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招商引資工作彙報會確定的時間是九點。定在九點,是因為考慮到縣裡的同志還要上來,另外一些機關早晨可能也還有些事要處理。都是一把手,誰沒有這個那個的事?

九點差一分,齊鳴書記走到了主席台上,趙守春、程一路、岳琪,還有其它的市委常委,都齊斬斬地坐下了。齊鳴朝台下一望,還是有不少的空位,便問方良華:「人到齊了嗎?」

方良華望著王傳珠,王傳珠說:「還有幾個單位。不過不多了。」

「那就先開吧,齊書記」,方良華問。

齊鳴拿過麥口風,大聲道:「讓我們全體與會同志,都來等待部份到現在還沒來的同志吧!」

程一路拿眼看了看齊鳴,沒有做聲。趙守春把茶杯轉了一圈,咳嗽了一聲。整個會場靜極了,靜得邊空調運作的聲音,都能聽見了。

外面有人陸續地進來,齊鳴又喊道:「請工作人員引導一下,那些剛進來的同志,請到最前面來坐。」

國土局的付旭升局長,這時正好走進來了。工作人員引導時,他大概不太情願。齊鳴看了,朝下說道:「請付旭升局長到第一排來坐。」

齊鳴這話一喊,付旭升馬上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臉涮地一下紅了,拎著個包,站在過道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旁邊的人道:「快過去吧,誰讓你趕上了呢。」

國土局是個大局,平時付旭升是個小開式的人物,不太把一般人放在眼裡。這下被齊鳴書記點了名,其實有很多人是幸災樂禍的。付旭升漲紅著臉,只好往前面走,走到第一排,坐了下來。

程一路看看付旭升,臉像猴子屁股一般,心裡不禁笑了一下。

等到九點二十分,最後一個同志才進來。當然也被齊鳴喊到了第一排。趙守春主持會議,宣布了諸如關閉手機等會議紀律,然後由各單位、各縣、各招商分局彙報。

每個人的彙報都大同小異,無外乎通過方方面面的關係,積極主動,甚至打情感仗,打親戚牌,爭取招商信息。然後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已經取得了項目的初步進展。對方已經表示了要來南州投資的願望,有一些已經來南州進行了多次考察。至於最後結果,還要等到下一步工作後,才能真正見分曉。

三十多個分局、四個縣,一攤子彙報下來,足足用了三個小時,中間齊鳴還打斷了交通局的彙報,要求彙報只彙報數字,其它的一概不說。這樣才縮短了一些時間,等全部彙報完,已經是十二點多了。場子里看手機的越來越多,手機的鈴聲也多了起來,出門方便和接電話,也開始不斷了。

齊鳴掃了一下會場,過了一會兒,才道:「今天來參加會議的,都是領導幹部。作為一個幹部,我想大家都懂得:紀律的重要。這方面大多數同志是都是做得很好的,但是,還有很大的一部份,包括現在坐在前排的付旭升等同志,還有正在不斷外出接聽手機的同志,紀律性這方面,至少今天,是做得很不好的。可以說,就是缺乏組織紀律性。這樣缺乏紀律性的同志,來搞招商引資,我看也是不可能有成果的。」

齊鳴停了下,「不僅僅招商引資,其它工作,沒有紀律性,也是辦不好的。請今天這些遲到的同志,向紀委說明情況,向市委作檢討。下次再有這種情況,市委將嚴肅追究責任。」

接下來,齊鳴開始就招商引資工作,談了三點意見。這都是政研室早已寫好的稿子。三點談完,快一點了。這些參加會議的領導幹部們,還有許多的宴席等著。會場上不斷有人在張望,有的乾脆在低頭髮信息。程一路已經習慣了這種馬拉松會議,只是看著文件,聽著齊鳴講話,不知不覺間,卻想到牌坊老街了。

早晨會議之前,岳琪又找到程一路。說她給齊鳴書記彙報了老街拆遷情況,談到幾個釘子戶。齊鳴說這事還得一路書記出面。他去年主持過沿江老街的拆遷,有經驗。

程一路看著岳琪,笑道:「我有什麼經驗?要說經驗,沿江老街情況不同,我家在那兒。一開始很多人不拆,我知道是看著我們家。等著我們家主動拆了,大家感到連秘書長都拆了,還能不拆?一夜之間,便拆光了。事情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其實這就是不簡單哪!」岳琪攏了攏頭髮。「牌坊街的那幾個釘子戶,關鍵的問題就是補償。現在其中的兩戶,乾脆鎖了門,人都不見了。」

「這是不太好辦,按照現在的政策,一定要徵得他們的同意。但是,在基層工作的實踐中,也還有一些對政策的靈活運用。我看對這些鎖了門的釘子戶,就要靈活些。至於怎麼靈活,要邊走邊看。」程一路道。

岳琪笑了笑,「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靈活?還是請程書記指點指點嘛!」

「這樣吧,下午我們一道到現場去看看。」程一路答應了。

真說要到現場,其實程一路心裡清楚。上次和陳陽一塊去看過,還是那幾幢房子,怎麼去靈活?程一路心裡也有了底。但是,他還得到現場去,同岳琪副書記一道共同研究。岳琪畢竟是從上面來掛職的副書記嘛,程一路出面,只不過了解情況而已。一個從京城來的副書記,這點事能處理不好?

回到會場上,齊鳴的三點講完了,大家都以為會議要結束了,齊鳴卻突然提高了嗓子,「今天參加招商引資會議的所有單位和四個縣,沒有能夠按期完成預期目標的,從下午開始,主要負責人不要再到原單位上班,全部到市委辦公室報道。什麼時候招商目標實現了,什麼時候再回去。同時,我想在這裡對王長河事件也作個表態。可能很多同志有不同意見,但是,我想王長河同志的事件,首先要定性為因公。不是因公,他到深圳幹什麼?只不過是手段和方法不一樣。我不強調大家都用王長河的方法,但是,為了招商引資,用一些靈活的方法,也是必須和必要的。」

齊鳴這話,讓坐在主席台上的常委們也感到有些意外。王長河事件,常委會因為程一路書記學習,一直沒有研究。齊鳴在這樣的會上定了性,說白了,就是給招商引資一切可以開的口子,都開;一切可以用的方法,都用;只要不違法,只要能完成目標。

底下的議論聲大了,趙守春又咳了下,然後道:「剛才齊鳴同志的講話,對南州當前的招商引資和經濟發展,作用重大。指導性強,針對性明確。我想就會議貫徹,再講兩點意見。」

程一路也倒吸了口氣,陽光從窗子上射進來,已經有些偏西了。

趙守春的兩點意見很短,最後在宣布會議結束時,他補充了一句:「我剛才聽見很多同志對王長河事件的處理,有所議論。齊鳴同志的意見是個指導性意見,具體的處理,還有待市委研究。總之,請大家放開手腳,全力以赴,多招商,招好商,為南州經濟實現新跨越、大發展而努力奮鬥!」

一片掌聲,掌聲中還夾雜著拎包的聲音,拉包鏈的聲音,開手機的聲音,和各種各樣匆忙的說話聲……

「讓人把協議送一份給我,我看看。」程一路說:「還有幾戶沒拆的,都拆了吧?」

「這個我不太清楚,岳琪書記知道。我請她過來。」方良華說著就往門邊走,又朝隔壁喊了聲:「岳書記!」

岳琪在隔壁應了聲,方良華說:「程書記請你。」

岳琪過來後,方良華說下面還有事,就走了。程一路問岳琪老牌坊街拆遷的事,岳琪說:「這個事頭疼,把人頭都搞大了。老百姓有意見,一些政府官員也有意見。前幾天,北京的兩家報刊還來人,說南州有人在網上就老牌坊街拆遷發了貼子,他們要從文化保護這角度,來做些深入報道。」

程一路聽著,點了點頭,岳琪繼續道:「現在還有三戶,怎麼做工作也拆不了。我已經給齊書記說了,請他想辦法。」

「啊,」程一路道:「還有三戶?報社後來怎麼處理了?」

「那些記者從北京來,我能拿下。但說心理話,他們來報道也未嘗不是好事。各地都在拆老城,快拆完了。報道報道,也是一種提醒。不過,既然我在南州,這事,我也就只好讓他們轉了一圈,打道回府了。昨天,我還在給齊書記彙報,藍線區域一定不能動。聽說杜美房產那邊,想再多動點。」岳琪說一口京話,舒緩而又有磁性。

程一路用筆敲了下桌子,「這個處理很好。總之要服從組織安排嘛,這是原則。最近你辛苦了。」

「辛苦也說不上,倒是知道下面工作的複雜和艱巨了。這以後還請程書記多指點。」岳琪笑著,臉上還是很青春的。

「指點談不上,大家共同學習吧。」程一路也笑道。

岳琪突然問:「前不久我跟齊鳴書記一道出去,看見汽配城的老總,叫溫什麼來著。那女人挺了得!好像跟齊書記有點……不過,我跟她私下裡談話,她對你很敬重哪。」

「還有這事?岳書記是開玩笑了吧。溫總,叫溫雅,她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敬重我?也有可能吧,年齡長些嘛!是該敬重。」程一路有意識地撇開了岳琪想知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