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方良華坐在辦公室里想了很長時間,還是決定給殷眉兒打個電話,讓她晚上過來。

殷眉兒接了電話,自然是很高興,說她馬上動身。她是坐客車來,在縣裡,一個團縣委的副書記還不夠出門帶車的級別,何況出門真的一帶車,行蹤也就暴露了。方良華笑了笑,說:「一路上注意些,來了你先找個地方住下吧。」

「那好,等著你!」殷眉兒說著,方良華似乎看見她因為興奮而翹起來的眉毛了。

放下電話,方良華把手頭的一大摞文件,以最快的速度看了一遍。這些文件,他一般只看個大概,立即就批上請某領導閱。如果是信訪,或者其他更重要的文件,他看一眼後,會先把它們挑出來,放在一邊。等其他文件處理完了,再回過頭來細看。個別特別重要的文件,他看了後會直接送到某領導的手中。這一般都只是指齊鳴書記、守春市長,最多還有一路副書記。

方良華這麼急著要請殷眉兒來南州,是因為他的抽屜里放著一封上訪信。這封信要上訪的不是別人,就是南州市委常委、秘書長方良華。

信明顯地出自桐山,蓋著桐山郵政的郵戳。這封信從省委信訪局轉了過來,不想正好落在了方良華的手裡。他一看到,著實吃了一驚。不是因為有人告他,現在的領導幹部沒有不被告的。以前在桐山,就曾有許多人聯名寫上訪信告過他。結果是查了一場,不僅沒問題,他還落了個全省廉政先進人物的稱號。他對上訪信並不怕,但這封信不同一般。

這封薄薄的信里,語焉不詳地反映了方良華的兩件事。一是方良華在桐山時,收受原桐山高速公路包工頭吳起飛四十萬元;二是方良華生活作風墮落,在桐山養有幾個情人。

說方良華養情人,方良華一點也不感到驚訝。這在桐山基本是公開的。沒有活的把柄,就是當事人說了,也只是說。如今那麼多的領導幹部出了問題,沒有多少是只為情人而出的。情人的事不稀罕了,不過有的半公開,有的全公開,有的不公開而已。情人問題,並不是幹部出事的導火索。方良華同殷眉兒,雖然來往很多。但是誰也沒有看見他們在一塊兒過日子。他們只是很好的同志嘛!這怕什麼?

真正讓方良華心驚的,是第一條。

桐山高速,是南州高速的一段。市裡是程一路主持,到了縣裡,為承包工程,各路諸侯都出來了,也使出了各種各樣的高招。高速工程,工程量大,資金多。而且修路跟其他的工程不同,錢是鋪在地下的,看不見也摸不著,所以裡面的貓膩也多。包工頭們誰不盯著這誘人的肥肉?省里的工程公司,南州的工程公司,本地的工程公司,一時間各顯神通。那一陣子,方良華的辦公室、住宿地和在南州的家,幾乎成了這些包工頭們的主戰場。最後是一番拼殺後,省里的好望角建築工程公司中了標。

無論是中標的,還是沒有中標的,都曾經給方良華留下了一些禮物。有些是直接放到辦公室的,方良華直接讓高天給交到紀委了。這成了他日後廉政的一個生動事例。有些是到他在桐山的住宿地的。一般情況下,他拒絕。如果不是太多,他也就收了。但這必須是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一概拒之。好望角工程公司,既沒有到他辦公室,也沒有到他在桐山的住宿地,而是直接到他在南州的家。胡菊接待了公司老總。第一次,老總送了一台手提電腦,網上一查,兩萬多。胡菊給方良華說了,方良華批評了她。為此,兩個人吵了一架。再後來,好望角的老總暗示方良華,他能給省里有關領導說說,讓方良華在接下來的南州市委換屆中有個好的結果。這一點是方良華最需要、也是最願意看到的。

桐山高速的招標有驚無險,好望角公司拿到了標。方良華也在開標不久,升任了南州市委的常委、秘書長。他不能肯定好望角的老總為他做過什麼,但他後來聽省里某位領導側面說過,好望角的老總很關照你。他能升到市裡來,主要還是組織上的關心,也出於他個人的才能;但哪能排除他自己上上下下的活動,甚至好望角公司的支持呢?

高速工程結束後,方良華有一天坐在市委秘書長的辦公室里,好望角的老總吳起飛來了。說了一通感謝的話後,悄悄丟給了他一張卡。方良華推拉了一會兒,又怕弄出太大的聲響。最後還是收下了。至於卡里多少錢,方良華沒有查過。放在屜里,已經好幾個月了。

方良華掩上門,拿出卡,端詳了會兒。他想讓殷眉兒過來,幫他查查這卡里到底有多少錢。對於方良華來說,錢不是問題。他當了這麼多年官,手頭說不上特別闊綽,但也算是有產階級了。

方良華想著就有些亂了。不僅僅這上訪信,老爺子近來好幾次打電話給他,一接通,總要說他幾句。他也知道,老爺子是個眼睛裡揉不得沙子的人,是不是又有人在老爺子面前說過什麼?不然老爺子最近的情緒,也不會這麼激動。

高天在門外喊:「秘書長,交通局的吳局長來了。」

方良華立即將卡放到抽屜里,說:「進來。」

吳光大邊笑邊走了進來,一進來就說:「秘書長,小河村的工程已經定了,下周就開工。」

「這很好!」方良華笑著說,「就要有效率。示範嘛,示範就是速度。」

「下周我們想在小河村搞個開工儀式,秘書長不知能不能去指示?」吳光大問。

方良華道:「這個就不必了,你們自己搞吧。」

吳光大笑笑,又起身很自然地掩了門,回過頭來對方良華說道:「聽說省里考察組要到了。」

「什麼考察組?」方良華明知故問。

吳光大碰了個軟釘子,臉一紅,旋即說道:「秘書長一直很關心我,這次政府換屆……」

「你是說這事?我都還不知道呢。你想……」方良華抬起頭看了看。

吳光大摸著腦袋:「我當然想。秘書長知道,我在底下縣裡也幹了好多年縣長,上來搞交通局長也有六年了。到政府,我是不敢想的。到政協幹個什麼的,多少也解決個級別。秘書長,你說是吧?」

「呵呵,我知道了。」方良華低頭喝了口茶。

吳光大到交通局之前,曾經在桐山當過縣長。方良華去當縣長,他到市裡做交通局長了,因此有前後任的關係。當然,現在方良華是領導,吳光大也不會跟他攀這層關係。吳光大又探道:「這事,我可是只給您秘書長說了,其他的人一個也沒說。就請秘書長多多費心了。」

「是吧。」方良華應了聲。

一聲「是吧」,在官場語言中意義重大。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既不曾表態,又不曾拒絕。

吳光大嘴動了動,卻沒有說話。方良華問:「汽配城的項目進展還順利吧?」

「還不錯。溫總是個能幹的女人,了得!」吳光大道。

方良華也感嘆了一下:「現在女人能幹到這份上,不了得,能行?不過,汽配城是你們招商的項目,你們一定要做好服務。對這個項目,齊鳴同志可是十分關注的。」

「這個我知道,請秘書長放心。」吳光大說著就站起來,把手上的小包拿過來,打開,拿出一個信封,放到了桌上。

方良華臉一側,就知道這是什麼了,立即道:「拿回去!」

「這……」吳光大的手停在桌面上,離信封一兩厘米的距離,卻不知如何去處理這個信封了。

「我讓你拿回去嘛。不然,我讓人送回去。搞什麼搞?」方良華有些火了。

吳光大立即將信封裝進了包里,臉紅著,往門口走。方良華叫住了他:「以後不要這樣,你的事我知道,能說的,我一定說。慢走!」

吳光大很不自然地笑著,開了門,出去了。

方良華坐回到位子上,又站起來,走到窗前,一大排綠郁的香樟樹,濃密的葉子,看著讓他心煩。葉子上的光,在凝神看著的時候,越來越亮,越來越密,漸漸地亮成了一個個閃耀的光團,晃動著,旋轉著,跳躍著……

宣傳部的馬良部長打電話來,告訴秘書長,省委宣傳部的任懷航副部長,明天將專程送中宣部下派幹部岳琪,到南州來報到上班,是不是請秘書長安排一下?任懷航部長是南州的老書記,在對口接待上,應該比一般的副部長高一個層次,這個也請秘書長考慮。

方良華告訴馬良,這事上周已經得到通知了。齊鳴書記高度重視,已經作了初步安排。具體接待,是不是請宣傳部牽個頭,市委辦這邊配合一下,畢竟是宣傳口的事嘛。領導這邊,我待會兒會一一通知的。

馬良說這也好,那我先安排一下,下午再過去給齊鳴書記彙報。

方良華應了聲,放下電話,他稍稍考慮了一下,任懷航來南州,參與接待的,除了齊鳴書記、守春市長,程一路副書記按理也是要參加的。方良華知道,程一路與任懷航的關係非同一般。任懷航自從調到省里後,這是第一次因公到南州來。老書記,老領導,重回南州,接待自然不能等同於一般副部長。人走茶熱,這還是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