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複製人 6、殺人狂

公牛維理·曼世泰因登上了檢閱台。

上午10點鐘,全體男女隊員集合完畢。

「現在我宣布,」

曼世泰因惡狠狠的講話聲一子鎮住了男女隊員們。

「今天,又有一名光榮的突擊隊員被選中出征,交給他的任務一定會完成的,今天人選的是帕特利克·卡克。帕特利克·卡克請到前面來。」

帕特利克面如土色,靠在了傍邊的鹿田身上。

出征就意味著死亡。帕特利克兩腳顫抖,幾乎都站立不住了。

上來兩個隊員抓住了帕特利克的手。

帕特利克想說點什麼,但是,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鹿田目送著帕特利克,他的兩隻腳也在打顫。

帕特利克被拖向基地本部。

軍事訓練開始了,訓練中,鹿田始終在思考著帕特利克的事情。

訓練結束後,鹿田跳進游泳池裡。

同時在克里塔島上遭綁架的松本幸一來到他旁邊。

「鹿田,跟我一塊游,我有話對你說。」

「知道了。」

鹿田和松本並排游著。

「帕特利克被帶走了,這是我們當中的第一個犧牲者。我們不能再忍耐了。我們組織起來發動暴動吧。秋垣、上原他們都贊成,英國人中也有很多人贊同。」

「可是,怎麼干呢?」

基地司令部是不能襲擊的,有公牛在那兒,通常有三十人以上的守備隊員一連二十四小時處於戒備狀態。自動槍會把他們全撂倒的。

「不襲擊司令部,我們衝到三樓去。」

三、四樓除了公牛以外,誰也上不去。透過玻璃窗可以看見有很多男人和女人在那裡工作。然而,這些人卻從來不到二樓來,在三樓和四樓他們各有各自的房間,還有餐廳、酒吧,房頂上還有游泳池,偶爾能看見赤身裸體的男人和女人。

基地總有人外出吧,但卻從沒有誰看見過他們。

地下一定有一條特別通道,人們由那裡乘車出入。

「怎樣才能上到三樓呢?」

有一道厚厚的鐵門擋在那裡。

「醫療中心的素根·賴內克,我們就襲擊賴內克醫生。」

醫療中心在二樓,醫生和護士並不常在。有了病人和傷員的話,一般是賴內克醫生帶著護士下來。

「我們說有人生了急病、賴內克醫生和護士就會下來的。我們扣押他們,然後,用他們的指紋上樓去。也不知三、四樓在幹什麼,反正先衝上去,抓幾個人做人質,命令交出武器,讓他們講出出口在什麼地方,然後逃走。」

「順便還可以救出帕特利克。否則,我們一個個的,都會被殺掉。」

「知道了,我參加。」

這是在玩命,但除此之外毫無辦法。鹿田想了很多。

平時有射擊訓練,但在那時發動暴動幾乎不可能。子彈每人只發兩粒;來福槍有十支;輪換著射擊。而且,周圍還有手持自動卡賓槍的警備隊員擔任警戒。稍一反抗,當場就會把你全身打得滿是窟窿。

鹿田跟松本分了手。

鹿田游到一個白人姑娘旁邊,拉著她的手上了岸。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腹部,示意自己要做什麼。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姑娘說話的語氣,就象詢問早餐吃什麼。

白人姑娘毫無表情地看了看他,問道。

「趴下。」

「好吧。」

白人姑娘趴卧在地上,鹿田看了看她那又大又白的臀部,撲了上去。

他想這也許是最後一次了。暴動失敗的話,自己就可能被殺掉。鹿田用手抓住白人姑娘的兩隻手,緊緊抓住,拉了起來……那姑娘被拉得前身仰起。不一會兒,她就劇烈地動喘息起來……

入夜以後,有人突然生了急病。

情況很快反映到了司令部。

生病的是松本,肚子疼。他被人用擔架擔到了醫療中心。

賴內克醫生帶著護士下來了。

在門口埋伏著十九名男人,為了保守秘密計畫只限於從克里塔島上被綁架的人知道。

十九個人襲擊了賴內克醫生和護士。一會兒,松本從床上下來了。

監視的守備隊員聽到外邊的響動,正想出去看看。

松本用椅子將他打倒,奪下了他的手槍,跑出了大門。

他們20個人一起脅迫賴內克醫生和護士乘電梯上到三樓。

賴內克醫生把手放在了門上。

電梯廳內四周圍都是門,哪個門都需要有電腦管理的指紋。

「喂!怎麼啦?」

賴內克醫生的手紋也不開門了。

「你們完了。」

賴內克醫生宣佈道。

「電腦在第一道門時就現了異常情況。現在又感覺到我緊張的心跳。」

「那你冷靜一點嘛!」

松本用槍捅了他一下。

「你用槍逼著我,我能平靜下來嘛?」

「好!我收起槍,你冷靜一點吧。」

「不行了。你們失敗了。電腦系統一旦發現異常現象,會馬上通知給司令部,守備隊立即就會趕來的。你們死了這條心吧。這裡的防備是萬無一失的,企圖逃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我想放你們逃走,也會被電腦系統識破的。」

「……」

松本沉默了。

電梯上來了。

公牛曼世泰因和三個守備隊員手握自動卡賓槍站在了電梯廳里。

「誰是主謀?」

公牛的吼叫聲震憾了整個大廳。

「我。」

松本交出了手槍,剛才是插在腰間的。

松本被帶上了手銬。

所有的人都被帶到司令部內的刑訊室。

松本全身衣服被剝光,手腳被捆綁在凳子上。

「你們好好看著!誰不守規矩,就是這種下場。」

曼世泰因把電極插到松本的肛門中。

另一頭塞入他口中。

鹿田眼巴巴地看著眼前一切。

公牛打開了電門,松本渾身開始劇烈地痙攣。手腳、脖子、胸部、腹部都被固定死了。所以,只有身體在抽搐。

公牛看著松本笑了。

松本馬上就昏了過去。即使這樣,公牛也不拔掉電極。松本的身體還在抽搐著。

公牛關掉了電源。

這次,他拔掉肛門上的電極,把它挾在松本的陰莖上。

公牛又一次的開了電源。

松本的大腿根處和面部又開始抽搐。

公牛露出了一副狩笑模樣,一邊笑,一邊加大了電流量。

鹿田看到松本全身癱瘓了。

公牛把電門開到了最大。

關掉電源時,松本已經死了。

壟斷關西財界的大人物松本幸太郎的孫子松本幸一就這樣被殺掉了。

「都滾吧!」

曼世泰因吼叫著。

曼世泰因命令守備隊員收拾屍體,自己喝起威士忌來。

他喝得很高興。

「給我帶個女人來!」

殺人的快感激起了他的肉慾。

一會兒,一個守備隊員領來了一個白人姑娘。

曼世泰因赤身裸體地坐在椅子上。

「脫光衣服,快!」

這姑娘還不到20歲。曼世泰因讓她趴扶在自己身上,而自己悠閑地喝著威士忌。

——中鄉和伊能要來了。

曼世泰因早就等待著他們了。

狂傲的曼世泰因準備用這個姿態迎接中鄉和伊能嗎?

論起殺人的話,誰也比不了他。

維理·曼世泰因並不是他的真名,他原名叫奧特·古羅斯。18歲的時候,古羅斯已經殺了三個人了。那是一場酒後打架,古羅斯用刀子刺到一個人的胸部、一個人的腹部和一個的喉管,三個人都被殺掉了。殺了人後,他馬上就離開了漢堡。

乘坐貨船偷渡到法國。

上岸後,馬上就到了外國人部隊的辦公室。

從此,奧特·古羅斯的名字消失了,而一個曼世泰因誕生了。

曼世泰因的殺人技術進一步得到了磨練。

外國人部隊對曼世泰因來說是再合適不過的工作崗位了。當時,法國正在與阿爾及利亞的獨立戰線進行殊死的戰鬥。

曼世泰因儘管人高馬大,但卻十分敏捷。而且,還很擅長隱身術。夜間潛入敵陣,用刀子切斷對方的喉嚨是他的拿手好戲。

逐漸地這一技能也日趨高深純熟了。

他並不僅僅是殺人。

也曾俘虜過敵人進行拷問。

曼世泰因的拷問,沒有點膽量的勇士是不敢睜開眼的,用鉗子活剝掉人的十根手指甲,剝腳指甲,切掉耳朵,用手指挖出眼球,切掉陰莖、切掉睾丸等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