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人生的另一面

賈士貞來到賓館,讓駕駛員下班回家,自己上了2號樓。門一開,只見周一蘭滿面紅潤,賈士貞盯著周一蘭看看,她身著紫色套裝,脖子上系著米黃色的真絲紗巾。多日不見,眼前的周一蘭格外美麗動人。在這一瞬間,賈士貞有些不知所措,過了好半天才伸出手,周一蘭的心臟一陣怦怦跳動,輕輕地抓住賈士貞的手,一邊搖著一邊說:「士貞弟,你瘦了,也變了!」

「那你還認識?」賈士貞想鬆開手,可周一蘭把他的手抓得緊緊的,當她感到自己過分激動時,才馬上鬆開手,臉上一陣熱辣辣的。

周一蘭的心臟一陣怦怦狂跳,隨後又拉著賈士貞的手,說:「我們『第二次握手』已經握過了,我太幸運了……」

賈士貞立即避開周一蘭話題,目光里透出幾分激情說:「你是出差?」

周一蘭微微一笑,搖搖頭,說:「不,我是專程來看你的,怎麼,不歡迎?」

「專程來看我?」賈士貞的心裡熱乎乎的,接著搖搖頭說,「我不信,你恐怕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

周一蘭紅著臉,點著賈士貞的頭說:「我說你變了吧!這人啊,一當上官,就變得冷漠了,官越大,人性就少了些,你看你在省委組織部時,從來沒這樣說我,也從來沒這樣對待過我。」

「不,一蘭,憑我的感覺,你此行一定有事。」賈士貞站起來說,「蘭姐,走,我們吃飯去,我今天要陪你好好喝兩杯。」

兩人剛站起來,還沒出門,賈士貞的手機響了,一看是省城的號碼,一接電話,原來是省委組織部長的秘書、即將上任的機關幹部處長卜言羽。他和卜秘書在省委組織部後來的幾年中,簡直成了錢部長的左膀右臂。這時卜言羽打電話來,想必有事。賈士貞非常興奮地說:「喲,是卜老弟啊!多日不見,還真的有些想你呢!」

卜言羽說:「士貞兄呀!聽說你幹得不錯啊,現在你不僅成了西臾的熱點人物,連省城也關注你呢,錢部長說你一定會幹得很出色的。」

賈士貞說:「你這是貶我呢,還是褒我?我現在是趕著驢子上轎。有什麼事吧!有事儘管吩咐。」

卜言羽猶豫了一會,說:「士貞兄,我真不好開口呀!我有一個小表弟,是梅州縣委組織部的,報名投奔市委組織部,如能在你的麾下,那是他的福分,所以,請你多關照。」

賈士貞看看周一蘭,說:「卜老弟,按說,你托我的事,就是赴湯蹈火,我也應該在所不辭,只是我這一次嚴格考試,首先必須通過考試這一關,老弟,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求你千萬理解我啊!」

「士貞,你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你做得對,我讓他好好考試,如果考試過關了,那時我和你聯繫。」

關掉手機,賈士貞說:「外界人不了解我們真正目的,總認為我們這次公選幹部是做樣子的,是作秀,是炒作。我幹嗎要干那事,我要幹了,就決不做樣子,一切都擺到桌面來。堅決保證『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

周一蘭說:「我現在才進一步了解你,過去你全是偽裝出來的假象,現在才暴露出猙獰面目來了。」

賈士貞大笑起來了,說:「怎麼,上當了,後悔了?」

周一蘭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瞥一眼賈士貞說:「你看我是上當的人嗎?至於後悔嘛……」周一蘭停了停,接著說,「我真的有些後悔,要是不認識你,該多好,省了多少牽掛!」

賈士貞佯裝沒聽懂周一蘭的話,說:「一蘭,你說在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真正的友誼?有沒有真正的異性朋友?」

周一蘭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說:「我相信有,大凡是人,都有七情六慾。你想用久了的鋼筆都有感情,何況人呢?俗話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周一蘭放慢了腳步,又說,「異性之間不僅可以成為知己,而且還可以產生感情。但是,有了感情不一定非要走進婚姻,紅顏知己是男人對女人而言,而對於女人來說,為何不能說是鬚眉知音呢?」

賈士貞停住腳步,伸出右手,在這一瞬間,周一蘭激動起來了,她緊緊地握著賈士貞的手,賈士貞顯得有些興奮,說:「蘭姐,謝謝你的坦誠,謝謝你的直率!」

周一蘭說:「異性之間的知己和那種婚外情,利用權力養情人,包『二奶』,玩弄女人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我一直在想,兩個異性朋友在一起說說心裡話,給對方以精神上的鼓勵和支持,有什麼不好的呢?」

賈士貞稍稍平靜一下自己,說:「一蘭,如今的社會,有些男人有了權,有了錢,就心術不正,養『小秘』包『二奶』,其實責任大都在男人。」

「士貞,」周一蘭笑笑說,「我相信咱倆屬於另類的異性朋友,我不知道夠不夠你的紅顏知己?但是,我早已把你當做我的鬚眉知音。甚至,我為此而驕傲、自豪、幸福!」

賈士貞更加緊緊地握著周一蘭的手,說:「蘭姐,謝謝你……」

兩人進了餐廳,經理就迎上來了,賈士貞說:「省城來了一位客人,給我一個小包間。」說著女經理把他們領進一個包間,賈士貞問周一蘭喝什麼酒,周一蘭說:「士貞,我不是來喝酒的,咱倆隨便吃點飯,好好談談話好嗎?」

於是賈士貞要了一瓶葡萄酒,兩人都一心念著說話,匆匆吃了飯。周一蘭要去賈士貞宿舍看看,賈士貞說還是去她房間,他的宿舍找的人多,電話也多,干擾太大。

剛到周一蘭房間門口,賈士貞的手機響了,一看號碼就知道是唐雨林,唐雨林是他調去省委組織部接觸最多的一個同事。和他同時調出省委組織部,現在是梅州市委常委、市委宣傳部長。當初賈士貞由一名黨校教師借去省委組織部,那時唐雨林已經是副處級職員了。賈士貞一到省委組織部就跟著唐雨林去廳局考察幹部,唐雨林對他的幫助那是不可用言語表達的。現在想想,雖然唐雨林的那些經驗之談存在著片面性,但是還是讓他在那困難的日子裡學到了許多組織部里的做人哲學。甚至給了他精神上的鼓勵和幫助,兩人之間無論在工作上,還是感情上都是相當默契的。電話一通,唐雨林就說:「士貞啊!是我,老唐!」

賈士貞興奮起來了:「是你呀,老領導!」

「士貞,你別跟我開這樣的玩笑。」唐雨林說,「士貞哪,你一上任就把火點著啦!你成了風雲人物了。」

「你開玩笑了。」賈士貞說,「在你老領導面前我真覺得有些汗顏了,怎麼樣,找我有事嗎?請多指教。」

「是這樣的,士貞,我有一個小親戚,就在你們西臾市民政局,聽說你們市委組織公選八名科長,他已經報了名,馬上要考試,我不說你也知道什麼意思了吧!」

賈士貞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愣了一會,說:「老領導,我對你絕對沒有半句假話,本來你交辦的事,我是應該不折不扣地去完成的,但是……」

「我知道,士貞,咱倆都是從省委組織部出來的,憑考試過第一關,這是不容懷疑的,他必須進入前三名,才能入圍。好,我這就給他打電話,讓他努力把本事都顯出來,讓你好講話,我真的希望他能出類拔萃,將來到市委組織部,成為你的得力助手啊!」

「老領導,你的話真的說到我的心裡去了,我現在需要真心實意支持我工作的人。」

進了房間,周一蘭忙著給賈士貞泡茶,賈士貞看著周一蘭那滿面桃花的面龐,他忽然想到「紅顏薄命」四個字,古往今來,有多少漂亮的女人,都沒有好的結局。在這一瞬間,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他們最後那次見面的情景。當時正逢省委主要領導工作變動的關鍵時刻,那天不知為什麼,他的心情是那樣的沉重,那樣的沮喪。居然一個人在大街上淋雨,正巧周一蘭打電話給他。兩人在辦事處吃了晚飯,賈士貞喝了不少白酒。周一蘭也因喝了酒,向賈士貞倒出了她心中的痛苦,至今每當賈士貞一想到周一蘭的身世時,他的心就陣陣隱痛,世間的男人,沒有性功能的有幾個?卻偏偏讓她攤上了,那次喝酒,不知因為什麼,她和周一蘭兩人都喝了不少,當時,兩人的情感都上升到了頂峰,要不是賈士貞在那關鍵時刻強行克制了自己的感情,說不定就超越了男女友誼的界限。從那以後,算起來已經有半年多了,現在周一蘭專程來找他,他的心裡還是那樣激動,那樣充滿激情。剛才兩人的一番傾心交談,讓賈士貞更加珍惜他們之間的友誼,更加同情和憐憫周一蘭的不幸。作為女人,作為一個漂亮的女人,她是多麼需要男人的呵護,多麼需要男人的愛,多麼需要家庭的溫暖,多麼需要人間的天倫之樂!可是,周一蘭已經年近不惑,卻仍然是孤身一個人。

賈士貞喝了一口水,覺得心臟怦怦亂跳,他不敢看周一蘭,唯恐一下子失去理智,會做出什麼千古遺恨的事來。就在此時,他的手機響了,他才回到現實中來,連號碼也沒看,就把手機放到耳邊,「喂……」賈士貞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喂,是賈部長嗎?」賈士貞一時辨不清是誰的聲音,對方說,「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