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常委會開到一半,氣氛就凝住了。

齊鳴用手托著腮幫子,眼光向著開花板。趙守春已經出去了,剛才發了一通火後,趙守春被程一路給勸了幾句,此刻正在程一路的辦公室里坐著喝茶。

程一路回到會議室,一點聲音也沒有,所有人都在沉默。方良華秘書長示意高天給常委們斟茶水。高天也是輕手輕腳的,生怕惹得那個常委又發脾氣了。

常委會不能老是這麼僵著,程一路作為副書記,得來解這個疙瘩。

想了會,程一路對齊鳴書記道:「這樣吧,齊書記,我們繼續下一個議題吧。」

齊鳴正要找台階,程一路適時地給鋪好了,趕緊說:「那就下一個議題吧。」

下一個設計師是關於牌坊街拆遷的,方良華正要宣讀,程一路走過去,在方良華耳邊說了幾句,方良華跳過了這個議題,直接開始研究市政府、人大、政協會議的有關準備工作,以及兩會的主報告。

趙守春在方良華讀了不到五分鐘時,走了進來,他的臉是黑的,看也沒看齊鳴,就直衝沖地坐了下來。

兩會確定在八月中旬召開,離現在還有二十天。所有的準備工作,其實早已搞好了。說是準備,也不過是把往年的東西再翻出來。雖然內容上有所不同,但主題是一樣的,方法是一樣的,民主是一樣的。所要增加的,其實並不多。

按照預算,兩會實際開支一百六十萬,這在往年的基礎上,稍稍增加了一點。常委們對此沒有提任何意見。兩會準備工作的情況,就算通過了。

接下來,由市人大的常務副主任遲雨田,就人大的工作報告作彙報。政協的主持工作的副主席也作了政協工作報告起草情況的彙報。最後是政府工作報告,由政府的副市長江方彙報。大概是因為剛才趙守春發火的緣故,常委們現在討論起來,就沒有以往常委會那麼熱烈。本來,對於這些報告,是常委們討論中最熱鬧的。每個人都得說,而且說的意見,絕大部份都是批評的。用以前政研室主任馬洪濤的話說,說是:「站著說話腰不疼」,人家辛苦熬夜,搞出來的報告,往往是全盤否定。秘書們最怕的就是這事,因此,現在政府那邊幾位搞材料的秘書長,坐在那兒,目光近乎獃滯,可見心情是高度緊張的。

但出乎意料,大家雖然都說了,可是今天似乎都嘴上抹了蜜,說的大都是好話。只有程一路副書記,在政府工作報告討論時,提了一些意見。

齊鳴在大家都發言後,看了看會場,清了清嗓子,又喝了口茶,道:「三個報告總體上是好的,看得出來,大家花了不少心血,動了不少腦筋。應該說這三個報告,立意高遠,從科學發展觀的角度,高度總結和闡述了南州今後五年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的思路和措施,是指明方向的報告,也是適合南州市情,具有針對性和指導性的報告。三個報告,我原則上同意。」

齊鳴停了下,這一停,大家知道其實就是轉折。

果然,齊鳴再開口,語氣變了,他的聲音提高了些,「三個報告還都要進一步修改。具體修改意見,剛才大家都說了,請人大辦和政協辦,再好好研究。下面我想就政府工作報告,具體講三點。」

齊鳴這講話的指向很明顯,是有所針對的,「政府工作報告首先要突出政府在黨委領導下這個主題。南州經濟能夠較快較好地發展,主要是南州市委的集體領導和全市廣大幹群的努力得來的,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這個一定要作為重點,時時刻刻地貫穿其中。第二,政府工作中,我想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切工作服從經濟發展。只要是對發展經濟有利的,政府都要支持;相反,以各種理由阻礙經濟發展的,一定要態度明確,堅決打擊。最後一點,我希望這個政府報告,要突出政府的職能轉變。政府是幹什麼的?是常委領導下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為黨委服務、為人民服務就是政府的職責所在。但是,我看現在這個報告,還是高高在上,沒有俯下身來。魯迅先生曾經說過要俯首甘為孺子牛,就是要端正態度,放下架子,踏踏實實地轉變職能,建設服務型政府。請政府辦公室在會後,好好地總結,儘快修改。」

從齊鳴這個講話看,並沒有過多的針對政府工作報告本身,而是從意識上態度上方向上,對政府工作報告進行了否定。這種否定是致命的,比一般的技術性的否定更難處理。明眼人一聽就知,這其實還是剛才趙守春發火事件的後續。

趙守春市長嘴動了動,似乎要說話。但還是沒有說,只把眼向桌子底下看看。齊鳴也不理會,正在方良華準備宣布進入下一個議題時,趙守春咳了一聲,突然道:「剛才齊鳴書記就政府工作報告,發表了很好的意見。我看這樣吧,請政辦的同志記一下,政府工作報告主要講三點:一是政府是常委的工作班子;二,政府要為人民服務;三,政府工作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政府秘書長張宜學皺著眉,這個時候,他是最為難的了。

程一路聽了趙守春的話,知道這還是在賭氣,就說道:「政府工作報告,就按照兩位主要負責同志的意見,進一步修改,再提交討論吧。大家看怎樣?」

沒有人說話,其實就是同意了。程一路向方良華點點頭,會議進入下一個議題——杜美房產的項目彙報。

建設局長張風將杜美房產的項目,從頭到尾彙報了一遍,程一路一直聽著,方良華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在張風彙報完後,作了點補充。

大家都知道杜美房產項目,是齊鳴書記親自引進的。而且主要工作也是由方良華秘書長親自抓的,因此,都個個小心翼翼,不願意先說話。齊鳴看了看,點名道:「岳琪同志,你一直在負責牌坊街拆遷,你先說說看。」

「那好,我就先說。既然這個項目,市委市政府已經定了,而且從城市民生髮展上看,也有必要,也是必需的。因此,我覺得是可行的。事實上,杜美房產已經在開始運作。但是,我不太同意進一步擴張,這樣會使原來設定的藍線區域,開同虛設。」岳琪說完朝程一路看了眼,她發現程一路也正在看著她。

齊鳴道:「岳琪同志這個意見很好,不過,南州的情況不同。大家還有什麼意見?」他環視了一遍會場。

程一路喝了口茶,道:「我來說幾句。本來剛才岳琪書記的意見,我是準備說的。她先說了。」他抬頭看了眼岳琪,又道:「杜美房產項目,原則上我是同意的。老街拆遷改造,是大趨勢,既為城市形象,也為民生考慮。但是,再擴大就沒有必要。老城改造要保證改造與保護的統一。上次規劃設定了的藍線區域,再也不能動了。再動,我們對不起老祖宗,對不起南州的文化。這是南州人民世世代代傳下來的,今天我們再毀了它,明天我們就會被後人唾罵,就會成為南州歷史和文化的罪人。」

程一路這一說,其它的常委也很驚訝。程一路副書記一貫是不慍不火的,怎麼今天說出了這樣上綱上線的話來?而且,這話針對的不是別人,是市委一把手齊鳴。只見齊鳴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雖然他極力保持著,但看得出來,他內心裡有些激動。

趙守春這時又發話了,「我同意岳琪和一路同志的意見,老是拆,拆了再賣,南州還是南州,不過是以舊換新罷了。那些房地產商真的要為南州發展想,就到城外去開發,就到開發區去開發,這才是真正的開發!」

齊鳴咳嗽了一聲,聲音很大。咳完後,他用筆在本子上划了劃,說出的話卻又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大家的意見很好,我同意。如果其它同志沒有別的意見,這議題就算過了。」

這態度,讓程一路也感到意外。就像剛才其它人對程一路的態度感到意外一樣,今天的常委會怎麼了?不是發火,就是曖昧,一碰一撞中,更顯得意味無窮了。

常委會一結束,余百川就跑到程一路副書記的辦公室,笑著道:「沒想到程書記也是個對南州文化十分熱愛的人哪!」

「怎麼?就你余百川熱愛,別人就不熱愛了?」程一路邊說邊坐下來。

余百川沒有坐,依然站著,「程書記今天的話說得痛快,就是,一個城市沒有文化,還有什麼神韻?就像一條河,沒有了水,還能叫河?就像我們考古……」

「好了,好了,別繞一大圈子了。齊鳴書記能同意就好,這說明了我們的領導幹部文化素質都是很高的。所以以後說話啊,不要太主觀了。尺有所長,寸有所短嘛!」程一路半是玩笑半是認真。

余百川知道程一路副書記的意思,是說他平時太容易激動,太容易以已之心度別人之腹了。臉有些發燒,笑道:「以後我會注意的,請程書記放心。」

程一路笑道:「我有什麼不放心的?不放心我能讓你來。現在不想迴文化了吧?」

「不想了。反正到哪裡都是工作。剛來那一階段,可是真準備迴文化的,做我的老本行,多好。天天與泥土打交道,心裡踏實。特別是方秘書長槍斃了我的第一個調研報告,我是很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