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歷史檢索

「得到1207號宇宙後,我花了一個多月時間做了一個搜索引擎,以模式識別為基礎。然後我就從天文資料中查到銀河系與仙女座、大小麥哲倫等相鄰星系的幾何構圖,在全宇宙範圍內查詢這種構圖,得到了八萬多個結果。下一步我就在這個範圍內用銀河系和鄰近星系本身的形狀進行查詢,很快在宇宙中定位了銀河系。」以漆黑的太空為背景,一個銀色大旋渦在屏幕上顯示出來,「太陽的定位就更容易了,我們已經知道它在銀河系中的大致範圍——」白冰用滑鼠在大旋渦的一個旋臂頂端拉出一個小矩形框,「仍用模式識別的方法,在這個範圍中很快就定位了太陽。」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耀眼的光球,光球周圍環繞著一個霧蒙蒙的大環,「哦,這事太陽系的行星還沒有誕生,這個星際塵埃構成的環就是構成它們的原材料。」白冰在屏幕下方調出了一個滾動條,「看,用這個來移動時間,」他將滑塊緩緩前移,越過了兩億年的漫漫時光,太陽周圍的塵埃環消失了。「現在九大行星已經誕生。這是真實尺度的圖象,不是天象演示。所以找到地球還要費事些,我把以前儲存的坐標調出來吧。」於是原始地球在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灰濛濛的球體,白冰轉動滑鼠的滾輪,「我們降低高度,好,現在,大約是一萬來米高吧。」下面的大陸仍籠罩在迷霧之中,但霧中縱橫交錯的發著紅光的網線顯現出來,象胚胎上的血管,白冰指著那些網線說,「這是岩漿河。」他繼續轉動滑鼠滾輪,穿過濃濃的酸霧,褐色的海面出現了,緊接著視點扎入海中,一片渾濁,有幾個微小的懸浮物,它們大多是圓形的,也有其他較複雜的形狀,與懸浮物最明顯的區別是,它們自己在運動,而不是隨水漂移,「生命,剛出現的生命。」白冰用滑鼠點點那些微小的東西說。他很快的反向轉動滾輪,將視點重新升到太空中,再次顯示出古地球的全貌,然後移動時間滾動條,億萬年時光又飛逝而過,籠罩在地球表面的濃霧消失了,海洋在變藍,大陸在變綠,後來,巨大的岡瓦納古陸象初春的冰塊一樣分崩離析,「如果願意,我們可以看到生命進化的全過程,包括幾次大滅絕和隨之而來的生命大爆發,但是算了吧,省些時間,我們就要看到關係到咱們命運的謎底了。」古陸的各個碎塊繼續漂移,終於,一幅熟悉的世界構圖出現了。白冰改變了時間滾動條的比例,開始以較慢的速度移動時間,並在一點停住了,「好了,在這裡,人類出現了。」

他又將滑塊小心地前移一小段,「現在,文明出現了。」

「對於上古的歷史,一般只能宏觀的看看,檢索具體事件不太容易,具體人物就更難了。一般的歷史檢索是靠兩個參數:地點和時間,這兩點在上古歷史記載中很難準確,我們做一次來看看吧,來,我們下去了!」白冰說著,將滑鼠在地中海範圍的一個位置雙擊了一下,視點高度另人目眩地急劇降低,最後,一個荒涼的海灘出現了,黃沙的盡頭,是一片連綿的橄欖叢。

「古希臘時代的特洛伊海岸。」白冰說。

「那……你能移到木馬屠城的時間嗎?」呂文明興奮地問。

「從來就沒有過什麼木馬。」白冰淡淡地說。

陳繼風點點頭:「那種東西象兒戲,在世紀的戰爭中是不可能的。」

「從來沒有過特洛伊戰爭。」白冰說。

首長很驚奇:「這麼說,特洛伊城是因為別的原因毀滅的?」

「從來沒有過特洛伊城。」

另外三個人驚奇的面面相覷。

白冰指指屏幕說:「現在顯示的就應該是發生那場戰爭時特洛伊海岸的真實情景,我們再前後移動五百年……」白冰小心地移動滑鼠,屏幕上的海岸線再白晝和黑夜的高頻轉換中急劇閃動,樹叢的形狀也在飛快地變化,沙灘盡頭閃過幾個小棚屋,時而還能看到幾個一閃而過的小小的人影,棚屋時多時少,但最多時也沒有超過一個村莊的規模,「看到了嗎,偉大的特洛伊城只在那些游吟詩人的想像中存在過。」

「怎麼會呢?」呂文明驚叫起來,「本世紀初有考古發現證實啊!當時還挖出了…

…阿加門儂的黃金面具。」

「阿加門儂的面具?」白冰大笑一聲。

「隨著歷史記載的增多和更加準確,往後的檢索就越來越容易,再做一次。」

白冰將視點升回地球軌道,這次他沒有使用滑鼠,而是手工輸入了時間和地理坐標,視點向亞洲西部降落。很快,屏幕上顯示了一片沙漠,在一處紅柳從的陰影下躺著幾個人,他們穿著破舊的粗布袍,皮膚黝黑,頭髮很長而且被沙塵和汗水弄成一縷縷的,遠遠看去象一堆破爛的廢棄物。白冰說:「這裡離穆斯林村莊不遠,但鼠疫流行,他們不敢去。」有一個身形瘦長的人坐了起來,四下看看,確認別人都睡熟了後,拿起旁邊一個人的羊皮水囊喝了一通,又從另一個人的破行囊中拿出一塊餅,掰下三分之一放到自己的包里,隨後滿意地躺下了。

「我用正常速度運行了兩天,看到他五次偷別人的水喝,兩次偷別人的餅。」白冰用滑鼠點著那個剛躺下的人說。

「他是誰?」

「馬可·波羅。檢索到他可不容易,關押他的那個熱那亞監獄的時間和地點都比較準確,我在那裡定位了他,隨後往回跟蹤他經歷了那次海戰,提取了一些特徵點,又往回跳過一大段時間跟到這裡,這是在那時的波斯、現在的伊朗巴姆市附近,不過都白費勁了。」

「那他是在去中國的路上了,你應該能跟著他進入忽必烈的宮殿。」呂文明說。

「他沒有進入過任何宮殿。」

「你是說,他在中國期間只是在民間呆著?」

「馬可·波羅根本就沒有來過中國,前面更加險惡的漫漫長路嚇住了他,他們就在西亞轉悠了幾年,後來這人把從那裡道聽途說來的傳聞講給了那位作家獄友,後者寫成了那本偉大的遊記。」

三個人再次面面相覷。

「再往後,檢索具體的人和事就更加容易了,再來一次,到近代吧。」

在一間很暗的大屋子裡,一張很寬的木桌子上鋪著一張大地圖,桌旁圍著幾個身著清朝武官服的人,看不清他們的面容。

「這是北洋海軍提都府的一次會議。」

有一個人在說話,畫面傳出的聲音很模糊,且南方口音重,聽不懂。白冰解釋說:「這個人在說,在近海防禦中,不要一味追求大炮巨艦,就這麼點錢,與其從西洋購買大噸位鐵甲艦,不如買更多數量的蒸汽魚雷快艇,每艘艇上可裝載四至六枚瓦斯魚雷,構成龐大的快艇攻擊群,用靈活機動的航線避開日艦艦炮火力,抵近攻擊……我曾請教過多位海軍專家和史戰研究者,他們一致認為,如果當時這人的想法得以實施,北洋水師將是甲午戰爭中的勝利者。這人的高明和超前之處在於,他是海戰史上最早從新式武器的出現發現傳統大炮巨艦主義缺陷的人。」

「他是誰?鄧世昌?」陳繼風問。

白冰搖搖頭:「方伯謙。」

「什麼?就是那個在黃海大戰中臨陣脫逃的怕死鬼?」

「就是他。」

「直覺告訴我,這些才象真實的歷史。」首長沉思著說。

白冰點點頭:「是啊,到這一步,超脫和空靈消失了,我陷入了鬱悶中,我發現,我們基本上被自己所知道的歷史騙了:那些名垂青史的人物並非全是英雄,他們中也有卑鄙的騙子和陰謀家,他們用權勢為自己樹碑立傳而且成功了。而那些為正義和真理獻身的人,有很多默默殘死在歷史的塵埃中,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也有很多在強有力的誣陷下遺臭萬年,就象現在宋誠的命運;他們中只有極少數的人得到了歷史正確的記憶,其比例連冰山的一角都不到。」

這時人們才注意到一直沉默的宋誠,看到他已經悄悄振作起來,兩眼放出光芒,象一個已經倒地的戰士又站了起來,拿起武器並跨上一匹新的戰馬。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