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連幾天,田振軍的精神狀態非常糟糕,這都是由胡揚引起的。儘管他的那些話句句帶刺,聽起來極不順心耳,但當他坐下來平心靜氣地再一琢磨,覺得還是有一定的道理。他有時候也在捫心自問,是不是在這件事上我過分地遷就了方笑偉,從而放棄了應有的立場和公正?或者說,是不是因為太恐懼矛盾,迴避了與方笑偉的衝突,卻加大了與胡揚的矛盾?這些問題,他不想也罷,一旦想起,就感覺到煩,感覺到不愉快。

最初,他也覺得這樣做是有點兒對胡揚不公,心裡還有點兒說不出來的歉意。通過了這場口角上的交鋒,那些歉意感已經不存在了。不僅如此,有時還在想,別人都在巴結我,你不但不巴結,而且還對我不恭。既如此,我為何要重用你呢?難道還要我這個上級巴結下級不成?想想,不覺憤憤然,去他哥的,愛咋的咋的去,有意見你就提去,不用你就是不用你,看你能把我咋的?

人,有時候是需要給自己找一些理由的。比如說,他要幹什麼事,或者不幹什麼事,都要找個道理來說服自己。一旦理由充足了,說服了自己,就能清除心理疙瘩,達到某種平衡。此刻的田振軍便找到了這樣一種感覺,他覺得有這樣的感覺和沒這樣的感覺絕對不一樣。

這一天,田振軍和以往的任何一天沒有兩樣,上班之後照樣是一張報一杯茶地消磨著時光。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則簡訊息,上面顯示一條黃色笑話。看後,田振軍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好久以來,他沒有這麼痛快淋漓地大笑過了,此刻就覺得這樣笑著其實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兒。既然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他為什麼不舒服舒服呢?於是笑得就越發地舒展了。

就在這時候,他突然聽到了叩門聲,他只好收住了笑,故作高深地說了一聲進來。

沒想到進來的卻是蘇娟,這使他感到非常意外。

好久沒有見過蘇娟了,今日相見,覺得蘇娟不但漂亮美艷,而且還非常性感。這大概與她今日穿得較露有很大的關係。蘇娟只穿著一件弔帶裙,而且那裙子很緊又很短,這就一下子把她勾勒得線條畢露,而且,那胳膊、腿就顯得異常地生動。尤其是那半隱半現的奶子,更是迷人。他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熱情地給蘇娟讓了位。

蘇娟落座後,奇怪地看著田振軍說:「剛才,就你一人?」

田振軍說:「剛才就我一人,現在你來了就兩人。」

蘇娟莞爾一笑說:「你一人?就你一人在笑?一個人有啥好笑的?」

田振軍說:「剛才在手機簡訊息上看到了一則笑話,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蘇娟說:「什麼笑話,把你惹得這樣開懷,說嘛,說說嘛,講出來我也聽聽。」

田振軍就只好把手機上的笑話調出來交給她看。蘇娟看完,那笑聲就像銀鈴般一下炸開了。蘇娟在笑的時候,以手掩面,那舉止就給人一種嬌羞甜美的感覺,而那奶子卻又隨著笑聲的顛簸不加掩飾地跳動了起來。田振軍一看心就慌了,就有了一種想伸手摸一把的強烈慾望。但這僅僅是一種慾望,他卻不敢去摸。就像銀行里的鈔票很好,你不能伸手去拿一樣。別人的奶子再好那是別人的,不是屬於你的,不是屬於你的你就不能隨便動手,道理就這麼簡單。

蘇娟笑得身子有些發軟,舉手投足間更富有了女人味。她一邊用面巾紙擦著淚水,一邊還止不住地笑,身子就猛地一下、猛地一下在抖,像一樣。當然,他沒有跟她做過愛,他是想,她的時候身子肯定就像這樣在抖。他在想,跟她肯定很好,肯定很愉快,否則,劉國雲秘書長也不可能專門投資讓她當老闆,劉秘書長之所以會這麼做大概也是覺得物有所值吧。

蘇娟笑夠了,說:「這是誰給你發的?」

田振軍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移動公司的網站發的吧。」

蘇娟說:「現在的社會真不得了,一些導遊小姐為了調動遊客的興趣,也一個又一個地給你講黃段子。一些餐館的餐巾紙上也印著黃段子。」

田振軍說:「你也應該借鑒借鑒外地的經驗,在你的餐巾紙上印上些黃段子,這樣就更能吸引顧客。」

蘇娟就又笑開了,說:「我可不能創這個新呀,到時候再讓你一曝光,我不得完了。」

蘇娟在笑的時候,眼裡就盪出一波一波兒勾人的光束。玩笑了一陣,才把話轉到了正題上。蘇娟這次來不為別的,主要是她的美食娛樂中心針對酷熱的夏季上了一些新品種,想在電台做做廣告。末了,蘇娟說:「不知廣告費貴不貴?到時候田台可得優惠優惠。」

田振軍覺得蘇娟的廣告不能僅僅局限於優惠,而應該免費給她做幾周。因為他十分清楚蘇娟與劉秘書長的關係,如果你給了蘇娟面子,到時候劉秘書長肯定領他的情,倘若你收了她的費,即便優惠了,她總認為你還是收了她的費,不夠意思,哪天沒準兒給劉秘書長煽個風兒,劉秘書長勢必會對他產生不好的看法。這樣一想,便慷慨地說:「你蘇經理到這裡做廣告還需要掏錢嗎?我就給你免費做幾周吧。」蘇娟一聽,便高興地說:「沒想到田台這麼給我面子,真不知怎麼感謝你才好?」

田振軍說:「看你說的,我田振軍能到這一步,都是朋友們互相幫忙的結果,今天能給大家幫點小忙也是應該的,倘若我到不了這個位置上,就是想給你幫個忙也幫不上呀!」說著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蘇娟當然明白田振軍這麼慷慨絕非是她的面子有多大,而是看在了她與劉秘書長的關係上。男人是女人臉上的一張標籤。這話一點兒不假,有了這張標籤,無論是工商、稅務、公安,他們都對她網開一面,她對此深有體會。當然,她也會不失時機地給他們還個面子,比如請他們吃個飯啦,洗個澡啦,這樣既拉攏了關係,又不失她蘇娟的體面。此刻,她就不失時機地說:「好吧,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今晚我請你吃頓飯,這個面子你總得給我吧?」

田振軍說:「你的情我領了,等以後有空再說吧。」

蘇娟說:「以後有空是以後的,今天是今天,說好了,晚上我等著你。我們好長時間都沒有聚過了,也應該聚一聚,我負責把他們聯絡好就是了。」

田振軍明白蘇娟所說的「他們」指的是誰們,既如此,他也不好推辭了,就答應了下來。

蘇娟便將早已擬好的廣告內容交給了他,就起身告辭了。

田振軍看了一眼廣告內容,就操起電話讓馬潔上來一趟。

田振軍一想起這個女人,心裡就湧出一縷說不出來的溫暖。心想他的下屬都像馬潔這樣該多好呀,懂事、聽話,善於關心人,又能尊重人。他之所以同意提升馬潔作調頻台的副台長,不僅僅是因為馬潔單獨請他吃了一頓飯,當然,那頓飯吃得也很愉快,他們談得也很投機,那隻能算作一個序幕。真正使他感動的是後來,他的老婆因做膽結石手術住了院,不知怎地,這個消息被馬潔知道了,馬潔每天都抽空兒來醫院陪護,並且,每次來了總要大包小包拎一些滋補品或水果之類的。還一個勁兒大姐長大姐短地陪著老婆說話兒。老婆出院後,她倆真的像姐妹關係一樣,動不動還要互相走動一下。田振軍自然知道馬潔這樣做的目的和用意,但即便明白了,他也不反感,他也樂於接受。有人巴結你總比沒人巴結你好,她巴結你總比她反對你好。這說明她很尊重我,既然女眥,我為什麼不把權力給予一個尊重我的人,給予一個尊重我的人總比給予一個不把我放在眼裡的人強吧。田振軍就是這樣想的,所以,當方笑偉提出來之後,他欣然答應了。他沒有理由不答應。馬潔對我的老婆那麼關心,我能不答應?不答應我怎麼還了她的這份人情?

不一會兒,馬潔就上來了。

他就將那張廣告單交給馬潔說:「這廣告是市上的一位領導打招呼免費登幾周的,你看著給安排安排。」

馬潔接過廣告單說:「田台放心,我一定給安排在好時段里播出。」

田振軍覺得馬潔還是不錯。當下屬的就應該學會領會領導的意圖,即便是一句暗示,也要讀懂,不具備這一點,就不是一個好的下屬。看來,馬潔正是朝這方面進步的一個下屬。田振軍覺得就這樣把馬潔打發走有些太簡單化了,像這樣聽話懂事的下屬怎能輕易打發走呢?於是就講了一些鼓勵的話,提了些要求,馬潔聽得頻頻點著頭,那樣子顯得十分地乖順,因而,也就有了幾分可愛。

馬潔也果真可愛,田振軍講完後,她又不無關心地對他說:「田台,你以後要控制少抽點煙,剛才你給我講話的時候,我就看著你連抽了三支煙,抽多了不好,你要珍惜你的寶貴身體。」

田振軍一陣感動,頓覺心裡熱乎乎的,便想,身邊有這麼關心自己的女下屬也挺不錯的,真的挺不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