和第九軍等部隊破壞了與平漢鐵路相通的公路,裴昌會的第四十七師一度攻進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