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初始條件

白冰臉上絲毫沒有意外的表情,他淡淡一笑說:「你們終於抓到我了。」

準確地說是你自投羅網,得承認,如果你真想逃,我們是很難抓到你的。「陳繼風說。

呂文明表情複雜的看了宋誠一眼,欲言又止。首長則緩緩地搖搖頭,語氣沉重地低聲道:「宋誠啊,你,怎麼墮落到這一步呢……」他雙手撐著桌沿長久的默立著,眼睛有些濕潤,誰看到都不會懷疑他的悲哀是真誠的。

「首長,在這兒就不必演戲了吧。」白冰冷眼看著這一切說。

首長沒有動。

「誣陷他是您策劃的。」

「證據?」首長仍沒有動,從容地問。

「那次會面後,關於宋誠您只說過一句話,是對他說的。」白冰指指陳繼風,「繼風啊,宋誠的事你當然知道意味著什麼,還是認真辦一辦吧。」

「這能證明什麼?」

「從法律意義上當然證明不了什麼,這是您的精明和老練之處,即使密談都深藏不露。但他。」白冰又指了指陳繼風,「卻領會地很準確,他對您的意思一直領會地很準確,對宋誠的誣陷是他指示剛才那兩個人中的一個具體乾的,那個人叫沈兵,是他手下最得力的人,整個過程可是一個複雜的大工程,我就不用細說了吧。」

首長緩緩轉過身來,在辦公桌邊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兩眼看著地板說:「年輕人,必須承認,你的突然出現有許多令人吃驚的地方,用陳局長的話說叫見鬼了。」他沉默了一會後,語氣變地真誠起來,「說明你的真實身份吧,如果你真是上級派來的,請相信,我們是會協助工作的。」

「不是,我多次聲明自己是個普通人,身份就是你們已經查明的那樣。」

首長點點頭,看不出白冰的話讓他感到欣慰還是更加憂慮。

「坐,都坐吧。「首長對仍站著的呂、陳二人揮揮手,然後伏身靠近白冰,鄭重的說:「年輕人,今天。我們吧一切都徹底講清楚,好嗎?」

白冰點點頭:「這也是我的打算。我,從頭說起吧。」

「不,不用,你剛才對宋誠說的那些我們都聽到了,就從中斷處接著說吧。」

白冰語塞,一時想不起剛才說到哪兒了。

「在原子級別模擬整個宇宙。」首長提醒他,但看到白冰仍然不知從何說起,他便自己接著說下去,「年輕人,我認為你這個想法是不可能實現的。不錯,超弦計算機具有終極容量,為這種模擬運算提供了硬體基礎,但,你想過初始狀態問題嗎?

對宇宙的鏡象模擬必須從某個初始狀態開始,也就是說,要在模擬開始時是某個時間斷面上,將宇宙的全部原子狀態一個一個地輸入計算機,在原子級別上構建一個初始宇宙模型,這可能嗎?別說是宇宙了,就是你說的那個雞蛋都不可能,構成它的原子數比有史以來出現過的所有雞蛋的數量都要大幾個數量級;甚至一個細菌都不可能,它的原子數量也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退一步說,就算動用了難以想像的人力和物力將細菌甚至雞蛋這類小物體的原始狀態從原子級別上輸入計算機,那麼她們運動和演化所需要的邊界條件呢?比如雞蛋孵小雞所需要的溫度濕度等等,這些邊界條件在原子級別上的數據量同樣大地不可想像,甚至可能要大於模擬對象本身。」

「您能對技術問題進行如此描述,我很敬佩。」白冰由衷地說。

「首長是高能物理專業的高才生,是改革開放恢複學位後國內的第一批物理學碩士之一。」呂文明說。

白冰對呂文明點點頭,又轉向首長:「但您忘了,存在著那樣一個時間斷面,宇宙是十分簡單的,甚至比雞蛋和細菌都簡單,比現實中最簡單的東西都簡單,因為它那時的原子數是零,沒有大小,沒有結構。」

「大爆炸奇點?」首長飛快地接上話,幾乎沒有空隙,顯示出它沉穩遲緩的外表下靈敏快捷的思維。

「是的,大爆炸奇點。超弦理論已經建立了完善的奇點模型,我們只需要將這個模型用軟體實現,輸入計算機運算就可以了。」

「是這樣,年輕人,真是這樣。」首長站起身,走到白冰身邊拍拍他的肩膀,顯出了少有的興奮,對剛才的那番話不甚了了的陳繼風和呂文明則用迷惑的目光看著他。

「這是你從那個科研中心拿出來的超弦計算機嗎?」首長指著那個大手提箱問。

「偷出來的。」白冰說。

「呵,沒關係,宇宙大爆炸的鏡象模擬軟體一定在裡面吧?」

「是的。」

「做做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