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4

第四場 空洞的眼睛,小優和醫生

{[小優快樂地梳妝打扮。醫生上。

醫 生:我曾經害怕你的眼神,沒有光芒,空洞得能穿透物體,進入虛無。

小 優:醫生!你來了。

醫 生:你要出去嗎?

小 優:是,有個朋友過生日。

醫 生:是高轅。

小 優:[被識破,也不想再隱瞞]對,他也邀請你了?

醫 生:沒有。病人是不願意在快樂的時候看到他的醫生的。

小 優:說得對。

醫 生:你也不願意看見我,就是說你很快樂。

小 優:對,我又和林一川在一起了。

醫 生:他不是!

小 優:我聽見他的心跳了,一如既往。

醫 生:在床上?在他給了你滿足和享樂之後?

小 優:那又怎麼樣?

醫 生:他是高轅!一個小騙子,自以為高明的懦夫,以尋花問柳為生的下流貨色。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小 優:我不關心,我只關心那顆心。

醫 生:我真後悔!你一天一天地坐在門口,空洞的大眼睛,空洞得像能穿透物體,進入虛無。我應該毫不留情地把你趕走。

小 優:沒有用,我總會查到的,無論用什麼辦法。

醫 生:小優,有一點常識吧。心臟只是一個血液循環器官,它是沒有意識的,你盼望從高轅那得到什麼?

小 優:什麼也不想得到,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醫 生:你不會是喜歡他了吧,跟那些無知的小護士一樣,被一個油嘴滑舌的小騙子無恥的甜言蜜語所打動。還是被他漂亮的身體煽動起了情慾,你這寂寞的身體埋藏的情慾。看看你的臉,你的眼睛,帶著愛情的桃紅色,水波蕩漾的是新鮮的,物質的愛情。你還記得林一川嗎?林一川是誰?還記得他的臉嗎?他一點也不漂亮,既不風流,也沒趣味,一個乾巴巴的數學系教師。他在床上遠遠比不上那個花花公子吧!

{[小優突然給了醫生一個嘴巴。

醫 生:你也不敢確定了吧,你那打動人的愛情已經跟情慾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是你沒有想到的吧!

小 優: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說?你寧願看到傷痛、絕望、死亡,而不願意看見到新鮮的血色和快樂的神情嗎?

醫 生:問得好。無論源於什麼,歡樂總是歡樂。再見!

{[小優頹然地坐下。

小優:[獨白]我本來可以不跟他回家的,可我實在等不了,我已經一年沒有聽到他的心跳了。我太迫切地想聽到。當然我有這麼做的理由,這個必須的理由讓我安心--我必須得到他,為此怎麼做都不過分。但是,我怎麼沒有在自己心裡發現一絲一毫的勉強和不快,難道我喜歡他了,這個玩世不恭的小騙子,這個花花公子。這真是令人驚訝!林一川的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嗎?私下裡我難道沒有懷疑過?他的眼神,要是說實話,我覺得和林一川毫無相似之處。我該怎麼證明我是忠於我的愛情的?我應該厭惡高轅,厭惡他的身體,他那張漂亮的臉,他帶來的快感嗎?我因為有了比接近那顆心更多的快樂而自責嗎?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