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又到關鍵時刻

火熱的夏天還沒有過去,八月的臾西平原像個大蒸籠。對於西臾人民來說依然悶熱得讓人受不了,貫穿西臾四縣兩區的臾山山野,大片的蒼綠,農村又是一個豐收年。穿過城中,流向遠方的河流山溪清澈澄碧,水波映照著藍天白雲,反射出太陽金銀般燦爛的光輝。山坡上到處綠意盎然,野花繽紛,田野里到處是豐收景象,大自然和西臾人民的生活都隨著豐收季節的到來而變得豐富多彩。

西臾這座地改市後重新組建的新型城市,經過改革開放的洗禮,展現出她年輕生命的活力和生機。當你邁步走在嶄新而整齊的街道上,道路兩旁的梧桐樹,像展開雙臂的少女,托著綠色的闊葉;形態別緻的街心花園,五顏六色的鮮花,耀眼奪目。臾河兩岸垂柳依依,河水清澈透底,垂柳下情侶相伴,攜手漫步;大街上,姑娘們身著鮮艷的衣裙,滿目流彩飛霞。這座發展中的農村城市,讓人感到清新舒暢,豁然開朗;從繁華的大城市初到這裡,你一定會倏忽間就像生活在另一個世界。

是的,就在這個火辣辣的日子裡,西臾市委組織部長賈士貞正忙得如同這時候的天氣一樣。

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幹部的文化考試已經迫在眉睫,上午九點時,賈士貞趕到市教育局,一百三十名監考老師和各學校的領導都到了。教育局的五個局長簇擁著賈士貞,進了會議室,局長繆斯平做了重要講話,最後賈士貞強調這次考試的重要性和嚴肅性,希望各位老師要像對待高考那樣嚴肅而認真,發現考生作弊,不管是誰,一律做零分計算,如果發現監考老師幫助考生作弊,不會像上次一中吳怡宣那樣僅僅通報一下就算了,情節嚴重的開除公職。

從教育局出來,賈士貞直接去了公安局,七十名武警戰士已經集中在市公安局會議室,魯曉亮講話後,賈士貞只說了一句話,希望大家把這次監考當做一次學習的好機會。

經過上次市委組織部選拔幹部的考試,賈士貞雖然總結了經驗教訓,但是,不同於上次的是上次只有二百四十多名考生,八個考場,而這次考生人數是上次的八倍多。

玲玲和嵐嵐還在甜蜜的夢鄉中,賈士貞吃了玲玲頭一天晚上為他準備的早點,剛出家門,小苗的車子已經到了,來到市教育局,簡單開了碰頭會,賈士貞和繆斯平上了公安局借來的警車。主要街道上都已經拉起橫幅,「公開、公平、公正選拔領導幹部」、「熱烈祝賀全市首次公開選拔領導幹部文化考試成功」,「熱烈歡迎參加公開選拔領導幹部考試的同志」,「祝同志們考試成功」……

賈士貞檢查完八個考點,看看錶,已經八點整。這時考生已經紛紛來到考點,工作人員正從警車裡取出考試卷。接著考點負責人宣布監考老師的名單,隨後,監考老師領取考卷,分頭來到各考場。

八點十五分,繆斯平向各考點發出信號,監考老師迅速分發考卷,八點半還差一分,繆斯平再次發出信號,考生們翻開考卷,進入緊張的戰鬥。

西臾市一場從沒有過的考試開始了。

在中國,大凡讀過書的人,人人都經歷過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的考試,考試才是真正檢查一個人真才實學的標尺,考試才是最公正的天平。只有坐在考場里,人與人之間才是真正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沒有貧富差別,沒有職務大小之分。是真是假,是虛是實,通過同樣一張考試卷,便會一目了然。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辦法能比考試更能準確地衡量一個人的知識的呢?或許有人會說,不見得考試分數高,能力就強,有人曾指責大學裡成績好的學生,稱之為「高分低能」,然而,我們不僅要問,難道低分就高能嗎?是的,有人指責賈士貞吹捧文化考試的辦法選拔幹部是「八股取仕」。然而,賈士貞不是沒有想過,通過文化考慮選拔人才不僅僅是中國,世界各國都是這樣,在沒有新的良策之前,文化考試仍然是比較科學合理的辦法。文革期間層中斷了高考制度,取消文化考試,靠推薦上大學的辦法不是沒有試過,那是走不通的一條死胡同,恢複高考成為全國人民的心愿,為此中斷10年的高考,於1977年又恢複了。

何況這種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幹部的考生,他們本身就已經是副縣處級和科級幹部了呢?或者說那些靠找關係,跑官要官,買來的官員們,他們的能力就一定強嗎?

在科學技術迅猛發展的今天,領導者必須是一個具有相當高文化知識的人。權力和人的素養未必同步增加,如果一個文化粗淺、素養不高的人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那才是一件令人擔心、讓人悲哀的事呢。同樣的權力,掌握在不同修養的人手中,會產生不同的後果。毫無疑問,我們國家現在正面臨著把各級權力交給什麼樣人的問題。

賈士貞從一個考點來到另一個考點,他在考場外面匆匆地注視著考場內緊張答題的考生,此時此刻他的心情並不比那些奮筆疾書的考生輕鬆。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與此同時,繆斯平也接到了同樣的報告,一中考點發生混亂現象,有人在考場外鬧事。賈士貞和繆斯平立即趕到一中,110警車已經停在校園裡,楊校長報告說,九點鐘時,突然有兩個不明身份的男青年無視考場的警戒線,衝到校園裡,接著要進27考場,這時工作人員上前勸阻,兩名工作人員當場被打倒,那兩個傢伙打倒工作人員後衝進考場,監考老師已經無法維持秩序了,接著考場內發生了一陣騷亂。楊校長當即報了警,然而那兩個傢伙衝散工作人員,從學校旁邊翻牆逃走,民警趕到時,已經不見人影。

賈士貞立即給魯曉亮打了電話,請他儘快把這兩個公然闖進考場鬧事的傢伙捉拿歸案。隨後來到27考場,發現考場里已經漸漸安靜下來。賈士貞站在門口,覺得有些考生不時地用餘光偷偷地向外看,賈士貞突然發現坐在後排的一個高個子禿頭頂,原來是他!賈士貞招招手,叫來監考老師,讓他特別注意那個高個子禿頭頂的考生,同時注意考場的一切變化。賈士貞轉身離開27考場時,迎面遇上魯曉亮,魯曉亮讓偵察員詳細觀察了案發現場,詢問了當時情況,魯曉亮說:「這起事件並非僅僅是擾亂考場,可能有人利用混亂機會給考場內什麼人提供幫助。」

不用說,賈士貞已經想到了,現在重要的是,必須儘快抓住那兩個人,同時在考場內要抓住證據。賈士貞看看錶,考試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半小時。送走了魯曉亮,他又回到27考場,這時考場里的武警戰士從一個考生考卷下面發現一張字條,正當那個考生聚精會神地抄著字條上的答案時,武警戰士伸手搶過字條。

賈士貞一看,居然是選擇題的正確答案,手寫的複印件。這樣的事,不僅證明這個考生的作弊行為,而且可以推斷,這張複印字條是那兩個傢伙送進考場來的。

而那個高個子禿頭頂的考生一直沒有任何動靜,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時間剩下最後半個小時,賈士貞離開27考場,突然聽到後面有人輕聲叫他,他忙回過頭,原來是衛炳乾,賈士貞高興地問:「考完了!」衛炳乾點點頭。賈士貞又問:「考得怎麼樣?」衛炳乾說:「一般吧!除了選擇題和辨別題之外,大量的實際應用題不是以正確還是錯誤來評分的,那是考實際應用能力和水平的。」

這時各考場響起長長的一陣電鈴聲,衛炳乾看看錶說:「還剩下最後十五分鐘。」

賈士貞說:「你考過了,我們看看去。」話音剛落,一個工作人員跑到賈士貞面前,喘著氣說:「賈部長,27考場又發現兩個作弊的。」

賈士貞急忙來到27考場,只見那個高個子禿頭頂的考生頭上冒著汗,又抓耳朵又撓腮,監考的武警戰士遠遠站在考場後面,目光盯著高個子禿頂。考場里不斷有人交卷,考試時間就要到了,兩個監考老師不斷改換自己的位置,後排角落裡的一個女考生在站起來準備交卷時,突然一張字條落到地上,她緊張地彎下腰時,已被監考老師搶先拾了起來。與此同時武警戰士趁高個子禿頭頂考生冷不防的一剎那,把他已經塞進筆套里的字條連同筆套搶了過來。

一陣長長的電鈴聲又響起來了,考試時間已經到了。賈士貞走進考場,高個子禿頭頂考生從賈士貞面前大步走過去,一句話也沒說,低著頭,溜出考場。

第二天上午,魯曉亮打電話給賈士貞,擾亂考場的那兩個人已經抓到了,賈士貞請魯局長馬上去教育局。

原來那兩個傢伙就是參與綁架衛炳乾並駕駛白色本田商務車撞賈部長轎車的那伙人,他們供認不諱是送答案給27考場幾個考生的。但是到底交給哪個考生的,他們拒不交代。而且那張字條是怎麼弄到手的,他們也拒不承認。

這樣一來,27考場除了已經發現的那幾個作弊考生之外,還是否有人作弊,很難說得清楚,賈士貞建議27考場全體考生用備用試卷重考一次。

繆斯平也同意這個辦法,當天下午緊急通知27考場所有考生,明天上午八點半鐘再考一次。儘管有些考生提出不同意見,但是,如果不參加考試,只能作為放棄考試看待。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