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938年8月~1942年6月 第十六章 相持階段的到來

一九三九年元旦,陪都重慶。

為加強抗戰後方的縱深,國民政府決定成立一個新的省份:西康省。西康省位於川藏之間,分康定、雅安和西昌三個區,轄區面積相當於五個浙江省。被任命的西康省政府主席,是與蔣介石有著很深隔閡的川軍首領劉文輝。為了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抗戰,劉文輝特地把雅安最寬的一條街命名為「中正街」。人煙稀少的西康省,漢族與少數民族雜居,少數民族多數是康巴人。在當時的中國,沒多少人清楚西康到底是什麼樣地方,只是其省會康定後來卻為國人熟知——因為那首「張家大哥」愛上了「李家大姐」的《康定情歌》膾炙人口。

執政的國民黨人,自一九三九年初開始,按照軍事委員會的說法,即抗戰的「第二期」開始時,竟然發現政府已經沒錢了。

抗戰近二十個月,國民政府丟掉了二十五個主要城市,幾乎涵蓋中國所有的物產精華地區。農作物豐產區以及工礦企業集中地相繼落入日軍之手,使包括糧食在內的主要農產品的生產和收購受到極大打擊;東南沿海地區的重要工礦企業雖向後方轉移了大部,但原材料供應短缺、生產設備陳舊以及技術工人的缺乏,使得整個國家的工業生產能力急劇萎縮。國民政府的稅制中沒有所得稅,國家財政收入主要依靠海關,但沿海的上海、天津、青島、廣州、汕頭、南通、寧波等重要海關丟失後,國家的財政收入至少損失一半以上。蔣介石曾經說過,全國只要四川、雲南和貴州三省不丟,就一定能夠取得抗戰的勝利。但是,不知他說這話時,是否考慮到了作為一屆政府支撐一場戰爭的財政能力。財政收入大幅減少,支出卻大幅上升。中國軍隊的武器、彈藥、飛機、油料等主要軍事物資都要依賴進口,世界上所有的軍火商都認為此時的中國是個利潤豐厚的大市場,於是國外黑心的軍火商人與國內承辦軍需的官吏勾結在一起,導致國民政府的軍火採購黑幕重重,每一發子彈和每一顆炮彈都貴得嚇人。武漢失守後,中國軍隊尚有三百萬官兵位於前方,後方訓練中的壯丁也有一千一百萬,僅吃穿這一項,養活所有現役和非現役的官兵每一天都是一筆驚人的開銷。況且,在這片飽受戰火蹂躪的國土上,還有數量驚人的難民需要政府救濟,還有湧向雲、貴、川三省的數量可觀的教授、教員和學生需要政府資助——中國自民國以來就有把教師納入高薪收入階層的慣例,但本身已處在顛沛流離中的國家教育部,哪裡還有那麼多的大洋既能供發放又能供支出?

世界輿論普遍認為,僅就國民政府的財政能力而言,中國的抗戰頂多還能支撐半年。

可是,儘管國家財政已經瀕臨崩潰,還是要養活數量龐大的軍隊。在中國廣袤的國土上,沒有足夠數量的軍隊,便無法支持與日軍在漫長戰線上的軍事對峙。

武漢失守後,中日兩軍在正面戰場的對峙態勢是:

衛立煌的第一戰區:主要作戰兵力十二個步兵師和一個騎兵師,戰場地域以洛陽為軸心,背靠豫西伏牛山,鉗制著晉南中條山,與佔領同蒲路(大同至風陵渡)南段和豫北的日軍平田健吉的第三十七師團以及前田治的第三十五師團對峙。

閻錫山的第二戰區:主要作戰兵力三十二個步兵師和五個騎兵師,戰場地域以晉西南的吉縣為軸心,囊括了晉西數縣,背靠陝北宜川,與佔據太原的日軍筱塚義男的第一軍對峙。

顧祝同的第三戰區:主要作戰兵力二十二個步兵師,戰場地域以皖南屯溪為中心,背靠浙贛閩腹地,與日軍藤田進的第十三軍對峙。

張發奎的第四戰區:主要作戰兵力十八個步兵師,戰場地域以廣東韶關為基地,與日軍安藤利吉的第二十一軍對峙於北江、西江兩側。

李宗仁的第五戰區:主要作戰兵力三十四個步兵師和一個騎兵師,戰場地域以湖北襄樊為根據地,主力位於鄂北和豫南的大洪山、桐柏山區。戰區副司令長官李品仙率桂軍的兩個軍滯留在平漢路以東的大別山區,以牽制或阻滯日軍西進。

朱紹良的第八戰區:主要作戰兵力六個步兵師和四個騎兵師,戰場地域以蘭州為基地,指揮西北馬家軍和傅作義的部隊,與日軍岡部直三郎的蒙疆軍對峙於綏蒙與黃河河曲地帶。

薛岳的第九戰區:主要作戰兵力五十二個步兵師,戰場地域以湖南衡山為基地,與日軍岡村寧次的第十一軍對峙於贛湘鄂邊的幕阜山脈以及鄱陽湖和洞庭湖畔。

蔣鼎文的第十戰區:作戰兵力九個步兵師、一個騎兵師,戰場地域為陝西省周邊。

另外,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統轄的敵後游擊區是:于學忠的魯蘇戰區,主要作戰兵力七個步兵師和部分游擊部隊,戰場地域為江蘇省北部和山東省;鹿鍾麟的冀察戰區,主要作戰兵力五個步兵師、一個騎兵師以及河北游擊部隊。除此之外,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還直轄三十二個步兵師,其中二十三個步兵師用於一線部隊的輪替和應急作戰,主力配置在衡陽至桂林之間;剩下的九個師布置於川康陝地區,任務是「綏靖」。

儘管中國軍隊陸軍總兵力已達二百四十二個師又四十個旅,可打起仗來卻總是捉襟見肘。就中國軍隊綜合戰鬥力而言,每場作戰都須投入對戰日軍十倍左右的兵力,此時日軍侵華兵力總數已達四十多萬,中國軍隊一線戰場配置三百萬兵力顯然不夠。由於與日軍連續苦戰近二十個月,中國軍隊中有不少部隊已徒有其名,傷亡過重,缺額甚多,基本失去了繼續戰鬥的能力,亟待補充。南嶽軍事會議提出在全國徵調百萬新兵的計畫。雖然中國人口充沛,壯丁不少,但散沙一樣的國民徵調起來十分困難;且中國軍隊的官兵,特別是新兵,普遍缺乏政治和軍事訓練。因此,南嶽軍事會議確定了「三分之一」計畫:三分之一的部隊擔任一線作戰,三分之一的部隊擔任敵後游擊,另外三分之一的部隊調到後方整訓,爭取一年之內把全國軍隊輪訓一遍。可是,在戰爭仍在進行的時日里,這一輪訓計畫直到數年後戰爭結束時都沒能完成。

三分之一的部隊擔任敵後游擊的設想,顯示出中國最高統帥部的這種認識:在戰爭的第二期,敵後作戰的重要性已等同於正面戰場。蔣介石決定舉辦游擊訓練班,由他親自兼任訓練班主任,並請游擊戰的行家裡手共產黨將領出任講師。一九三九年二月十五日,第一期游擊訓練班正式開學,學員一千零四十六人,分別來自軍事委員會指揮機關、中央軍校、各戰區部隊、各地政府機關等。教學內容主要包括游擊戰戰略、戰術、技術以及民眾運動和游擊戰政治工作。湯恩伯任教育長;葉劍英任副教育長,負責講授訓練班主課《游擊戰概論》;而周恩來擔任國際問題講師。周恩來後來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彙報說:「這幾乎是我們接近中央軍官最好的機會,只可惜人去少了。因為人去多,不僅可以擴大我們的影響,而且可以培養我們自己的知名幹部。」 但是,周恩來也發現,雖然做中央軍的工作最重要,但中央軍軍官卻「最難接近,最難工作」。不排除訓練班的學員中有決心堅持敵後作戰的軍官,但是,連蔣介石本人都明白,游擊戰是共產黨武裝的專利,國民黨軍不但學不來,也學不會。後來的戰爭進程證明,蔣介石游擊作戰的設想和計畫都沒有得到有效執行。

毫無疑問,共產黨武裝不但是敵後戰場的絕對主角,而且憑藉著民眾工作的經驗和傳統,其軍事力量必定以驚人的速度膨脹。因此,中國共產黨及其武裝力量的存在,至少在日軍暫時還沒有發動更大規模的進攻時,成為國民黨人的心頭之患。

一九二九年一月七日,國民政府頒布抗戰第二期作戰指導方案:

方針

國軍應以一部增強被敵佔領地區內力量,積極開展廣大游擊戰,以牽制消耗敵人。主力應配置於浙贛、湘贛、湘西、粵漢、平漢、隴海、豫西、鄂西各要線,極力保持現有態勢。不得已時,亦應在現地線附近,盡量牽制敵人,獲取時間之餘裕,俟新戰力培養完成,再行策動大規模攻勢。但第四戰區應儘先集中有利部隊,轉移攻勢。

部署

戰鬥序列及作戰地境如另紙。

要領

一、第四戰區,應以國軍一部,配合民眾武力,實施機動性游擊戰,主力確保現在態勢,速行整補,俟增調部隊到達,轉移攻勢,保持主決戰方面於東江方面,擊破侵入之敵,至少須吸收敵多數兵力而消耗之。

二、第三戰區,應以一部加強游擊兵力,指向京滬杭要線,襲擊敵人後方,並保持沿江據點,腰擊敵人艦船,繼續妨害其運輸。主力應儘可能保持現在態勢,盡量吸收敵人多數兵力而消耗之。

三、第九戰區,應以一部向武漢及沿江各要點游擊,並保持九宮山游擊根據地,不斷襲敵後方。主力配置於浙贛、湘贛、粵漢各要線,極力保持現在態勢,盡量吸收敵人多數兵力而消耗之。

四、第五戰區,應以一部保持大別山游擊根據地,積極向鄂東、豫南、皖北游擊。主力守備荊沙(漢宜公路)及襄樊(襄花公路)各地區,極力保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