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汽車配件城是交通局上半年從沿海引過來的招商項目。據說為這個項目,交通局跟蹤了兩年多,最後在關鍵時刻,通過一位在京某部當官的老鄉幫忙,才終於成功。齊鳴書記到南州後,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汽配城項目。他在市委常委會上提出了一個口號:以經濟發展促穩定,以招商引資求發展。

程一路對汽配城項目,從內心裡來說,並不是很贊成。但是他也沒有反對。不贊成的原因是,他了解到了汽配行業的一些生產內幕。這裡涉及很多環境污染與其他問題。這個項目本來在沿海發展得很好,而隨著沿海經濟的快速發展,環保問題提上了重要位置。一些沿海高污染高能耗企業開始向內地轉移。江南省作為沿海企業向內地轉移的過渡帶,首先承接了這些轉移過來的項目。沿海不要,但對江南省來說,卻是寶貝。齊鳴書記和趙守春市長都分別到這個項目所在地總部去過。說穿了,這是個一汽定點的配件企業。為了土地審批方便,用市場的名義申請。程一路沒有反對,是因為他覺得地處內陸的南州,要想大發展,也確實必須加大招商引資的力度。中國經濟的發展,正呈現出水往高處流的格局,越是經濟發達的地方,越是吸引人才吸引資本。越落後的地方,人才越外流,資本越外出。最後,這些地方就成了經濟發展的鍋底。齊鳴書記稱之為「鍋底效應」。

「南州不能成為鍋底」,這是齊鳴書記給南州經濟發展定的最基本的調子。也正因此,汽配城項目,雖然很多人都知道它來了以後,在帶來豐厚的利益回報時,必然會帶來一系列的污染,但還得上,而且要滿腔熱情地去上。這就是內地的招商引資,也就是內地在沿海發達後,所能尋求到的快速發展模式。

交通局局長吳光大正熱情地給齊鳴書記和趙守春市長介紹情況,說的當然是他們下了多少功夫,終於把這個六億元投資的大項目拿了下來。

程一路聽著,這個項目用地將近五百畝,靠近城區,是原來劃作南日開發區的地方。南日集團的老總蔣和川外逃後,南日很快倒閉了。留下了一大屁股債務,還等著政府去想辦法。南日的工人們多次到市委市政府詢問,答覆只能是:蔣和川外逃,案件未結,暫時無法處理。現在,這塊南日當年圈著準備搞三期工程的土地,正好劃給了汽配城。程一路邊聽邊看,心裡不知怎地,有些發毛。

汽配城的投資方代表溫雅是個很年輕的女人,也很有氣質。南州市的領導們在幾次項目的前期商談中,都已經對她很熟悉了。溫雅走過來,跟程一路打招呼:「程書記,謝謝您的光臨!」

程一路哈哈地笑著,說道:「這是南州的大事,我陪齊鳴同志過來的。」

溫雅也笑笑,她笑起來顯得老成與聰慧。

吳光大也上來說:「程書記,時間快到了。是不是……」

「準時開始吧。」程一路用手稍稍整了整衣服,這是他從軍多年的習慣。

音樂響起來了,齊鳴、趙守春、程一路、方良華,還有市政府分管工業的副市長王碩成,都開始往前面站。

剛站好,方良華就示意音樂停了。這在以前,是程一路秘書長做的事。現在看方良華,做得似乎也不差。

程一路往前走了五步,站到話筒前,開口道:「朋友們,同志們,今天,南州目前最大的招商項目——汽車配件城奠基了,這是……」他的聲音被突然湧來的另一股更大的聲音淹沒了。程一路趕緊停下,回頭看看齊鳴。齊鳴也是很意外地正四處張望。吳光大已經跑到場子邊上了,只見場子外圍了一大群人,整個地向場子中間涌動。吳光大又跑了回來,原來在各處散落著的治安人員開始將人群擋住。

「怎麼回事?」程一路有些生氣地問吳光大。

「是,是南日集團的員工,他們知道今天奠基,跑來了。程書記,你看……」吳光大說話一急,臉都通紅了。

方良華已經上來,狠狠地罵了吳光大一句:「事先怎麼搞的?」又問程一路:「是暫停還是?」

程一路沒有說話。趙守春粗著嗓門說:「繼續。」

好在外圍的人群被治安人員一擋,聲音也漸漸小了。程一路就繼續說了幾句,然後請趙守春市長致辭。趙守春沒有按原來的講話稿講,也是簡單地說了些祝賀和要求的話,匆匆地結束了致辭。溫雅最後也講了幾句,她的聲音基本上沒有被人聽到。場子外的聲音,停一會兒後,就湧起一陣。等溫雅講完話,程一路宣布為南州汽車配件城奠基。齊鳴先拿了鍬,鏟了兩下,然後就放下了。既是奠基,那就是象徵性的。程一路看見齊鳴的心情並不好,果然一完事,齊鳴就要走。臨走時交待程一路,請他和王碩成副市長一道,了解一下到底什麼原因,還說:「環境不好,這是招商引資的大忌。一定要嚴肅處理!」

齊鳴、趙守春的車走後,程一路和王碩成,還有方良華就詳細地詢問了吳光大。其實不問程一路也清楚,這些老南日集團的員工,個個都參與了南日二期工程的集資。但是集資款最後被蔣和川全部帶到國外去了。問清了情況,程一路道:「這個要請良華秘書長和碩成市長一道,好好地研究。汽配城開工了,再這樣鬧下去,肯定影響建設,也影響南州的投資環境。我的意見是:先給予適當的安撫,然後再慢慢地解決。」

「我同意程書記的意見,」方良華說道,「這裡面的人不同於一般的普通群眾,裡面有一些知識分子,還有一些原來南日的領導層人員。我看具體問題得具體分析,摸清情況,再作解決。當然目前還是要按程書記的要求,先安撫,以利於汽配城的建設。」

「我看行。」王碩成看著程一路。程一路說道:「那就這樣。」

程一路上了車,方良華和王碩成繼續留下來,他們要同溫雅再商量一下。陳陽在車子里笑道:「讓汽配城把這些員工全接收得了。」

程一路沒有做聲,葉開把車子開得飛快,好像生怕後面有人追上來似的。事實上陳陽心裡清楚,他的主意也只是說說。那些人不是要工作,要的是集資款。陳陽從程一路到市裡來當秘書長開始,就一直跟著他。年前,程一路升任副書記,秘書和司機按理也要作調整。但程一路說還是原來的小陳和葉開吧,熟悉。陳陽因此就從秘書長秘書升成了副書記秘書。葉開為此笑話說:「托程書記的福,大家都升了。」

這雖然是笑話,陳陽和葉開的心裡卻也確實這麼想。跟在副書記後面,多少比跟在秘書長後面強。在市委大院,不僅官分大小,秘書和司機也有大小。秘書和司機的大小,就看他所跟的官的大小。有句順口溜:秘書是領導的耳朵,司機是領導的嘴巴。意思就是領導往往是通過秘書來了解一些他了解不到的事情,又間接地通過司機,發布一些他想說卻不能說出的話。

方良華留在了汽配城,吳光大將人群中主事的兩位找了進來,這其中一位就是南日原來的副總魯胡生。方良華先是說了一通大道理,結果卻被魯胡生一句話噎住了:「蔣和川當時搞項目時,市委也是這麼說的。那還是任懷航書記說的呢。可是現在……你看看,這麼多人,這麼多錢。」

「別激動嘛,老魯,你也是從部隊出來的老同志了,覺悟總得比其他人高吧。」方良華遞過一支煙。

魯胡生接了,點上,卻並沒有說話。另一個人開口了:「你們不能說魯總覺悟高,覺悟再高錢還得要。何況這是我們所有工人集體推舉的。我們以前提議政府將這塊地賣了,先抵給我們工人一部分款子。政府也答應了,可到現在一個子兒也沒有。這不是拿我們開涮嗎?」

「話哪能這麼說?」王碩成搭茬兒道,「關鍵是蔣和川的案件還沒結。」

「那麼說,蔣和川案件一日不結,我們就一日拿不到錢了?」魯胡生的火脾氣又上來了。

「這當然不是,」方良華繼續笑著,站起來拍拍魯胡生的肩膀,說道,「就這樣吧,老魯,我們回去再研究,一定給你們一個答覆。汽配城這邊,就請你做做工作了。靠鬧也解決不了問題嘛!」

王碩成也附和著,大家就邊說邊往外走。方良華上了車,吳光大和魯胡生他們又站了一會兒,人群也就散了。

方良華回到市委,卻總感到不踏實。他知道魯胡生是程一路書記的戰友,而且是部下。程一路的話,魯胡生不敢不聽。但是,作為秘書長,他也不能直接去要求程一路做事。想了想,他就上樓到齊鳴書記的辦公室,將剛才在汽配城的情況彙報了一下,然後說:「我看這事要解決,一是要有好的辦法,二是要抓住帶著南日集團員工亂搞的人。穩住了他,事情就好辦些。」

「是誰?」齊鳴眼光還在文件上。

「魯胡生,原來南日集團的副總。也是……」方良華故意停了一下。

「啊?……」齊鳴抬起了頭。

方良華才說:「也是程一路副書記的戰友和老部下。我看,是不是請程書記說說?」

齊鳴正要說話,電話響了,是溫雅。溫雅說沒想到剛奠基,南州人民就給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