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複製人 4、器官移植

麻醉分析。

男人綁在床上。醫生對他進行靜脈注射。

房間里擠進了中鄉廣秋、伊能紀之,弗朗西斯科·迪爾迦德三個人。

這是一家靠近聖維森提的執各斯市的一家醫院。

9月12日,夜。

抓獲這傢伙的當夜,便開始爭分奪秒地勸說他自供。沒有時間把他帶到里斯本去了。

對他沒必要實施拷問,只需注射一點麻醉劑就行了。

麻醉劑中有異戊安密妥、苯甲二氧氨、硫噴妥納、巴比士酸鹽等許多成份。只要靜脈注射進一定量的藥劑,人就會陷入半昏迷狀態。這樣的話,他必定會把所知道的情況都說出來的。這種葯原是為精神病患者研製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它開始作為間諜的坦白劑使用。

醫生給他注射了異戊安密妥。

將0.25克的異戊安密妥結晶體溶於生理食鹽水進行靜脈注射。

僅這麼一點量,他就會陷入半昏迷狀態,把什麼都講出來的。

「好了吧。我們趕快問他吧!你的名字叫什麼?」

由中鄉來提問。

「米勒·瑪伊亞。」

「國籍、年齡?」

「以色列人,34歲。」

他半睡半醒地說。

瑪伊亞幾乎閉上了眼睛。

「你的職業?」

「外國人——部隊。」

他流露出一絲抵觸情緒。

「你說外國人部隊,是法國的嗎?」

「是的。」

「明白了。」

中鄉叼上煙捲。

「伊能,你來問他!這種歷史問題,我最討厭了。」

中鄉坐在椅子上喝起威士忌來。病房裡帶進了威士忌、冰塊和水。

「我來吧!」

迪爾迦德主動說道。

「那正好呀!什麼外國人部隊,這些我們只在歌里聽說過,實在是外行呀,對吧?伊能?」

「的確如此。」

伊能也喝起酒來。

「是誰命令你們來殺中鄉和伊能的?」

迪爾迦德開始了審訊。

「是頭兒。」

「頭兒的名字叫什麼?」

「曼世泰因,維理·曼世泰因。」

「這位曼世泰因的隊伍在哪裡?幹什麼?」

「現在——已經辭掉——外國人部隊了。」

「什麼時候辭的?」

「叛逆者、戴高樂當上總統的第二年。」

「因此,他被送到科西嘉島去了嗎?」

「是的。」

「那以後怎麼樣了呢?」

「他接受了克洛德·彼揚的請求。」

「什麼人?克洛德·彼揚?」

「是一位率領外國人部隊的法官國軍官,但是,他被叛逆者戴高樂問了叛亂嫌疑罪,於是彼揚大尉辭掉了外國人部隊。」

「於是,你和頭兒曼世泰因一起,跟著克洛德·彼揚走了,是這樣嗎?」

「是的。」

「幹什麼了?」

「僱傭軍。」

「在什麼地方作戰?」

「很多地方。」

「講清楚點!」

「剛果、羅德西亞、安奇拉、莫三比克等地。」

「那,後來呢?」

「隊長彼揚大尉戰死了。」

「曼世泰因代替了他。」

「是的。」

「我們書歸正傳,曼世泰因的大本營在那裡?」

「摩洛哥的塔瑪利斯。」

「部隊的規模?」

「約五十人。」

「在那裡做什麼?」

「擔負綠色行進——推進——訓練中心的防衛。」

「這個綠色行進推進訓練中心為什麼要殺中鄉、伊能呢?」

「我不知道,這是頭兒的命令。」

「僱傭你們頭兒的是什麼人?」

「不知道,我只知道叫他頭兒。」

「那個訓練中心的防衛結構怎麼樣?」

「它建在一個伸進大海的半島之上,四周有紅外線警戒著,人一突破它,機關槍就會自動瞄準入侵者射擊。」

「中心的面積?」

「15萬平方米。」

「是一個什麼樣的建築?」

「我不知道,我們只能看見地上兩層那部分。」

「地上兩層里有訓練員嗎?」

「有男的,還有女的。」

「是那些綁架來的男女嗎?」

「是的。」

「他們在幹什麼?」

「軍事訓練,」

「男女都參加嗎?」

「是的。」

「全都是年輕人吧?」

「有紀律嗎?」

「對攝取酒精有一定規定,性交卻十分自由。」

「就是說可以群居亂交嗎?」

「是的。」

「有幾個國家的人?」

「有世界名國來的各種各樣的人種,男的女的都有。」

「你聽說過卡克公爵這個名字嗎?」

「沒有聽到過。」

「好,我都清楚了,瑪伊亞。」

迪爾迦德停止了詢問。

「其他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沒有了。」

中鄉說著站了起來。

他拿起了注射器,他往注射器里抽進空氣,然後注射在瑪伊亞的胳膊上。

「你幹什麼?」

「幹掉他。他再跟別人講的話,我們就難以得手了。」

中鄉回答著臉色都嚇變了迪爾迦德,把空氣注射完,隨手放下了注射器。

「可以請教一下嗎?」

中鄉回到椅子上。

他往杯里倒入威士忌,遞給了迪爾迦德。迪爾迦德沉默了許久。

「我似不殺他,反把他交給貴國警察的話,警方會同樣使用麻醉劑讓他講出來的,那可就成為世界性新聞了。你想其結果會怎麼樣呢?」

「這個嘛……」

迪爾迦德不再爭執了。

米勒·瑪伊亞快死了。最多只有一分鐘的時間了。血管注入空氣,就會引起栓塞,大腦會缺氧而壞死。由於注射上了異戊安密妥,瑪伊亞處於半昏迷狀態,所以,他會十分平靜地死去的。

突然,迪爾迦德想起了發生在史瓦濟蘭的首都姆巴巴納和伯尼拉飯店的一件事情。他被穆辛巴斯近衛軍司令包圍了,差一點喪命。現在在夢中還常常浮現出野蠻人劈開他腦袋的情景。

在倫敦警視廳里,如果遲一步的話,他就可能被導彈炸上天了。

這次在聖維桑提海角也是如此。

中鄉、伊能的那種做法或許是正確的。

「你知道外國人部隊嗎?」

迪爾迦德突然想起來這個問題。

「只聽說過名字。」

中鄉說。

「那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吧。」

法國的外國人部隊創立於1831年,路易·菲利蒲時代。

它的任務是進攻未開放國家。

1884年在法律上規定了招募辦法。

18歲以上的男子,不論國籍、以前的經歷如何,法國公民不在招募之列。應募人數多少按國別為德意志人,瑞士人,捷克人,南斯拉夫人,英國人,美國人。

契約期為四年,可以延長。但必須參加戰鬥。指揮官一般是法國正規軍的軍官,也有的人受到重用,當上軍官,被安排在本國的部隊里。

外國人部隊總是在法國對外侵略的前線。

在阿爾利亞、印度支那、馬達加斯加、摩洛哥、墨西哥、越南都發生過戰鬥。在墨西哥全軍覆沒,在越南的尊邊府也吃了敗仗。

在阿爾及利亞獨立以後,它的本部移遷到科西嘉島上,以後只是被派往迦納、查德鎮壓過內亂,而實際上是把他們軟禁在科西嘉島上了。

外國人部隊穿白軍服、戴白帽子,這是為了在沙漠地帶作戰。

在沙漠以外的地區作戰時、他們穿迷彩服。

部隊當中有很多人有前科,他們為了躲避法律的追究而逃進了外國人部隊。

因此,其中有很多人過著荒淫無度的生活。

飲酒只要不影響到戰鬥是不受限制的。

戴高樂當上總統以後,外國人部隊就是不復存在了。在科西嘉島上處於軟禁狀態的外國人部隊的士兵們紛紛離隊而去。他們做了外國人僱傭兵,被各國雇去打仗。

但是,這一切到七十年代也就結束了。

世界各地興起了獨立的風潮,外國僱傭兵也就失了業,四分五裂。

當然,也有一些倖存者。

1978年5月,葛摩島發生政變,總統被處死,發動這場政變的就是法國人僱傭軍的軍官。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