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938年8月~1942年6月 第十七章 中國實在太大了

日本陸軍認定,凡是與水和炎熱有關的作戰,非波田支隊莫屬。

這支由駐守台灣的混成旅團為基幹組成的部隊,因旅團長波田重一的名字而被稱為波田支隊;後來的新任旅團長名叫飯田祥二郎,於是支隊又改稱為飯田支隊。一九三九年二月,飯田支隊接到的作戰任務是:攻佔中國的海南島。

海南島,面積三萬三千多平方公里,是僅次於台灣的中國第二大島。海南島南隔南海與越南相望,北隔瓊州海峽與廣東雷州半島相對。

「海軍對佔領海南島所抱的遠大企圖,其構想堪與陸軍對滿洲所抱的企圖相匹。」 日本海軍始終對南太平洋抱有極大野心,他們不甘心跟在陸軍後面經營沒有海軍施展餘地的北方。這也是日本軍部和內閣對於亞洲擴張的總體「藍圖」究竟是「北上」還是「南進」長期爭執的根源。就日本人制訂的「東亞新秩序」而言,「東亞」所指的地理範圍十分廣泛,包括了東北亞和東南亞。早在一九三八年四月,日本陸軍準備發動武漢作戰時,海軍就在台灣總督府設立了海軍武官府,專門研究「南進」的相關策略和計畫。到了九月,以台灣總督府名義擬定的《南方外地統治組織擴充強化方策》和《海南島處理方針》相繼出籠。這兩個文件,把佔領海南島與控制東沙、西沙和南沙群島聯繫起來,同時也與向南太平洋擴張的戰略聯繫起來:「鑒於海南島在軍事上和經濟上的重要性……應著眼於帝國對外擴充統治的精神,確立對該島的全部統治實權」;「確立對以海南島為中心的東沙群島、西沙群島和新南群島的堅強支配權,使之與台灣相結合,作為帝國南方政策的前進據點,以圖強化遂行我國既定國策」 。日本海軍堅定地認為,海南島必是未來日本向南太平洋延伸的前沿據點,因此在大本營研究廣州作戰時就希望一併佔領海南島。「另外,海軍表示特別關心獲取海南島的地下資源」。——對於資源萬分匱乏的日本來說,海南島不但令官方和軍方垂涎欲滴,就連「工商界」都已「非常關心此一天然資源寶庫」。

儘管日本人意識到,攻佔海南島很可能會觸及英、法的利益從而引起國際爭端,因為海南島距離法屬越南和英屬緬甸已經非常近了,可日本海軍還是認為機不可失:「佔領海南島是基於軍事需要這種解釋,終究難以取得是等諸國的諒解。而且,佔領海南島還將間接的影響美國及荷蘭等各國,彼等當然會疑懼日本的領土野心……海南島的佔領可否,不應依據對歐美諸國的影響來判斷,考慮我方的南洋政策,此時佔領海南島,對我方來說是千載一遇的良機,此點要予以考慮。」

一九三九年一月十九日,大本營發出「大陸命第二六五號」:

一、為建立對華南進行航空作戰及封鎖作戰的基地,大本營計畫攻佔海南島重要地方。

二、第二十一軍司令官應協同海軍,以軍的一部兵力佔領海口附近的要地。

三、有關細節由參謀總長指示。

當天,日軍參謀本部指定:陸軍以飯田支隊為基幹,海軍以第五艦隊為基幹,登陸時的航空作戰也由海軍擔任。預定的攻擊時間是一九三九年二月上旬。

日本陸軍第二十一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和海軍第五艦隊司令官近藤信竹商定:在未來海南島佔領區內,陸上警備由陸軍負責,海上警備由海軍負責,機場、港口等由陸軍和海軍共同管理和使用。「攻佔海南島作戰稱『Y作戰』,與陸軍協同進行的海口方面的作戰稱『甲作戰』,海軍單獨進行的三亞、榆林方面的作戰稱『乙作戰』」。

儘管日本陸軍和海軍戰前作了大量的現地偵察,秘密測量航道水情並設置隱秘標誌,還提前在海南島西北方向的潿洲島建起一個臨時機場以提供支援。但是,進攻海南島的作戰真正打響後,日軍這才知道他們準備多日的作戰更像是一次海陸聯合登陸演練。

二月八日,飯田支隊的兩個步兵聯隊、一個炮兵聯隊和一個工兵聯隊,在海軍第五艦隊的護衛下,從中國萬山群島錨地起航,向西南行駛約二百三十海里,於第二天夜晚十時抵達海口以西約二十公里的澄邁灣拋錨;海軍和陸軍聯合指揮部則乘坐第五艦隊旗艦「鳥海」號重巡洋艦在海口北面的瓊州海峽停泊。十日凌晨二時三十分,日軍開始在澄邁灣的東北角登陸。

此時,海南島上的中國防禦部隊已全部被調至廣州作戰方向,島上只剩下少量的地方部隊,包括瓊崖守備司令部保安第五旅一團的九百多人、二團的七百多人、獨立自衛隊的三百多人以及守備隊新徵集的壯丁一千多人,還有秀英炮台守備隊二百五十人,總計約四千人。登陸的日軍擊退中國守軍微弱的抵抗,迅速擴大登陸場,並向縱深迅猛發展。天亮後,秀英炮台向日艦開炮,但炮台很快就被日機炸毀了。十日中午,日軍佔領海口,下午佔領瓊山,黃昏佔領海口以南的安定以及東南的清瀾港。

中國瓊崖守備司令王毅率殘部退入海南島腹地的深山中。

日本海軍的單獨作戰,是把八百六十人的橫須賀特別陸戰隊、七百三十人的吳港特別陸戰隊、八百六十人的佐世保特別陸戰隊合編在一起,乘坐艦船繞島向南,於十四日凌晨抵達海南島南端的三亞港。五時,日軍開始登陸,沒遇到任何抵抗就佔領了三亞、榆林和崖縣。

然後,日本海軍和陸軍南北對進,迅速佔領了海南島全境。

三月三十日,日本政府聲稱中國的南沙群島「作為自古以來無主的珊瑚島嶼」從現在開始歸日本所有了: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年)三月三十日,政府把曾有日本人在那裡進行過開採磷礦的南中國海的新南群島(香港以南一千三百公里,現在的南沙群島)作為自古以來無主的珊瑚島嶼,宣布歸日本領有,按台灣總督府令屬高雄市管轄。新南群島位於法屬印支北部灣以東三百二十浬的海面,法屬印支以地理上的理由也想爭奪領有該島,因此,三月三十一日外務省召見了法駐日大使安利,將本件通知了他。四月十八日以官報明確地向內外發出公告。我國是根據自大正六年(一九一七年)以來日本人走在其他國家前頭投下巨額的資本和永久性設施,從事對該群島的經濟開發的歷史事實而宣布領有的。執行本宣言的是海軍。

日本沿用殖民主義者的一貫伎倆,把任何他們認為需要佔領的土地一律稱為「無主的土地」——南沙群島自古以來為中國所有,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已經得到國際社會的公認。日本人不但宣稱南沙「是無主的珊瑚島嶼」,而且給自己找了個「走在其他國家前頭投下巨額的資本和永久性設施」的理由,且這一無賴邏輯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日本政府的官方文件中,其侵略行徑令人髮指。

蔣介石稱日軍佔領海南島是「發動了太平洋上的滿洲事變」。

反應最激烈的是美、英、法、荷等國,因為列強意識到日本已將對華戰爭延伸到了他們利益所在的南太平洋。英、法政府責成各自駐日大使向日本政府提出詰問,高度關切日本佔領海南島的目的和性質。美國則把派往大西洋的艦隊調回太平洋以牽制日軍南進。面對與西方列強的矛盾激化,日本外相有田八郎宣布:「攻佔海南島是出於加強華南沿岸的封鎖,加速蔣政權崩潰的軍事上的需要,並沒有領土野心。」

到底是佔領,還是不佔領?日本方面因國力和軍力不足而產生的糾結,終歸無法戰勝其不斷膨脹的擴大佔領區的野心。

早在日軍攻佔武漢後,日本陸軍部就達成了這樣的共識:雖然蔣介石政權受到重創,其勢力範圍被嚴重壓縮,但也不能就此對之採取放任態度,「需要適當進行各種工作促其崩潰」,而為了配合這些工作仍有必要進行局部作戰。僅就武漢地區而言,岡村寧次的第十一軍作為一支「強大的作戰軍」,被賦予了壓制洞庭湖、長江方面中國軍隊的任務,同時還要尋找這一地區中國軍隊的主力予以殲滅,以不斷重挫重慶國民政府的抗戰意志。只是,無論指向何方的作戰,都「應力求避免擴大戰局」。

岡村寧次將下一個進攻目標指向了湖北腹地。

漢水是長江的重要支流。漢水流域被稱為「江漢平原」,是中國著名的豐饒之地。漢水從襄陽到漢口段被稱為襄河,襄河以東,西依荊山,東據大別山,北有桐柏山,南是大洪山以及長江,一片沃野被四面天塹緊緊環繞。這個區域內公路縱橫:自襄陽到沙市的襄長公路、襄陽到漢口的豫鄂公路、漢口到唐河的漢唐公路、棗陽到唐河的棗唐公路、漢口到宜昌的漢宜公路以及從平漢路上的花園車站經安陸、隨縣、棗陽直抵襄陽的襄花公路。這些公路蛛網般將鄂北與豫南交界地帶的隨縣、棗陽和襄陽等重要城鎮連接起來。襄陽、隨縣和棗陽地區,自古便具重要的軍事意義:東可以俯瞰武漢,西可控制商洛,北可進至南陽,南可威脅江陵。

日軍佔領武漢後,隨棗地區的戰略位置顯得格外突出。中國的東部地區已基本都被日軍佔領,中國軍隊主力被迫轉入西部山地和高原地帶。這時候,在長江以北,通往中國西部的主要交通要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