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他到底是誰

新任西臾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賈士貞不知去向已經五天,這讓市委組織部的幾位副部長急得像猴子要上樹,開始兩天只是到處打電話,不敢到處張揚,可萬一新部長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他們可是有無法推脫的責任。然而能打的電話都打了,就是不見他的蹤影。

不知為什麼,常務副部長高興明的心裡總是有些恓惶和不安。其實賈士貞也不是三歲孩子,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人生行為準則的。到底為什麼如此擔心和不安,高興明並不完全是為了賈部長的個人安危。隱隱地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在啃噬著他的心。這麼多年來,他覺得自己在事業上一直是很順暢的,很少出現這種沮喪而不安的急躁情緒。可是這幾日里,他夜不能安寢,白天在辦公室里也坐立不安,有時甚至對著電話發愣。如果電話突然響起來了,他甚至全身每一個細胞都會受到驚嚇。過去部長也常常十天半個月不在部里,高興明才特別顯示出領導者的才幹,幹什麼事都是那麼果斷和得心應手。然而賈部長只不過才到任幾天,他就出現這樣反常的心理,他對自己的心態感到太不可思議了。自然界有些東西太神奇了,他不知道自然界這種現象對他預示著什麼。

正在這時,市委書記常友連又打電話過來,問賈部長有沒有消息,高興明支吾了半天,還是沒有說出所以然來。常書記更加覺得奇怪了,一個市委組織部長上任以後一直不和市委書記聯繫,而且不知去向這麼多天,這不僅僅是工作上的關係問題,而且關係到賈士貞同志的安全問題,常友連越想越不放心,決定再次給賈士貞打電話。可是撥了一次又一次,賈士貞的手機總是關機。

賈士貞剛打開手機,準備打個電話,手機突然就驚叫起來,好像這麼多天來一直憋著,這一響,幾乎把他的耳朵震聾。他反覆看了看這個陌生的號碼,本來不準備接這個陌生的電話,可是不知怎麼的,總覺得這個號碼有點特別,猶豫再三,還是接通了這個電話。

「喂……」

「喂……是賈部長嗎?」賈士貞聽出來了,這是市委書記常友連的聲音。

賈士貞心裡咯噔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自己一直故意關著手機,就在這開機的一剎那,怎麼常書記的電話就打進來了呢,正當他考慮如何來搪塞常書記時,電話里又傳來了常書記的聲音:「我說士貞啊,你變什麼魔術呀!怎麼一上任就消失了?是不是被綁架了?還是出了什麼事?」顯然常友連是不高興的,這口氣帶著批評加責備,沒等賈士貞說話,他又說,「你現在在哪兒?怎麼連組織部也沒有一個人知道你去哪裡呢?萬一出什麼意外,你讓我怎麼向省委、向省委組織部交代呢!」

「常書記,」賈士貞輕鬆地笑了笑說,「沒那麼嚴重吧,我不告而別,是我的組織紀律性不強,我向市委常委檢討,常書記,您放心吧,我很快就回去。」

「你告訴我,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常友連口氣嚴肅地問。

「噢,常書記,我正在回市區的路上,你不必擔心,回去以後我馬上向你彙報,好嗎?」

賈士貞向常友連說了假話,他並沒有在回市區的路上,也沒有馬上回市裡。

早春的夜晚依然像冬天那樣寒冷,賈士貞裹著被子,半躺在床頭,此時,整個世界都似乎處在靜謐而安詳之中。這幾天,他遠離省城那喧囂的大城市,來到這偏僻的農村,突然間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白天他四處暗訪,晚上躺在小旅社的床上,沉浸在深沉的思索當中。從省委組織部來到西臾市委組織部,從幹部處長變成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無論是工作環境,還是職務和權力,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省委組織部八年,是他人生翻天覆地巨變的八年,他了解組織部門的責任,了解組織部門的權力和作用。他更知道作為組織部門領導,身上肩負的重擔和責任。自從省委組織部宣布他任西臾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之後,他的頭腦里就一直在考慮該如何當好這個組織部長。他看看錶,已經過了深夜十二點,但他仍然沒有一點睡意,於是點了一支煙,突然間,他覺得自己的行動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符合自己這個市委組織部長的身份,調研不是調研,微服私訪不是微服私訪。他此刻的心情倒有點像高中畢業時那樣,對未來充滿無限憧憬和神奇般的幻想。

突然,房門開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三個大漢闖進屋,賈士貞合上手裡的書本,看看這三個人,他沒有說話,但是目光里讓人感到他的沉著、鎮靜。

「走,跟我們走一趟。」瘦高個子青年說,口氣並不怎麼生硬。

賈士貞笑笑,慢慢地欠了欠身子,說:「幹什麼?我不認識你們哪!」

另一個五短三粗,留著小分頭的男子說:「去了就知道了,我們侯書記請你。」沒等賈士貞說話,他又說,「我們鎮黨委書記,你不知道?侯永文,馬上要當縣長了!」

侯永文?馬上要當縣長了!這人一提醒,賈士貞似乎想起點什麼來了。他上任第二天上午,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高興明給他一批名單,說是已經市委組織部考察過,準備提拔的幹部名單,其中就有下臾縣桃花鎮黨委書記侯永文,這個侯永文正是準備提拔為下臾縣副縣長的重要人物。賈士貞來不及考慮其他事情,在這一瞬間,他的思維極度活躍了起來,難道這個侯永文是孫悟空?知道他是新上任的市委組織部長!他越發感到奇怪,若真是這樣,他在這個世界上恐怕連屁都不敢放了,那麼這世界真的太可怕了,難道高科技時代真的先進到如此程度?他的這次行動除了他自己,絕對沒有第二個人知道,賈士貞怎麼也不明白是自己哪一個環節上泄了密。可他又想,既然侯書記有請,不如趁此機會見一見,會一會這個侯書記,看看這位手握重權的鎮黨委書記何許人也。於是穿衣下床,跟著三個陌生漢子出了旅社。

農村的夜寂靜而荒涼,賈士貞自幼生長在城裡,對這種農村生活感到幾分寂寞而害怕。這次出行,他不知道是一時衝動,還是其他什麼目的,他並沒有多想,按照以往的慣例,新任組織部長到任後,一邊熟悉情況,一邊工作,對於幹部問題,尤其是市委主要領導授意和交辦的事,已經組織部考察過的人選,自己並不熟悉這些人,那就尊重原部長和部務會意見,例行公事吧。然而,當高興明把那些名單交給他後,他突然覺得,他現在已經不是省委組織部的機關幹部處長了,現在他是一個六百多萬人口的市委組織部長,一言九鼎,大權在握。當時他細細地看了看那些陌生的名單,隨口問:「高副部長,這些名單是怎麼來的?」

高興明說:「主要是常書記的意見,也有一些是縣、區委領導的意見。原來的王部長經過反覆醞釀,經過組織部兩個幹部科全面考察擬定的。王部長調走了,這批幹部沒有來得及提交市委常委會研究,算是遺留問題吧!」

賈士貞說:「行,我看看,先熟悉一下情況,我剛到任,慢慢來吧!」賈士貞一邊說一邊翻著這批名單,高興明說:「賈部長,生活上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隨時和我說,我已經交代辦公室辛主任了,讓他多關心你。賈部長,那你先忙著吧,有事找我。」

「好。」賈士貞抬起頭,「高副部長,我們都是熟人了,你也就別客氣了,我年紀輕,又是初來乍到,你在西臾市,在市委機關德高望重,多幫助我啊!」

「賈部長,你是領導,年輕有為,前途無量啊!」

「客氣什麼,以後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賈士貞看看已經走到門口的高興明,快步走上前,下意識地和高興明握了一下手,這讓高興明有點感到意外,畢竟他們都已經是市委組織部的正副部長了,哪裡還要送,還要握手呢。

賈士貞回到座位上,隨手拿起內線電話,讓幹部科長把這批幹部的考察材料送過來。

賈士貞看著這些考察材料,居然如此認真,如此投入。對於他來說,他從借調進省委組織部,除了中途調到研究室一年,就一直在機關幹部處和市縣幹部處工作,考察幹部,寫考察材料,一干就是八年,不是專家也是內行。組織部選拔、考察幹部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程序,對於他來說,早已爛熟於心了。看著這些考察材料,他很快就感覺到了什麼。漸漸地發現,所有人的材料成績和優點都寫得非常出色,洋洋三四千字,讓人覺得這批幹部提拔得太晚了,官也太小了,缺點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有的看似缺點,實質是難得的優點,比如有的缺點是「該同志工作起來連身體都不顧,弄得老婆孩子意見紛紛」。照這樣的考察材料,西臾的幹部何止是提拔副縣、正縣級,少說也應該提拔到部省級、副總理什麼的。他還發現在這批待提拔的幹部當中,下臾縣的鄉鎮黨委書記、部委辦局正職那麼多,再留心一算,居然佔全市提拔對象的百分之三十六之多。頓時,他的頭腦跳出一個問號。

當天下午,賈士貞一邊開會,一邊想著這批幹部的事,直到後半夜,他突然產生去下臾的念頭,這個決定他當然不能和任何人說。不管對組織部誰說了,別人會怎麼想,不說他是「

返回目录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