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洗史瓦濟蘭王國 10、叛亂

一隻雞被捉了過來。

這不是一隻普通的雞,而是為了占卜而特別飼養的公雞。

占卜是在族長蘇尤的家門口舉行的。

一位長老往雞的嘴裡塞進一種草。

這種草是一種野生的蔓草,毒性很大。

以蘇尤為首的一群長老們在一旁觀望著這隻雞的反應。他們仔細地看著,不放過雞的一個細微的動作,因為他們相信從雞身上可以看出一個人是否在撒謊。

東洋神替他們解開了死咒,他們認為這死咒肯定是奧倫米娜女神的使者哈比達帶來的,否則那三名祈禱師是不會喪生的。

但是東洋神卻說念咒的不是哈比達,而是桑博三世的死靈。

雖然這是救星東洋神的話,但他們還是難以相信復活了的桑博三世是一個死靈!

雞在拍動翅膀,掙扎著。

雞如果死了,那麼東洋神的話就是假的。

但是如果雞沒死,就證明此話不是謊言。

「瞧這些傢伙,真是不可救藥。伊能,你看族長的表情,就象要把雞吃了似的,這傢伙剛剛死裡逃生,也不過來謝謝救命恩人,真是一群野人。」

中鄉廣秋氣鼓鼓地說。

「但願那東西別死!」

然而伊能明白物已經塞進雞嘴裡了,這隻雞是必死無疑的。

雞倒在地上。

蘇尤等長老一言不發地望著地上的雞。

雞奄奄一息地掙扎著,它微微閉上了眼睛。

「咱們還是走吧,和這些土人打不了什麼交道。」

中鄉把英造機槍背在肩上。

伊能也杠起了槍。

他們四人離開了蘇尤的家。

此刻,熾熱的陽光仍照射在茫茫的土漠上,四條身影艱難地向東行進著。

他們大約已經走了20分鐘。

突然他們的身後傳來了喊叫聲,原來是兩個扛著長槍的年青土人跑了過來。

年青人告訴瑪麗婭說雞活過來了。

東洋神的預言是正確的。以蘇尤為首的長老們召開了會議,決定討伐桑博三世的軍隊。已經派人去偵察敵人軍隊的情況了,另外,蘇尤也派人去召集其他部落的戰士。擊退死靈的戰鼓已經擂響。一切拜託東洋神來指揮。

年青人傳達了蘇尤的話。

「明白了,瑪麗婭,你告訴他們現在就開始進攻桑博的軍隊,一直打進首都姆巴巴納。我在前邊指揮他們。」

「中鄉!你聽大鼓的聲音。」

伊能的耳中傳進了有節奏的鼓聲。

冬、冬、冬……

這遙遠而單調的鼓聲響徹在土漠大地上。

「走,咱們去教訓教訓那些混蛋們。」

「等等!」

迪爾迦德在一旁趕緊阻止道:

「討伐桑博可能會引起國際問題的。」

1978年5月,位於馬達加斯加島和非洲大陸中間的小島國葛摩發生了軍事政變。該國總統在政變中被處死。領導政變的人是一位叫做德納魯的法國僱傭軍隊長。是政府內部的一個實力人物幕後支持的。

這場政變在非洲諸國中引起了強烈的不滿和批評。

結果,當事人德納魯非但沒有得到報酬,反而被抓起來遣送回國了。

如果中鄉他們發現了對桑博的進攻,說不定也落得那個法國人的下場。而且南非可能會馬上介入進來。南非現在同社會主義國家莫三比克關係比較緊張,但是對桑博還是很友好的。

這樣一來,氏族的暴動一定會引起一場大騷亂。

迪爾迦德擔心的就是不堪設想的後果。

「別管那麼多了!」中鄉叫道:「不管怎麼說要先向首都姆巴巴納進攻,佔領這個國家。然後抓住那個該死的幽靈桑博,讓他說出奇蹟和惡魔的真相。我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到非洲這個鬼地方的,對吧?伊能!」

「佔領這個國家是正義的。」

瑪麗婭吃驚地望著他們倆個。

「就是嘛,人就得有志氣。」

中鄉接著說。

「隨你們的便吧!」迪爾迦德無可奈何地說。「如果被遣送回國,我一定會被革職的。」

「誰說的,別說不會解僱你,說不定還提拔你為里斯本保安警察廳的刑事部長呢。到時候我來替你請功!」

「可能吧。」

迪爾迦德可憐巴巴地說。

「要是那樣的話,還是去打姆巴巴納吧。反正事已至此,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要你們倆在,肯定會壞事的!」

迪爾迦德說著邁開了步子。

烈日終於落山了。

天黑以後,各氏族的戰士陸陸續續地趕到了。

中鄉、伊能、迪爾迦德三人開始研究作戰計畫。

首先要奪取列車——這是戰鬥的關鍵所在,因為桑博派出的軍隊十有八九是從鐵路上追擊的,而且滿載士兵的列車肯定早就到了國境線上,由於沒有發現目標他們可能會讓士兵在那裡下車,然後空車開進莫三比克,在某個車站調轉車頭返回來。

關鍵的問題是要在某個地方阻擊返回的列車,消滅車上的桑博軍隊,控制列車各個車廂,然後讓氏族戰士們全體上車。

這樣,就可以成風凜凜地向首都姆巴巴納進軍了。

此刻,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各氏族戰士們越來越多。

本來正與迪卡族劍拔弩張的布約羅族人也趕來了。

人們的表情上流露出一種出征前的興奮與悲愴。

派出去偵察的年輕人也都相繼趕了回來。

他們報告說,軍隊確實聚集在國境線附近。

一切不出伊能他們的分析。

瑪麗婭告訴他們說,從莫三比克到姆巴巴納的鐵路線幾乎是一條直線,中間只有一處是大拐彎,拐彎前邊是一片森林。

瑪麗婭自己就是乘火車從莫三比克進入姆巴巴納的。

伊能他們決定在那裡進行阻擊。

瑪麗婭把作戰計畫講解給那些長老們。

幾個小時前他們扔下的車還原封不動地停在那裡,去偵察的幾個年青人把剩在車裡的六挺機槍抱了回來。

望著十挺精製的英造機槍,眾人們戰勝桑博死靈軍隊的鬥志十分昂揚。因為氏族人自己手中只有舊式的來複槍,平時即使是想叛亂,也不可能戰勝用現代化武器裝備起來的政府軍。這也是桑博氏族統治史瓦濟蘭近百年的一個重要原因。

到了深夜,伊能發出了出發的命令。

全體人員共500人,他們大概可以在黎明前到達森林前的涸谷。

到達涸谷以後,伊能和中鄉又指揮眾人在森林中埋伏下來。

中鄉往鐵路上堆了很多石頭。

「沒想到竟能這麼輕而易舉地佔領一個國家。」

迪爾迦德不由得感嘆道。

他自己甚至有點不相信眼前的事實,但又有一種預感覺得伊能和中鄉的目的一定能達到。因為列車上的士兵再多,也經不起十挺機槍的掃射,他們可以輕而易舉地佔領列車。

而此時姆巴巴納幾乎沒有任何設防。

抓住桑博肯定沒有問題。

迪爾迦德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天剛蒙蒙亮,滿載士兵的列車就吐著黑煙駛進涸谷了。

「中鄉,他們來了!」

「嘿,真不愧是死靈的軍隊,你瞧他們好象就是等著咱們開槍似的,居然都坐的是敞棚車廂。」

果然,許多士兵擠在六節敞棚車廂里。

「伊能,我們打吧!」

話音未落,中鄉一馬當先狂暴地掃射起來,而列車由於被石頭堵住鐵路,只好停下來挨揍。

伊能手中的機槍迸發出火花。

迪爾迦德也拚命掃射起來。

連瑪麗婭也加入了進來。

四挺機槍同時怒吼起來。

彈夾一空,他們就趕緊抓起別的槍繼續掃射。那些氏族兵們由於不會用機槍,只好用來複槍一齊掃射起來。

僅僅用了二、三分鐘,勝負就已經見分曉了。

四百人左右的士兵已經所剩無幾。

活下來的只有三十幾人,他們全部舉手投降了。

中鄉他們率領眾人清除了線路上的石頭,又把士兵們的屍體從車上扔了下來。他們繳了投降士兵的槍,把這些士兵扔在土漠里,然後大家一起上了火車。車廂里堆滿了機關槍、卡賓槍,在一片歡聲中,列車開始駛向姆巴巴納。

中鄉等人坐在車頭裡。車頭前裝有F.N.M2型勃朗寧機槍。

「馬上就能看到桑博三世那狗娘養的了,中鄉。」

「哦。」

「你怎麼了?」

中鄉的回答有點有氣無力。

「連威士忌都沒有,這算得上什麼軍隊?真是怪事。」

「佔領了王宮後,你要喝多少就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