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937年7月~1938年8月 第七章 使中華民族永存世上

當上海戰事逐步擴大時,中國最高統帥部一度忽視了山西戰場。

在山西與河北的交界處,太行山縱貫南北,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整個華北地區。自古以來,山西便是華北的西部屏障,控制了山西就等於在制高點上控制了華北。因此,要確保華北就必須確保山西,而攫取華北也必須控制山西。——華北日軍從戰事一開始,便將主攻方向放在了晉北,依據的就是這一軍事常識。

但是,南口戰役結束後,當平綏路上的日軍大舉向山西推進時,蔣介石卻把位於第二戰區的湯恩伯的第十三軍調往了淞滬方向。對此,閻錫山表示嚴重不滿,稱其「急其所緩緩其急,何異補瘡把肉剜」 。共產黨人對此也有異議,認為蔣介石「沒有清楚認識到保衛山西的重要戰略意義,未能以更多的精銳部隊首先使用于山西的保衛,這是後來山西失利致使整個華北局勢處於不利的一個重要原因」 。

日軍攻破平型關和雁門關後,攻勢直指太原,蔣介石這才意識到山西對於全國戰局的重要性:「我們與日本人打仗,不怕從南方打,也不怕從北方打,最擔心的是日本人由盧溝橋入山西,再經漢中,入四川。」 蔣介石擔心的是中國抗戰後方的安全——戰爭剛剛開始,如果沒有了後方,仗還怎麼打下去?

日軍第五師團師團長板垣征四郎急欲佔領太原。

按照戰爭初期日軍參謀本部的意圖,華北戰事應限定在華北的平原地區:「華北方面軍的作戰地區(不包括航空),大概定位連接石家莊—德州一線以北。」 但是,板垣征四郎認為,必須全面控制山西,至少要佔領太原:「攻克太原的作戰基本理論,是根據這個古來公認的『制伏山西就能制伏華北,制伏華北就能制伏全中國』而得出的。」板垣征四郎的參謀美山要藏大佐說:「當時第五師團的官兵,幾乎都對這句話有一種魅力性的使命感,就好像是能用它來克服一切困難的一種咒語一樣。」

關東軍與板垣征四郎的看法高度一致,即必須使用強大武力控制山西和華北。之後,迅速建立由日本人掌控的偽政權,以從根本上保障「滿洲國」的「國防安全」。日軍參謀本部最終同意了板垣征四郎的請求,於一九二七年十月一日下達了攻擊太原的作戰指令。日軍華北方面軍隨即命令關東軍一部歸板垣征四郎指揮;命令河北境內的日軍一部突破石家莊中國守軍的防線,沿正太路(正定——太原)向井陘方向發起攻擊,冊應第五師團。——井陘,位於河北的石家莊以西,山西的娘子關以東,是正太鐵路線上從河北通向山西的要衝。

閻錫山自太和嶺口撤退,剛一回到太原,就收到了蔣介石要求他堅守山西的命令,而且要求他堅守的時間越長越好——至少要一個月以上。為此,閻錫山請求將平漢線上的衛立煌的第十四集團軍調歸第二戰區指揮。蔣介石答應了。——閻錫山主動請求中央軍部隊進入他的山西地盤,這在以往是絕對不可能的。

衛立煌的第十四集團軍,中國陸軍的精銳部隊之一,至少看上去與閻錫山的晉軍完全不一樣:官兵清一色的深灰色軍裝,扛著清一色的七點九毫米口徑步槍。機槍也不少,甚至還有專門打坦克的德式山炮。大部分人操廣東或安徽口音,坐下來休息時不怎麼說話,行軍時愛唱歌,唱的是衛立煌填詞的《第十四集團軍軍歌》:

這是我們的地方,

這是我們的家鄉,

我們第十四集團軍,英勇堅強為祖國的生存而奮鬥,

團結得好比鋼一樣。

服從命令,保衛邊疆,

聯合民眾,抵抗暴強。

把自己的力量,獻給祖國,完成中華民族的解放。

十月四日,衛立煌先於部隊抵達太原。

見到衛立煌,閻錫山不住地慨嘆「是咱把你求來的」。

第二天,閻錫山、周恩來、衛立煌、傅作義以及剛剛上任的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黃紹竑等人一起討論忻口防禦問題。對於敵情,大家一致的判斷是:「敵以主力由大營、繁峙,以一部由大同、雁門沿汽車路進攻,另以一部由陽方口(位於雁門關西南)附近實行牽制攻擊,以使其主力攻擊容易。」 因此,決定中國守軍依託東起五台西至寧武附近的山脈,以忻口以北各處要地為作戰支撐,縮短戰線、集中兵力對南下的日軍進行阻擊。具體部署是:以朱德的第十八集團軍為右翼,衛立煌的第十四集團軍為中央,楊愛源的第六集團軍為左翼,傅作義的第七集團軍為總預備隊。

因為日軍已經攻佔了晉北要地,其攻勢的鋒刃筆直地向南而懸。這導致了閻錫山對於太原正北面的忻口過於警覺,而忽視了太原以東娘子關方向的防守。為此,毛澤東專門致電周恩來,委託他提醒閻錫山:華北的日軍佔領石家莊後,定會沿著正太鐵路向西進攻,因此娘子關方向必須派出重兵把守,這樣才能確保忻口戰場側背的安全。毛澤東認為,進入山西的日軍總數不過兩個半師團,為了確保晉北的各佔領區,日軍需要分出兵力守備。因此,攻擊忻口的日軍,頂多一個師團。如果我軍部署妥當,是有可能擊敗敵人的,但前提是娘子關必須安全穩固。否則,一旦華北戰場的日軍西進,只要通過了娘子關,不但太原近在咫尺,閻錫山還會因日軍的左右夾擊而被迫兩面作戰。——在忻口阻擊、後方襲擾與娘子關堅守這三個必須堅持的作戰要點中,毛澤東明確地將堅守娘子關放在第一位。

十三日,毛澤東致電周恩來、朱德、彭德懷:

……可否向蔣(蔣介石)程(程潛)閻(閻錫山)提議任命黃紹竑為娘子關、龍泉關沿太行山脈以東各軍(紅軍不在內)之總司令,以統一指揮確保娘子關。因娘子關不失則太原雖失仍可支持,如娘子關失守則華北戰局立即變為局部戰,失掉了全局的意義。須知華北戰局重點並不在太原,而在娘子關、龍泉關一帶之太行山脈。如太行山脈及正太路在我手,敵進太原如處瓮中,我軍是還能有所作為的……

無法得知閻錫山對於毛澤東的提醒是否真正理解並給予過充分重視。儘管後來負責娘子關作戰的副司令長官黃紹竑依據毛澤東的提醒,將第一軍團孫連仲部調往娘子關作為預備隊,但從整個山西戰場的兵力分布看,中國軍隊布防娘子關方向的兵力仍是過於單薄。後來的戰爭發展進程證明,毛澤東對娘子關的擔心不幸成為事實,從而令中國軍隊在山西戰場的作戰出現了令人扼腕的遺憾。

就在中國第二戰區制訂作戰計畫的時候,板垣征四郎指揮日軍第五師團步兵第二十一旅團以及獨立混成第二、第十五旅團集結於代縣附近,之後開始攻擊崞縣和原平。

四日,日軍佔領代縣西南方向的陽明堡,繼續南下攻擊崞縣時,被中國守軍王靖國的第十九軍擊退。五日,日軍攻擊陽明堡以西的陽方口,中國守軍獨立第七旅與日軍徹夜激戰後,退守段家嶺、瓦窯一線,日軍佔領了陽方口以南的寧武縣城。下午,日軍獨立混成第二旅團逼近崞縣北關,第十九軍獨立第二旅的兩個團與日軍於城北混戰,在日軍猛烈炮火的打擊下,中國守軍陣地大半被毀,四〇七團團長劉良相、團附高振麟陣亡;第二〇五旅特務排和四〇七團殘部奉命發動反擊,但因部隊傷亡過重被迫退入崞縣城內。

日軍混成第十五旅團同日開始攻擊原平。

此時,衛立煌的第十四集團軍主力尚在車運途中,最早也要到八日前後才能抵達忻口戰場。這就意味著,原平和崞縣一線的中國守軍必須死頂不退,儘力遲滯日軍南下的速度。可是,就在這時候,閻錫山下達了向日軍全面出擊的命令,要求左、中、右三個方向的中國軍隊向當面日軍發起攻擊,騎兵部隊同時在大同附近切斷平綏鐵路以絕日軍後路。閻錫山的目的是對南下崞縣、原平的日軍實施圍殲——無人知曉,在主力部隊尚未展開時,何以能夠做到全面出擊。眼前最迫切的問題是:包括八路軍在內,中國守軍必須堵住南下的日軍,為主力部隊在原平以南、太原以北的忻口布陣,贏得必要的時間。

七日,日軍獨立混成第二旅團在二十餘架飛機、二十餘門重炮和三十餘門山炮的支援下,向崞縣發起猛攻。崞縣的城牆倒塌了十餘丈,中國守軍的工事全部被毀,城內的電話線路均被切斷,千餘日軍步兵在坦克的前導下開始了集團衝鋒。下午,東橋陣地上的四〇九團傷亡殆盡,四一〇團團長石煥然率殘部三百餘人前去增援,在路途中遭日軍衝擊全部傷亡。日軍從倒塌的城牆缺口蜂擁而入,中國守軍在殘酷的巷戰後殘部退出縣城。崞縣陷落。

這一天,在原平方向,日軍獨立混成第十五旅團與中國守軍第一九六旅形成對峙。

崞縣失守,中國軍隊失去了阻擊的支撐點,同時也失去了反擊的支撐點,這讓閻錫山發布的全面出擊的命令瞬間成為泡影。

八日,閻錫山命令忻口全線改為守勢。

毛澤東就八路軍各師作戰問題致電周恩來、朱德、彭德懷:

甲、完全同意周與程潛、閻錫山共商決定之作戰計畫。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