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犯人和被追捕者

近郊市第二看守所。

宋誠在押解下走進著間已有六個犯人的監室中,這裡大部分室待審期較長的犯人。

宋誠面對著一雙雙冷眼,看守人員出去後剛關上門,有一個瘦小的傢伙就站起來走到他面前:「板油!」他沖宋誠喊,看到後者迷惑的樣子,他解釋到,「這兒按規矩分成大油、二油、三油……板油,你就是最板的哪那個。喂,別以為爺們兒欺負你來得晚,」他用大拇指向後指了指斜靠在牆根的一個慢臉鬍子的人,「鮑哥剛來三天,已經是大油了。象你這種爛貨,雖然以前官不小,但現在是最板的!」他轉向那人,恭敬的問:「鮑哥,怎麼接待?」

「立體聲。」那人懶洋洋的說。

幾個躺著的犯人呼啦一下站了起來,抓住宋誠將他頭朝下倒提起來,懸在馬桶上方,慢慢下降,是他的腦袋大部分伸近了馬桶里。

「唱歌兒,」瘦猴命令到,「這就是立體聲,就來一首同志歌曲《左右手》什麼的!」

宋誠不唱,那幾個人一鬆手,他的腦袋完全扎進了馬桶中。

宋誠掙扎著將頭從惡臭的馬桶中抽出來,緊接著大口嘔吐起來,他現在知道,誣陷者給予他的這個角色,在犯人中都是最受鄙視的。

突然,周圍興高采烈的犯人們一下散開,飛快閃回到自己的鋪位上。門開了,剛才那名看守警察有走了回來,他厭惡的看著蹲在馬桶前的宋誠說:「到水龍頭哪兒吧腦袋沖沖,有人探視你。」

宋誠沖完頭後,跟著看守來到一間寬大的辦公室,探視者正在那裡等著他。來人很年輕,面容清瘦頭髮紛亂,帶著一副寬邊眼鏡,柃著一個很大的手提箱。宋誠冷冷的坐下了,沒有看來人一眼。被獲准在這個時候探視他,而且不去有玻璃斷隔的探視間,直接到這裡面對面,宋誠已基本上猜出了來人是那一方面的。但對方第一句話讓他吃驚的抬起頭,大感意外:「我叫白冰,氣象模擬中心的工程師,他們在到處追捕我,和你一樣的原因。」來人說。

宋誠看了來人一眼,覺得他此時是說話方式有問題:這種話好象是應該低聲說出的,而他的聲音正常高低,好象所談的事根本不用避人。

白冰似乎看出他的疑惑,說:「兩小時前我給首長打了電話,他約我談談我沒答應。然後他們就跟蹤上了我,一直跟到看守所前,之所以沒有抓我,是對我們的會面很好奇,想知道我要對你說什麼,現在我們的談話都在被竊聽。」

宋誠將目光從白冰身上移開,又看看天花板。他很難相信這人,同事對這事也不感興趣,即使他在法律上能僥倖免於一死,在精神上的死刑卻已執行,他的心已死了,此時不可能再對什麼感興趣了。

「我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白冰說。

宋誠嘴角隱現一絲冷笑,沒人知道真相,除了他們,但他已懶得說出來了。

你事七年前到省紀委工作的,提拔到這個位置還不足一年。「宋誠仍沉默著,他很惱火,白冰的話又將他拉回到他好不容易躲開的回憶中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