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937年7月~1938年8月 第四章 喪師失地未有如是之速者

八月,沿著津浦路南下的日軍,突然遇到一群紅臉的中國人。

在天津南面的津浦鐵路線上,有一個小站名叫靜海。小站邊有一條減河。天津被日軍佔領後,北方的大雨仍舊斷斷續續,減河水因此漲起來,河面足有二十米寬。在長滿茂密蘆葦和雜草的兩岸堤壩之間,橫著一座木製拱橋。

日軍陸軍中將磯谷廉介指揮的第十師團在天津大沽口登陸後,沿著津浦鐵路向南推進。當其前鋒第三十三旅團第十聯隊在泥濘之中推進到減河邊那座木橋時,突然愣住了。

一群中國軍人,不但臉紅得耀眼,而且每人舉著一把刀柄很長的大刀——日本人大多熟知中國古代人物關羽,在他們的記憶里畫像中的關羽便是這般模樣。

這群中國軍人,就是從天津撤退下來的第二十九軍第三十八師獨立第二十六旅的官兵。天津失守後,部隊向南撤退,退到了靜海車站,官兵們停下來準備死守。旅長李致遠認為,兵力和武器都不如日軍,要吸取在天津城區與日軍拼陣地戰的教訓,除留一個營守車站、一個營守縣城外,專門用一個營在津浦路兩側打游擊——鬼子來的人少就往死里打,人多就與他們轉圈子,不能讓日軍直接攻擊我們的主陣地。日軍的裝甲火車曾試圖衝進靜海車站,但官兵們在鐵軌上鋪上麥秸並埋設了地雷,日軍的裝甲火車沒敢再往前開。車上的日軍下車後想攻擊車站,被打游擊的那個營抄了後路,日軍丟下十幾具屍體跑回去了。

這次,師部下達的命令是:一個大隊的日軍正沿著津浦路急速南下,他們要通過那座木橋搶渡減河,擔任津浦路沿減河至海岸邊防禦任務的獨立第二十六旅要阻止日軍南下。他們在減河邊苦守了二十多天。

李致遠旅長召集團長和營長們訓話:如果不把日軍頂回去,讓他們順利過了河,師的防線就會垮。所以,這一次,獨立第二十六旅要在減河邊與鬼子玩命。

……我大聲而肯定地說:「我們要死守這條河,每團選出敢死隊,每人帶著長把大刀和四顆手榴彈,用洋紅抹成大紅臉,衝過橋去,用大刀砍!」我問誰願領敢死隊?當時朱團長把胸脯一拍激昂地說:「我帶著去!」說著把上衣一脫,跑到他選出來的敢死隊前說:「脫了光背,將紅抹上,跟我來!」這一百多人全跟去了,馬團選出來的一百多人也去了。我看人數太多,想攔住,他們還是都跑過去了。用長柄大刀,是根據過去的戰鬥經驗,因為我們的刺槍術不敵日軍,將大刀把接長三尺,在白刃戰時有利。每人一包洋紅抹臉,據說日本人怕紅臉,也是表示我們流血死拼的決心。

敢死隊呼喊著衝過橋去。日軍面對突然出現的一片紅光和長柄大刀沒有任何準備,愣了片刻後掉頭就往回跑。軍靴上沾滿了泥,跑起來很笨拙,二百多把長柄大刀不由分說地亂劈下來,瞬間就砍倒了不少鬼子。後面趕來的日軍被嚇得魂飛魄散的敗兵沖亂了,也跟著往回跑。一個日軍軍官被劈下馬來,混亂中沒有人能顧及他。中國官兵殺紅了眼,連旅長調他們回來的號音都沒聽見。李致遠之所以命令他們回來,是敢死隊隊員都沒帶槍,怕他們殺出去遠了吃虧。號聲不管用就派副官騎馬去追,快馬終於追上了朱團長,敢死隊這才罷手返回。

但是,仍有一些弟兄沒能活著回到減河邊。

官兵們把所有的船都鑿沉了,然後在木橋上潑上汽油放了一把火。

日軍僅用少數兵力就佔領了中國北方政治和軍事中心平津地區,這使得日本大多數軍政要人更加輕視中國的抵抗能力與決心。日軍開始制訂在整個華北的作戰計畫,其最終目的是:迅速對華北地區的中國軍隊和參戰的中國空軍以毀滅性打擊,從而「根本解決華北問題」。在華北作戰結束之前,不與中國方面作外交上的任何交涉,也不允許第三國干涉——要「使南京政府在失敗感下不得已而屈服,並由此造成結束戰局的機會」。 一九三七年八月,中國駐屯軍在結束平津地區的「第一期作戰」後,迅速制訂出「第二期作戰」計畫。該計畫不但把駐紮在河北的中國軍隊稱為「侵入者」,而且以橫掃一切的狂妄聲稱「所到之處將敵消滅」:

一、為消滅侵入河北省的敵野戰軍,計畫待大致集中完後進行決戰。首先向保定、滄州一線前進。主決戰方面定位於沿平漢線地區。決戰時間預定在九月下旬或十月上旬。

二、軍使逐步集中的第五師團及鈴木兵團,從平綏沿線地區開始作戰,席捲察哈爾省,進入山西北部和綏遠地區。為此,須與關東軍緊密協作。

這一作戰至少應在主力決戰之前佔領張家口附近。情況允許時,還將調第五師團主力迅速到河北作戰地。

三、在保定、滄州附近的會戰,向石家莊、德州之線追擊。

四、根據情況決定以後作戰指導。預料軍在第二期以後,或將冊應可能在山東方面和揚子江下遊方面進行作戰的作戰軍。

五、軍在八月十二日左右,由鈴木兵團消滅南口之敵,一舉奪取八達嶺,並掩護第五師團挺進。

六、使逐次集中的第五師團沿平綏線,首先向張家口方向作戰,消滅侵入察哈爾省的中國軍隊。在八達嶺以西的作戰,由第五師團長指揮,使與關東軍密切配合。

七、軍以兩個師團(第六、第二十)由平漢線方面,以一個師團(第十)由津浦線方面採取攻勢,向保定、滄州一線前進。

九月中旬開始前進,下旬進入保定、滄州附近敵之陣地前沿。決戰日期,計畫在九月下旬或十月上旬。

八、敵若開始進攻,則我軍不要等待全部兵力集中,即開始攻擊前進,所到之處將敵消滅。

但是,計畫還未實施,日軍大本營又暫時修改了進攻方向。

這也是減河邊的中國軍人能夠堅守二十天的重要原因。

日軍位於平津地區的部隊,被命令將主攻方向首先轉到沿平綏鐵路向西的張家口。其原因是:關東軍急切的希望解決「蒙疆問題」,即佔領中國的內蒙古、綏遠和察哈爾地區,以確保「滿洲國」側後的安全。同時,在華北地區的平漢線、津浦線作戰開始前,必須掃除後方的威脅。

擔任平綏線攻擊任務的日軍主力第五師團尚在集結中。

中國駐屯軍第二十師團獨立混成第十一旅團,奉命率先向南口地區的中國守軍發起攻擊,目的是奪取八達嶺等長城一線的要地為後續開來的第五師團開路。

中國方面對日軍作戰企圖的判斷是:「敵國為使現在平津一帶敵軍之作戰便利起見,將以有力之一部先進佔平綏各要點(張家口、南口等處),而後或深入山西,以威脅我第一戰區之側背;或轉進於正定、保定方面,以直接協力於其在平津部隊之攻擊。」 之所以判斷日軍會首先攻擊平綏線,是因為南口一線地理位置極其重要,是中國軍隊的「旋迴之軸」:「平綏線為第二戰區之生命線,亦中蘇聯絡之生命線,更為我國軍旋迴作戰之能實施與否之中樞線。應以南口附近為旋迴之軸,以萬全、張北、康保等地方為外翼。要固守南口、萬全,國軍作戰方有生機;要攻略張江、赤城、沽源,國軍方能展布。如南口、赤城、沽源之線,始終為國軍保有,則平津方面之敵,決不敢冒險南下。」

據此,中國方面決定:「固守南口、萬全之線」。

中國的平綏鐵路,自北平起,經張家口、大同,直到包頭,是聯繫華北北部的一條交通大動脈。平綏路東段的重鎮南口,是北平通向西北地區的門戶。南口附近高山峻岭,關隘重重,內外長城蜿蜒於鐵路兩側,是中國北方著名的天險。日軍企圖進犯張家口,佔領察哈爾省,然後分兵晉、綏,中國軍隊要保衛察哈爾、山西、綏遠三省,對於南口的控制都是必須的。

早在七月底至八月初,蔣介石針對南口防禦就下達了一系列命令:位於綏東地區的湯恩伯的第十三軍緊急備戰;察哈爾省政府主席劉汝明負責炸毀青龍橋八達嶺一帶的鐵路;綏遠省政府主席傅作義、太原緩靖公署主任閻錫山做好迎戰準備;調第八十四師高桂滋部「迅即集中張家口」,協助劉汝明「固守張垣」;令第二十一師(師長李仙洲)和第八十四師合併為第十七軍,高桂滋任軍長,歸劉汝明指揮。

蔣介石要求南口陣地應「深溝寬壕,使敵騎與坦克不能侵入」,讓日軍的機械化長處「無所用」;同時,特別要求湯恩伯、劉汝明以及傅作義「切實聯繫」,「死守勿失」。

但是,任何事情,只要在中國,都有可能變得萬分複雜。

首先,要與日軍在南口地區打仗了,而這一地區跨越第一、第二兩個戰區以及河北、察哈爾兩省,參戰的部隊有西北軍、晉軍、中央軍和其他雜牌軍。由於部隊組成複雜,各有各的指揮,那麼讓誰當戰場總指揮才能讓各路部隊都聽從軍令?從一般常識上看,與西北軍、晉軍都有淵源的傅作義擔任總指揮比較合適,蔣介石也這樣認為,但在任命第七集團軍前敵總指揮的時候,蔣介石還是任命了中央軍系的湯恩伯。由於湯恩伯指揮不動除中央軍以外的任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