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937年7月~1938年8月 第十一章 不讓鬼子過黃河

一九三八年五月十九日,中國空軍兩架B-10重型轟炸機從武漢起飛,在寧波機場加油後,於二十日凌晨三時,分別飛臨日本熊本市、久留米市、福岡市、佐世保市和長崎市上空——中國空軍重型轟炸機投下的不是炸彈,而是兩百萬份《告日本國民書》。

這份由中國國民政府發布的、以蔣介石口吻寫就的告知書,詳細說明了日軍在中國究竟幹了什麼,日軍對中國的侵略將給日本國民帶來什麼:

……

抗戰已一周年矣,諸君雖怵于軍閥淫威,諒亦必有沉重不勝之回想,貴國軍部不嘗謂不戰即可屈服中國乎?不嘗謂不過二三月短期間即可速戰速決乎?然今則竟言必須準備長期作戰矣。彼輩逐步困難,不得不一再變更其欺騙諸君之方式時,諸君幾多兄弟子侄,已變大陸之鬼;幾多閨中少婦,已作未亡之人;幾多之幼小兒女,已成無告之孤,諸君所得於戰爭者究何在?即以我東北四省而論,被彼輩攫取,已曆數年,然諸君除負擔龐大之戰費外,又何所獲?

……

尤有一事,中正實不忍言,但又不能不言者,厥為對婦女同胞之暴行。自十歲左右之幼女,乃至五六十歲之老婦,一遭毒手,閤(闔)族難免,或數人輪姦污辱,使受辱者不旋踵而呻吟斃命。貴國向來尊重禮教,崇尚武德,為世界所稱道。詎至今日,貴國軍人行為上之所表現者,不特禮教掃地,武德蕩然,直欲絕滅人倫,違逆天理!如此軍隊,不僅日本之恥辱,亦留人類之污點……而諸君在國內猶為軍部宣傳所蒙蔽,以為渡華作戰死亡之子弟,皆是為國犧牲之榮譽國殤。寧知此等死者,皆為軍閥驅使強迫下之冤魂,或負無窮之罪惡,或懷悲憤而沒世,不但無榮譽可言,且使貴國全體國民同蒙不可洗滌之千載污名矣。

統上所述,諸君因受蒙蔽,或罕聽聞,但國際正義之士,已有文字照片傳播於全世界,並世人類莫不引為羞恥。然而諸君全體固不能負其責。負其責者,乃彼輩狂妄之軍部也。軍部喪失人性,不能以理智御下,故在下者均無紀律,乃至上行下效,共趨於罪惡之深淵,而以製造罪惡相誇競。任何國家,斷無紀律擾亂軍隊墮落至此,而猶可不敗者。諸君若不及時急起,聲討軍閥,制止侵略,則貴國前途之可悲,實不堪設想!

這是日本歷史上第一次有異國戰機飛臨其領空。

盧溝橋事變爆發後,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的二十架96式陸基攻擊機,曾從朝鮮半島的濟州島起飛,飛越黃海轟炸中國首都南京。事後,日本人認為,這是世界上「第一次渡洋爆擊」,是「世界最初的航空作戰」。 日本人絕對想不到,經過近一年的對華作戰,中國空軍的有限力量損失殆盡,而就在日本大肆宣傳中國在其皇軍的「神威」下已無還手之力時,中國空軍竟然也能越洋飛臨日本進行「爆擊」且安全返航。更何況,伴隨著中國空軍戰機的轟鳴聲,日本國民看到的是威力毫不遜色於炸彈的東西——兩百萬份告知書如同暴雪漫天狂舞。

中國空戰史將銘記這幾位勇士的名字:中國空軍第十四隊隊長徐煥升少校,副隊長佟彥博上尉,飛行員蔣紹禹中尉、蘇光華中尉,以及通信員陳光斗少尉、吳積沖少尉,領航員雷天春少尉、劉榮光少尉——其中,佟彥博、蘇光華以及雷天春、吳積沖,都在後來的對日作戰中為國捐軀。

《告日本國民書》,是一九三八年三月在武漢召開的國民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一份決議。

南京陷落後,國民政府面臨著政略和戰略上的調整,以便重新組織全國的抗戰,於是決定召開國民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以確定今後的戰爭任務和行動方針。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於三月二十五日致電國民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提出八項建議:

一、號召全國人民以中華民族必勝的信心,誓與日寇抗戰到底,指出只有持久戰才能致日寇的死命。堅決反對一切投降妥協悲觀失望的傾向。

二、繼續動員全國武力人力財力為保衛西北、保衛武漢而戰。在前線,徹底貫徹執行陣地戰、運動戰、游擊戰三者適當配合的新戰略。在敵人後方堅決援助與發展廣泛的人民的自衛戰。

三、繼續擴大與鞏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首先即鬚髮布以孫先生三民主義為基本原則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共同綱領,作為動員全國人民共同奮鬥的明顯鵠的。再在這一綱領下,建立一種各黨派共同參加的某種形式的民族解放同盟。

四、繼續擴大與鞏固國民革命軍。切實加強軍隊的政治工作,嚴緊軍隊紀律,認真改善徵兵制度。

五、繼續改善政治機構。首先應該召集真能代表全國民意的全權的國民大會,通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共同綱領,制定各種實施綱領的具體法令,大量吸收全國人民各黨派中的愛國志士參加政府。切實整頓地方政府,洗刷貪官污吏。

六、繼續全國人民的動員。普遍組織民眾的自衛隊、游擊隊,大量扶植與發展一切抗日救國與工人的、農民的、青年的、婦女的、各界的、職業的民眾團體,頒布民族統一戰線總方針下言論、集會、結社、出版、信仰自由的民主法令。

七、實施優待抗日軍人家屬,豁免戰區地賦等改善民生的法令。

八、組織抗戰的經濟基礎,建立國防工業,發展軍需工業,改進農業。

四月一日,國民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通過了《抗戰建國綱領》:

甲、總則

(一)確定三民主義暨總理遺教為一般抗戰行動及建國之最高準繩。

(二)全國抗戰力量應在本黨及蔣委員長領導之下,集中全力,奮勵邁進。

乙、外交

(三)本獨立自主之精神,聯合世界上同情於我之國家及民族,為世界之和平與正義共同奮鬥。

(四)對於國際和平機構及保障國際和平之公約,儘力維護,並充實其權威。

(五)聯合一切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之勢力,制止日本侵略,樹立並保障東亞之永久和平。

(六)對於世界各國現存之友誼,當益求增進,以擴大對我之同情。

(七)否認及取消日本在中國領土內以武力造成之一切偽政治組織,及其對內對外之行為。

丙、軍事

(八)加緊軍隊之政治訓練,使全國官兵明了抗戰建國之意義,一致為國效命。

(九)訓練全國壯丁,充實民眾武力,補充抗戰部隊,對於華僑回國效力疆場者,則按照其技能,施以特殊訓練,使之保衛祖國。

(十〉指導及援助各地武裝人民,在各戰區司令長官指揮之下與正式軍隊配合作戰,以充分發揮保衛鄉土捍禦外侮之效能,並在敵人後方發動普遍的游擊戰,以破壞及牽制敵人之兵力。

(十一)撫慰傷亡官兵,安置殘廢,並優待抗戰人員之家屬,以增高士氣而為全國動員之鼓勵。

丁、政治

(十二)組織國民參政機關,團結全國力量,集中全國之思慮與意見,以利國策之決定與推行。

(十三)實行以縣為單位,改善並健全民眾之自衛組織,施以訓練,加強其能力,並加速完成地方自治條件,以鞏固抗戰中之政治的社會的基礎,並為憲法實施之準備。

(十四)改善各級政治機構,使之簡單化,合理化,並增高行政效率,以適合戰時需要。

(十五)整飭綱紀,責成各級官吏,忠勇奮鬥,為國犧牲;並嚴守紀律,服從命令,為民眾倡導,其有不忠職守,貽誤抗戰者,以軍法處治。

(十六)嚴懲貪污官吏,並沒收其財產。

戊、經濟

(十七)經濟建設應以軍事為中心,同時注意改善人民生活,本此目的,以實行計畫經濟,獎勵海內外人民投資,擴大戰時生產。

(十八)以全力發展農村經濟,獎勵合作,調節糧食,並開里荒地,疏通水利。

(十九)開發礦產,樹立重工業的基礎,鼓勵輕工業的經營,並發展各地之手工業。

(二十)推行戰時稅制,徹底改革財務行政。

(二十一)統制銀行業務,從而調整工商業之活動。

(二十二)鞏固法幣,統制外匯,管理進出口貨,以安定金融。

(二十三)整理交通系統,舉辦水陸空聯運,增築鐵路公路,加辟航線。

(二十四)嚴禁奸商壟斷居奇,投機操縱,實施物品平價制度。

己、民眾運動

(二十五)發動全國民眾,組織農、工、商、學各職業團體,改善而充實之,使有錢者出錢,有力者出力,為爭取民族生存之抗戰而動員。

(二十六)在抗戰期間,於不違反三民主義最高原則及法令範圍內,對於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當與以合法之充分保障。

(二十七)救濟戰區難民及失業民眾,施以組織及訓練,以加強抗戰力量。

(二十八)加強民眾之國家意識,使能輔助政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