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考試

這天早上起床後,賈士貞放棄了每天半小時的晨練,匆匆吃了早餐,趕到市一中,只見學校大門口貼著大紅對聯:「公開、公正、公平選拔優秀人才;改革、創新、勇敢站在公選前列。」大門上方懸掛著大紅橫幅,「深化幹部人事制度改革,不拘一格遴選人才」。

一中校園的花園裡,茸茸的嫩草露出笑臉,月季花蕾已經含苞待放,陣陣微風吹過,帶著幾分沁人肺腑的涼意,賈士貞深深地吸了兩口清新爽潔的空氣,他的心裡如同正在茁壯長出新的希望幼芽,春天實在是太舒暢了。新的生命在這美好的春天又要誕生了!

賈士貞步入大門,校內外到處貼滿了彩色標語,正中一條寬闊的柏油馬路潔凈如洗,兩旁的梧桐樹上,嫩芽水綠。為了迎接考生的到來,巨型氣球懸飄在空中,氣球下面系著紅色標語,上面寫著:「以優異的成績接受新制度的挑選。」遠處飄揚在空中的彩色氣球給整個考場增添了莊嚴、肅穆的氣氛。賈士貞站在操場上,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看看錶,想到今天是星期六,學校顯得異常安靜,這時已經是七點一刻,高音喇叭里響起悠揚而輕鬆的音樂。

七點半時,高興明和公選辦公室的同志都陸續趕到了,賈士貞走進二樓那間寬大而擁擠的辦公室,楊校長風風火火地忙碌著,監考老師已經到齊,賈士貞看看時間,七點四十,隨後,楊校長宣布會議開始,會議由高興明宣讀考場規則和考場紀律,賈士貞宣布重新調整後的監考老師名單,會議結束時,賈士貞只說了一句話:「希望各位老師尊重知識,遵守考場規則和考場紀律。謝謝各位。」

這時兩名武警人員抬著密封的考捲走進辦公室,老師們領完試卷,已經八點零五。

賈士貞站在教室前面的廣場上,看看匆匆趕來應試的機關幹部,大腦里浮現出當年參加高考的場景。通過文化考試來衡量一個人的知識才能,這是再公平不過的了,多少年來,用這種辦法為國家選拔了多少優秀人才!一陣長長的電鈴聲打碎他短暫的回憶,這時幾個扛著攝像機的年輕人分別向各考場走去。整個校園裡陡然間寂靜無聲。賈士貞沿著第一考場慢慢地走過去,不知不覺已經走到第九考場,他在心裡算了一下,參加考試竟有二百七十人,按照錄取八個人算,應該划到三十多人取一個,其中競爭力度可想而知了。

考生還在匆忙地奔向自己的考場,這時一個年輕女子背著書包來到考場門口,監考老師示意她把書包放在大門外面,女子瞥了一眼監考老師,狠狠地瞪了一眼,隨即從書包里取出兩本書,將書包放下來,旁若無人地進入考場,賈士貞走過來,對監考老師說:「任何人不得將書本帶進考場,考場規則和考場紀律說得很清楚。」女老師轉身走到剛才那個女考生旁邊,說:「請把書本放在外面,對不起,這是紀律。」女考生目視窗外,像沒聽到一樣,女老師回頭看看站在教室門口的賈部長,低聲說,「賈部長在看著呢,請你配合一下。」這時女考生從屁股下面抽出一本書,交給女老師。

電鈴聲再次響起,賈士貞看錶,八點十五分,各考場開始宣讀考場規則和考試紀律。接著分發考卷。

十分鐘後,考場工作人員走到賈士貞身邊,說:「賈部長,第三考場老師請你過去一下,賈士貞轉身去了第三考場。男老師拿著考生的准考證出了教室,低聲對賈士貞說:」賈部長,我懷疑這個考生是代考,這准考證上的照片和考生有點不太像,能不能請你辨識一下。

賈士貞接過照片,反覆看了看,又看看那個考生,說:「請他出示身份證,注意盡量小聲點,不要影響其他考生。」

男老師走到那個考生面前,讓他出示身份證,他卻不肯出示,賈士貞隨後找來高興明和楊校長,決定把這個考生請到辦公室,經過查問,考生承認自己是代考。

半小時後,賈士貞走在教室外面,一眼看到那個帶書進教室的女考生偷偷地在抽屜里看書,女監考老師看到賈士貞出現在窗子門口,立即大聲說:「請大家獨立答卷,不要東張西望!」

那個女考生迅速把書塞進抽屜,抬起頭四處張望。這時賈士貞故意離去,停了幾分,他又回過頭,突然出現在窗外,那個女考生又在偷看書。女老師正背著窗子,目視遠方。賈士貞突然一個箭步進了教室,當他出現在女考生旁邊時,她還在一邊看書一邊抄寫。賈士貞隨手從抽屜里拿出她的書。這時女老師過來了,先是尷尬地看看賈士貞,隨後對女考生說「怎麼搞的,看……」

賈士貞剛出了教室門,只見扛攝像機的高個子向賈士貞招招手。高個子在賈士貞耳邊耳語了幾句,兩人沿著走廊慢慢地往前走。他們在第五考場門口停住腳步,只見一位年輕漂亮的女老師從教室前排慢慢往後去,走到中間一個男考生旁邊,猶豫片刻,雙手按了按桌子,隨後轉身離去。這時賈士貞遠遠看到漂亮女老師在考生面前留下一張小紙片,在這一瞬間,他想到女監考老師在為考生傳遞答案。儘管賈士貞對監考老師提出很多嚴格要求,但他還是不希望看到監考老師幫助考生作弊,這種行為比考生作弊還要惡劣。在西臾,幹部人事制度改革剛剛開頭,如果這樣,市委組織部還幹嗎費那麼多人力財力選拔人才呢?這樣做對其他考生也太不公平了。賈士貞容不得自己多想,輕手輕腳地進了考場,當他神奇般出現在男考生面前時,那個男考生正在全心全意地往試卷上抄答案。賈士貞伸手拿起那張字條,考生有些猝不及防。漂亮女老師早已嚇得臉色蒼白,尷尬得不知所措。

賈士貞出了考場,找到楊校長,兩人來到辦公室,賈士貞拿出那張字條,問:「楊校長,這張紙上的字是不是第五考場那位漂亮的女老師的字?」

楊校長頓時臉色大變,尷尬地笑著說:「賈部長,這是何意?」

賈士貞說:「我只問你這上面的字是不是那位女老師的字?」

楊校長拿著紙片,看了半天,搖搖頭,又點點頭說:「又像又不像」。

賈士貞嚴肅地說:「楊校長,你在迴避問題的實質。」楊校長捏著紙片,說:「賈部長,考生作弊畢竟是少數,連高考也避免不了。」

「楊校長,你在避重就輕。」

賈士貞說:「楊校長,你是一中的校長,一位頗受尊敬的全市教育界的領導,你們平時是怎麼教育學生的,如果你們培養的學生都是如此考試,我不得不懷疑一中的教學質量了!」

楊校長說:「賈部長,你的話言重了,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賈士貞說:「還需要我說嗎?我想你一看這張紙上的答案,又出現在我手裡,你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如果你不相信,我們有攝像為證,攝像機里已經記錄了這張字條的全過程。」

楊校長不以為然地說:「把它交給我處理吧!」伸手就去拿賈士貞手裡的字條,賈士貞沒有給他,楊校長又說:「賈部長,你批評得雖然非常正確,但是這畢竟不是高考,而是成人考試,大家都看中你們市委組織部那塊寶地呀,可以理解。」

賈士貞立即拉下臉,嚴肅地說:「楊校長,你這樣說就大錯特錯了,難道成人考試就不是為了選拔人才,難道成人考試就沒有競爭,現在的高考是多少個考生取一個?通常情況下連兩個取一個都不到。也就是說,如今考大學的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能考取,而我們這次考試呢?你看,九個考場,每個考場三十人,最後一個考缺幾個人,近二百七十人,我們只取八名,平均三十多取一個,你知道最熱的崗位五十多人取一名。這種競爭比考大學激烈得多了。你認為幫助考生作弊是一件光彩的事嗎?考生作弊那是另一回事。可我們監考老師幫助考生作弊,豈能原諒?」

「賈部長,我們一定嚴肅處理。」楊校長滿臉賠笑,說,「賈部長,這個老師平時表現很不錯,過去從沒有類似現象,請您原諒她!」

賈士貞說:「我原諒她,考場紀律能原諒她嗎?那麼多考生能原諒她?」

「賈部長,您千萬別造成影響,她……她是……」楊校長慌慌張張地拉著賈士貞,低聲耳語著。

「你說什麼?」

「她……她……她是原老地委副書記周效梁的兒媳婦。」楊校長慌慌張張地說。

「她丈夫是誰?」

「她叫吳怡宣,丈夫是市水利局政秘科長。聽說馬上要提拔副局長了。」楊校長結結巴巴地說。

「好,我知道了,無論怎麼說,這件事的性質都是惡劣的,如果不處理,群眾會怎麼看我們!」賈士貞說著出了辦公室。這時賈士貞突然想到那天晚上周效梁去找他,為兒子周森林提拔一事。原來這個吳怡宣是周森林的老婆,這事也太巧了。

楊校長又追上賈士貞,跟在賈士貞身邊,不停地介紹學校的情況,賈士貞說:「楊校長,社會上都在說,中國的高考是目前唯一的一塊綠洲。但是這幾年來,高考舞弊現象時有發生。而在群眾眼裡官場是塊卑鄙骯髒的地方。你們從事教育工作的人也對官場腐敗深惡痛絕,但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