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部 玫瑰再見 (3)

黃媽來開門,看到我那模樣,大吃一驚,我整個人籟籟地抖,卻不是因為冷。

庄國棟正在吃早餐看報紙,見到我這個樣子,連忙說:「你怎麼了?你怎麼臉如金紙?」他走過來。

我如遇溺的人見到救星,抓住他雙臂,顫抖著嘴唇,卻又說不出話來。

「快換衣服,有什麼慢慢說,快換衣服。」他說。

黃媽趕快把干浴袍放在我手中。

我脫下濕衣服,披上浴袍,老莊將一杯白蘭地交在我手中,我正需要酒,呵,酒,一口而盡,辣得喉嚨嗆咳。

「你怎麼了?」老莊再一次問。

我硬咽地說:「她,她……」

「什麼事啊?」他又問。

「怎麼會這樣?」我顫聲問,「她竟是我的繼母,庄,她是我的繼母。」

「上帝。」老莊說,「上帝。」他的臉色也轉為灰白。

「庄,我等了她一生,她竟是我繼母。」我欲淌出血來。

「啊震中,可憐的震中。」

我躺下,瞪著雙眼看著天花板。

「震中,忘掉整件事,你唯一可做的,便是即刻忘記整件事。」

我大聲嚎叫,「忘記,忘記,你叫我怎麼忘記?你為什麼不忘記十五年前的情人?朱麗葉何不忘記羅密歐?但丁何不忘記庇亞翠絲?」我瘋了似,「你們滾開滾開滾開!我不需要你們,走開!」

他並不走開,他坐在我面前。

老黃媽聞聲過來看,我一隻水杯朝她擲過去,她被庄拉在一旁,才避過災難。

庄大聲喝道:「你文瘋還是武瘋?你個人不幸的遭遇與別人有什麼關係?你想嫁禍於誰?你還算是受過教育的人?」

黃媽躲了出去。

我用雙手緊緊抱住了頭,「讓我死吧,讓我死吧。」

「真是公子哥兒,」庄冷笑,「死得那麼容易,你不是不信命運嗎,現在你可以拿出力量來鬥爭了。」

我看著庄,眼淚忽然汩汩而下。

「我明白了,」我說,「庄,為什麼你會說沒了這個人,以後的日子活著也是白活,為什麼你接了一封信,整個人會發抖,為什麼你朝恩暮想,了無生趣,為什麼一個大男人,竟會淌眼抹淚,我現在完全明白了,庄。」

老莊不出聲。

隔了很久很久,「震中,你隨我返倫敦,忘記整件事。」

我痛哭。

又隔了很久,他問:「她是否長得很美,震中?」

我簡直不懂得回答,美麗,她何止美麗!我狂叫起來。

黃媽再一次探頭進來,「庄少爺,我去請個醫生。」

庄說:「不妨,黃媽,這裡有我。」

他待我痛叫完畢,還是那麼冷冷地看著我。

「你比我勇敢,你至少敢叫出來。」他說。

我告訴他:「我不會跟你到倫敦去。」

「你留在這裡幹嗎?」他反問,「跟你老子搶一個女人?」

聽了庄的話,我忍不住大聲哭泣。

庄厭惡地說:「你這種少爺兵,平日理論多多,一副刀槍不入的模樣,一到要緊關頭,沒有一點點用,馬上投降,痛哭流涕,看了叫人痛心。」

我掩臉飲泣。

「我知道你難過,震中,你總得想法子控制你自己,我們像兄弟般的感情,我總是幫你的。來,振作起來,我們回倫敦去。」

我嗚咽說:「我們不該回來。」

他黯然說:「你說得對,我們不該回來,這個地方不適合我們,走吧。」

我與庄就如此收拾行李離開。

父親對於我這種行為非常生氣,因我臨別連電話都不肯與他說。

上飛機的時候,是庄挾著我上去的,我整個人像殭屍般。

父親皺著眉頭,叫庄多多照顧我。

我為了不使他太難過,編了一個故事來滿足他。

我吞吞吐吐地說:「爹爹,是為了一個女孩子的緣故,她催我回倫敦……她寂寞。」

父親略有喜意,仍板著臉,「是嗎?」他問:「為何不早說,帶她一起回來?是中國人還是洋妞?」

「中國人,家裡頗過得去,因此有點小姐脾氣,不敢帶回來。」

爹爹放心了,「她折磨你,是不是?」呵呵地笑,「女人都是這個樣子,一會兒天使,一會兒魔鬼,否則生活多乏味。下次帶她回來,說爹爹要見她。」

「是。」

我與庄終於上了飛機去。

庄說:「你爹爹多愛你。」

爹爹們都一個樣子,總希望兒子成材,給他帶來重子重孫。

我閉上眼睛說:「他現是最愛他的新太太。」

「那也是很應該的事。」

我開始喝酒。我從沒有在飛機上喝過酒,但這次我索性大喝起來。

庄並沒阻止我。

飛機是過很久才到的,我喝得七葷八素,嘔吐了許多次,差點連五臟都嘔了出來。

「嗬,嗬,」我痛苦地掩著胸,「我就要死了。」

庄冷冷地說:「放心,你死不了。」

「老莊,人家喝醉酒,不過是略打幾個嗝,然後就作滾地葫蘆,為什麼我這麼辛苦?」

「因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他像一塊冰。

「唉。」我靠在他身上。

肉體的辛苦使我暫時忘記了心靈的痛苦。

「天旋地轉,」我呻吟,「我像墮入無底深淵,救救我,救救我吧。」

庄半拖半抱地將我搬下飛機,幸虧我們記得通知姐姐們。

大姐衝過來,「怎麼了,震中……庄先生,震中怎麼了?」

大姐的聲音中充滿關懷,我聽了悲從中來,「大姐。」

庄喝止我,「你少動,你撲過去,她可扶不住你。」

大姐問:「是喝醉了吧?」

「是,開頭調戲全飛機的空中小姐,隨即嘔吐,令全機的侍應生服侍他,他這條機票花得值得。」

在我眼中,大姐既溫柔又愛我,她的臉漸漸變幻成母親的臉——「媽媽,媽媽!」我嚎叫著。

他們把我塞迸車箱里。大姐憐惜地問:「怎麼叫起媽媽來了?」

「要緊關頭,誰都會想起媽媽,戰場里的傷兵,血肉模糊地躺著,都忽然念起媽媽的好處來了。」庄說。

「庄先生!」大姐吃驚地掩住嘴。

「往哪裡去?」庄問道。

「往舍下先住幾天,然後找間公寓安頓你與震中,牛津那邊……」

我轉呀轉呀,身子輕飄飄地墜進一個無底洞里,完全無助,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辛苦地硬咽,但終於失去了知覺。

我並沒有醉死。

或是心碎而死。

我只是睡著了。

真可惜。

醒來的時候,在小姐姐家客房裡。

客房一切作粉紅色,非常嬌嗲,像小女孩子閨房,我一睜開眼睛,便看見天花板上那盞小巧的水晶燈,暗暗地泛著七彩光華。

我想起了媽媽,也想起了玫瑰,我內心痛苦,頭痛欲裂,雙重煎熬之下,簡直死無葬身之地。

我大聲叫人。

小姐姐進來,「醒了嗎?嚇死人,替你準備好參湯了。」

「拿來,」我說,「參湯也將就了。」

「你想喝什麼?」小姐姐瞪眼問。

我說:「三分人心醒酒湯。」

「羅震中,你幹嗎不醉死了算了呢?」

我嘆口氣:「你咒我,你咒我。」其實我何嘗不想,只是這件事,說易不易,說難不難。

我問:「老莊呢?」

「人家到倫敦分公司報到去了,像你?」小姐姐說。

「他倒是決定洗心革面,」我偶然說,「新年新作人。」

「你幾時也學學他呢?」

「我?我何必學他,他發一下奮,他兒子好享福,我不發奮,我兒子也好享福。」我喝了參湯。

「新年了,也不見你狗口裡長出象牙來。」小姐姐接過空碗。

我呆了一會兒,問她,「小姐姐,你戀愛過嗎?」

「當然戀愛過,不然怎麼結的婚?」

「不不,不一定,」我說,「小姐姐,戀愛與結婚是兩回事。」

「震中,你在說什麼啊?」小姐姐埋怨。

我抬頭,不響。

「起床洗把臉刮鬍須,來。」

我轉個身。幹嗎我還要起床?這世界對我來說還有什麼意義?太陽不再眷顧我,照在我身上,我起床也是枉然。

「震中,你怎麼了?」小姐姐起了疑心。

倘不是為了爹爹,為了姐姐們……

「震中。」

「我這就起來了。」

「震中,你住在我這裡,好好調養身子。」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