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組織部長的責任

中午已經過了十一點半,常委們步出常委會議室,人人都有點疲憊的樣子,誰也不看誰一眼,匆匆踏著樓梯,一輛輛高級轎車整齊地停在大樓門前的廣場上,直到各自鑽進自己的轎車裡,才輕輕鬆鬆地出了一口氣,轎車一輛接著一輛駛出市委大門。

賈士貞最後一個走出會議室,他剛剛把關了一上午的手機打開,手機就哇哇地叫了起來,他停住腳步,把手機放到耳邊,裡面傳來了周一蘭的聲音:「喂,士貞嗎?哎呀,你幹什麼去了,辦公室沒人接電話,手機關機。」

「喲,一蘭哪,你在哪裡?」

「我啊,遠在天邊……」

「怎麼?你到西臾來了?」賈士貞有些意外地小聲說。

「怎麼了?就是因為你在這裡當組織部長我就不能來西臾了?」周一蘭嗲嗲地撒著嬌說。

「不是。」賈士貞說,「你在賓館嗎?我馬上過來,時間很緊,下午還要開常委會,好,你等我吧!」

掛了電話,賈士貞出了市委大樓,廣場上只剩下他那輛桑塔納2000,賈士貞上了車,來到了賓館門口,只見總台大廳里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周一蘭身穿醬紫色黃花長裙,上面套一件緊身米色小衣,這種打扮實在太別緻了。她正對著落地式玻璃窗凝視窗外,賈士貞一眼就看見她了,急忙跨出車門,大步朝大廳走去。此刻,在咫尺之間,雙方都停住腳步,四目相對了一會,周一蘭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正在這時又有人上前和賈士貞打招呼。賈士貞應付了客人之後,才走到周一蘭身邊,低聲說:「我們吃飯去吧!」

吃飯時,賈士貞問周一蘭來西臾有什麼事,她才說是因為她的小表弟趙欣明天答辯的事。賈士貞突然想起來了,周一蘭曾經為趙欣的事打電話找過他,他立即從包里取出考生名單,周一蘭說:「你不要拿了,我告訴你,趙欣考了他報的那個崗位的第二名。」

賈士貞說:「這小子還真考得不錯嘛!」賈士貞翻了翻名單說:「一蘭,不是我潑冷水,趙欣雖然考得不錯,排在第二名,但是第一名比他高出八分,而按照我們的規則,文化考試佔百分之七十,答辯佔百分之二十,群眾測評百分之十,沒有特殊情況,第二名很難排到前面去的。」

周一蘭說:「沒有別的辦法了?」

賈士貞搖搖頭說:「絕對沒有,可以說我們這次公選,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作弊,我剛才說了,除非第一名有特殊情況。」賈士貞又指出另一組說:「像報考基層組織科的這幾個人,第一名和第二名只差零點五分,像這種情況就很難說了,你看第三名又比第二名差一點五分,其實像這種情況,三個人都咬得十分緊,也許就在答辯的一剎那,說不定第三名又成為累計最高分。」

「評委都是些什麼人?」周一蘭問。

賈士貞說:「評委更不可能的,全部是外地請來的專家,沒有一個是西臾本地的,而且他們之間也很少有什麼聯繫。到目前為止,外面沒有一個人知道評委的情況,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自然也不能告訴你,即使告訴你,你也無法接觸到任何一個評委。」

周一蘭看看賈士貞說:「走,到我房間去吧!」

來到房間,周一蘭說:「士貞,你說趙欣已經考到這樣的成績,如果不能競爭到組織部,那多可惜啊?」

賈士貞說:「一蘭,你們一定要改變對組織部的觀念,今後的組織部權力會越來越小,而且組織部門的人將來也不可能享有多少特權,過去市委組織部的科長只要調出去,都會適當提拔為副縣處級的,以後不可能了。幹部人事制度改革後,在市裡,縣處級領導幹部主要從公選中產生。趙欣在其他部門照樣有機會參加公選競聘,只要有實力。」

「我不是想讓他在你身邊工作嗎,一則是他對你會忠心耿耿的,再則,你也會對他有所幫助。」周一蘭說。

「趙欣到底怎麼樣?」賈士貞說。

「你這個人啊,上次我就說讓他來見見你,你不同意,要不晚上讓他見見你?」周一蘭說。

賈士貞忙說:「不不不,千萬不要這樣,這時候讓他集中精力準備明天的答辯,明天我自然會見到他的。」賈士貞看看周一蘭又說,「怎麼,明天你要親自在這裡督戰?」

「既然來了,我又何必急著走呢?明天也好長長見識吧!」周一蘭說,「這是你到西臾當組織部長的第一份傑作!我真的想目睹一下你的風采。」

賈士貞說:「什麼傑作?什麼風采?權是威,職務就是風采!」賈士貞笑笑接著說,「以後的幹部大都要採取公選的辦法,慢慢地大家也就適應了,也就不稀奇了。」賈士貞站起來,「一蘭,你休息吧,我下午還要開常委會,晚上也不能陪你了,因為下午答辯的評委們都到了,我可能要陪評委了,有些工作晚上還要研究一下,實在對不起,不能陪你了。」

周一蘭看看錶,說:「還早著呢,晚上我陪趙欣,不過遲早我等你,好嗎?」

賈士貞只覺得心臟一陣怦怦跳動,不知為什麼,每次只要他單獨和周一蘭在一起,總是有這種感覺,但是他又不得不壓抑著自己的感情。這時他伸出手,說:「一蘭,你休息吧!」

周一蘭把手伸給賈士貞,隨著又把另一隻手也放上去,她只覺得滿臉熱乎乎的,巴不得一下子撲到他的懷裡,就在這時賈士貞鬆開手,向後退了兩步,轉過身、頭也沒回地走了。

周一蘭久久地站在那裡,雙手捂著怦怦跳動的心臟,閉上眼睛,把自己留在無限想像當中。

賈士貞回到宿舍,用冷水洗了一把臉,半躺在床上,想休息一會。上午常委會的許多情形再次浮現在眼前,他的心臟無論如何也平靜不下來,眼前出現西臾一些群眾義憤填膺的場面,侯永文的真實面目,乃至衛炳乾被綁架……正在這時,電話響了,他拿起電話,原來是魯曉亮。雖然魯曉亮說有事要當面說,但是賈士貞看看錶,說來不及了,馬上要開常委會。放下電話,賈士貞又給周一蘭打了電話,表示內心的歉意。周一蘭在電話里始終沒說一句話,搞得賈士貞不知所措,默默地過了許久,只好掛了電話,匆匆趕往常委會議室。

下午的常委會一直開到五點半,賈士貞出了會議室,正要給衛炳乾打電話,魯曉亮的電話先打進他的手機了,魯曉亮連一聲喂都沒說:「不好了,賈部長,喬柏明不見了!」

「什麼?」賈士貞驚叫起來,「怎麼回事?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正在組織力量追捕,所有的交通要道已經派出公安幹警,緊急堵截。」魯曉亮說。

「發現什麼現場沒有?」賈士貞問。

魯曉亮說:「現在已經證實,韓士銀是喬柏明指使人殺死的,也正因為喬柏明發覺我們懷疑是他殺了韓士銀,所以他跑了!」

「還有,」魯曉亮說,「我們在韓士銀書房裡發現幾幅漫畫底稿。」

「什麼漫畫底稿?」賈士貞吃驚地問。

魯曉亮說:「和《臾山晚報》上刊登的漫畫基本一樣,共四幅,第一次三幅,第二次一幅!」

賈士貞說:「這就奇怪了,難道是他?韓士銀會畫漫畫?」

「這還沒有來得及調查。」魯曉亮說,「賈部長,這事太容易了,而且可以把漫畫底稿拿到報社看看,一切都清楚了。」

賈士貞說:「魯局長,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儘快把喬柏明捉拿歸案。有情況及時告訴我。」

掛了電話,賈士貞心裡更加覺得韓士銀是一個神奇人物。

這時衛炳乾又打來電話說,參加答辯的專家都已經到了,問賈部長什麼時候見他們,賈士貞說馬上就過去。

到了賓館,賈士貞見過評委,簡單介紹了情況,因為專家們晚上還要專題研究明天的答辯題目和有關評分標準、程序,就匆匆走了。

賈士貞心裡惦念著喬柏明逃跑的事,不知道此刻魯曉亮在什麼地方,急忙回到宿舍,給魯曉亮打電話,然而撥了一次又一次,魯曉亮的手機都不在服務區。正當他急得團團轉的時候,有人敲門,賈士貞一開門,見是周一蘭,他才突然想到周一蘭還沒有走,下午開了整整一下午會,晚上又去陪答辯專家,把周一蘭的事忘了。

看到周一蘭,賈士貞十分抱歉地說:「一蘭,實在對不起,我的事情太多了,沒能去陪你,請你千萬不要誤會。」

周一蘭爽朗一笑,說:「士貞,你別把我想得那麼小氣,我也算是一個有知識的職業女性,男人應該以事業為第一位的,我沒有想到你現在會在宿舍里,我一個人在房間里顯得無聊,無意中過來看看,沒想到你的屋裡亮著燈。所以……」

「我正在打電話給公安局長,」賈士貞說,「如果電話打通了我真的已經出去了。」

「你繼續聯繫吧!」周一蘭說,「電話一打通,或者有事的話我立即就走。」

賈士貞看著周一蘭,說:「你還是第一次到我宿舍來,我應該陪陪你,只是事情太多,身不由己啊!」賈士貞手裡拿著電話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