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7

第七場姚妖妖的床

{[高轅和姚妖妖在床上抽煙。

{[高轅一邊抽煙一邊哼唱歌劇[卡門]。

姚妖妖:在消費時代沒有好名和惡名,只有名聲!名聲會帶來實惠和話語權。已經有五家出版社搶著出版我的新書,這是你讓我成為一個被公眾消費和謾罵的壞女人的報償,好在我很堅強。--你在唱什麼?

高轅:我在唱我自己。

姚妖妖:你沒聽我說話。

高轅:我做了一個夢……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並不很漂亮。或者你會說她的鼻子太尖了,而臉上其他部分的線條又太柔和。她不是十全十美的美人,但她有著一張異常生動、優雅的面孔,臉上的神情耐人尋味。看著她在你眼前一顰一笑,就像是一隻會在陽光下變化顏色的蝴蝶伸展著她五彩的翅膀。

姚妖妖:你怎麼了?

高轅:沒怎麼。

姚妖妖:你喜歡上自然博物館的那個假裝正經的騷貨解說員了。

高轅:我開始討厭你了,因為我討厭我自己。

姚妖妖:這是我聽過的最漂亮的情話。

高轅:把嘴張開。

姚妖妖:張開了。

{[高轅把煙灰彈進姚妖妖嘴裡。

高轅:怎麼樣?

姚妖妖:動情的挑逗。

高轅:還有呢?

姚妖妖:灰燼的味道。

高轅:還有呢?

姚妖妖:聰明的女人應該同時懂得被愛和被拋棄。

高轅:這也是我聽過的最漂亮的情話。

姚妖妖:"……她一言不發,鄙夷地笑著,臉色變得十分蒼白,她費勁地喘著粗氣,因為過度的狂歡而筋疲力盡,她覺得自己比誰都蠢,渾身哆嗦……她想用一種嘶啞的,可怕的,聲嘶力竭的聲音叫喊,她張開嘴,一股煙灰的味道……像這樣一個品格如此低下,放浪無恥,虛榮鄙俗,毫不足取的人竟然會激起她深深的敬佩和迷戀……"

高轅:寫悲劇你不是內行……

姚妖妖(換了個腔調):"……我見到他已是深夜,他的手從背部滑向我的腰部,然後輕輕貼住我的肚臍,我呼吸急促,他的酒氣噴在我的頭髮上,有些癢……手向下滑去伸向我的內褲,遲疑了一下又縮了回去……

{[姚妖妖邊說邊跳躍著離開舞台。

高轅:[無恥地]"女人嘛,你給她機會,她沒有不犧牲自己的。"這話是誰說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